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8章 老死不相往来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1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浅茵脸一红,飞快的别开了眼神,“谁知道你和多少人说过这样的话?”

 “从来都只有你,别的女人,不配。”

 霸道又温柔的宣誓,羞的梁浅茵都不敢看他,正想先抽回手,手机却先响了,赶着趁着接电话来掩饰自己悸动的心,“徐伯母,您找我?”

 “……中午一起吃饭?好的,……行,您发地址给我,我准时赴约。”

 梁浅茵答应下来,挂断电话,那丝羞涩也掩了下去,凤眸淡淡的看着厉远冥,“我也不是未曾涉世的小姑娘,你的那些话,留着处理好祝玉婷的事情,再说也不迟。”

 顿了顿,又道:“当然,你若是想娶祝玉婷,我随时退位。”

 说罢也不再理厉远冥,自己提着包走了。

 厉远冥盯着她的背影,眉心紧皱,她为什么不肯相信自己?

 梁浅茵闲着无事,逛街逛到中午,这才去徐母定好的餐厅,到那里时,徐母已经到了,看见她来,立即就热情的招了手,“浅茵,这边!”

 “徐伯母。”

 梁浅茵微笑着打了招呼,看她身边并没有徐景毅陪同,这才松了口气。

 徐母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笑着摇了头,“伯母又不是专做拉郎配的人,你既已经有了良人,伯母也不会再强求,只不过……”

 徐母顿了顿,从包里拿出把钥匙,推到她面前,“浅茵,我已经看过联姻的新闻了,虽然不知道真假,但这种事情出现,吃亏的永远是女人。你的父母不在了,我就是你的娘家人,这把钥匙你拿着,受了委屈不想回家的时候,也可以有个去处。”

 暖暖的话,瞬间引的梁浅茵红了眼眶。

 父母虽不在了,但依然还是有关心她的亲人,她又有什么理由,为了爱情而颓废?

 既是不属于她的东西,那不如就放开手,给他自由。

 而她要做的,就是养好身子,保护好肚子里的小宝宝,也让自己强大起来。

 凤眸里的光芒柔和起来,笑着摇摇头,“伯母,我知道您的好意,但是钥匙就不必了,您相信我,我一定会扛过那些风风雨雨的。”

 “傻丫头,伯母给你的,你就好好拿着,还客气什么?”

 徐母把钥匙塞进她手里,上面已经细心的贴好了住址,“当年我和你母亲情同姐妹,我一直都把你当亲生女儿看待,你若出事,我怎能不管?”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伯母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但再坚强的人,也需要一处避风港。”

 徐母的笑容温暖明亮,像是冬天里的暖阳,让人打心底里感到温暖。

 梁浅茵踌躇了下,也就收下了钥匙,转而笑道:“等事情过了,我再还给您。”

 “伯母也希望你永远都没有用到它的时候。”

 徐母宽慰了句,也没追问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转而将菜单递给了她,让她点爱吃的菜色就行。

 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她自己的小秘密,何必刨根问底?

 徐母的温暖,给了梁浅茵很大的鼓舞,道别之后,转身就去了母婴店,买了好些孕期需要的营养品,不管厉远冥是什么态度,她只做好她该做的事情就行。

 肚子里的小宝宝,可禁不起折腾。

 想到母婴店的店员提醒她,怀孕之初就该去产检,心里又琢磨起来,厉远冥那边不好说,她又没有经验,也许该找找云染?

 想想又打了退堂鼓,云染知道,那就等于徐景痕也知道了。

 徐景痕知道了,那和厉远冥知道了有什么区别?

 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明天自己去医院里看看,顶多折腾几趟,但少了许多麻烦。

 心情放松下来,精气神也好了不少,回房睡了会儿,再听听音乐,看看书,等到傍晚,估摸着时间,给厉远冥打电话,问问他是否回来吃饭。

 刚拿起手机,厉远冥的电话却先打进来了,“萤儿,晚上回老宅,我马上到家,来接你。”

 “行,我刚想问你回不回来吃饭的。”

 梁浅茵点头,语调轻松,厉远冥愣了下,又急道:“你……”

 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梁浅茵笑了下,“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就快到家了,回来了再说。”

 厉远冥笑着摇头,挂断电话,望着天边的晚霞,心情就忽然豁然开朗。

 梁浅茵笑了,他的世界也就跟着灿烂起来。

 一徐赶回家中,梁浅茵已经换好了衣服,看见他回来,先就笑着问了句:“要换衣服吗?”

 厉远冥摇头,上前圈住她的腰,琥珀色的眸子里百感交集,又藏着丝小心翼翼,“萤儿,你不生我的气了?”

 梁浅茵歪头,凤眸里笑意盈盈,“唔,你是指哪件事?”

 “就是祝玉婷的事……”

 厉远冥看着她的笑颜,气魄都短了几分,梁浅茵戳戳他的胸口,“我生气有用吗?气出病来了,还是得我自己受着,倒不如心平气和,大家都舒服。”

 这话说的厉远冥有点儿摸不着头脑,“那你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生气啊,怎么会不生气?”

 梁浅茵眨眨眼,凤眸里像是蒙了层雾,看不清她的真实想法。

 而她也只是笑吟吟的道,“你若和她断了联系,此事也就过了,若是和她再有纠缠,那就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老死都不相往来。”

 “不可能!”

 厉远冥想也没想的拥紧她,琥珀色的眸里满是执拗,“你这辈子都休想逃开我!”

 “厉先生若是真心爱我,我又怎么会逃?”

 梁浅茵戳戳他的胸膛,笑了起来,“厉先生,你勒疼我了,快松手。”

 “不,我不放……萤儿,你不许离开我……”

 厉远冥抱着她,不知为何,总有种她随时会离开自己的感觉,心里犯了慌,想也没想的覆住她的红唇,吻如狂风骤雨,而梁浅茵也热烈的回应着他。

 既然现在相爱,那现在就好好的享受爱情。

 若不爱,就决绝的离开。

 入夜时分,厉远冥才带着梁浅茵回到老宅。

 远远的就听见客厅里传出欢声笑语,厉远冥都诧异了,还有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