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零九章 遇见无赖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小满镇逗留一天后,玄鸣国本土装扮的四人又开始了游历之旅。在这边境之地,繁华的地带非常的少见,一路上见的最多的就是那些零零落落的小村庄和一些不知名的野外乡村。早春的天气还是很让人难受的,特别是这边境的黄土灰尘,忍不住会让恩西想起前世北京的沙尘暴。

就这样走走停停的过了八天,几人才来到本次的第二个站口,玄鸣国边境的城池——飞沙城,想这城外是早春的飞沙走石,这城内也常年饱经风沙之苦,还真是城如其名。进了城,条件反射的直奔城内最好的客栈,洗去这连日来的疲惫和尘土。

现在四人正坐在客栈饭厅靠窗的位置,享受着难得的春日午后时光。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人见不得别人的好,或者说总有些不识相的人前来找茬。此时就有一位自认为很风liu倜傥的白斩鸡,站在恩心等人的前面,一脸垂诞的望着正在吃点心的蓝羽,表情别提有多猥琐了,盯的蓝羽直倒胃口。一旁的翰笙有些按捺不住的想出手,被恩心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没想到在这飞沙城,还有如此绝色,本公子怎么样以前没有见过啊?”

这话一出,白斩鸡旁边的一个家丁非常狗腿的上前说:

“回公子爷,这几人确实面生的很,想必是外来的。”

白斩鸡本来见几人除了那位护卫打扮的人看起来有些身手外,其余都是文弱相。这会儿一听是外来的,就更乐了。想自己身为城主的大公子,谁不想巴结一二,况且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怎么看都是自己走运。索性一步上前,想用扇柄挑起美人的下巴看个仔细。但却在半途被人给挡住了,抬头一看,竟然是美人旁边那位公子手中茶杯,看三人对他的态度,想来是这几人的主子,不过怎么看都缺了些威严,所以就厚着脸皮说:

“怎么?想和本公子较劲,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

恩心一听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无赖台词,不得不感慨其毫无创意性。但就算是只野狗,自己还是要花些力气打发的,何况是眼前的这只泼皮狗呢。所以漫不经心的说:

“听公子刚才的口气,想必是这飞沙城有头有脸的人物,但在下眼拙,不知道尊驾何人?”

泼皮狗见这人涵养很好,态度不卑不亢,显得自己的档次不觉就低了一层,此刻周围已经围上来一些看热闹的人,怎么说也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上丢脸,所以口气开始不善起来:

“我是何人?本公子乃这飞沙城主的大公子,你这有眼不识泰山的外来客现在和我道歉还来得及。”

见这有眼无珠的家伙态度嚣张了起来,恩心不觉有些厌恶起来,想给他一个教训。随手一抬,将泼皮狗的折扇给甩了出去,这时人群里开始出现了吸气声,而泼皮狗的脸色则越来越难看了,见这个人不买自己的帐,也不再客气了,立马叫来家丁,然后自己退到一旁看笑话。

恩心见此人开始来硬的,自己也不客气,冷眼的看着一蜂而上的众人,而一旁的翰笙在主子的眼色下也不敢随意行动,只能坐以待命。眼看着那几个如狼似虎的恶奴就要朝主子身边扑去,急得忍不住地想出手。但还没来得及抽出腰间的鞭子,就发现主子动如闪电的快了自己一步,抽出自己腰间的鞭子,一顿挥舞,顷刻间就倒了一片。见到此景,翰笙知道已不需要自己再出手了,看到另一边那个所谓的城主大公子则有些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家的主子。心想,你这次算是倒霉的碰到阎王了。

见刚才还嚣张跋扈的泼皮狗这会儿变成了软脚虾,恩心悠哉的走到他的面前,盯着这个个子还没自己高,此时一脸窝囊相的人,低沉的说:

“有眼不识泰山?我看这句话用在你身上比较合适。如果你那个做城主的爹活的有些不耐烦了,我也不介意将他换下来,让别人来做。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呢?”

这位城主的大公子一听眼前的人口气如此之大,不免害怕起立,深怕自己一不小心惹了不该惹得人,那样自己和爹的麻烦就大了。一想到自己爹的头衔不再,那自己将是怎样的下场。见面前的人脸色吓得发白,恩心觉得很爽,刚才受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回头望了周围一眼,看围观的人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想到自己此次游历,怎么说也要低调才好,所以,又说:

“你这次惹了我,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在你还没把脸丢尽的时候,还不赶紧带着你的一帮奴才给我滚。”

这人一听不和自己一般见识,立马松了一口气,语气和态度都转了一百八十度,带着自己的一帮奴才点头哈腰的走了。恩心见罪魁祸首已经被打发了,就对周围的人说:

“热闹已经没有了,大家也散去吧。”

围观的人见刚才还一脸嚣张的大公子这会儿却一脸赔笑战战兢兢的离开,都在猜测眼前的这个大人物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过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哲保身的原则,还是听话的散去了,不过没多久,这客栈里发生的一幕就传遍了这个不大不小的飞沙城。

见众人总算都离去了,恩心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顺便把手里的鞭子还给了翰笙。然后端起一杯茶,有些玩笑的对蓝羽说:

“不知道有你这位漂亮的娘子,对相公我来说是福还是祸,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路不会太无聊。”

听了主子这句话,三人都有些无语。云帆看着一脸得意地主子,有些担心的说:

“主子,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我又没有伪造皇亲国戚,只是吓唬他两句,没想到那只软脚虾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我无心的一句话就把他给蒙住了。”

蓝羽看着主子很不负责的理由,有些无奈的说:

“万一他回去想清楚了,再来找我们麻烦呢?”

“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埋。况且以刚才的情形,难道让主子我袖手旁观,让你白白的被调戏,然后被抓回去做他的小妾?”

听主子这么一说,蓝羽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倒是翰笙又适时地插了一句:

“主子刚才为何不让我出手?万一你受伤了怎么办?”

“我不打没把握的仗,况且我不需要过于武力解决,有时候点到为止最好。有我刚才那一阵吓唬,他大概这两天不会那么快找我麻烦,我们就乘机休息两天。”

人说,饭可以多吃,但话不可以多讲,现在恩心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因为此时,这飞沙城的城主正在外面等着自己召见。看来是听了儿子的一番话,想来巴结自己。抬头望了眼其余三人,都是无可奈何的表情。恩心只好整了整衣衫,大步的走了出去。在外厅门口的位置停了下来,打量了一下那位城主。此人四十多岁的年纪,看起来倒是一幅很有涵养得模样,不知道为何有那么一位不成材的儿子。此刻他虽坐在那里喝茶,但从那正襟危坐的姿势就可以看出他在紧张。这样的认识让恩心有些高兴,因为紧张地人一般比较好唬弄。

假装轻咳一声,然后踏进前厅的门。恭候多时的城主猛地一抬头,就见一位面生的公子站在自己面前,脸上还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紧紧地盯着自己。竟然让自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赶紧起身恭敬的失礼道:

“昨天小犬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公子,还请公子海涵。”

恩心一见他对自己那么恭敬,也不推辞,反而顺水推舟的说:

“见城主一副很有涵养的样子,为何令公子那般飞扬跋扈?不过本人只是出来游历,不想惊动什么人,城主以后处事还是低调些好。不然你的脑袋可是随时都会搬家的。”

听完恩心用不痛不痒的语气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城主更加害怕了,只能不停的点头。见效果已经达到,恩心也不再作弄他了,万一他有心脏病,自己岂不是要摊上一条人命?所以假装不耐烦的说:

“好了,你也不要在这客栈逗留太久了,这会引起别人怀疑的,还是赶紧走人吧。”

一听这句话,像是拿到了赦免令似的,城主赶紧施礼告退,临出门的时候还不忘擦一擦自己额头的汗,见此情况,恩心沉思了一下,然后回到房间,慢慢的坐下来,对翰笙说:

“这个城里面有我们的产业吗?”

“回主子,这里是我们原先设在玄鸣国的中转站,我们贞恩城所有玄鸣国的货物都是从这里发出的。”

“那就是我们在这里的铺面还不少?”

“是的,都是中等偏上的铺面,之前我和云帆都已经去考察过了,一切都运营的很好,没有什么差错。”

“是嘛,既然这样,我们在这飞沙城就没什么逗留的理由,这休息了两天也差不多了,一会儿你们准备一下,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

“是,主子。”

见三人都出去了,恩心起身走到窗前,望着外面的来往人群,心想,又过了一站,顺便经历了一个戏曲性的小插曲,那下一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