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二十一章 断袖之癖?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恩心在逍遥斋的日子,貌似青云每天心情都很不错,连紫玉看起来都没那么冷了。对此,狄青云打趣道,恩心就像一颗小小的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能温暖人心。

这天,心情很好的青云拉着自己闺女的手说:

“天天这样下棋也挺闷的,为父带你出去透透气。”

说完就一脸坏笑的拉着恩心出门了。临行前恩心不经意的看见了紫玉有些节哀顺变的表情,就有些纳闷起来,只是出去透透气,为何两人看起来如此的古怪呢?

出了门,两人慢悠悠的在这韵书城的东大街转悠,一样的装束,相似的面容时不时引来路人的侧目。对此,狄青云倒是很不在意,反而有种骄傲感,而注意力集中在沿途商铺的恩心更是无所谓的样子。两人就这样有些高调的走在东大街上,直到狄青云示意停下的时侯。

恩心有些疑惑的望了眼眼前的这个三层高的铺面,门前挂着一面嫩绿色的旗子,旗面上绣了一朵类似于罂粟的红花,这么一面有些诡异的旗子让恩心多多少少有点不太舒服,抬头看了一下招牌,上面写着‘玉郎雅斋’,看这名字应该是个不错的地方,还没来得及问一旁的青云,就被拉了进去。

进了门,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和外面热闹嘈杂的街道不同,这里很雅静。大堂的设施也算不上奢华,倒是挺静心的。大厅里来来往往的都是一些书生模样的人,而且个个都很俊秀,难道这里是类似于诗社一样的地方?可是青云带自己到这里干什么,自己可不是什么吟诗高手啊。

瞄了一眼旁边心情很好的狄青云,忍不住的问:

“这里是什么地方?”

“恩心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

“还好,感觉还蛮舒服的。”

“那就可以了,这里是韵书城某些男人消遣的场所。”

“某些男人?”

“是啊,这里有一部分人比较热爱男风。”

然后又很诡异的趴在恩心的耳边说:

“听说郝连纳极也有这种爱好哦。”

听完此话的恩心立马处于石化状态,男风?那不就是龙阳之好、断袖之癖吗?现在终于明白那面旗子为什么让自己那么不舒服了,原来这里是类似于前世牛郎店的地方,可是那些俊秀的人怎么看都像是读书之人啊,难道这就是此处高级的所在?还有啊,为什么青云说郝连纳极也有这种爱好,难道当时初遇的时侯把自己当成他的目标拉?一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突然想到什么,侧头望了一眼旁边的狄青云,咬牙切齿的说:

“青云,你不是不愿意娶妻生子,而是不喜欢女子,对不对?”

狄青云一听脸都绿了,有些郁闷的问:

“你这么认为?”

“若不然你带我到这里干什么?”

“你傻了?这里不是平常人能来的地方,这是权贵的集中营,有很多你想知道的事情。”

“为什么是权贵集中营啊?”

“有钱的人喜欢青楼的艳女,可更有钱的人呢就喜欢来这里尝尝鲜。”

“真是一群怪癖的人。这里难免会有身体直接接触的时侯,万一我穿帮了呢?”

“你有那么逊吗?”

“这不是逊不逊的问题,这里的男子都是久经历练的人,你连一分钟都不到就拆穿了我的身份,难保他们不会。”

“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也是阅男无数的人,怎么能轻易认输?”

“我那些可都是认真的,但逢场作戏我不会。”

“那为父今天就来教教你。”

“哪有这样的父亲啊,竟然带着女儿来嫖妓。”

“这是任务,非常时期不要拘于小节。”

“你那么游刃有余,是不是常来啊?”

“是啊,整条街的人都知道逍遥斋的老板热爱男风。”

“你干嘛那么作贱自己啊?”

“这不叫作贱,这叫策略。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这里出入自如。”

“这样还会有哪家女子中意你啊?本来还想让你替我找个母亲的。”

“你不要太贪心哦,有了我这个爹,你还想要个娘?人生有遗憾才好嘛,太圆满的事情是不牢靠的。走了,我们赶紧进去。”

“哎,等等。一会儿你打算怎么介绍我这个拖油瓶啊?”

“就说你是我酒后乱xing一不小心的私生子。”

“狄青云,你也太过分了吧。”

“那要怎么样?杜撰一个感人的故事,说我爱一个女子死去活来,后来被人背叛,备受打击的我再也不爱女人改爱男人?”

“这个比较像样点,不过我还是出生的很委屈啊。干脆这样吧,就说我是你的兄弟,这不就可以了吗?”

“有年龄相差那么多的兄弟吗?”

“就说我是你家的老来子不就完了。”

“你可真瞎掰,谎言总有被拆穿的时侯。我们还是什么都不说,让他们自己去猜得了。”

“以不变应万变,这个主意好。”

“既然这样,我们就进去吧?”

虽然千百个理由,还是拗不过青云的坚持,恩心知道今天非进去不可了,只好放弃挣扎硬着头皮跟着走了进去。

穿过大堂,狄青云径直往后院走去,沿途还有些小官和他打招呼,同时对一边的恩心投去好奇的一瞥,看样子青云还真是常客呢,不过恩心此时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觉得脸蛋发烧,都快可以煎鸡蛋了。

狄青云像在逛自己家的后花园,轻松自如的走着。当然还不忘瞄两眼身边的恩心,虽然强装着镇定自若,但狄青云还是知道这丫头害羞了,因为那白白的脸蛋上面两朵红云太过于明显,要是这样去见那些小官,还不羞的脸冒烟拉?为了保险起见,狄青云还是决定先让她冷静一下。

来到一个小亭处的时侯,看左右没有人就把恩心拉了进去,有些严肃的说:

“虽然知道你很不习惯这样,但只是装装样子,你又不会有什么损失,可是你这满脸害羞的样子,进了后堂会让那些权贵起疑的。”

恩心知道青云说的是实话,可是自己这会儿真的不在状况之中,平时若是和女子作戏自己还可以勉强接受,但要自己和一帮男子在那边调笑,怎么想都难为情啊?但看到狄青云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恩心只好猛吸几口气来平复一下自己有些紊乱的心神,然后来到小亭旁边的水塘边,扑了些凉水给自己的脸降一下温。透过水面,恩心看到倒影中那个人的脸红的像个猴子屁股,这样的自己还真是第一次见呢。现在是初夏时节,水面上密密的荷叶上面已经开始冒出了些许荷花的骨朵,清风抚过的时侯,已经有了淡淡的莲香,这让恩心想起了自己水云间前无边的荷塘,然后轻声的对身后的狄青云说:

“青云去过我的水云间吗?”

“没有,那可是个享誉大陆的好地方呢,你什么时侯邀请我去参观一下?”

“若是你,随时都可以啊,我们是一家人嘛。不过那里除了一个偌大的荷塘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地方,没有外界传说的那么美。”

“因为那里出了个鹤舞公子才名扬天下的,你现在感觉好一些了吗?”

“好很多了,有了今天的这次经验,我的脸皮大概又要增加一层了。”

“呵呵,以后你要面对的事情千奇百怪,脸皮太薄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那一会儿的时侯,你高调我低调,这样才好蒙混过关。”

“你让我去当挡箭牌啊?”

“很委屈你吗?我看你从进来开始就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说不定这里有你的老相好。当然拉,我也不介意你有一个同性爱人,你不用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狄青云看着一脸狡诈的恩心,有些郁闷的问:

“你确定刚才是在害羞吗?我怎么觉得你开放的很呐。”

“这叫近墨者黑。”

“算了,不和你这丫头争了。既然你现在已经没事了,那就和我进去吧,我给你介绍一个公子。”

“是你相好的吗?”

“恩心,你真是越说越来劲拉?他是这玉郎雅斋的老板。”

“是郝连纳极的人?”

“算不上,是我早些年认识的一个人,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他知道你的底细?”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在看到恩心很是暧mei的眼神后,又接着说:

“他曾经旧过我一命。”

“那你为何没有以身相许啊?”

刚说完这句话,恩心就后悔了,因为此时狄青云毫不客气的在她的头上留下了纪念的一击,把恩心疼的都快流眼泪了。望着有些生气的青云,恩心知道自己说的有些过火了。其实自己也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让青云找个伴,哪怕那个伴是个男人也好。虽然平时这个家伙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还是孤独的吧。也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恩心多少会有些奇怪,一旦落到自己人身上的时侯却是无限的支持和理解,这就是别人说的私心吧。

“对不起,青云。我只是希望你有一个喜欢的人,不管对方是男还是女。”

“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了,刚才打疼了没?一时手快没注意力道。”

“没关系,你看你这一敲,我这脸也不红了。咱们进去见见你的老朋友吧。”

说完,就拉着狄青云的手走出亭子,往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