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章 巧遇篮雪傲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下午,恩心揣着巨款三百两,开始了快乐淘宝之旅。

虽然商货展总共长达十天,但是货品最多的还是前几天,越到后面就越少。根据前世购物人的经验,越是偏僻的商店经常越能有意外收获和惊喜。所以,一开始恩心就放弃了人头拥挤的店铺,径直向镇外帐篷区的地摊走去。他们因为不用付高额的店铺租金,货品价格也还算合理,有时候还可以侃价什么的,是恩心这种人消费的首选。

镇外,虽也有人来人往但相比镇内的拥挤不堪,还是略显冷清的。

恩心东转转西转转,竟然让自己碰到了篮雪傲那只狐狸。有些意外的上前打招呼问:

“你篮大老板怎么也会在这种地方转悠啊?”

“昨天被某人坑了六十万两纹银,今天可不是要再辛苦的赚回来嘛。恩心小姐打算怎样弥补我的损失啊?”

“呵呵!不要那么较真嘛。你今天替皇上买单,圣上会记着你的好,以后给你的好处还会少吗?人啊,特别是商人,要懂得长远投资。”

“说得好听,那以后的事情谁又知道呢?”

“老天知道。不要以为自己是首富就以为可以高枕无忧,要知道皇权翻云覆雨,一旦翻脸不认人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看样子我得识时务,就算明知道是倒贴也还得装作甘之若醴,是吗?”

“明明自己什么都知道还非得我说出来,逗我很好玩吗?”

“呵呵,是呀。不过我想知道的是,你这宝剑赠英雄的戏码是为帮过你的人向皇上讨人情吗?”

“也不算是。陛下虽年轻,但前途无量。有一个稳定的环境对大家都好,不是吗?”

“你把未来的路安排好了,可我眼前的问题是,现金紧缺周转不开倒是真的。你有办法吗?”

恩心很没形象的翻了白眼说:

“你当我是散财童子啊?能给你变成钱来?”

“可不是嘛,几把破剑你都能把它吹得跟朵花似的,卖个天价。你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啊?”

“话不能这么说哦,那剑的品质到底怎么样,你比我还清楚吧?不然依你吝啬的性格怎肯乖乖的掏出那六十万两。”

“我是怕你戏演不下去了,帮你一把。也算是还了上次画舫的人情。”

“狡辩!那你现来这里有什么打算吗?”

“当然是来抢银子喽。”

“为什么好好的事情到了你的嘴里就便成了坑蒙拐骗拉?”

“这是事实,只是别人不愿承认,总喜欢找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那你就很勇敢?敢把自己的一切都暴露在众人面前?”

“有什么不敢的,篮某这辈子就没打算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的过日子。既然怎么过都是一辈子,那我为什么要委屈自己?”

“也不介意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我是个自私的人,从没否认过。”

“你是个真小人,也许你这样的人要比那些伪君子要好。”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你在夸我吗?”

“作为御新国的首富,夸你的话听的还少吗?”

“可就真诚度还说,你的话我更喜欢。”

“是吗?看样子首富的位置坐的也没那么舒服嘛。”

“那是当然,你知道那个位置有多少人想要吗?第一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那你岂不是如履薄冰?”

“形容的很贴切,确实如此。所以经常要找点乐子排解一下心情。”

“那你整天把狡猾的笑容像个面具似的戴在脸上,不累吗?”

“面具?为什么这样说?”

“也许猛然一瞧,以为是你过于嚣张的自信,不介意去掩饰。可是接触久了,就会发现那根本不是你发自内心的想法,而是面具而已。”

“恩心,如果你不是一个孩子,我会把你当作我的知己。”

“红颜知己?”

“可惜你太小了。”

“我会长大啊。”

“可那时候我已经老了,怎么呢?”

“你忘了,知己也可以放开年龄和性别的,只是纯粹的做一个忘年交。”

“还是会有些遗憾的。”

“那你想怎样,做你收藏的众多个女人之一吗?”

“咦?你怎么知道我有众多女人啊?没想到恩心那么关注我,篮某好感动哦。”

恩心就知道,这个人没个正经,三句话不离其本性,当然也知道那是故意叉开话题罢了。他不想让人看穿自己,虽然他理直气壮的说自己不屑隐藏,可是,是人都有不想让人碰触的柔软,他更不例外。

撇开别的不说,恩心觉得篮雪傲是这个世界最靠近自己的人,不论是想法还是观点。夏文书虽然对自己也很好,但总觉得那人有些腹黑,隐藏的太深,让自己无从看透。

两人不再讨论刚刚那没营养的话题,继续逛地摊。期间恩心讨价还价的买了几件小物品,而篮雪傲只是在一旁看着。就忍不住的问了句:

“没有一件自己相中的东西吗?”

“都有美中不足的地方。我的商号经营的商品一定要是御新国最好的。”

“真挑剔!不过你可以搭配处理。比如说,你刚才说那边的衣服不错,可惜没有匹配的靴子。正好那边就有卖靴子的,两家货品搭配总有自己满意的吧?况且,如果你能把这几家的货品全整合在一起搭配好,就是很特别的拉。”

“对呀,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呢?”

“我只是觉得任何物品都不是多余的,只是看你放在哪个位置罢了。”

“如果恩心有一天在商界发展,那我的位置就不保喽。”

“放心,我对你的位置没有兴趣。我们这辈子注定是当不成对手的。至于别人有没有兴趣我就不知道了,所以啊,你要学会不停的变换思维,才能给自己赢得更多的商机。”

“你一个小孩子哪来的那么多一套一套的啊?”

“你忘了,我的父亲就是跑商的啊。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一次次去冒险,最后还丢了性命。”

“可是他的很多观点都很有借鉴意义。”

“这些话我是第一次说,你可是占大便宜了。不过对于财富,我觉得还是命重要,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嗯,不过你放心,我的命可宝贵着呢,一般人拿不去。就算有人想拿也得有命拿才对。”

“还是小心点好,小心驶得万年船。商场上能手下留情就不要把人往死里逼。一旦惹急了豁出命来和你干,总不是好事。”

“你在替我担心吗?”

“认识一场,只是不想哪一天你突然人就没了,寿寝而终还好,如果很窝囊得死去,你也不甘心吧?”

“说得也是,今天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恩心知道他不是在恭维自己,年纪轻轻就当上大当家,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体验吧。今天这些话也算是前世经典得商场语录,希望他能能真正的体会其深层的含义并将其用于实践中。不能太冷场忙又问:

“你看今天我又是献计又是陪你逛地摊,你打算怎么谢我啊?”

“你想我怎么谢你啊,以身相许好不好?”

“以身相许?你不觉得自己老了些吗?其实我的条件也不是很苛刻拉,你能教我剑术和吹笛子吗?”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平时飘浮不定的,在单文镇待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除非你和我一起,那样我就可以随时随地教你了。”

“不行,我暂时还不能离开单文镇。”

“为什么?你就那么留恋临溯居的茅草屋?”

“这和茅草屋没有关系,我在这里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前几天文书哥刚给我编了目录。至于剑术和笛子就等以后你有时间的时候再说吧。也许我的这个要求有些过,要不我再换个吧。”

“先不用换,等忙完这阵子再说吧。你看天也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那你今天就到此为止拉?你那现金周转问题还没解决呢。”

“钱哪有挣完的时候?我已经有了计策,慢慢来。对了,今晚皇帝宴请宾客,也邀请了你,知道吗?”

“啊?我今天一整天都没见到文书哥和李伯,还没人通知我呢。找不到我,他们该着急了吧。”

“放心,我已让人过去传话,不然你一个小孩子在外面晃,他们能放心?”

“什么时候的事啊?”

“刚见到你的时候。见你也没大人跟着,就乘你侃价的时候让人回去知会一声。”

没想到,篮雪傲那么细心而又心思缜密。一个人连细节的问题都不错过,想来以后想不成功都难。想想今天自己一副专家口气对他说得那些话,真是班门弄斧啊。不知道为什么碰上他,自己总是容易出状况。唉,算了。在他面前丢脸又不是一回两回了,再多一次又有什么关系。

坐上篮雪傲华丽的马车回到了临溯居,快到门口的时候看见李伯的脖子都快望成了大白鹅。看自己终于回来,马上跑过来,左一声小祖宗又一声小祖宗的,让一边的恩心汗颜的无地自容,而旁边的篮狐狸则朗笑不止。看那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恩心只气的牙痒痒。

临走时,篮雪傲突然拉过在恩心,在她耳边吐气如兰轻声的说:

“小丫头,晚上见!记得穿我今天送你的衣裙。”

说完还不等恩心有所反应,就让马夫赶车走人,独留恩心一个人傻傻的像根木头站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