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一十五章 蓝羽的恩人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7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云帆艳遇事件之后的第三天下午,恩心和云帆在小楼前的池边下棋。几局过后,云帆对自己的棋艺彻底的死心了,有些泄气的说:

“主子,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恩心顺手把手里的棋子丢回原位,往后一靠,说:

“也好,你去前面把蓝羽和翰笙叫过来,我们讨论一下接下来的安排。”

待四人到齐了,让蓝羽撤了棋盘,摆上茶具,待几人坐下,恩心说到:

“这几天下来,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和建议呢?”

三人先是互相望了望,然后由翰笙率先回答:

“主子,这韵书城是郝连纳极一手发展起来的,应该是他最信任的地方,这很多地方情报的收集也一定离不开这里。”

“说的不错,那接下来你有更好的方法找到证据吗?”

“翰笙已经开始注意周围动向了,虽有几个可疑的地点,但暂时还未确定。”

“那就继续跟进吧,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若能了解他的情报来源,就可以巧妙的避开他,对我们的行程也是好事。云帆,你那边呢?”

“我啊,昨天闲逛的时候顺手牵羊从一个官员的身上找来了这个。”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羊皮纸,摊开一看,那是这韵书城的地图,恩心拿到手里仔细的来回看了一遍,除了材质不一样外,和普通的纸张地图没什么区别,就有些疑惑的望着云帆。

“除了纸张,没有什么特别的,难道这其中另有玄机?”

“刚开始的时候我也没看出什么玄机来,今天早上我又出去了一趟,在城里另一个官员身上又牵来了一张。两张羊皮地图看起来一模一样,要不是我很无聊的迎着光来看,也不会发现出什么异常来。这两张羊皮地图都有八个很微小的针孔,这些针孔正好刺在几个特殊的地方。”

说完,将两张地图拿给自己的主子看。恩心举起地图迎着光看了起来,没一会儿,蓝羽见到自己的主子表情顿变,有些紧张的看向两边的翰笙和云帆。恩心看了地图,没有说话,而是随手递给了旁边的翰笙。等两人都浏览了一遍后,恩心问:

“这次有什么新的看法没?”

“主子,这两张地图小孔刺穿的位置一模一样,还有几个地方和我之前怀疑的地方很吻合,一定是暗中联络或交易的场所。”

“我们云帆一次手痒,就让我们偷窥到了玄鸣国的机密,这可如何是好呢?”

见主子不但不高兴还一副很为难的样子,三人都有些疑惑了。恩心指着那两张地图,语重心长地说:

“这里面饱含的是一个国家的运营机密,我们毕竟是外人,一旦参合进去,你主子我就算是有三张嘴都说不清了。干涉他国内政,除非我是他们的皇后,否则会很难脱身的。”

“主子,没那么夸张吧?当初郝连纳极有难,不是主子出手相救的吗?”

“此一时彼一时,我现在是自由选择夫婿,一旦选了别国的两人,对于我这个了解他机密的人将会怎样呢?所以你们先记住这几个位置,以防特别之需,然后立马把地图给烧了,不要留下一点痕迹。”

“这就是,至今主子不肯为皇甫轩献一计一策的原因吗?”

“是啊,游走在皇权之外,我才是最安全轻松的。”

“那翰笙还需要去继续调查吗?”

“不用了,我知道那几个地方所代表的意思,接下来还是把重心放在我们的商铺上。”

说完,刚准备让大家散去,却见蓝羽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就问:

“蓝羽,你有话要说吗?”

“主子,我。。。”

“怎么啦,有什么话不好说的?”

对于蓝羽有些害羞的表情,翰笙和云帆也是十分的好奇,这个蓝羽现在和几人已经相处的很熟了,什么时候又开始了小女儿心态?这不仅是两人的疑问同时也是恩心的,但又怕是女儿家的私事,就有些体贴的问:

“需要和我单独谈谈吗?”

结果这句话让蓝羽更挣扎了,恩心开始思考了,从昨晚开始这丫头就有些魂不守舍,当时自己没怎么在意,觉得女儿家嘛总会有些心事的。可从今天的反应来看,不是什么心事,恐怕是另有隐情。想到这里也不给她挣扎的时间了,而是单刀直入的问:

“不要再犹豫了,有什么事情就赶紧说出来吧,耽误久了可就不好办了。”

知道不能再犹豫了,蓝羽一咬牙,站起来,扑通一声跪在恩心的面前,这个举动不仅是恩心,连旁边的两人也震住了。恩心见此,深知事情一定不是什么小事,有些头疼的对面前的蓝羽说:

“说吧。”

“请主子收留一个人。”

“谁?你曾经认识的人?”

“曾经救过蓝羽的人。”

“平民?官家?”

“不是官家但也算不上平民。”

“你还是一次性说个清楚吧。”

“蓝羽早些年在将军府的时候,跟随自己的父兄学习过几年的武艺,那时候也是有些骄傲自满的样子,平生第一次偷溜出府的时候,遇见不测,当时他救了我。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我把他带回将军府,并推荐给了父亲。但意外的是他后来不告而别,直到将军府遭殃的时候,在边境军营他再次救了我,之后又一次不告而别。可在昨天我去闹区买东西的时候,在巷子入口见到了倒在路边的他,不过他受了好重的伤,我怕极了,不敢把他带回来,只好送到一个药铺里,给了银子拜托别人照顾他。可今天过去的时候,那个郎中说,他快不行了,除非找到神医,否则再无回天之术了。实在没办法了,我才恳请主子收留他一段时间,等到他复员了,一定会帮主子很多忙的。”

“他多大年龄了?”

“大概二十有五了。”

“他的底细你知道吗?”

望着蓝羽迷茫的眼神,恩心又看了眼翰笙和云帆,两人皆是一脸为难的样子。端起面前的茶杯,望着里面沉沉浮浮的茶叶,恩心无声的叹息了一次,然后对跪在自己面前的蓝羽说:

“他人现在什么地方?”

听主子有意相救,蓝羽连忙擦干眼泪,说:

“还在药铺。”

“翰笙,你和云帆过去看看吧,然后把人带回来。”

说完,对着一旁欣喜万分的蓝羽说:

“不要高兴的太早,他要想跟随我,首先就要有命活过来,然后接受主子我的考验。”

虽然主子的语气很是不善,但蓝羽知道这是间接的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接下来就看他的造化了,感激地对着主子狠狠的磕了一个响头,然后起身,不顾膝盖的疼痛就带着翰笙和云帆去了药铺。

恩心望着匆匆离去的蓝羽,暗想,貌似这个丫头的春天来了。

等到真正见到蓝羽的救命恩人的时候,已是掌灯十分。在蓝羽隔壁的那间厢房,透过有些昏暗的烛光,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年轻人。虽是二十五岁的年纪,可能是受伤期间,整个人看起来比翰笙还要有沧桑感。一样紧锁的眉头,临近喉咙的地方有一个很明显的割痕,大概曾经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一双有力的手,布满了茧,那是长期拿着刀剑留下的痕迹,这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知道何时能够清醒,真是好奇这样的人会有着怎样的一双眼睛。

转身对身后的云帆说:

“我看他的伤虽个个很深,但都不在致命的地方,什么时候可以苏醒?”

“若无意外,这会儿该醒了。”

望了一眼蓝羽,此刻整个人一副快要虚脱的模样。曾经问过她有没有喜欢的人,当时她自己还蒙在鼓里,直到今天见到这人重伤的倒在自己的脚边时,一切都苏醒了过来,包括曾经尚未萌芽的爱情。走过去,轻轻地揽过她,温柔的安慰着。

眼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恩心放弃了继续等下去,交代了云帆一声后决定离开去休息,可脚刚抬起来,就听到蓝羽惊呼:

“你醒了?”

恩心蓦然回首,首先见到的是那双剑眉星目,不期然地与那人目光相撞。既然醒了,有蓝羽的悉心照料和一旁云帆的诊治,自己可以放心的回去睡觉了,老实说,自己真的不擅长熬夜。

心放下了,整个晚上睡得格外香甜。第二天一早醒来,拉开帷帐,破天荒的见翰笙在那里给自己准备洗漱用品,真有种家居男人的感觉,就随口说道:

“翰笙,早啊。”

“早啊,主子。”

“蓝羽的恩人怎么样啦?”

“虽然蓝羽熬成了黑眼圈,但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现在好很多了,蓝羽正在喂他吃粥。”

“那就好,等他再好些的时候,我再去打扰,不然破坏了人家的二人空间。”

说完,起身下床,翰笙领会的先一步推开了房间的窗子,然后告退并顺便关上了门。恩心洗漱了一番,换上衣服,然后来到饭厅吃饭。今天准备早饭的是云帆,看着桌上摆放着的早餐,真是让恩心很是惊讶,自己的下属跟着自己这个懒散的主子都逼不得已的练就了一身的烹饪本事呢。

坐下,品尝了一下,对还在摆碗的云帆说:

“嗯,味道不错,没想到云帆还有这么一手呢。”

云帆一听,忙走到主子身边献宝似的说:

“主子是不是很惊喜呢?”

恩心见他这幅模样,有些好笑的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头,说:

“不是很惊喜,是相当的惊喜。云帆是不是还有其它我不知道的本事啊?”

“多了去了,我要好好保存着,给主子多几次惊喜啊。”

“好,我期待着。赶紧吃饭吧,一会儿你还要帮蓝羽的恩人熬药呢。”

三人吃到一半,蓝羽回来了。望着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子,只不过一天一夜,就憔悴成这个样子,要说自己这个主子不心疼是假的。

“蓝羽,他睡下了吗?”

“嗯。主子,这段时间真有些对不住了,还劳烦翰笙大哥。”

“没所谓,非常时期就不要介意那么多。最主要的是你,不要恩人还没康复你又累倒了,这样不是明摆着让别人愧疚吗?还是听主子的话,吃点东西再好好休息一会儿,然后容关焕发又美丽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让他知道你过的很好。”

听完主子的话,蓝羽满含眼泪的乖乖坐在了餐桌边吃了起来,可能真的是饿了,胃口还不错,这让恩心很是满意。接下来,乘蓝羽去休息的空档,恩心去了那人的房间,此刻还睡得很沉,洗了伤口,换了衣服,整个人看起来还不错,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可能是天生警觉性很高,在自己打量他的时候,他醒了。恩心没有躲避而是直视那双眼睛,然后轻声地说:

“醒了?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见对方摇了摇头,又说:

“要吃点什么吗?”

对方又摇了摇头,恩心无奈,走到门前叫来外面正在打扫得云峰。

“主子,怎么啦?”

“他醒了,你先照看着直到蓝羽来。”

“知道了。”

交待完毕,恩心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躺在床上的人,毫无意外的又与其目光相撞,恩心挑了一下眉毛,心想,这个人真是有些意思,自己确定没有见过他,为何他一副认识了自己很久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