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云帆的艳遇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55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告别青莲夫妇,恩心回到了自己刚刚购买的笑书居,走到门口,听到里面说笑声不断,间或间还有打趣地声音。推门进了院子,蓝羽正在给花浇水,而翰笙和云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几棵果树,正在忙着栽种,见主子回来了,都放下手中的活迎了上来,齐声说到:

“主子回来啦。”

“嗯,不是让你们今天好好休息的吗?怎么又开始张罗拉。”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找点事情做,主子,你看这些果树都已经开花了,我们费了好大的劲才从果农那里移植过来的,等到了秋天我们就有新鲜的水果吃了。”

“呵呵,你们真是有心,既然这样,我们深秋的时候从原路返回,在这小住一段时间,怎么样?”

一听几个月后还可以回来,蓝羽别提有多高兴了。人都是这样的,辛苦种下的种子,总是希望能亲眼见到果实成熟的时候,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劳有所获的满足感吧。恩心用扇柄轻敲了一下她的头,说:

“好了,别顾着高兴了,赶紧去准备晚饭,主子我现在可是很饿呢。”

见到一溜烟跑回厨房的蓝羽,恩心摇摇头,然后对后面站着的那两个大男人说:

“继续你们手上的事情吧,忙完了,吃饭。”

翰笙看着主子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心情坏的表情,有些疑惑的和云帆对望了一眼,云帆领会的靠近他,有些八卦的说:

“今天主子出门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事情了,你看刚才她转身时那有些高深的表情。”

“但可以肯定,不是什么坏事,不然主子也不会承诺蓝羽深秋的时候再回来的话。”

“说的也是,一会儿晚饭的时候,你负责打探消息。”

“为什么又是我?”

“主子信任你啊,况且你跟了她那么长时间,有什么问题都愿意和你说的。”

“你的话有些酸溜溜的。”

“行啦,我们赶紧栽树,我也饿了。”

翰笙望着云帆有些闪躲的眼神和赌气地语气,有些好笑。但为了顾及某人的面子,很识趣的一句话没说。这种沉默一直延续到晚饭的时候,见主子就座,就很合时宜的说:

“主子,今天出门遇见什么新鲜事了吗?”

“嗯,偶遇了一位故人,这人翰笙也知道,曾经也是我水云间的常客。”

翰笙有些惊讶的望着主子,然后恍然大悟的说:

“是青莲?听说她后来嫁给了玄鸣国的富商。”

“是啊,除了她还有她的相公,玄鸣国首富方老板,也打听到了一些有趣的消息。”

“主子,是什么?”

见三人放下饭碗,都是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恩心也不卖关子,索性就把辽源城和这韵书城的一些事情告诉了三位。听完,最惊讶的莫过于翰笙了,叹道:

“难怪我怎么打听,动用了那么多的通道都找不到辽源城主的只字片言,原来是他隐藏的那么深。”

“是啊,刚听的时候我和你的反应一样,但细想以后却很合理了。”

“主子,听说那富商方老板和郝连纳极有些交情,他会不会去泄露我们的行踪呢?”

“这个我也不好说,不过就算泄露了也没什么。从京都到这里快马加鞭也要大半个月,况且郝连纳极是不会那么做的,我们只管在这里住着好了。对了,你们今天出门有没有遇到什么稀奇的事情啊?”

这话一说,翰笙和蓝羽一脸暧mei的望着云帆,一见此景,恩心有些疑惑的问:

“怎么啦,今天云帆有艳遇?”

话音刚落,翰笙忍不住地喷笑了出来,这让恩心更是好奇了,可是看到云帆铁青的脸很识趣的没有再问,而是等着某人爆料。

蓝羽见主子虽然没有追问但一定也是好奇的很,就迫不及待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听完,恩心也不禁莞尔。原来自己猜的没错,真是有艳遇啊,只不过看这云帆的脸色就知道大概又是女方的一厢情愿。

话说,自由安排时间的几人无意间在街上看到一个晕倒的老农,云帆秉着医者的仁义之心把老农救醒了,老农千恩万谢,为了报答几位就邀请三人去了自己的果园赏花,闲着没事的几人也就欣然往之,满园的黄红蓝绿的片片花海把几人都陶醉了,也就是在这个美好的时候,来果园锄草的老农的小女儿对正在赏花的云帆一见钟情,再后来听说他又救了自己的爹爹,更是要以身相许,把云帆吓得满园子跑,两人见云帆分外可怜,只好找个理由提前离开了,临走时,见蓝羽对那些果树爱不释手,老农就大方的移植几棵最好的果树,送几人的时候,还不忘叮咛要常去他的果园玩。

整个故事就是这样的,有些戏剧有些浪漫,但当事人可不是那么想的,一脸很受伤的模样,好似被果农的女子喜欢是件很丢脸的事情。恩心有些看不过去了,就有些打趣的说:

“蓝羽,老农的女儿怎么没看上翰笙呢?以我的眼光来说,翰笙更适合她的眼光才对啊。”

“那是因为当时我和翰笙站在一起,别人误会我们是一对,而云帆呢,本来人就俊秀,又一脸陶醉的独自站在花海里,这么美的画面,换成是任何女子都会心动的。”

“哈哈,原来是这样啊。可是,云帆,你的脸怎么那么臭呢,被女子爱慕不是证明你的魅力非凡吗,为何一副很丢脸的样子呢?难道那个女子不漂亮?”

“呵呵,主子,其实那女子也不差拉,和刘巧差不多。”

“那就难怪了,我们云帆是喜欢美人的,最起码也是蓝羽这个档次的。”

听了主子略带调侃的话,云帆的脸色也没有那么难看了,恩心见到这样,起身有些安慰意味的拍了怕他的肩膀,就独自回到书房了。

几人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顶多可以充当饭后的闲聊。可是有人无心,却有人有意。第二天一早翰笙开门的时候,意外地在门外见到那个果农的女儿,手里还提着一篮子春季的水果,有些害羞的望着翰笙。一种不妙的感觉油然而生,但还是将人请进了客厅,让蓝羽端上茶,耳语的交待了两句后,自己去了主子的书房。正在看书的恩心见到一早就来找自己的翰笙,有些意外的问:

“翰笙,这么早,有事?”

“主子,事情有些不妙,昨天那个老农的女儿找上门来了。”

“什么?”

恩心有些惊讶的放下书,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后,然后转身对翰笙说:

“你去叫云帆来我书房一趟,至于外面,你和蓝羽先拖一阵子。”

“是。”

很快,云帆就来到了书房,想来翰笙已经将事情的原委告诉他了,恩心就直奔主题说:

“你打算怎么办?”

听了主子的问题,云帆有些郁闷的说:

“我也不知道,其实云帆不是觉得被一个那样的农家女子爱慕是件多么丢脸,而是一开始我就知道像她那种纯朴的姑娘,不是可以随便玩玩的人,我承认自己是个滥情的人,但那些对象都是青楼的女子,她们开得起玩笑,也乐意配合,可这个不行。所以,还请主子出面帮个忙。”

“云帆,就冲着你这几句真心话,主子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但你也要给别人留点面子,这样的姑娘脸皮都是很薄的,今天能够来我的门前,想也是花了很大勇气。”

“一切全凭主子做主。”

望着面前这个难得正经严肃的家伙,恩心多少有些无奈,也许经过此事他会明白很多吧,叹了一口气轻声地说:

“那你就和我一起去见见她吧。”

说完整理了一下衣衫,率先出门,而云帆则恭敬的跟在后面。

坐在客厅的姑娘有些局促,虽然昨天见过的那位大哥和他美丽的妻子此刻正在很友好的望着自己,但不知为什么,就是感觉很紧张。正想着要不要开口询问一下昨天的那位公子时,门口有了动静,抬头望过去,一个白衣翩翩的佳公子正走进来,面带微笑的望着自己,而后面恭敬的跟着昨天的那位公子。见那位大哥和漂亮的姐姐同时恭敬起身的样子,再笨拙的自己也看得出来,这人才是大家真正的主子。想到这里赶紧站了起来,忙上前行礼,还没来得及弯下腰,就被人给扶起来了,抬头,一个放大的儒雅干净的笑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姑娘不必多礼,昨日多谢你的几棵果树,你看,种在我的小院真的很漂亮。不知姑娘今天前来所谓何事呢?”

姑娘望着面前的这样一个人,不知为何,来之前准备好的话语此刻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这样怔怔的站在那里。自己到底是干什么呢?因为一时迷恋竟然冲动的不顾女儿家的矜持,一大早的来打扰别人的清静。越想越自责,忍不住地眼泪就流了下来。恩心望着面前这个哭得有些稀里哗啦的女孩子,十五六岁的花样年纪,淳朴而不做作,想来现在也认识到自己过于冲动了,才有些委屈的想哭吧。扯过蓝羽的手绢温柔的替女孩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和鼻涕,温和的说:

“别哭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你现在还那么小,以后会遇上真正喜欢你,懂得疼你的人。”

听了这话,小姑娘知道自己此刻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赶紧退到一边,用袖子擦了擦脸,有些腼腆的说:

“对不起,今天打扰大家了,这是自家产的水果,还希望公子不要嫌弃。”

恩心望着篮子里精心挑选的一个个红彤彤饱满的水果,顺手拿了一个,咬了一口,很是满意的说:

“嗯,姑娘家的水果真是香甜可口。”

小姑娘见到这个公子一点架子都没有,也笑开了脸,索性把整篮子的水果都递了过去。

恩心毫不客气的接了过来,又看了一眼篮子里地水果,很真诚地说:

“难得姑娘有心,基于礼尚往来,我也回赠姑娘一些我笑书居的特产吧。”

说完就回头吩咐蓝羽去拿了一些实用的草药和刚做的糕点,让其打包好后拿出来,恩心亲自把东西一一装进姑娘的篮子,拍了拍小丫头的头说:

“好了,再次谢谢姑娘的水果,回去吧,路上小心点。”说完,还不忘示意让云帆亲自送人家出门。

过了好一会儿,见云帆一脸轻松的回来,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恩心将脏兮兮的手绢还给了蓝羽,走到云帆的面前,轻轻地说:

“是个好姑娘呢,能被她爱上是件幸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