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一十八章 以父之名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71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来到逍遥斋的当天晚上,狄青云在后花园摆宴给恩心接风。望着只有两人而略显冷清的后花园,恩心有些疑惑的说:

“青云,怎么就我们两人啊?你夫人呢?”

“夫人?”

“是啊,作为逍遥斋的老板怎么说也有几个红颜知己或者小妾吧?”

“怎么,你想找人做陪?实不相瞒,我这里还真没有什么红颜知己和小妾,你若嫌冷清,我可以命人去前面的青楼给你请一个花魁。”

见狄青云在扭曲自己的意思,恩心有些哭笑不得的说:

“呵呵,还是算了,刚才也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是吗?我以为你有特殊爱好呢。”

一听这话,恩心满脸黑线,明明为他人考虑,想关心两句,怎么变成自己的不是了。见恩心难得吃鳖的表情,狄青云心情甚好,顺口说:

“好了,也别一副万分委屈的模样了,难得我们聚一回,就不要让闲杂人等坏了兴致。言归正传,恩心觉得如今的逍遥斋怎么样,一切还让你满意吗?”

“好的不得了,极尽奢华,真让我有些惊讶。”

“这不是你的初衷吗?”

“比我的初衷想的还要好。这么一个规模不小的奢品店铺也只有你才能摆得平。”

“呵呵,我当然要竭尽全力的做好这些了,你看我如今除了这逍遥斋就剩下你了,以后还要靠这两样养老呢。”

“说什么养老呢,你现在若结婚生子,等到你孙子来养你都没问题。”

“我不可能结婚生子的。”

“为什么?现在生活安定,不会再有血雨腥风和刀光剑影,为何还不可以结婚生子呢?”

“显而易见,自从上次一次致命的重伤之后,我的身体已大不如从前了。”

“怎么可能?在贞恩城的时候你还没那么严重,大夫说仔细调养是不会有问题的。难道中间出了什么意外吗?是不是上次救郝连纳极的时候又受伤了?”

情绪激动的恩心一把拉住面前这个一脸平静的狄青云的胳膊,自己曾经一度想让他过回平静的生活,可是现在却给他断绝了后路,真不知道,认识自己是他的幸还是不幸。一想到这里,眼泪就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看着痛哭流涕的恩心,狄青云有些慌张起来,对于结婚生子什么的自己可是一点也不介意的,自从接手暗阁后,自己就早有这个觉悟了,怎么这个丫头比自己还难受呢?手忙脚乱的拍了拍恩心的肩膀,有些无措的说:

“没事的,这不关你的事。”

“怎么会和我无关呢?上次我只看到捷报,却忽略了这么高难度的事情怎么会那么顺利,也没有细问你的近况,我觉得自己真是很欠抽。”

“你在懊恼吗?不过我却觉得没什么呢,你知道吗,能捡回一条命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况且人生除了结婚生子还有很多事情呢。”

“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

“我不怎么关心这个问题,这样一个人很好,少了人生很多的烦恼。”

“可也少了很多天伦之乐。”

“那我把你当做我的孩子好了。”

“我?”

“是啊,我今年三十有八,你十九,况且我们外形很相似,做父女很合适啊。”

“可是这样感觉好奇怪啊,我已经有两个爷爷了。”

“这有什么直接的关系吗?”

“虽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但还是好别扭啊。”

狄青云有些好笑的望着面前这个有些左右为难的恩心,放下酒杯,凑过去说:

“只是玩笑而已,你在为难什么呢?”

“啊?玩笑?可是我刚才真的在很认真地想这个问题呢。”

“哦?那思考的结果呢?”

“反正我是一个孤儿,当然不介意多一个父亲,可是你的身份是隐秘的,我该如何向世人解释呢?”

“呵呵,谁说这些一定要向世人解释呢,只要你知我知不就可以了。”

“这样好吗?世人都知道我有两个爷爷,若我认你为父,当然要光明正大的而不是遮遮掩掩的。”

“恩心想给我一个名份哪。”

“名份?不要说的那么暧mei好不好,我们现在讨论很正经的问题。”

“那你打算怎么来解决这件事情呢?我的身份可是很敏感的,整个大陆的权贵没人乐意见到我,因为我掌握了他们太多的隐私。”

恩心望着眼前这个有些自嘲的狄青云,要说把他当作父亲,自己还真是有些不适应,但于情于理,这都是自己该去做的,因为两人真的很合得来,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两人就是毫无阶级,也无利益的相处模式,虽然从外形来看两人怎么看都像一对兄妹而不是一对父女。

“放心,我可以保你周全的。”

“以天女的身份?”

“不可以吗?你只是做了暗阁的阁主而已,说到底还不是那些权贵自己愿者上钩,管你何事?况且,见过你真面目的也没几人。”

“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吗?”

“那你这样顾东顾西的就好吗?”

“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拿自己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清静去赌的。换着是你,会这样去冒险吗?”

“若是现在年轻的我会去拼一番,但若也和青云一样的年纪,我会顾虑很多。”

“是啊,虽然我们很多方面都很一样,但不同的年纪还是让我们有着质的区别。其实说来,这都是我们在自找烦恼,公不公诸于世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我若是一个在乎名利之人,当年就不会那么爽快的解散暗阁,来做你逍遥斋的掌柜了。甚至你叫不叫我父亲都是无所谓的,我只在乎的是,恩心你是怎么想的?”

“我?”

“是啊,其实很多的事情说起来也只不过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就此事来说,也只不过就是你我之间的事情。”

“为什么选择我作为你的女儿呢?若是想回归清静平凡的生活,找一个普通的女孩子不是更好吗?”

“没办法啊,就是喜欢恩心这样另类的,谁让你和我那么相似呢?最主要的是,你已经认了两个爷爷,应该不介意多认一个父亲的。”

“你这是什么逻辑啊,根本毫无道理好不好。”

“对我这个毫无逻辑的说法,你怎么看呢?”

“其实就外表来说,我们更适合做兄妹。”

“做兄妹不好,妹妹嫁人了,谁来管我呢?若是父女的话,你还可以为我养老。”

恩心看着面前这个不痛不痒的说出这几句话的狄青云,真是无语问苍天,难得自己刚才还为此事那么苦恼,可人家明摆着根本没当回事嘛。难道这样耍着人家很好玩吗?若不是看在他的年龄大了自己一半的份上,真想甩着袖子走人。

狄青云端着酒杯佯装着无所谓的表情看着恩心,这丫头貌似有些恼了呢。其实自己认她做女儿的想法是很强烈的,没有人比她更适合接手自己和自己的那些暗藏的力量了,但又不想给她很大的压力,故而才说出了那么一番不痛不痒的话。如果可以,自己也是很希望像诸葛玄机一样,光明正大的像世人炫耀,可是自己见不得光的身份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在恩心郁闷了好一会儿,心情平静下来之后,转念一想,便明白了狄青云的苦心,有些愧疚的望着对面那个端着空酒杯正在沉思的人。拿起酒壶起身,走到他的旁边小心的斟满酒杯,然后也拿起自己的酒杯,单膝跪地,举杯对狄青云说:

“父亲在上,孩儿敬您一杯。”

回过神来的狄青云有些感动得望着恩心,此时无声胜有声。其实刚才那声‘孩儿’比任何语言都来得真诚。也许两人最终不可能像普通的父女那样去相处,但有这些就足够了。无声中,两只酒杯轻轻的碰在了一起,然后各自一饮而尽。恩心重新回到对面的位置坐下,对狄青云笑了笑说:

“还是不习惯叫你父亲,我们还是和以前一样,我叫你青云,你叫我恩心吧。”

“这也是我要说的,这样轻松的相处模式最适合我们了,以后,就让我做你的隐形力量吧。”

“你确定不要找个老伴吗?我不打算让你做杀手锏,再去接触那些危险的事情了。相信我,能够摆得平的。”

“我不喜欢这样,如果可以,我更希望能为你做些什么,现在还不想那么早撒手去颐养天年,一切保持原状就好。”

“青云的身体真的没关系吗?”

“放心,熬到七十岁绝对没有问题。今天,我就以父之名和你说些当前的形势吧。根据我暗阁多年的消息积累,恩心将来若选择夫婿,最好是选择皇甫轩。关于这点,你的两个爷爷应该多多少少的和你说了一些吧,其实论君王建树,他未必是最好的,但就可塑性来说,他却是最有前途的。另一方面,他对你有情,而且颇深,这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是很重要的。”

“我已经选好了,理由和青云说的差不多。”

“你的那个叫翰笙的右手,能力倒是很有一手,有几次差点让他查到我的底细。若时机成熟的话,将我的一部分力量交给他打理吧。”

“为什么不是项天裕?他曾是你的护法。”

“论身手他是最好的,但若头脑还差得远呢,就让他给翰笙做副手吧。但这股力量只能你自己用,切不可把其借给外人,连皇甫轩都不可以。”

“恩心记下了,这是青云早就想好的吗?”

“是啊,你的左手那个叫逸冰的,有一个叫牧涯那个不错的帮手,怎么说你这只右手也要丰满一下的。这样你的两只手就更加有力了。”

“还有吗?”

“你的护卫队长不错,但那个队伍却该整合一下了,注入一点新鲜而又年轻的人会更好。那个叫云帆的,可以栽培成未来的御医,他在很多的时候可以帮你很多的忙。另外,蓝羽要嫁人了,你还缺少一个贴身的护卫,我身边有一个隐卫,是当年我一手栽培的,身手相当的好,后来因为感情的原因擅自毁了容,若你不介意,可以带在身边。”

“青云替我考虑的真周到,谢谢你。”

“不用谢,这只是以父之名的一点小小建议和帮助。希望你结束这趟游历之后,早日登上凤位,结束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说完,有些忍不住的咳嗽起来。恩心赶紧走过去,给他拍拍后背。轻声说:

“起风了,我们先回去吧,有什么话,明天再继续说,我一时半会儿不会走的。”

狄青云没有反驳,而是由着恩心将自己扶了起来,两人就这样漫步似的走到了狄青云住宿的小院,恩心随意看了一下,里面的摆设可真简单啊,和自己的小楼简直没法比。若不是知道一些他的过去,还真以为他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世外之人呢。

小心翼翼的把狄青云扶到床上,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后,他就慢慢的睡去了,恩心拉起旁边的薄被轻轻的盖在了他身上,不经意的碰到了他的手,在这初夏的天气竟然还是有些凉,望了眼那个熟睡中消瘦的人,恩心第一次有了当女儿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