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章 天女的考核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50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自三王会谈以后,恩心知道这次自己是非得在这三人中间选一位夫婿不可了。既然主动权在自己的手里,那就毫不客气的来场考试好了,顺便模个底。

考试第一场,感情戏。恩心想知道他们所说的喜欢到底是何种程度的喜欢。

青云阁的书房里,此刻恩心正在和司徒酝谋下棋,以两人在这棋上的造诣,难舍难分是很常理的事情,这最后是平局还是稍胜一筹正是两人苦思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恩心很久,这会儿她已经靠在椅子上一副清闲的模样,看着对面仍在冥想的人。说句公道话,司徒酝谋是个契而不舍追求卓越的人,看他下棋的那分认真和执着就能看得出来。这样的男人无疑是很有魅力的,三十多岁的年纪,有着霸业宏图,这些都让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那位梦贵妃为了他不惜囚禁自己,可见其非常招女人喜欢的。不知道这样正经八百的男人,在被别人挑逗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的反应,自己真是十分好奇呢。心动不如行动,接着,恩心就用有些妩媚略加挑逗的语气说:

“这样苦思冥想真的有用吗?也许适当的放松会让你有意外的收获。”

司徒酝谋听到这话,抬头,看见对面的恩心不知何时放弃了思考,此刻正慵懒的坐在那里,眼神还有一丝挑逗。老实说,自己不怎么了解她,太过多面性,让人无法琢磨哪个才是真的她。此时这个妩媚的女人也是她多面的一种吗?这种很明显的勾引,让司徒酝谋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想配合的冲动。放下手中的棋子,倾身上前,用手勾住了她的下巴,俯身吻住了那张能言善辩的嘴。

恩心有些意外他会如此的配合,不是蜻蜓点水似的轻吻,而是舌头很深入的在自己的口腔里游走,虽然大胆,不过这个吻自己并不讨厌。索性也伸出了舌头,和其纠缠。到最后不是纯粹的接吻,倒是像在斗吻技,就和刚才棋盘上的角逐一样。等到两人都气喘吁吁的放开彼此的时候,恩心别有深意的擦了擦两人嘴角的银丝,轻笑道:

“真是一个喜欢侵略,在乎输赢的人呢,连接吻这种浪漫的事都能被你当作是一种比赛。”

“这不是一种好习惯,是吗?”

“也未必,就是有些尖利了,适当的圆润一些,你会获得更多。”

司徒酝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恩心潮红未褪的脸,然后又吻了下去。这次霸气不失温柔,很有感情的那种,倒让恩心很是享受,一时忘记了这是在考试。不禁暗道,真是孺子可教啊。

接下来同样的场所,同样的伎俩,只是人物换成了郝连纳极。对于这个男人,恩心不知道自己的计划能否可以顺利的进行。他不如酝谋那么会察言观色、圆滑事故,他很稳重、隐忍,但多少也缺少了点情趣,不过这样更让人期待他失控的样子。

两人的棋局下了个平手,这让恩心对他的心里素质很是佩服,便温和的说:

“你的表情一向严谨的滴水不漏,心也很难受环境干扰,我很好奇,这样的你在接吻的时候会是什么一个样子。”

“恩心很好奇?”

“是有一些,你会让我见识一下吗?”

郝连纳极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这个笑得云淡风轻的女子,明明很大胆的说辞却被她那么无辜的说出了口,让彼此都不会觉得很尴尬。心里也有些期待,和这样的女子接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那恩心愿意配合吗?”

话刚说完,就见恩心倾身上前,用手勾住了他的下巴,俯身吻住了自己那张刚闭上的嘴。来不及思考,就觉得眼前一片黑,然后又是满天的星星。等到再反应过来的时候,才想到自己现在正被一个女子强吻。

恩心有些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个有些呆滞的人,心里的成就感真是无以言表啊。稍稍的拉开点距离,有些调侃的说:

“我们这是在接吻,怎么你的表情像是在上法场?”

可能是自己的语气和行为有些让他没有面子,反应过来的某人,一把抓过恩心,将这个轻薄了自己的女人拉到自己的怀里,然后眯起了眼睛,低沉的说:

“接吻该是男人主动的事情。”

说完就俯身吻住了恩心的唇瓣,温柔而又缠mian,懂得如何取悦女人,是个情场老手呢。恩心没有推开,而是慢慢的响应,侵城略地的步步为营。暗想,你既然那么的大男人主义,我就给你一个难忘的经历。等到郝连纳极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主动权又回到了恩心的手里,此刻的自己正被那女人压在椅子上。老实说两人的身高差不多,这样的姿势让自己真的一点优势都没有。抬眼看了上面的恩心一眼,此刻那女人一脸的轻挑,还上下其手,那种像是在调戏自己的感觉差点让郝连纳极暴走。

某女心想事成的看到了自己期待的表情后,见好就收的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端起了旁边的茶,品了两口,然后正儿八经的说:

“纳极虽然是个情场老手,但也有掌控不了的时候,就像刚才,所以万事还请多留一个心眼,稳重的同时要不失灵活。”

刚要发作的纳极听到恩心的这句话,才明白对方刚才不是无理取闹,而是别有深意的。这句话虽是平常,但有心人还是能听出来其中的玄机,自己是很稳重,但缺少灵活的应变,这对于一个帝王来说是有些吃亏的,要不然也不会发生那件逼宫的事情。

继司徒酝谋和郝连纳极之后,就是皇甫轩了。对于这个人,恩心有些头疼。就自己对他的了解,这场考试他是不用参加的,因为和前两个不一样,这个家伙是会来真的,到时候就不好掌控了。但秉着公平的理念。再三思索之后,还是让他参加了。

此刻的书房,流动着暧mei的气息。虽然恩心一脸平静的在下棋,虽然皇甫轩也是很认真的在布局,但就是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望了棋盘一眼之后,恩心放下手中的棋子,云淡风轻的说:

“你还是别费心思了,这局你输了。”

“没到最后,谁知道鹿死谁手呢?”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把自己最重要的杀手锏都给弄丢了,你的身边现在都是些使不上力气的棋子,你想从外圆突破请援手,已经远水解不了近渴了。”

说着就把一颗白子重重的放在一些黑子中间,直捣黄龙,一子定输赢。然后有些轻蔑的说:“大话谁都会说,但前提是你要有那个实力才行。”

皇甫轩有些挫败的看着棋局,没再说什么。恩心见他没有反驳而是在反省自己错在哪儿的时候,有些赞许,虽然三人中他的棋艺是最差的,但起码他还有些谦虚好学的精神,不算一无是处。看他那么认真的在那研究,恩心也不打扰,索性闭目养神起来。不知过了多久,朦胧中恩心觉得自己的手有些痒,眯着眼,却见皇甫轩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自己面前,此刻正在轻吻自己的手。恩心没有立马把手抽出来,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种有些西式礼仪的吻法。此刻他的神情专注,吻的小心翼翼,很有呵护的感觉。这个皇甫轩在自己的面前是有些胆怯的,这一点恩心可以感觉的出来,也许是他比较在乎自己,也许是自己自始自终对他太过凶悍了吧。

难得的愧疚感,让恩心决定不那么追究了。装着要醒的样子,动了动手指。皇甫轩貌似有些吓倒了,刚想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去,却发现恩心眼睛清明的望着自己。看样子,自己刚才的糗样都被她尽收眼底了。反正脸已经丢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接着就有些赌气的说:

“我知道刚才我错在哪儿了,我们再来一局。”

“不用了,再来一局你还是输。棋艺的提高不是一时半会的,还是有空的时候多练练吧。”

“我就那么不入你的眼?”

看着快要喷火的某人,恩心有些头疼了。有些无力的说:

“好歹都二十有六的人了,不要老是在我面前说这么幼稚的话,根本不适合你的帝王身份。”

“别人把我当高高在上的帝王,可你什么时候有这种觉悟了?我在你面前连你的下属都不如。”

“这很正常,我的下属兢兢业业的为我分忧解劳,而你呢?除了给我带来麻烦,你还会什么?”

皇甫轩这回是彻底无语了,恩心见状,也知道自己这次又态度恶劣的刺激到他了。不免愧疚起来,伸手拍了拍蹲在自己旁边皇甫轩的肩膀说:

“好了,我们再来一局,彩头由你定。”

这一局恩心有意相让,但顾忌到某人的面子,让的不留痕迹。看到皇甫轩喜笑颜开的孩子相,觉得偶尔对他好点也没什么不好。

“我赢了,你打算给我什么彩头?”

“由我来定吗?”

“呃?还是我来定吧,什么都可以吗?”

“只要我给的起的。”

说完这句话后,见皇甫轩半天没有反应,恩心有些疑惑的望了过去,才发现某人此刻正定定的望着自己,心下暗叫不好。还没来得及想对策,那家伙就已来到自己面前,一把拉住自己的手,环在他的腰上,然后就是很贴面的深吻。恩心此刻的第一反应是,吻技不如郝连纳极,力度不如司徒酝谋,不过还是很有上升空间的。忍不住的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嘴里,挑着舌尖教他什么才叫真正的接吻。两人就着样相拥着激吻,幅度越来越大,直到感觉到某样坚硬的东西抵着自己的小腹,恩心才知道有些过火了。轻轻的推开半躺在自己身上的皇甫轩,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衣衫,心里却有些恼怒自己刚才的失控。

考试的第二场,美人计。

自第一场的感情戏之后,恩心又用上了美人计。在一次水榭的小聚中,叫来了美虹和幽兰两个风格迥异的美人,不过让恩心有些小小失望的是,尽管俩美人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三人除了相应的礼节外,未越雷池一步。恩心想着是否是自己在场不好意思呢,索性就和两位爷爷找了个很蹩脚的理由离席了。不过结果还是一样,想来三人要不是眼高于顶就是有什么特殊爱好。既然这都不能把你们怎么样,那就来点猛料吧。

当天晚上,恩心将牧涯留宿在了自己卧房。牧涯难得正经的问:

“主子,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呢?我和你之间是事实,我也没打算隐瞒,如果他们要娶我,就应该有知情权。当然如果他们发怒,我才高兴呢。”

“主子这是在玩火,不过牧涯非常愿意陪你。”

“那还等什么,春xiao一刻值千金,我们可别浪费了。”

说着两人就双双倒在了床上,恩心今天很温柔,从头到脚都是柔情蜜意的。小狐狸也非常的配合,变换着各种姿势和叫床声,两人的契合度那是相当的高。

第二天一早,恩心在生物钟下醒来。看着凌乱的床铺,半裸的自己和一丝不挂的牧涯还保持着交合时的姿势,就可以想象得到,昨天两人有多疯狂。看了眼搂着自己睡得正沉的牧涯,心情竟然还不错,自己是喜欢他的,因为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不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原本想起床沐浴一番的,想到自己此次的目的,还是晚一些吧,对于自己这样糜烂不守妇道的女人,他们会做何感想呢?

正想到精彩处,发现身边有动静。转过头,牧涯已经醒了。刚睡醒的某人一脸欲求不满,一边在身上磨蹭,一边轻挑的在自己耳边吹气。望着那扭来扭去的身体和妖媚的表情,恩心忍不住的翻身。卧房里只剩下摇晃的纬帐和里面牧涯有些夸张的叫喊声。

等日上三竿,恩心才梳洗完毕慢腾腾的走到主客厅向大家问好。望着孙女有些潮红妩媚的脸还有那略微沙哑的嗓音,两位老头用你玩的有些过火的如刀般的眼神双双向孙女射去。恩心无视二老的刀眼,而是看向三位考生。皇甫轩有着难以压抑的怒火;司徒酝谋低着眉眼喝着茶,看不清表情;郝连纳极有些别扭的扭过了头。

见到此景,恩心轻笑起来。司徒酝谋放下茶碗,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这是在考验我们?”

“是啊,当然有一部分是真的,比如说昨晚。”

“你真是一点也不含糊,请问我们及格了吗?”

“前两关棋局和美人计,你们各有千秋打了个平手。最后这一局是我添加的,我想问一下,这样糜烂不守妇道的女人你们还愿意争吗?如果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哦,不然真被我选中,你们再后悔就有些晚了。”

三人看到恩心有些不怀好意的笑脸,都郁闷到了极点,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样子,说有多憋屈就有多憋屈。林雅瑟和诸葛玄机看着三人惨兮兮的样子,都无限同情起来。

最后,三人没有一人退出。恩心哀叹,你们这又是何必呢?这样的结果不是让自己费尽的心思都付诸东流拉?看到天女有些失算的表情,三人心情顿时好了起来,也平衡了一下刚才的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