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二十二章 玉郎雅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9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恩心带头进了青云先前说得那个内厅,刚踏进一只脚,就觉得氛围有些不对劲,快速的浏览了一下,真是吓了一跳。虽说是内厅可面积不比外面的大厅小,此刻正有两个小倌在那里对弈,旁边还围了一圈同样衣着的人,这么赏心悦目的事情要是换在其它地方一定是美事一桩,如今放在这玉郎雅斋还真是怪异的很。稍后进来的青云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但为了恩心还是解说了一下:

“这里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贵族都喜欢雅的东西,平时来这里也只是讨个清净,其实这玉郎雅斋大部分还都是清倌。”

“这个老板真会做生意啊,竟然是看得见吃不着的诱惑,这比那些脱guang了的青楼还会招揽客人。”

“是不是对此人很好奇?”

“有点,青云,整个大陆像这样的店很多吗?”

“不多,顶多不过两家。怎么,你想在你的贞恩城也开一家?”

“这个店可不是那么好开的,你让我去哪里找来这么多才貌双全的男子,就算有那么多的人给我,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给我招揽生意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就是老板高明的地方,也是玉郎雅斋独一无二的所在。”

“说了那么多,就不要吊我得胃口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你的救命恩人呐?”

“马上。”

说完,就佯装咳嗽一下,立马引起了厅内观棋人们的注意,对于大家纷纷射过来的注目礼,恩心倒是习以为常,淡定的站在那里。而此时那两个下棋的小倌也站了起来,其中一人见到青云时微微一愣,然后半低着头不着痕迹的走了过来,很有礼的把二人引进了内室,留下一屋子的议论声。

恩心瞄了一眼走在前面的小倌,背影和夏文书很像,走路的方式也有八分相似,刚才自己扫了一眼那个棋盘,他的黑子布局很是精妙,想来是个很有文采的人,这样的人留在这里不是可惜了吗?

随着小倌,曲径通幽,恩心和青云来到后院一个有些偏远的雅静小院,里面种满了花草,还有一些是恩心叫不出名字的,想来一定很名贵,看样子这个老板也是个很会享受的主。

在小倌推开那扇半掩的门后,恩心终于见到了那位老板的庐山真面目。曾经在脑海里勾画了多种这个老板的面容,或清秀,或俊朗,或儒雅,或风liu,但想了千百遍都没想到是这么一个没有美感的故人。

没错,此时正对着恩心微笑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和自己有几面之缘的郝连纳极的老管家。有些责怪的望了一眼旁边的青云,既然早知到会如此,为何一开始还逗着自己玩?但此刻青云的脸色也不见得有多好,虽然还是懒洋洋的笑着,但笑意并未达到眼里,难道此人不是真正的老板,一切另有隐情?

对于这种突然变故,恩心这些年不知道应付的有多少件了,现在倒一副静观其变的态度。对着那位韵书城的城主微微一笑,说道:

“贞恩城一别,安好?”

“托天女的福,一切还不错。不知道天女此次前来玄鸣国所谓何事呢?”

“城主这话问的有些奇怪了,既然我要选择夫婿,当然要考察一番,看他们够不够格喽。”

“是吗?那今天到此又是?”

“原本来拜访一下这玉郎雅斋的老板,可惜他人好像不在,既然这样,也就不便打扰了,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说完,就皮笑肉不笑的拉着青云准备走人。和自己料想的一样,刚踏出半步,那个城主就出手拦住了自己,态度客气非常:

“天女请留步,今天老夫前来也只是碰巧而已,我也是在等这儿的老板,刚才小倌已说了,老板一会儿就到,还请二位稍等片刻吧。”

恩心和青云对望了一眼,青云默许。恩心也无所谓的留了下来,坐在客椅上,随手端起一边的茶,有一口没一口的喝了起来,彻底无视那位城主的存在。但某人倒是一点也不介意,一个人静静的喝着茶,一时间这小客厅的氛围安静的可怕,这是一场比耐力的马拉松比赛。好在三个都不是寻常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均不见有人开口,直到老板进来才打破了三人的静默。

恩心饶有兴趣的打量了眼前这位玉郎雅斋的老板,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貌不惊人,不过他和自己有些相似的特征,那就是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那种笑不是笑面虎似的笑,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这样的人会让那些在冰冷的环境里待久了的人放下心防并掏心掏肺,难怪青云会那么看重这个朋友。这样的一个人,恩心说不上来是喜欢还是讨厌,感觉有些普通,不像在见到青云他们时的那么有兴趣和感觉。这样的一个人靠什么经营这家店的呢?仅仅是那无害值得信任的笑脸还是有别的什么专长?

“天女打量够了吗?”

一句听起来很耳熟的话语将恩心的思绪拉了回来,有些好笑的想,平时都是自己对别人说这句话,没想到自己也有被人打趣的一天,不觉摸了摸自己光洁的鼻子,讪笑道:

“没,我在好奇,你靠什么经营这家店的呢?仅仅是那无害值得信任的笑脸还是有别的什么专长?”

“对第一次见面的人问出这样尖锐的问题,这可不像天女你的风格啊?”

“哦?那你认为什么才是我的风格呢?”

“人说你有多面性,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是吗?老板对我有颇多的了解,可是我对你还一无所知呢,老板可否告知恩心你的大名呢?”

“不敢,在下姓宋,单名玉郎。”

“玉郎?原来这玉郎雅斋是以老板的名字命名的啊,刚开始我还以为这里因为美男众多,才取名‘玉郎’二字呢。”

“让天女见笑了。”

“不,这样让人感觉很亲切,和你的人一样。”

两人客套了一番倒是将那位城主和青云撂在了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那两人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接着宋老板走到那城主的面起,作揖道:

“寥城主,别来无恙。”

“宋老板,最近生意可好?”

接下来又是一番客套话,恩心这时才知道那位深藏不露的人姓寥,真是一个很少见的姓呢。这个人论权术、谋略、经商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却在大陆的风云人物榜上无名,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不过刚才自己的那个脸色却是给的不是很好看,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世外高人,理当给人家一个友好的问候才是。

待两人说完,宋老板走到青云面前,随意的拍了拍老朋友的肩膀算是问候了。然后四人坐下来开始了今天的谈话主题。此时三人都不开口,而是很有默契的望着恩心,无奈之极,恩心只好领先来个开场白:

“恩心此次游历到贵宝地,久闻这玉郎雅斋很有特色,就前来取经,也希望宋老板什么时候也在我的贞恩城开一家分店。”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虽然貌似什么都说了,但好像又什么都没说。这么虚晃一枪,宋老板该如何接招呢?

“天女真是客气了,我这小店怎能和你的城池相比呢。”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那城池也是有一家家的店铺组成的,希望宋老板能不吝的锦上添花一番。”

“那宋某就记下了,希望到时候开门做生意,天女能给予方便。”

“那是当然,大家出来做生意讲究的就是诚心合作嘛,启有怠慢的道理?”

要论打太极,恩心自认为自己也是个高手,所以这一来一往都是干脆利落,双方都是没占便宜也没吃亏。

在两人你推我往的时候,寥城主一脸赞赏的望着恩心。这个女子若能选中郝连纳极,那玄鸣国未来一百年都不用愁了,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国君难得对一个女子动心,这样的人是玄鸣国王后的不二人选。但不管自己怎么算,以这个女子的才能和眼光都不会选自己国君的,上次伸出援手已是极限了吧。不知道那剩下的皇甫轩和司徒酝谋哪个有那么好的命。

恩心和宋玉郎两人的太极虽不是风升水起倒也是有声有色,看的旁边闲着的两人津津有味,道也不觉的无聊。

后来口干舌燥的恩心不得不收尾,顺便端起一边的茶来润一下喉咙。寥城主见此,有些好笑的问:

“天女此次游历可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有啊,最大的收获就是知道了你这个城主的丰功伟绩,当初真是恩心有眼不识泰山,今天失礼之处还望寥城主多多包涵。”

“呵呵,彼此彼此,没想到街上的一次际遇让寥某给主上介绍了一位名震天下的人物。”

“多亏了寥先生的介绍,不然我和郝连君主还是相隔千里,相遇遥遥无期呢。”

“一切都是因为一个‘缘’字,只不过缘深缘浅的问题。”

“是啊,这是上天注定的事情,人为是改变不了的。”

“天女放心,我不会插手那些无望的事情。”

“那就多谢寥先生的理解了。”

“没什么,只是不想让自己输的太难看罢了。”

“你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世间万物何其多,哪能事事都了如指掌呢?”

“说得也是,有空的时候,寥先生介意我上门叨扰吗?”

“那是寥某的荣幸。”

“那我们择日再叙如何?”

“恭候大驾。”

恩心望了一眼寥城主很有诚意的脸,不再多说,转身对后面的宋老板点了点头,就和青云行礼告辞了。临出门的时候,在门边时和刚才引见自己和青云的那位小倌迎面,这么近距离的一看,第一次让恩心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貌若仙人。只见他宽袖一摆,轻声的说道:

“玉树送二位出门,请随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