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一十九章 父女之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9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来逍遥斋第二天的清晨,恩西在鸟叫声中醒来的,掀开帷帐见外面还早,就又赖回了床上。不过此时头脑清醒的很,怎么也睡不着了。想着昨天自己认了一个父亲,一个和自己有八分像,曾经的江湖之人。若再加上一个母亲,自己算是一家子全齐了。其实这样挺好的,恩心很喜欢这种家的氛围。想着青云不算很好的身体,还是早点起床去看看那位年轻爹爹吧。

起床梳洗完毕,打开衣柜,见里面有几件月牙白的衣服,一看就是狄青云的尺寸。算了,自己来时什么也没带,反正两人身高差不多,就将就穿一下吧。等穿戴完毕,恩心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刚刚好的衣服,没想到青云那么瘦啊,自己是女子,骨架比男子要纤细一些,可是他一个大男人的衣服自己穿起来却刚刚好,那他该瘦成什么样子了?每次见他都是白衣飘飘的,也没看出有多瘦,要不是今天这么一比较,自己还真难以想象。他的身体真的很不好啊,难怪一直不肯结婚生子。

穿戴完毕,恩心推门下了小楼,穿过花园径直往狄青云的小院走去。在半路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女子,深紫色的装束,身材高挑,但表情很是冷漠。在擦肩而过的霎那,两人都有些惊讶,恩心惊讶于这么冷艳的女子,在眼角处竟然有一道很深的疤痕,要不是迎面的风吹起了她遮掩的头发,自己还真看不到。难道她就是青云给自己推荐的那个隐卫吗?对于那位女子的反映,恩心猜想,大概是因为见到自己这个和她的阁主很相似的人而惊讶吧。不过恩心这会儿要赶去青云的小院,也知道两人不久会再见面,所以也没多说,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就与其擦身而过了。

来到青云的小院,轻轻地推门进去,意外的是,青云早就起床了,披着外衣在窗边看书。见到恩心进来,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外衣,温和的说:

“恩心平生最大的爱好不是睡懒觉吗?今天怎么没有多睡一会儿,起的那么早?”

“呵呵,那是没事的时候,今天我要来服侍爹爹起床啊。”

听着恩心的话,青云放下手中的书,有些好笑的说:

“那真是我的荣幸呢,要是诸葛玄机知道我有这个待遇,还不气的跳脚啊。”

恩心听了青云的调侃没再说话只是报以微笑,然后走到青云的身边,用手试了试额头的温度,再替他把了一下脉。没有发烧,脉象也还好,只是有些虚弱,看样子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长期调养了。望着恩心一系列的动作,狄青云有些好奇的说:

“我怎么不知道恩心还会给人看病啊?”

“虽然你是暗阁的主人,但什么都让你知道,岂不是很没意思?”

“这是你从云帆那里偷学的吧?”

“说什么偷学啊,应该说我很聪明,一见就会。”

“你别的没学到,倒是把林亚瑟和诸葛玄机的自恋学了个十足。其实你不是聪明,只能说你的心态特别的好,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心平气和的状态下,你学的就比那些心情浮躁的人要快,领悟的要深。这样的人,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清醒的大脑,而不会义气用事。”

“青云把我分析的很透彻呢。”

“基本上我们是一类的人,早些年的时候,我有几个很是聪明的师兄弟,论能力比我更适合做暗阁的阁主,但最后师傅却选了性格淡泊的我,理由和我刚才说的一样。”

“其实青云的师傅忽略了一点,那就是没有问你到底喜欢不喜欢那个位置。”

“现在说这些已没多大的意义了,我师傅他考虑得是整个暗阁,个人的得失在很多的时候是可以被忽略的,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恩心明白,这其中的意义在很久前就已经想明白了。青云,今天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什么?”

“你看,咱们的逍遥斋在大陆三国各有一家店铺,什么时候也在我那三不管的贞恩城开一家吧,这样我们也可以经常见面,也好方便我来照顾你。而不是像这样,走两个多月的路程才能见一面。”

“好啊,上次去参加你的中秋盛会的时候我也这么想过。”

“中秋盛会?你既然千里迢迢的去了,为什么也不打声招呼就走了?”

“那是非常时期,我不便露面。不过你那天真的是很不一般,像从神龛上走下来的一样。”

“真的有那么好吗?不过你能去参加盛会我真的很高兴。现在我们来谈一下逍遥斋第四分店的流程吧。我曾经以年尧的身份在贞恩城里开了几家店铺,后来身份明朗了,我就将店铺整合到我的贞恩商号里了,还有两家挨着的很大的店面,原本打算经营点别的,现在我们就把它打通,当作未来逍遥斋的铺面。不过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这程序上还是要走一下的,我佯装转让,你就以逍遥斋的名义买下,我再暗中从中协助,应该很快就可以开业了。”

“恩心是不是早就有这个打算了?”

“呵呵,是有这个想法,我要让在各国有名的商铺在我的贞恩城里都有分店,这样才能显示出我这个城主地魅力无穷啊。”

“那你这个英明无双的城主今年还要举办中秋盛会吗?”

“当然要喽,到时候还希望父亲大人多多贡献一些珍奇异宝,好给我的盛会添彩啊。”

“你真是把一年以后的事情都给想到了。爱上这样的你,不知道该不该说皇甫轩可怜。”

“为什么这么说呢?爷爷们和你一个个都那么说,我有那么可怕吗?”

“一种永远都逃不开你手掌心的感觉,你会觉得好吗?”

“有人逼他吗?是他自己自投罗网。”

“所以说他可怜嘛。好了,我们就不要再说那个可怜的家伙了,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吃早饭吧,饭后顺便陪我下两局。”

“好的,我去替你拿衣服过来。”

说完,就去一旁的衣柜,打开一看,清一色的白衣,回头望了一眼狄青云,他正有些吃力的站起来,是不是因为气血不足造成晕眩呢?赶紧拿了衣服走了过去,扶着他,轻声地问:

“是不是有些头晕?”

“噢,可能是有些饿了,一会儿吃了早餐就好了。”

恩心见他明明脸色苍白,还隐忍着不肯说自己难受。见到这样的他,感觉自己的心口十分堵得慌。上天其实很多的时候都是公平的,在你血雨腥风的过了二十多年的时候,老天满足了你对平凡生活的向往,但这时也很残忍的夺走了你健康的身体作为交换,让你搂着药罐子度过那漫长的下半辈子。这样的认识让恩心多少有些心痛,难怪昨天咳嗽成那样的青云也不愿意喝药,实在是喝腻了也喝烦了,以至于见到那黑色的汤药就反胃起来。

把狄青云扶起来,拿下披在他身上的外衣,将那套纤尘不然的白衣从里到外一件件的穿在他的身上,虽然动作有些笨拙,但仍是有条不紊,最后在整理领口的时候,随口说起了那个隐卫:

“刚才来这里的路上我见到了一个女子,眼角有一道很深的疤痕,她就是青云昨晚给我推荐的隐卫吗?”

“嗯,她是除了我的两个护法外,身手最好的一个人了。三人也算是从小长大的伙伴,毫无意外地,她和其中一个相爱了,两人爱的很深,中间很多次危险的任务都在两人相互的扶持中死里逃生,可是这样的幸运不会每次都有的。在一次刺杀行动中,因为意外失败,男人为了她而命丧黄泉,后来伤心欲绝的她就自毁容貌,发誓此生不会再爱。”

“很凄美的爱情,也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呢。因为这样,青云才将她举荐给我的吗?”

“嗯,你身边的女子个个都嫁人了,你老是换来换去的也不是办法,还是固定一个人比较好。你我性情很像,她会很愿意跟着你的。”

“你把她和项天裕都给了我,那你自己呢?你现在的身体不比以前,身边总要有个身手不错的人,我才放心。”

“放心,狡兔三窟,我怎么会只有他们几人呢。”

望着青云的眼睛,不像是在说谎,就不再说什么了。满意地看着眼前的自己的杰作,穿戴整齐的青云这会儿看起来精神多了。

“恩心很少替别人更衣吧?”

“这是平生第一次,怎么啦,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没有,只是你的动作很是生疏,也该练习一下拉,以后嫁了人才不会那么丢脸。”

“青云此言差矣,我要嫁的是皇帝,这是无法更改的事实。皇上自有侍女嫔妃们来替他服务,而我这个正宫娘娘则是闲人一个。”

“我怎么给忘了呢,我们恩心可不是一个甘于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生活模式,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好了,现在都准备好了,我们去吃早饭吧,我也很饿了呢。”

说完,就带头走出了房门,青云笑着摇了一下头也跟了上去,当然,临走前不忘松了松有些紧的衣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