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一十六章 江湖中人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5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虽然心里多少对蓝羽的恩人有着一些疑问,但这并不妨碍自己对他的诊治。自从允许把他收留在自己的笑书居至今已经有六天了,这期间恩心很少去探望,每次都是翰笙来向自己报告情况。

闲来无事的恩心准备出去转转,来到前门的小院,意外地看到一个男子半躺在庭院树阴下的躺椅上,待走进些一看,恩心不得不感慨,年轻就是好,那么重的伤势,几天调理下来就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当然,这期间,云帆和蓝羽也是功不可没。见对方仍闭着眼,恩心也无意打扰,就绕过他出了门。待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躺椅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恩心回到书房,靠在椅子上,有些头疼的想着这个人的来历。自己动用了一些隐蔽的力量,可几天了也没有确切的答案,难道要出动杀手锏?这不到万不得已,自己是不愿意动用他的,否则就有些大材小用了。

有些烦心的恩心在书房内来来回回的走着,想不出一点头绪来。晚饭的时候,见到眼睛有些红肿的蓝羽,疑问的望了一眼旁边的云峰。乘蓝羽出去的空档,云帆小心的对主子说:

“听说那个人执意要离开。”

“为什么?不是伤势还未痊愈吗?”

“不知道,反正是心意已决,蓝羽怎么劝都劝不回去。”

“这样啊,既然蓝羽都劝不了,那就由着他吧。一个大男人执意如此,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我们最好不要插手。”

听了主子的话,云帆也觉得颇有道理,就不再说什么了。晚饭后,恩心望了眼那间厢房最终没有走进去。回到书房拿起了那支跟了自己多年的竹笛,那自己编织的流苏已经陈旧了,笛身也有些斑驳,但这并不影响它的声音,放在嘴边轻轻一吹,还是那么悠远动听。这支笛子曾经陪伴自己度过了最美好的豆蔻年华和那些旅途岁月。

思绪飞远了,不由的吹起了那首很多年没再吹过的《花好月圆》,第一次在这个时空唱起的时候,柳红杏还风华美丽,皇甫轩有些青涩,郝连纳极和司徒酝谋都还是千岁之名,林爷爷还算年轻,夏文书还是个镇子里的教书先生,蓝雪傲还只算是个御新国的首富,而自己也还是个孩童。如今,这整个大陆就如同一个棋盘,大家在这上面小心的走着每一步。

当笛声响起整个小院,翰笙和云帆都有些惊讶。主子有多久没有吹起那支竹笛了,如今虽是同样的曲子却让人听出了忧愁,这是为什么呢?坐在恩人床边的蓝羽望着窗外那亮着灯的小楼,喃喃的说道:

“若你明天执意离去,我无话可说,但主子收留了你那么久,基于礼节,临走前,你总该知会一声吧。”

“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一个德才兼备的人。”

“是嘛,那明天替我引见一下吧。”

当晚,蓝羽向主子转告了恩人的意愿,恩心没有推辞,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在会客厅,恩心算是第一次和蓝羽的恩人打了照面。个子很高,和翰笙差不多,几天的修养让人看起来很有精神。此时,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非常有神,像穿透了人的本质。这么被动的样子,是恩心最不乐意见到的。所以,就眯起了眼望着面前的这个人,漫不经心地说:

“听说你今天要离开,既然是执意要走,我也就无意挽留了,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不要客气,和蓝羽说一声就可以了,怎么说你也三番五次的救了她。”

这句不痛不痒的话说完,恩心想着他该毫不客气的走人了吧,但意外的是没有,还是定定的站在那里,两眼紧紧的盯着恩心,把两边的翰笙和云帆都看得莫明其妙,而一旁的蓝羽则是满脸的紧张。什么叫泰山压于顶而面不改色,看到恩心此刻平静得表情就知道了。轻笑一声,然后端起手边的茶杯,对面前这个屹立不动的人说:

“怎么了,我刚才有说错什么吗?若没什么事情了,你可以走了。”

说完,起身准备离开。就在经过他的身旁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力量拉了回去,待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了,两人之间只有零点几厘米的距离,几乎是鼻子挨着鼻子。翰笙见此,赶紧抽出腰间的鞭子要向那人挥去,而蓝羽则想扑过去阻挡,顿时场面有些混乱。恩心暗中调息了一下有些加快的心跳后,扫了一眼翰笙,让他不要随意动手。然后严厉的望着眼前的这个人,说:

“你到底想干什么呢?把我当做某个人了吗?”

这句话终于让他有反映了,有些沙哑的声音:

“你没有内力?”

“当然,所以我不是他,现在请放开你的手。”

可能是看出自己是女扮男装,听到这句话的人赶紧松开了自己的手,顺势退后了一步。恩心看着面前有些失望的这个人,冷笑道:

“对此,你不需要解释点什么吗?”

“对不起,刚才唐突了。”

“你是谁?江湖中人?”

那人听到恩心虽是疑问却肯定的语气,略有惊讶,但无意隐瞒的点了点头。恩心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江湖,果然是存在的,以前口中不离江湖和庙堂,那时候的江湖在自己的潜意识里只是民间而已,虽然曾经也迷恋过金庸和古龙的武侠世界,但真踏进这个领域的时候,却是那么的让自己无法接受。小说里刀光剑影的江湖是有门派和盟主的,这里难道也有吗?那自己的剑法在这些武林高手面前岂不是小儿科?刚才那风一般快速的力度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内功,那接下来是不是也有草上飞和水上漂?难怪爷爷常说大陆有很多的奇人异事。

“可以说说你在江湖中的地位吗?”

“无名小卒一个。”

“无名小卒?若你是无名小卒,那江湖早就乱成一锅粥了。你三番五次救蓝羽于危难之间还能轻而一举的脱身,这可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做得了的。”

“你想知道什么?”

“那要看你愿意告诉我些什么了。”

“我叫项天裕,曾经是暗阁的护法,第一次遇见蓝羽的时候,我正在执行任务,第二次遇见的时候暗阁已经解散,把她救出军营后,我外出游历了一段时间,准备自立门户。后来自己的生意挡了别人的财路,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确定叫项天裕?可在我印象里他在暗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听了这话,这位也叫项天裕的人惊讶的望着恩心,有些激动的问:

“死了?你对暗阁很熟吗?”

“有些了解。”

“那你后来还见过暗阁其余的成员吗?”

“既然早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为何还一副对过去十分留恋的模样?这样重回平常人的生活,不是你们一直想要的吗?”

“可是这双拿惯了凶器的手现在已拿不起别的东西了,出了暗阁我竟然感到无所适从。”

“你知道吗?这句话辜负了别人的付出,重生的机会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的,而你却不懂得去珍惜。”

“你是谁?”

“凭现在的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的名字。要想离开就乘现在吧,以后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老天饶你一命,不会饶你第二次的。”

“先前的话还有效吗?”

“什么?”

“若我有命活过来,通过你的考验后可以追随你。”

“为何突然改变主意了?因为我和暗阁模棱两可的关系?”

“我想重新来过。”

“是嘛,虽然你身上的杀戮太多,但看在你救了蓝羽二次的份上,我给你这个机会。你能告诉我,之前把我误认为是谁了?敌人?仇家还是故人?”

“说不上来,我也只是见过他两面,都是在阁主的身边,后来阁主就无故解散暗阁,然后行踪不明,我知道跟那人有关。”

“你对他了解多少?”

“作为护法,我和阁主比较接近,曾听阁主说他是一个很不一般的人,能力在自己之上。”

“所以,你就认为他的功夫一定深不可测?”

“江湖中人,功夫就是能力的代名词。”

“刚才见我没有一丝内力,就很快的否决了之前的怀疑?”

“是的。”

听完这话,不知该说他是个头脑简单的人,还是该说他的牛角尖钻的太深。不过自己无意去解释什么,既然是项天裕本人,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收了他也算是对那人一个交待吧。转念一想,好像还有一个问题没问,接着说:

“你和蓝羽之间?”

沉默,沉默,再沉默。无奈,看样子,又要自己当红娘拉红线了。

“若喜欢她,就告诉她。这几天为你都熬瘦了一圈,虽抵不上你的救命之恩,但也是筋疲力尽了。”

“天裕知道,我会倍加珍惜她的。”

“这就好,以后就将蓝羽托付给你了。”说完,拉起一旁的蓝羽径直走到天裕面前,将两人的手紧紧地扣在了一起。

一旁的翰笙和云帆都不由自主地想,主子又安排好了一个人的未来,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