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一十章 退一步海阔天空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66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过了飞沙城,一路向东就是玄鸣国的国都了,当然,这中间还隔着几座大的城池和无数不知名的小城镇。恩心放下手中的地图,掀开窗帘,望着沿途那有些绿色的枝头,几人出门至今,转眼已经是近一个月了,中间和碧落居的家人飞鸽传书了两次,一次是为了小满镇中转站的事情,一次是给逸冰等人的回信。想着到年底还有十个月呢,真是漫漫长路啊。

车厢里的蓝羽这会儿去和周公下棋了,前面的翰笙和云帆轮流赶车,倒也不那么累,感觉这真像是西天取经的师徒四人,不过唐僧要取得是普度众生的真经,而自己要的是经历,这一路上没有妖魔鬼怪倒多是小鬼难缠。抬头看了一下天空,日头已经有些西斜,不知道在日暮降临之前能不能到达地图上标示的雄鸡镇。刚才看了地图,发现玄鸣国的很多地名都很简单有意思,比如说之前的小满镇,飞沙城和这个雄鸡镇。

放下窗帘,对着前面的翰笙说:

“翰笙,我们加快速度,争取在天黑前到达雄鸡镇。”

“是,主子。”

等几人好不容易在天黑的时候赶到雄鸡镇,却被镇子外的一幕给震惊住了。一群人,拿着火把牵着狗,呼喊着追打一个人从镇子里出来,动静之大把睡梦中的蓝羽都给吵醒了。恩心看着外面这样场景,和翰笙等人互望一眼,不知所以然。

等那一群人把那个不知名的家伙暴打一顿之后,才吵吵嚷嚷的扬长而去。待恩心等人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走过去看个究竟的时候,那个家伙已经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翰笙把那家伙翻过身来一看,让恩心惊讶的是,这竟然还是个十岁左右年纪的孩子,这么弱势的一个人,那些人怎么忍心下那么重的手?叫来云帆,给这个小家伙看了一下伤势。等云帆起身的时候,恩心有些担心的问:

“怎么样,严重吗?”

“回主子,这个孩子有些不对劲,除了外伤很严重外,好像还有些内伤,可能是刚才那些人太过用力,导致胃出血。不过,现在这外面条件简陋,只能做些简单的处理,这样不利于伤势,还是想办法进了镇子再说吧。”

“嗯,不过这前因后果没有弄清楚,还是不要轻易进镇子,要不然也被人赶出来怎么办呢?你争取把这孩子弄醒,先问问情况再说。”

“好的,我尽量试试。”

等几人把孩子放在车上,就在外面等着云帆整治的结果。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云帆从车里出来,稍松了一口气的说:

“主子,孩子醒了,你有什么需要问的就乘现在吧,不然一会儿又要昏过去了。”

恩心一听,赶紧进了车里,在有些昏黄的灯光下,才仔细的看了一下孩子的脸,一个很忠厚的面孔,应该是个老实的孩子,想来被人嫌弃也是有一番曲折的故事的。此刻这个孩子,正用有些防备的眼神盯着自己。见到这样,恩心不觉放软了语气,温柔的说:

“孩子,不要怕,我是外来的客人,见你一个人躺在地上,就把你救下了,你现在的伤很重,需要休息。我们想进镇子住宿,不过在此之前我想问你两个问题,你为什么会被人扔在这里?有家人吗?”

话说出口后,恩心也没指望这孩子立马给自己答复,而是静静的坐在一旁等着。等啊等,久到恩心以为今天已经没有希望了,做好了几人在这镇外露宿的时候,那个孩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父母都去世了,宗族里的人都说我是灾星,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恩心一听,有些疑惑的了孩子一眼,然后叫来翰笙,让他先进镇子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而余下的人则留在镇外等消息顺便生火做晚饭。

等到饭做好的时候,翰笙赶巧的回来了。恩心递了一壶水给他,等他缓过劲来以后才问起事情得起因。

“怎么样,打探到什么消息没?”

“这个镇子也不是很大,原来是个宗族,因为人口逐年增长才在十年前被划分为镇子的。镇子上的人都姓李,这个孩子是现族长的孙子,刚开始的时候作为长孙也是很受宠的,可是有些奇怪,自从这个孩子出生后,族里的怪事接二连三的发生,后来有人说这孩子天生灾星命,只要除了他,大家就平安了。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还有些犹豫,后来连孩子的父母都离奇死亡,受不了一件件怪事的族人终于信了灾星的说法,开始虐待这个孩子,没有异常的现象还好,顶多也就囚禁一下,一旦有异常情况,人们就开始拿这个孩子出气,直到今天把孩子打的半死不活,赶出镇子。”

听完翰笙的说法,不仅是恩心,连蓝羽和云帆都是一副难以相信的模样,这还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却承受了那么多非人的待遇。那些人怎么那么愚昧,不问青红皂白将所有的错误归根到一个孩子身上。回到车子旁边,掀开窗帘看见正在熟睡的孩子,对一旁的云帆说:

“准备一下,我们进镇子。”

听主子这么一说,蓝羽赶紧进车开始准备,翰笙也没意见的坐在了车前,准备赶车。见到大家虽然一句话没说,但行动代表一切,对这个孩子都给予了无限同情。

几人就这样毫不避讳的赶着车进了镇子,在一家翰笙早先看中的客栈停了下来,翰笙将小家伙用披风包裹着下了车。小二见几人虽风尘仆仆,但衣着也是大户人家的派头,不敢怠慢,立马将几人引进了上好的客房,恩心大方的赏了碎银,让小二给几人准备热水并听候使唤,虽然态度略显傲慢,但看在银子的份上,小二还是殷勤的下去准备了。

和往常一样,两间上好的客房,恩心将小孩安排在云帆和翰笙的房间,一方面是为了便于照顾,另一方面则为了掩人耳目。

第二天,恩心和蓝羽来到客栈里的楼下喝茶,顺便听些镇上的新闻八卦。

“唉呀,谢天谢地,终于把那个祸害给赶出去了,我们也算安心了。”

“是啊,有这样的人在镇子里谁会安心,早就该把他赶走了。”

“不过,现在族里由谁来接班呢?老族长的年龄那么大了。”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族长不是还有一个外孙嘛,那个孩子还挺聪明的,一样可以继任族长。”

“看样子,只能这样了。族长的外孙今年也有十八岁了,正好可以继任。”

听完两人的话,恩心和蓝羽很有默契的对望了一眼。然后叫来小二,给了点碎银,装作有些疑问的说:

“小二,不知这个镇子的镇长是何人,我们路过此地,想问候一番却不知该找谁。”

“哦,客官,我们这里的镇上是族长兼任的。”

“咦?那岂不是可以世袭的吗?”

“是啊。这是我们玄鸣国主特许的。”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在议论这下一任族长人选的问题呢?”

“这个啊,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原本族长有个孙子,可惜命带灾星,按理不能继任族长之位,所以大家才在那里讨论这族长人选问题。”

恩心一听这小二有所保留,就装作无知的说:

“那岂不是很麻烦,为何不考虑从镇里选出一个德才兼备的人呢?”

“这会乱了规矩了,只有族长的直系或旁系血统才有此殊荣。”

“哦,这样啊,我知道了,你一边忙去吧。”

见小二走远了,恩心才缓缓地说:

“什么灾星,明明就是一种阴谋。”

蓝羽也很赞同主子的想法,边点头边有些好奇地问:

“主子准备插手此事吗?”

恩心挑了挑自己的眉毛,放下茶杯,敲着桌面,片刻后才慢慢的说:

“这种事,怎么说也要征得当事人的同意。”

说完便起身来到二楼翰笙和云帆的房间,此时房间里只有云帆一人守在床边,看样子翰笙被自己派出去打探消息还没回来。

“云帆,这孩子怎么样啦?”

“现在好很多了,外伤处理之后没什么大碍,不过这孩子还挺可怜的,整个身子没有一块好的地方,不是鞭痕就是刀伤,还有被东西烙过的印迹。”

“他现在睡着了吗?”

“嗯,睡了好一会儿,现在到了吃药的时间,我看也该醒了吧。”

恩心一听也没再说什么,而是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下,有些复杂的望着床上的小东西。对于这个阴谋,这个孩子会如何反击呢?如果他愿意,自己不介意插手此事。没等上多久,翰笙回来了,结果和自己推测的差不多。这剩下的就是等那个孩子醒来再做决定了。

不过这孩子真能睡啊,几人整整等了两个时辰,才见到他一脸惺忪的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望着床前的几个人。反正已经等了那么久,恩心并不介意再等一会儿。直到见孩子的眼神清明起来,才温和的问:

“还记得我是谁吗?”

“记得,是昨天救了我的公子。”

“你知道自己的灾星之名只是一个阴谋吗?而这些有可能和你那位大表哥有关,你若愿意,我会为你讨回公道。”

听了恩心的话,那孩子并没有预期的惊讶或者欣喜,脸上的表情让人意外的沉静。这个反应让恩心觉得,这是个早熟的孩子,将来说不定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才。所以又接着说:

“当然,若你愿意,也可以告别这里的一切和我走。”

听完这句话,小男孩终于有了反应,有些感激对恩心说:

“李奉贤愿意追随公子,以报答公子的救命之恩。”

“为什么放弃原本可以夺回的族长之位,甘愿委身于人下?”

“奉贤是个胸无大志之人,那个族长位置未必就适合我,但那个位子却一定适合表哥,既然一切已经落幕,我又何必再挑起事端呢,那样只会多牺牲几条人命而已。”

“你能那么轻易原谅别人对你的不公平待遇?”

“不管原谅与否,我的苦也已经吃过了。”

“你的父母呢?”

“他们去世和表哥无关,这一点我很清楚。”

“你真是一个特别的孩子,在你的心里竟然看不到仇恨,心胸宽阔的非常难得。原本我还想路见不平,帮你一把呢,这下可好,你自动放弃。既然你都不去追究,那我也无话可说,以后你就跟着我吧,你无心大业,那就给你一个安稳的生活吧。”

“谢公子成全。”

见那个恭敬的跪在床上,向自己磕头的孩子,恩心的内心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这个孩子有着博大的胸怀,牺牲自我顾全大局,这一点是自己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要不然也不会因为拒绝而在外漂泊这么多年了。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的涵义他看得比自己透彻,也许这样的人才会活的简单快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