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二十章 逍遥斋雅谈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2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早饭后,父女两人来到后花园的凉亭里下棋。没坐下多久,就见那位紫衣女子端着茶具走了进来,这会儿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但已没有了早上的冷漠,看着舒服多了。见青云此时无意介绍的样子,恩心也不着急,继续和对方对弈。就这样三人保持着静默的状态直到一盘棋局结束。狄青云看着两人平手的局面,很是赞赏的说:

“真是不简单啊,难得有人和我平手。”

“怎么,青云经常找不到对手而感叹高手寂寞吗?”

“是有那么一点,不过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对弈。”

“自己一个人?这倒是有趣,其实很多时候人最难战胜的就是自己了。”

“何尝不是呢?”

在两人闲聊的空档,那位隐卫女子将泡好的茶端到二人的面前,恩心端起来品尝了一下,对青云说:

“茶艺不错,你真是很会享受呢。”

说完就见旁边的那位女子面部表情微微动了一下,而青云也是意味深长的望了过去。想来,这手好茶艺和这位女子逝去的爱人有关,难道那位仁兄也是一个爱茶之人?带着这样的疑问望了青云一眼,对方好似感应到似的,微微点了一下头。恩心越看越觉得这个女子对自己的胃口,就对青云说:

“青云,如此佳人,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狄青云没想到这丫头那么直接,只好有些无奈的对一旁的女子说:

“紫玉,来见过天女,以后她就是你的主子了。”

这话一出,恩心皱了眉头,暗想,你这也太直接了吧。而那个叫做紫玉的则是一脸惊讶的走到恩心面前,双膝跪地道:

“紫玉见过天女。”

有些埋怨的望了一眼对面的青云后,起身扶起紫玉,温和的说:

“紫玉不必多礼,以后你就和项天裕一样跟着我吧。”

可能是自己提到了项天裕,紫玉不禁有些疑惑的说:

“天裕还活着吗?”

“是啊,不久前他追随了我,若无意外,几天后你就可以见到他了。当然,你也不要担心你这位阁主,作为他女儿的我不久也会把他带到我的贞恩城的。”

可能是消息过于劲爆,这个平时脸上如同一潭死水的姑娘,这会儿的面部表情可以用千变万化来形容。不管怎么样,恩心在她的脸上看到了些许的希望和光彩,这就够了。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在前世还是一个刚大学毕业没多久的社会新鲜人呢,没必要把自己搞得那么老气横秋的。

就这样谈话结束,然后各就各位,下棋的下棋,泡茶的泡茶。认主的过程和恩心之前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当然这样简单有效的方式自己还可以接受拉。第二局下到一半,恩心望了眼对面的狄青云后,就对一旁自己刚收的属下说:

“紫玉,你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养胃的药膳点心,有的话就端一些过来,若无就去外面买一些。”

“是。”

看着紫玉快速的消失后,青云有些好笑的对恩心说:

“怎么,想试试她用的顺不顺手吗?”

“我是那种没事折腾自己下属的人吗?”

“你不是,认识你的人都知道,你对他们是相当宠腻的。不过这会儿刚吃过早饭,你就饿了?”

“不是我,是你。你的身体不好,早上本来吃得就很清淡,再喝这么浓的茶水,肠胃会受不了的,还是吃些点心比较好。”

话说完又走了一步,但等了半天仍不见青云有动静,就有些疑惑的望了过去,此时这个家伙大概是被自己刚才的话感动了,正用有些斯润的眼神望着自己。对于这样的狄青云,恩心怎么也取笑不过来。人说江湖险恶,没人敢将信任投资下去,时间一久,每个人都成了一匹孤独的狼,所以像今天这样,一旦有人为他付出真心,他们会感动也是很正常的。没人是天生的冷血,只是没有遇见那个可以温暖的人而已。

刚走神一会儿,紫玉就带着点心回来了。恩心接过碟子,拿了一块喂到青云的嘴里,顺便自己也毫不客气的吃了一块,然后将碟子递给紫玉,并示意她也来一块。就这样,一上午的时光就在这你来我往中温馨的度过了。

直到午饭的时侯,紫玉三番四次的来请之后,两人才有些不舍的放下手中的棋子去了饭厅。午饭一如既往的清淡,恩心也不挑剔,还和狄青云小酌了几杯。饭后的时侯,狄青云提议再去后花园杀两盘,但被恩心强制性的推到卧房休息了,就差没给自己的老爹说睡前故事。对于自己那么贤惠体贴的一面,连恩心自己都有些惊讶。

安排好狄青云,毫无倦意的恩心来到了后花园,却在早上下棋的凉亭里看到了紫玉,此时她正一个人泡着茶,还边喝边发呆,想是又想起了自己逝去的爱人。恩心无意打扰,绕道回到了自己的小楼。手枕在脑后,一个人躺在床上,想着暗阁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组织呢,作为阁主的人却不能有自己的子嗣,接班人也只能在自己的众徒弟中挑选;作为护法的人却不能和自己相爱的人相守。这里的人个个充满了悲情的色彩,让所见之人都忍不住伤感起来。这样的组织,自己还忍心让翰笙去接手吗?关于这个问题,恩心决定和青云好好谈一谈。

午睡过后,恩心在前院见到了精神不错的青云,走上前温和的说:

“只要对自己好一些,你的身体是可以慢慢调理好的。”

“若有一天我能放下手中和心中的一切,就可以好好的调理了。”

“为什么要等那一天呢,现在不可以吗?说不定那一天永远都不会到来。”

“有一些事情我还无法做到置之不理。”

“暗阁的主人并不好当吧,若如你这般辛苦和无奈,我宁愿不让翰笙接这个苦水的活。”

“恩心在心疼他吗?”

“有你这个前例还不够吗?以前没遇上也就罢了,现在既然知道了,我怎能忍心让下属为了我而生活的那么痛苦。”

“恩心,你太仁慈了,这样对你的宏图不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幸福生活的权利,我不能一己之私而毁了别人。仁慈有什么不好呢,若为了自己的宏图霸业不择手段,就算得了全天下那又怎样呢,还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是啊,你这样没什么不好,万千宠爱于一身,这就是你仁爱的魅力吧。可惜,我认识的有些晚了。”

“一点都不晚,至少我觉得你是个善良的人,你为我做了很多,虽然你什么也没说。”

“也许我是别有目的呢?你的身份那么特别,掌握了你就等于掌握了整个大陆。你没想过这些严重性吗?”

“事事都猜疑,讲究功利性,人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适时的糊涂一些也没什么不好。”

“那些真正的掌权者和上位者真该和你好好学学为人处世,若是如你这般,大陆早就统一了,何须年年征战至此。”

“三国制衡也是王道啊。况且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总有一天会有人将大陆统一的,但也会有人将其分裂。”

“这样的论点非常的精辟,恩心不愧是天女。”

“呵呵,也没什么,只是随口说说。青云,有空的时侯和我聊一聊这个韵书城吧。”

“你对这里很感兴趣?”

“是啊,要不然也不会停留那么久了。对于那些值得我借鉴的城市,我是一个不留、一网打尽的吸收学习。”

“呵呵,你这丫头的敏锐力真的很强。这个韵书城在玄鸣国的地位比京城还重要,郝连纳极的暗部力量全部集中在这里,当然这里也是他的金库。”

“他倒是很聪明,狡兔三窟。”

“这是其一,还有一点,那就是这里他太熟了,掌控这里对他简直易如反掌。”

“可惜,这里离京都有些遥远,很多的时侯远水解不了近渴,要不然也不会发生上次逼宫的事情。”

“是啊,所以他现在学聪明了,调了一部分力量去京都,迅速发展起来,现在已是今非昔比拉。”

“孺子可教。这个韵书城是他直接掌控还是有人代理?”

“作为一个王者他还是可以的,但发展一个经济城池确实有些力不从心,但他有一个好帮手。其实要说这个人,还和你也有几面之缘呢。”

恩心听完青云的提示,大脑快速的的运转起来,过滤了一番之后,有些惊讶的说:

“是郝连纳极的那位老管家?”

“老管家?他可不老呢,论年龄还比你诸葛爷爷小十岁呢。”

“什么?可他头发灰白,还留了很长的胡子。难道有未老先衰的症状?”

“那道不是,这人生来脾气古怪,年轻的时侯就喜欢老成的扮相,加上原本就有些天生老成,所以四十多岁看起来却像老人一样。”

“这人确实古怪,别人都喜欢往年轻走,他却反其道而行之。”

“是啊,不过不管怎样能力确实很不错。”

“我也看出来了,这个韵书城在很多方面都是别出心裁,有众家所长,看来这个古怪的城主还是很会借鉴的。”

“是啊,这个人在大陆上名不见经传,但却是个世外高人,郝连纳极能有今天,他功不可没。但有些奇怪的是,虽然辅佐主子登上了大位,却不居功,反而退居二线来做这个城主。”

“懂得进退,他是一个真正聪明决定的人。”

恩心想着前世的一个典故,兔死狗烹、鸟尽弓藏。这样的一个城主,这样的一个韵书城,真是让自己很是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