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零五章 忍痛割爱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自从生病以后,恩心成了府里重点保护的对象,每天由大家轮流看护。虽然深知是大家的一片好意,但这样进进出出的扰了自己的清净,还是让恩心有些消受不了。不过貌似自己的抗议无效,因为此时,身为大夫的云帆最大,无视于主子的感受,一切照常。哀怨了很久,后来转念一想,算了,既然拗不过,那只好接受了。就这样,每天睡了吃,吃了睡的,绝对是猪一样的生活。

这天,和前几天一样,半靠在床上养病的恩心,一手拿着书,一手拿着蜜饯,蓝羽在给自己躺酸了的身子按摩,好不惬意。这蜜饯是刘巧做的,知道主子的药很苦,就做了这些去去味,恩心觉得味道还不错,就没事的时侯吃两颗,酸酸甜甜的,既提神又解馋。放了一颗到嘴里,再拿了一颗放到蓝羽嘴里,蓝羽刚开始还是有些别扭的,后来习惯了,也就顺其自然的接受了,现在主仆二人相处的还不错。

一直持续着这样的氛围,在恩心快昏昏欲睡的时侯,朦胧中看到一个人站在自己床前,很熟悉的身影。半眯着眼往上一看,意外的见到了一个人,一个近一年没见的人——蓝雪傲。而此时,蓝羽不知何时已经出去了,现在房里就剩下默默无语的两人。

蓝雪傲的两鬓已经彻底灰白了,头发上还有些未融雪花,这样的情形,不知道为什么让恩心想起了《神雕侠侣》里面的杨过和小龙女十六年后的重逢,只是两人的年龄颠倒过来了而已。恩心从床上下来,没顾得上穿鞋子就赤脚来到了蓝雪傲的身边,蓝雪傲见状,一把抱起了她,把她的脚放在自己的棉靴上。恩心伸出了手,轻轻的抚mo着两鬓那灰白的发,有些悠悠的说:

“虽然生病让人很难受,但能见到你,真是什么都值了。”

“为什么不好好的照顾自己?”

“这只是一个意外。快年根了,怎么没有回京城?”

“听说你病了。”

“为什么这一年都不来见我呢?我去找过你,可是一次都没见到。”

“这样不是很好吗?你说过,时间可以淡化很多东西的,包括感情。”

“你是故意的,想让我忘了你,心安理得的在那三人里选一位夫婿。”

“不管是故意还是有意,结局都是无法改变的,我只希望在选择的时侯丫头不会那么痛苦。”

“那你呢?不考虑自己的感受吗?”

“我已经习惯了。”

“我不需要你那么辛苦的替我考虑,要保护你的人是我。”

“我知道,就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

恩心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趴在蓝雪傲的怀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这是自己最爱的男人,九年了,两人惺惺相惜,相互扶持,可如今只能无奈的分离,这错在谁呢?

看着哭的一点形象没有的恩心,蓝雪傲只能宠腻的拍了拍她的头,轻声的说:

“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和凤凰台走下来的天女天壤之别呢。”

“那天你也在吗?”

“是啊,那么重要的时刻,我怎么能缺席?那个时候觉得我们是天上人间,有着云泥之别。”

“可是熟知如你,在你面前我也只是一个女孩、女人而已,会哭、会撒娇。而这些,在别人面前我是不露分毫的。”

“这是我蓝雪傲这辈子的福气。”

“也是我贞恩心的福气。”

蓝雪傲叹了口气,抚mo着恩心因为生病而略有消瘦的脸,还是那光滑的手感,还是那样清澈的眸子,还是这个让自己饱受煎熬的面容。有时侯真想什么都不管了,就那样任性的留下来吧。但理智还是把自己拉回了现实,尽管自己富甲天下,可是在三国的权势面前,自己是无能为力的,帮不了哪怕一点的忙。

“丫头,三个君王,你想选哪一个?”

“暂时还没定。”

“还是早些定下来吧,这样拖着,会让别人不安心,夜长梦多,我怕会生变故。”

“嗯,我也明白。我其实已经有了人选,只是不想那么早的公布。”

“你是为了考验他?”

“有这些成分在里头,最主要的是我不想那么早的打上某人的标签。”

“呵呵,让我猜猜那个某人是谁。”

“聪明如你这只大狐狸,还用猜吗?”

“恩心,你的选择是对的。其实给你最有亲切感的还是他和他周围的人。有时侯你是个恋家的孩子。”

“我想什么你都知道,在你面前我会少了很多成就感。”

“哈哈,他也是这么想的,有段时间还这样抱怨来着,你们真是一对冤家。”

“冤家?真是贴切的很呐。论能力他比不上其余两位,所以我要帮他,这样三国才能保持平衡。否则一旦失衡,最先倒霉的就是我。”

“你倒是看的很透彻。”

“这有什么办法呢?三个人我都不爱,那只好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最有利于我的一方。”

“这回你又变回了有谋略睿智的天女。”

“我有女儿家的心态,但不打算让这种心态去主宰我的人生。这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那些跟随我的人。”

说完这些,又抬头看了眼雪傲,轻声问:

“你会在这逗留多久?”

“不会很久,等你病好了,我就离开。”

恩心没再说话,而是有些柔顺的趴在蓝雪傲的怀里,等到很久还没反映的蓝雪傲低头一看,她竟然就这样睡着了,看样子这场病还是让她虚弱了。温柔的抱起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盖上被褥。最后,忍不住的在其有些苍白的唇上吻了一下,有些淡淡的草药和酸梅的味道。

等蓝雪傲走出房门,见到外面站着逸冰。这是个跟了恩心很久的男人,也是恩心的心腹。就说道:

“不用担心,她已经睡下了。”

“逸冰已替蓝大当家安排好了住处,现在需要稍作休息一下吗?”

“哦,有劳了。不过我还是回自己的别院好了,这里就交给你了,以后恩心还需要逸冰的大力协助,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可以直接来找我。”

“那逸冰先谢过蓝大当家了。”

蓝雪傲没再说什么,而是摆了一下手,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碧落居。逸冰望着这个从容的背影,知道他已经发下了,但痴心不改倒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是否能做到这样的洒脱,叹了口气,推开了主子卧房的门。此时主子正睡的很沉,眼角好像有丝泪痕,但面容很柔和,看样子,这两个人都放下了。一段爱的那么刻骨铭心的感情,就这样尘埃落定了。也许彼此还爱着,可为了不让对方再痛苦为难,就这样斩断情思。这一段感情的落幕是否意味着另一段感情的开始呢?

当蓝羽走进卧房,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情形。主子静静的躺在床上,而他们一向谨慎的大总管就那样专注的看着床上的人,连自己进来都没发觉,让蓝羽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又悄悄的退出了房门。

外面已是白茫茫的一片,这雪下了又停,停了又下,就这样几次往复下来,已经累积到了膝盖。楼下复生和刘巧正在清理过道,时不时的还打个雪仗,这样的生活才是真正的幸福吧。反观屋里的那个人,却是想爱不能爱。自从主子生病后,蓝羽再笨拙也发现了一些异常,大家对主子都很不一般呢,超过了下属对主子的关心。今天来的那个人,自己也是知道的,那也是整个大陆如雷贯耳的名字。这个人对主子是特别的,由府里众人默契的让出空间就可以看的出来,他会是主子真正喜欢的人吗?

外面很冷,但蓝羽不想进去打扰那难得的二人空间,搓着手在原地走来走去。直到大总管有些抑郁的离开了主子的房间,蓝羽才悄悄进去。和外面的寒冷不一样,屋里很暖和,来炉边烤了一下有些僵硬的手,然后走到床边看了一眼那安静入睡的人,暗叹,主子你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你暗自神伤,不知道这对于一个女子,是幸还是不幸。

在蓝雪傲走出碧落居大门的时侯,和刚回来的翰笙、牧涯两人碰了个正面,客气的打了声招呼,就侧身离去了。牧涯有些疑惑的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不知道这个消失了近一年的男人今天过来到底是干什么呢?不管自己承认与否,这都是主子心中特别的存在,那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存在。尽管有些嫉妒,但结果他还不是和自己一样,落的个得不到的下场?

佛祖说:世人求爱,刀口舐蜜,初尝滋味,已近割舌,所得甚小,所失甚大。世人得爱,如入火宅,烦恼自生,清凉不再,其步亦坚,其退亦难……

再次醒来的恩心,感觉一切好多了。过去的九年,就像做了一场梦,梦里花开花落、朝花夕拾。梦醒后,外面白雪如玉、冬阳普照,自己把那朵爱情的花摘下,风干,然后收藏在自己的香囊里,就这样陪着自己如歌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