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零六章 情丝难解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0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御新国轩辕十年,恩心渡过了一个难忘的冬天,这个冬天自己罕见的生了一场病,结束了一场爱情,然后又长了一岁,多了一些烦恼。

大年夜的前夕,两位爷爷踏雪而归。分别了几个月的三人围着小火炉,煮着清酒,温馨的一塌糊涂。林雅瑟望着大病痊愈的孙女有些消受的模样,再联想到来时雪傲有些反常的表现,就忍不住的问:

“恩心呐,你这次准备和雪傲彻底的断了?”

“爷爷,这是必然的。雪傲那么用心良苦,我岂能再耍小孩子脾气?不过这样也好,他还有妻子儿女呢,我也还有碧落居的一大家子,我们都有很多事情要做,不会有太多时间伤春悲秋的。您放心好了。”

“爷爷知道你会很快的走出来,其实你们这一路上也是如履薄冰,心里都明白这最后的结局,只不过一直舍不得放手。我也是过来人,再刻骨铭心的感情,时间久了,痛苦也会慢慢淡去的。”

恩心怕爷爷再为自己担心,就赶紧转移话题,说:

“爷爷,你这次陪皇甫轩回京,他没累着你吧?怎么看起来消瘦了呢。”

“被你那么警告过一番了,他哪还敢累着我啊,现在朝上大部分都是文书在忙,我都快成闲人了。至于消瘦嘛,那是因为胃口被你家的厨子给养刁了,看到什么都不想吃。”

“那趁着段时间,我让李叔给二位好好补补。最近库房里收购了一批上好的野参和一些滋补养生的好东西,你们想吃什么自己去挑好了。”

“孙女可真大方啊,爷爷没白疼你。既然这样,我们可就不客气喽。我现在就想喝千年人参炖老母鸡的汤,雅瑟,我们一起去库房挑人参去。”

说完,也不等林雅瑟说什么,就拉着老伙计的胳膊去了库房。恩心看着诸葛爷爷那老小孩的模样,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风寒痊愈的恩心终于可以出门活动了,尽管踏雪寻梅是人生美事,但畏寒的某女宁愿窝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透过一扇小小的窗来看外面的大世界。

现在是掌灯时分,天虽早早的暗了下来,但那银色的月光和白色的雪让外面依然明亮。明天就是大年夜了,自己又长了一岁。十九岁是个什么样的年纪?前世这个年纪是青青校园里的骄子,白衣似雪、风华正茂;而今世却早是嫁人,为人母的年龄了。素素比自己还小一岁,现在天天挺个大肚子在自己面前晃悠,而小荷听说也有喜了,不久,这个偌大的碧落居就可以看到孩子的身影了,真是美好的画面呢。

蓝羽进屋的时侯,没见到两个老爷子,只见主子一人静静的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从生病以后,主子好似消沉、多愁善感了很多呢,不知道是因为病还是因为情。

“蓝羽,是不是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是的,主子是去饭厅还是让蓝羽端上来?”

“去饭厅吧,很久没和大家一起用膳了。”

说完,就自己拿起披风,径直走了出去。蓝羽看到主子那么利索的动作,有些迟疑的没有反应过来,等跟上的时侯,主子已经下楼了。

当恩心来到饭厅的时侯,大家已经等在那儿了,真是难得的齐聚一堂啊。解下披风,递给一边的蓝羽,然后心情愉悦的说:

“爷爷,今天为了给你们二老洗尘,李叔可是忙了很久啊。”

“呵呵,是啊,都是我们爱吃的菜呢,李叔啊,辛苦了,来敬你一杯。”

李叔有些手忙脚乱的站了起来,受宠若惊的说:

“老太爷太客气了,这是应该的。”

恩心见两个爷爷那么爽快,就不再多言了。起身,为二老各自盛了一碗黄橙橙的野参鸡汤,然后分别给在座的没人都盛了一碗,说道:

“最近主子我身体欠安,辛苦大家了,你们也好好补补。”

大家互望了一眼,都有些受宠若惊的端起了汤碗望向自己的主子。和以前一样的神情,丝毫没有了风寒期间的萎靡。恩心不管大家的打量,轻松自若的喝起了鸡汤,还不忘赞叹两句李叔的手艺。

见到主子又恢复了往日的精气神,大家都开始动起了筷子,席间的气氛一时好了很多。只有少许的几人稍微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身边的主子,但都没再说什么。

晚饭后,恩心和大家闲聊两句后,就早早的回去休息了。回到卧房的恩心感觉有些难受,吃了近半个月清淡的粥食,今天油腻的饭菜让自己很不舒服。正愁着的时侯,见云帆端了一碟东西进来。

“云帆?你怎么来了?”

“刚才吃了那么多油腻的东西,很不舒服吧?”

“是啊,吃了半个月的青粥小菜,嘴有些馋了,今天有些贪吃。”

“是贪吃吗?我怎么看是你为了让大家安心,强忍着吃下去的。主子做到你这份上,会不会太累了些?”

“还好,最近大家为了我,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现在我已经好了,不想再继续下去,大过年的应该喜庆一点的。”

“算了,你自己过意不去,我也无话可说。这里有一碟药膳点心,可以解一解你的油腻,顺便还可以润肺。”

恩心接过云帆的碟子,里面有几块精致淡红色的点心,大概里面加了酸梅和山楂。拿了一块放进嘴里,真是入口既化,酸香甜美,让刚才的不适感觉一扫而飞。满意的又吃了一块,对身边的云帆说:

“身边有个体贴的大夫就是好,能在金手指遇见你,真是让我得到宝了。”

“你知道就好,既然知道我是个宝,就不要急着打包送人。”

“送人?送给谁啊?”

“主子不是一直给我挑中意的姑娘吗?”

“这是两码子事情好不好。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总不能就这样行医一辈子吧,身边有个嘘寒问暖的人总是好的。”

“宁缺毋滥。”

“啊?你要求很高吗?”

“只要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我宁愿一辈子单身。”

“咦?你之前不是一直很喜欢美女的吗?主子给你找个又漂亮又有气质的好不好?”

云帆见自己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就有些郁闷的说:

“不管怎么样,还请主子不要干涉我的婚姻,我会自己选择的。”

恩心看着云帆有些生气的脸,小心翼翼的说:

“其实,我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复生和云峰的爱人都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我只是在旁边使了一把力而已。你和翰笙的终身大事我也没打算怎么去干涉,只是希望在我离开之前,能亲眼看到你们成家立业。”

“为什么说的那么伤感呢?就算有一天你进了宫门又怎样,那道宫墙能挡的了主子吗?”

“可是终究一切都会不一样,你明白的。”

云帆没再说什么,而是沉默了一会后,就告辞了。恩心望着云帆离去,也没了先前的胃口,放下碟子,起身来到窗前,在这银色的夜里,云帆那身深蓝色的长衫显得异常的明显。自己明明不想伤人,却在无意的时侯,伤心了一大片。

回到桌边,想起了翰笙,他不接受自己的安排,原因也是和云帆一样吗?他们在想什么呢?世间明明有那么多的好女子,为何情系自己一人?因为报恩?可自己从未想过让他们以身相许啊。因为迷恋?自己的相貌自己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没有美到让他们迷恋的地步。因为权势?承认自己多少有些强势,可这样的女人不管放在前世还是今生都是男人避之蛇蝎的。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想着想着,头都快想炸了,也没分析个所以然来。这时,蓝羽端着热水进来了。恩心收回刚才苦恼的心思,脱了鞋子,开始泡脚。蓝羽蹲下,给主子搓脚,动作很轻柔舒服。恩心望着蹲在地上给自己洗脚的女子,没有了刚开始将门的傲气,变得体贴温和。忍不住的就问了一句:

“蓝羽可有喜欢过人?”

正在专心给主子泡脚的蓝羽满心思都在按照云帆的交代在做足底按摩,突然听到主子这么一个惊人的问题,有些不知所措。见到有些慌张的蓝羽,恩心有些好笑的问:

“这么惊慌,那一定是有喽,说来听听吧?”

“主子别开玩笑了,我离家的时侯才十五岁,况且将军府里管教深严,哪里有和外人接触的机会。就算有一天嫁人,也是安排门当户对的官家公子,怎能允许我们自己作主的份。”

“那蓝羽可有喜欢的类型?”

“喜欢的类型?”

“从没想过吗?”

望着蓝羽懵懂摇头的样子,看来是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了。本来还想和她讨论一下关于爱情的烦恼,可是对着这么一张白纸,还真是没什么好聊的。不再多想,洗完脚后就上chuang休息了,只是梦里有很多人的脸,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忽明忽暗,让恩心一夜都没有睡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