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二章 皇恩浩荡?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62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恩心一早醒来,望着奢华陌生的纬帐,一时有些想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环视周围,见不远的桌边坐着篮雪傲,披着外衣散着发正在那慵懒的喝着茶。在自己瞪了他半天后,才懒懒的走过来。

“我怎么在这里?”

“昨晚某人的搂着我不放,本人只好勉为其难的抱得美人归喽。”

“为什么不叫文书哥带我回去?”

“你文书哥昨晚也是醉的不知东南西北,哪顾得了你啊。”

“文书哥喝醉了?怎么可能?当时最清醒的就是他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大概你也不知道吧?你想啊,那种场合,没道理让他一个人清醒看大家笑话的,既然要出丑当然是一起出丑喽,所以后来蜂拥而上就把他灌倒了。”

“那你就不能好人做到底把我送回临溯居啊?”

“我的别院就在附近,干嘛非得跑大老远来回折腾?就记得你家的文书哥,我也很累的好不好。”

看着狐狸撒娇的样子,恩心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是你的房间?不会昨晚我们睡在一起吧?”

“这是我的房间没错,但你放心,我昨晚睡在榻上,你还是很清白的。”说完还奸笑两声。

恩心有点脸红,偷瞄了两眼旁边的榻,果然,上面有床被子,还有些凌乱。想着篮雪傲那么大的人挤在那么小的榻上,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不觉声音就柔和了许多。

“榻那么小,你昨晚大概睡的不是很安稳吧?”

“还好,反正经常跑商也没那么娇气。倒是你,昨晚一直睡的不安稳,窝在我怀里像只小猫,特可怜。后来,我怕你认床就陪着你了。”

“哪点像猫拉?”

“是不太像猫,哪有那么瘦的猫啊。哈哈!”

刚说完,恩心就一个枕头扔了过来。狐狸看小姑娘生气了,也不再逗她。忙正色的说:

“饿了吧?赶紧洗漱吃早饭。”

说完就让外面候着的侍女进来伺候梳洗。还派人送来了一套新的衣服,粉蓝束腰的款式,一看就是丽衣坊的。

早餐丰盛的让恩心咋舌,狐狸真会享受!简直就是皇帝的待遇,有钱也不能这么糟蹋啊。

“不要惊讶,平时我都是咸菜馒头,今天主要是为了招待你这位贵客,才难得奢侈一回,不要太感动哦。”恩心一副信你才有鬼的表情,继续吃饭。

“今天皇上回京,一会儿大家都要去送行。吃完饭,我们就出发。”

“我是小孩,也要去吗?”

“小孩子?从你出现到现在,所说的话,做的事,哪一点像小孩子?就算你现在想当小孩子,别人也不会再给你机会了。”

“为什么?我才十岁。不能被剥夺了作为孩子该享有的乐趣。”

“已经太迟了。至于为什么,我也不便多说,到时候你自会知道。”

虽然疑惑篮雪傲到底在卖什么关子,但时间不待人,也就没再多问。

送行的队伍,意料中的隆重。这就是皇帝,拥有无尚的权利和荣光。

恩心和篮雪傲等人站在欢送队伍的前列。不远处皇帝专用的冕车已经准备就绪,穿着龙袍的男主角向人群挥手致意后径直向这边走来,然后停在恩心的面前。拿出一块雕龙刻凤的玉佩,单膝跪地很是隆重的给恩心戴上,并摸了摸女孩的头,颇为深情的说:

“朕,等你长大。”说完转身离去,没再回头。

终于明白早上篮雪傲话中的玄机,自己在十岁的时侯被这位年轻的皇帝选中,作为未来的娘娘。原本以为昨晚只是个玩笑,没想到几个时辰不到就已成真。不管周围人的羡慕和恭喜声,望着那远去的背影,恩心感觉有些绝望。

真是讽刺!皇甫轩是顺心民意还是心甘情愿?恩心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当皇帝在众人面前给自己戴上这龙凤玉佩的时侯,就等于召告天下:她,贞恩心从此就是国君的人,任何人都不允许染指。在入宫之前,自己可以自由安排自己的生活,一旦入宫,他将接收她的所有,当然包括自由在内,而自己却没有说不的权利。

一个十八,一个十岁,年龄跨度不是很大,上苍没有给自己一个老态龙钟的真命天子,自己就该偷笑,况且人家还英俊潇洒,天下至尊。

自嘲的笑了笑,随着众人离开。与往日不同的是,周围的人对自己的态度可以说是绝对的礼遇有加。娘娘啊,就是千岁,官高一级压死人。

恩心没有回到临溯居,而是被大家簇拥着去了林雅瑟的府上,俨然把自己当作皇后贡了起来。

皇帝拍拍屁股走人,却把这一大摊子的事情和人留给了尚未懂事的自己,真是够狡猾的。最先开口的仍是林雅瑟:

“老夫知道恩心小姐现在很是疑惑,但这已是既定的事实,万不会再改。”

望着一脸得意的林雅瑟,恩心问出憋了一上午的话:

“为什么是我?”

“新皇登基两年至今仍未立后,只因天象师断言:真命天女乃是有玲珑三心之人,遇见此女必有奇观。”林雅瑟如是说。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你名带三心,又献龙啸九天的宝剑。”

这下,恩心算是知道什么叫弄巧成拙,懊恼的同时不忘狡辩:

“这只是巧合,名带三心的女孩何其多,为什么就断定是我?”

“因为天象师认定的就是你。原本大家觉得你聪慧,入宫为妃也是常理之事,皇上也没推辞,就让天象师给你谋个封号。没想到天象师却语出惊人,说皇后的封号是需要按正统皇历定的。”

“这很荒谬,怎能凭一术士之言,草率定下一国凤后?”

恩心的过激言语让在座的各位很是惊讶,林雅瑟更是变了脸色,厉声道:

“他不是普通的术士,而是御新国的国师,更是名满天下的神卦,他的预言一次都没有错过。”

识时务者为俊杰,在这节骨眼上和林雅瑟杠上未必是好事,这从夏文书和蓝雪傲担忧的眼神里就能看出来。暗压下即将冲出来的怒火,恩心平和的说:

“看样子,国师是御新国的信仰啊。那我必须在十四岁的时侯进宫吗?”

见小丫头松了口,林雅瑟也不那么计较,和颜悦色的说:

“倒也不那么急。国师说,你十六岁以后进宫比较合适。”

环顾了一下四周,没人替自己搭腔说话,夏文书纹丝不动,蓝雪傲则望着面前的杯子出神,剩下的在座各位则一副你该千恩万谢的神情,一切只能自救。

“不能拒绝吗?皇上答应我的三个愿望可不可以算数?”

“天意不可违,用在这上面恐怕是不管用的。”

四周是名人大腕,站在大堂中央的恩心却心生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孤独之感。再次望向首座上那云淡风轻的雅士,喃喃的问:

“为什么不给我选择的权利?我不想当什么皇后,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

再是雅士,在高处待久了,难免会忘了底层小人物的心思。林雅瑟眯着眼,不容置疑的说:

“如果万事尽如人意,那天下岂不是大同?恩心小姐还是想开点的好,毕竟还有六年让你可以自由安排。”

“说一千道一万句就是让自己接受并甘之若醴?剩下的还有吗?”见众人摇摇头,接着说:

“没有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告辞?另外,还请各位大人不要对恩心那么客气,我还不是皇后,只是贞恩心,一切像以前一样就好。”说完便行礼离开。

路上,恩心脑子很乱。想着未知的未来和无情的宫墙,怎是一个‘愁’字了得。当天下的人都把你当作皇后的时侯,自己又怎能无动于衷?看了眼旁边一直沉默的夏文书,开口问:

“我接下需要做什么?皇后不是需要做很多功课吗?”

“顺其自然吧,不要刻意强求。有你这样一位贤能的皇后是万民之福。”

“文书哥,不要和我打官腔!你知道,如果可以,哪怕有一丝的可能我都不会选择坐那个位置。我想要的是一夫一妻的平凡生活,而不是成为三千佳丽的一员。”

“我明白,人总有身不由己的时侯。你就当牺牲自己成全大家吧,在你只能接受的时侯。”

“你不要什么时候都那么冷静,像个旁观者似的。”

“不是冷静,而是认同。作为御新国的子民我非常相信国师的话,也非常相信你。”

“让你安慰两句,还真是难于上青天啊。好,我理解你的为国为民。加以时日,庙堂之上你将是国之栋梁。”

“恩心,不要挖苦我,我听着刺耳。”

“不是挖苦,是真心话。你终是要入官场的,不是吗?我知道不该对你有所依赖,可我怕。”

“不要怕,你不是一个人,我会努力成为你的后盾。”

“不要这么说,我不要任何人为我牺牲,我会很坚强的。相信我!”

“不要勉强自己,你现在就很好。如果一个国家需要一个女人来支撑的话,这会让我们很汗颜。”

“做我自己?那是指在普通的环境中。沾了皇权,我还怎么能纯粹的做我自己?我会被赋予很多职责,会背负许多········”

恩心哽咽的有些说不下去了,夏文书沉默,后来的篮雪傲走到恩心面前,拍了拍她瘦小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

“小姑娘,也许现在很多事情你还无法接受,但时间会让你慢慢适应。没有人天生就是王者或者首富,也许他们多了点前辈的庇护,但也是后天不断的努力才会让自己走到今天。曾经我想做一个剑客,快意恩仇。可家族赋予了商人的职责,顶着第一的压力很累,但维持着第一是我的使命。就算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咬牙接受。久了,就变成了习惯。习惯了接受商人的身份,习惯了用商人的法则去经营。然后慢慢的,一切就再正常不过,一切也就理所当然。自己在别人眼里成了典范成了楷模。”

擦了擦眼泪,仰望着一脸认真的狐狸,哽咽的问:

“你现在还有快意恩仇的江湖梦吗?”

“不是梦,它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它和商人的我没有冲突。就像你曾经说得‘世上没有多余的东西,只是看你把它放在什么位置上’。”

收起哀怨的表情,恩心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

“我知道皇上怎么会那么放心的离开,因为吃准了你们会说服我。”

没有否认,狐狸摇了摇折扇,悠哉的说:

“这是其次,最主要的是,他相信聪明如你怎么会想不明白呢?”

撇开两人的期望眼神,恩心甩了甩衣袖,转身背手而立,望着波光盈盈的河面,小丫头喃喃自语道:

“皇恩浩荡,恩泽天下,却吃准了我这个小孩。也罢,未来谁又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