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一章 鸿门夜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290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有了一次赴宴的经验,这次已经可以轻车熟路。没有了初次的紧张和不安,反而一副像看透了似的心安理得。

篮雪傲没有骗自己,在房间的桌上确实有一套衣服,雪白的衣裙,鲜红的腰带和绣花鞋,飘逸而又有些魅惑。这样的衣服不该穿在一个孩子身上,特别是在今晚,不知道蓝狐狸是怎么想的,那亦正亦邪之间总让人难以把握。难道不知道风口浪尖的危险,非得把自己往那里逼不可。

焚香沐浴后,恩心再一次看着那套衣服,凭心而论,就一个二十岁灵魂的自己来说,还是很喜欢的。有此一比,衣橱里的衣服都黯然失色。

最后内心挣扎的结果,还是穿上了它,只是恩心当时并没有细想,这是因为女为悦己者容还是只是自己纯粹的喜欢。

在头顶盘了一个简单的发髻,配上珍珠头饰,点上朱砂,然后款款的出门。

没见到夏文书,听李伯说,已经早去了。由夏文书最近的表现来看,他是铁了心的要走仕途。想当然,如此才高八斗的人物怎甘心埋没于江湖之上?小皇帝如此器重于他,最终是要站在庙堂之上的,这只是时间问题。

坐在马车上,恩心在想,今晚该是星光熠熠吧,没有了夏文书的引导,自己要独自走完红毯。这也是很正常的吧,每个人都有可能走进自己的生命,不管你愿不愿意。但曲终人散后也终会有人离开,能陪自己走到最后的人是少之又少,自己是时候学会独立。也许刚来的时侯只是太过于迷茫,才会迷恋和依赖别人给的温暖和安全。既然总有一天要离开,就不要投入太多感情,不然等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侯,怕自己会不忍心或不舍得离开。

到了地方,下了马车,惊叹!不愧是皇帝的待遇,这哪里像是晚上啊,灯火通明的好似白昼,这排场是上次不能比的。只是一个别院,装饰的却像宫殿,奢侈!

通报官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恩心小姐到。”

恩心沿着红毯一路缓缓走来,目不斜视,表情平静的就像在走过场的游戏。走进宴会大厅对着座上年轻的皇帝行礼道:

“贞恩心,参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恩心小姐不必多礼,快快起身吧。”皇甫轩的声音清朗有力,听起来心情不错。

“多谢皇上。”

“昨天恩心小姐赠剑之情,朕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就乘今天大家都在,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朕都可以答应你。”

看来自己今天运气不错,为了不浪费这难得的机会,恩心笑颜如花的说:

“谢皇上慷慨。不过恩心能和皇上打个商量吗?”

见恩心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年轻的皇帝倍觉有趣,顺势问道:

“什么商量先说来听听。”

见此,恩心也不客气,直言道:

“恩心恳请皇上允我三个终生有效的愿望。”

“终生有效?”

“因为这三个愿望我暂时还没想好,等到适当的时侯会向皇上讨要,皇上要保证此诺言终生有效。”

“朕可以信守诺言,但前提是,一定要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皇上尽管放心,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恩心的愿望也许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很难实现,但对皇上来说却是举手之劳。”

“既然这样,那今天朕和恩心小姐的约定,就让在坐各位大人做个见证吧。有效期是,朕的有生之年。”

“谢皇上成全。”

行完礼,随着侍女来到自己的位置,意外的是,并不在夏文书旁边,而是挨着篮雪傲。奇怪的是,夏文书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自己一眼。而篮雪傲又戴上了那顶狐狸面具,让恩心错觉的以为下午所见的是另有其人。看样子,伴君如伴虎一点也没错,尽管皇帝年轻,可终究是皇帝,在他的面前没人愿意以真我示人,总是很忌讳的。大概因高处寂寞,才成就了‘寡人’一词吧。

今天到场的除了大臣商贾外,还有另外两国的亲王和王子,满厅的陌生脸孔。因为商货展,今晚恩心也是大饱眼福。各国的歌舞表演层出不穷,让人眼花缭乱。等到御新国献艺的时侯,恩心又一次见到了柳红杏。能在这个重量级的宴会上代表御新国献艺,想来柳红杏在本国的名望比自己想象的要高很多啊。

柳红杏今晚没有弹琴,而是跳舞。红色的纱裙,在灯光下流光溢彩,舞动着满场的风华。整段舞蹈华丽不失优雅,动感不失妖娆,真是美极!如此效果当然赢得满堂彩。年轻皇帝自觉很有面子,又是赏赐金银又是赏珠宝的。

如果就是这样漂亮的谢幕,那恩心今晚也就没什么好说的。可柳红杏是见不得她太愉快的,临退场的时侯还不忘谦虚的说:

“其实在坐的还有一位歌曲造诣不俗,不知皇上可有兴趣一看?”

“哦?那不知是哪位爱钦啊?”

“就是坐在篮老板旁边的恩心小姐啊。”

“恩心小姐小小年纪,真是让朕刮目相看啊。既然柳小姐都如此推崇,那恩心小姐也不要推辞才好。献上一曲吧。”

恩心自认为没有得罪柳红杏,暗叹真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以后自己再见到她一定绕道走。算了,反正也现了好几次,也不多这一回。但也不能太便宜了柳红杏,便向皇上提议,希望能与柳红杏一舞。皇上当然是乐见其成,爽快的准了。

恩心起身,顺手拿起一枝旁边花瓶里的红玫瑰,在鼻尖嗅了嗅,一脸陶醉,步步生莲的向柳红杏走去,那模样颇有些风情。

示意乐师挑拨点音乐陪衬,便随着音乐舞了起来,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舞步虽简单但很是灵快,配着雪衣玫瑰也煞是养眼。舞了一圈之后,柳红杏也翩然加入,不愧是舞林高手,很快两人就配合的天衣无缝,红梅雪莲美不胜收。

这回恩心是彻底的放松了,看不见高高在上的皇权,看不见文人众仕的清高,只是尽情的舞着,舞到开怀时还开口唱道:

春花和秋月它最美丽

少年的情怀是最真心

人生如烟云它匆匆过呀

要好好地去珍惜

时光它永远不停息

把我们年华都带去

天上的风云它多变幻

唯有情义地久天长

好花美丽不常开

好景宜人不常在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是春风化丝雨

鲜花它只能赠佳人

真情它送给心上人

又是一个艳阳天

花好月圆唱今朝

——来自刁寒的《花好月圆》

舞毕,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便退回自己的位置上。至于震撼度有多高,效果有多好那不是恩心关心的问题。不管今天过后会被怎样的传扬,那都不重要。精彩只在别人的故事里,而自己只愿守着平淡过一生。所以当篮雪傲用若有所思的表情望着自己的时侯,恩心也只是报以嫣然一笑。

就这样宴会继续持久,和上次不同,很晚了,大厅里仍然歌舞升平,人们大有不醉不归的打算,美酒、美女让这些人掉进了温柔乡,再也无力的爬出来。相比于别人的状态百出,夏文书不改往日风度。恩心都纳闷了,这人小心的有些过。皇上这会儿都有些不清醒,你那样子会让他很没面子,不知道有时候需要难得糊涂吗?你看,旁边的狐狸多好。搂着柳红杏一副执胯子弟的颓废浪荡样,那才是最好的保护色。

在声声劝酒献媚声中,恩心有些倦了。所以当大臣们议论选秀的时侯,自认和自己无关的在一边培养睡眠。隐约间听到有人建议,恩心小姐多才多艺又有母仪天下的风范,等十四岁成年后可进宫为妃。

看样子自己很深得人心啊,竟然全票通过。恩心真是无奈啊,什么多才多艺又有母仪天下的风范。还不是看自己孤家寡人一个,不会出现外戚篡权的事情。这样的自己被送进皇宫和那些如狼似虎的女人在一起,还不是死路一条?

有时候人真的很奇怪,越是执意追求的,却千难万难的不能实现,自己不屑的却总喜欢往自己身上靠。也许这是天下女人都向往的,可对于自己不过是鸡肋,不,连鸡肋也不如。自己向往的是千山万水,而不是一道宫墙。想为自己而活,而不是和一大群女人一样把人生只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

不想再听了,恩心只想沉沉的睡去,就当什么都没发生,梦里该是清净的吧?朦胧中自己倒在了一片蓝色里,然后是一片温暖,就像传说中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