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一十三章 遇上青莲夫妇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55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那个女子有些傲气的在这雅间扫了一眼,突然在临窗的位置停顿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此刻那人正端着茶杯饶有兴趣的望着自己,轻声地说:

“好久不见,青莲。”

这位贵妇人没想到多年后在这异乡他国还能见到故人,错愕半晌后,才慢慢的走到恩心的面前,轻轻的坐下,在恩心的周身打量了好一会,这个曾经让自己仰慕过的人,时过境迁之后已没了当初的悸动,此刻内心平静的像见到多年的老朋友。不由地说:

“几年不见,可好?”

“托大家的福,一切还不错,青莲看起来也过的很好,该当妈妈了吧?”

“是啊,我有一个儿子,今年二岁了。”

“恭喜啊,你真是好福气的女子,能够像你这样美貌和幸福并存的女子世上真的很少。”

“可是我宁愿和你一样,拥有无上的智慧。”

“那样你会承担很多的责任,也会拥有数不尽的麻烦和身不由己。其实做一个幸福的小女人也不是很好吗?”

听完恩心的这句话,青莲拢了拢自己那一丝不苟的头发,悠悠的说:

“是啊,曾经我羡慕恩心小娘娘的蕙质兰心,后来仰慕鹤舞公子的潇洒如风,再后来我崇拜天女的雍容华贵。到最后,我意外的发现,这三个人其实只是一个人的时候,我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同样身为女人,你却如此洒脱之极,所以我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一个青楼女子,为了一段无望的爱情,把自己折腾的没有自我,最后的最后,我终于想明白了,决然的告别过去的一切,给自己一个开始重生的机会,后来,一段以为怎么也渡过不了的情坎,在今天看来也不过如此。”

“你是个聪明的女子,懂得适时取舍,可惜柳红杏却没你能想得开。”

“也许是因为爱得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深吧。”

“这也是一种幸运,这样才会有多余的爱情给你现在的相公,可以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你。”

“也许吧。你知道吗?刚才我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你就这样坐在这里,让人感觉好不真实。”

“呵呵,我也有同感,不过还请你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那是一定,你的身份那么特殊。”

“那就谢了,青莲对这个韵书城了解有多少呢?我初来此地,对这里一点也不了解。”

“这个地方我来过好几次,每次相公都会跟我说一些这里的一些见闻,算是多少了解一点吧。这个韵书城是现玄鸣国主早年历练的地方,国主在这里待了有五年之久。”

“那这韵书城能有今天的光景,多少也拜郝连纳极所赐喽?”

“也可以这么说,因为在那之前,这里可是没有如此繁华热闹的,甚至还是玄鸣国一个不入流的城市。”

“这样算来,从郝连纳极来此历练到现在,顶多也只不过十五年,这么短的时间内能把一个不堪的城市建设到如此规模,那也算是有些本事了。”

“是啊,这里的国君还是很有些能耐的,不过其余的两个也不差。你知道吗?同样的事情,御新国的国主也做过呢。”

“哦?”

“御新国的辽源城就是皇甫轩早年历练的地方,效果和这韵书城差不多,不过他更有些离谱,至今还身兼城主之位。”

“什么?关于这点我还真不知道,对于辽源城神秘的城主一直比较好奇,其间也感慨过其做法和皇甫轩的处事作风有些相像,但没想到竟然是同一人,不过,这些机密的事情我调查了很久也没结果,青莲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

“这是苏睿告诉我的,不过在此之前我也没和别人说过,今天能够告诉你,也只是希望你能多了解一点,在三人中选择一位真正的如意郎君。”

“那恩心在此谢过了。”

“不用那么客气,作为一个女人,你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身上承载了太多人的梦想。青莲明白,在很多的时候你不能像我们一样选择逃避,只能咬紧牙关的挺着,天女的光环虽然是种荣誉,但更多的时候也是种枷锁。”

“我们该是知己,可惜我意识的太晚。曾经一度,自己也认为这个头衔是幅枷锁,但后来遇见了那么多和我一路同行的人,这枷锁也变得甘之若醴了。”

“你知道吗?去年的中秋我回了御新国一趟,看见你从凤凰台上从容的走下来,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终于肯接受自己的身份了,不久的将来定会凤舞九天。”

“青莲真的这么认为吗?”

“是的,这是肺腑之言,对于你,我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佩服你的勇气和担当,这是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做到的。”

“我该说些什么呢?不负众望?”

“你什么都不用说,这些虚话不是你一向不屑于去说的吗?”

“呵呵,你真是了解我呢,若我是鹤舞公子,一定会爱上你的。”

“是吗?可我记得当时鹤舞公子可是有些厌恶我呢,这个认知让我难过了很久,难得遇见名冠天下的才子,却被讨厌了。”

“哈哈,很抱歉,那是因为一场误会,不过后来早就改观了。倒是现在,你和我这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明目张胆地在这里闲聊,不怕你相公误会吗?”

“他很相信我。”

“这样?那么心胸宽阔的人我还真是对他有些好奇呢。”

“他一会儿就上来了,要不要我介绍一下?”

恩心一听,又喝了一口茶,余光朝旁边瞄了一眼后,装作漫不经心的说:

“真是荣幸之至,不过,你确定他会愿意见到我吗?”

说完,轻轻地用扇子挑起了青莲细致的下巴,拿起一旁玉手上的手帕,状似很亲昵的替她擦拭嘴角的一点茶渍,没有反应过来的青莲任其这样暧mei的继续下去,直到有人冲过来拉住了自己。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相公,这才想到两人刚开始的动作,忍不住地脸红了起来。而那个罪魁祸首此刻则很悠闲的坐在那里,一副看好戏的眼神望着夫妻二人。当然,更多的是在打量那位玄鸣国的首富,确切地说是首富的儿子。这个人有些精明,但不足蓝雪傲。样貌很是普通,两人站在一起,真算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不过从刚才他的举动可以看得出来,确实是很疼惜青莲的。现在这人正对着自己横眉冷对,一副要将自己碎尸万段的模样。不想搓破底线弄的大家不愉快,恩心便收起扇子,站起来,对着来人说:

“方老板,久仰大名。”

“你是何人?为何调戏我娘子?”

“调戏?这也太严重了吧。你听到你娘子的呼救和挣扎了吗?”

“可你的意图太过于明显了。”

“这是你常年商场经验得出来的吗?还是因为太过于关心而自乱了阵脚呢?”

看这公子做了亏心事不但看不出道歉之意,还四两拨千斤的把自己问住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娘子,没有羞愤而是一脸偷笑的模样,这让方大老板彻底糊涂了。

恩心望着面前这个一脸疑惑的男人,哪还有半点首富的精明和威严。这个人自己是知道的,怎么说也是和贞恩商号常有来往的一个人,关于他的很多事情,逸冰也没少和自己说,不过这次算是第一次遇见本尊。从这初次的会面方式来看,自己对他的映像还不错。

“我们见过面吗?”

“也许有,也许没有。但正式的会面今天是头一回。”

“你是青莲的故交?不过她如今已为人妻,不管以前你们有什么样的过往,还希望公子成全方某。”

看样子,这个男人爱惨了青莲,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来,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呢。

“我理解你在乎令夫人的心情,但你怎么不知道换个方式想问题呢?青莲固然美丽少有,但不是本公子喜欢的类型。”

这句话,说的过于轻佻,让方老板恨不得上去撕了那张可恶的嘴。青莲见玩笑开得有些过了,就一边轻轻拍着相公的胸口,一边对面前那个不亦乐乎的女人说:

“好了,天女,玩笑也要有个度啊?”

听青莲开始为自己相公求情了,恩心也不再为难,只是有些调侃的说:

“既然青莲都心疼了,我也就不说了,只是玩笑,希望方老板莫怪。”

听完两人的对话,这个一直处于愤怒边沿的方老板这才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人。比自己稍高的身材,眉宇间尽是玩笑,一副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模样。从刚才的谈话里可以看出,他对自己很熟悉,可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直到青莲说出那句‘天女’的时候,一切就真相大白了。可是这样一个名震大陆的人,怎么此刻出现在这里,还一副悠哉无所事事的模样?

恩心一边好笑的打趣青莲,一边不忘观察对面那人的表情,暗想,这会儿终于肯运转自己那个商业大脑了。

“不知天女在此,方某有失远迎。”

“方老板客气了,本人只是随意远游,今天和故交青莲遇上也算是你我的缘分,按照我们商业上的往来,也该是老朋友了,还是不要那么客气的好。”

方老板一看刚才还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这会儿又正经有礼起来,还真是和传闻一样,是个多面手。便不觉想探个虚实:

“不知天女此次会在这韵书城待多久呢?”

“这个嘛,不好说,看情况而定吧。那方老板你们呢?”

“因为此次货运很急,今天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要离开回京。”

“这样啊,还真是挺赶的。那不知从这里到京都大概要多久的时日呢?”

“马车的话,紧赶慢赶也需要近一个月。”

“那我就在此预祝二位明日一路顺风。接下来我还有些小事,我们就此别过吧,来日有缘再见。”

见恩心要离开了,青莲满怀不舍,有些迟疑的问:

“我们以后还会再见面吗?”

恩心看着青莲的眼睛,坚定地说:

“一定会的,那时会让青莲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我。”

接下来没再和夫妻二人说什么客气地话,就潇洒的离去了。两人在二楼的窗前,望着那个远去的白色身影,直到融入人群看不见为止,青莲才收回眺望的视线,有些叹息的趴在相公的怀里,喃喃的和他说起清风阁,说起水云间,说起鹤舞公子,说起很多很多,曾经不愿意提起的往事在这一刻却如流水一般泄了出来,而方老板只是静静的听着,然后收紧了抱住妻子的手,氛围融洽温馨的让候在外面的家丁很是进退两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