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二十四章 玉树的自由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宋玉郎和玉树用过晚饭后就告辞了,送二人出门的时候,恩心见玉树一脸平静,仿佛后花园中两人的谈话不曾发生过,暗叹,这也是个骄傲的人啊。

当晚,在狄青云的书房,父女二人一如既往的在对弈。刚开局,青云就忍不住的问:

“恩心今天答应玉树的请求没?”

“你说呢?”

“模棱两可的答复。”

“我也只能这样,既不想让他绝望,也不想让他抱太大的希望。”

“这样半死不活的就好吗?”

“起码好过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虽然这样,但你还是有心帮忙的吧,想好对策了吗?”

“还在斟酌中,青云有什么好的意见吗?”

“我看,最直接最好的办法还是和郝连纳极当面谈一谈。”

“我吗?”

“当然是你喽,玉树早就试过了,没用。”

“郝连纳极对他是认真的吗?”

“不好说,玉树是个很骄傲的人,又那么出尘,这么一个人郝连纳极怎么会轻易放手呢。”

“可是由我来说也不合适,你也知道关于冯素素的事情,再来这么一招,怎么看都像是我有意和他抢人,这感觉太差劲了。”

“你既想要面子,又想事情做的漂亮,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有?”

“你想怎么样?”

“我想找寥城主帮忙。”

“你太冒险了。你不知道他是郝连纳极的心腹吗?”

“就因为这样,他说得话,郝连纳极才听的进去啊。”

“那你打算以什么作为交换条件呢?”

“我的救命之恩还不够吗?为了上次救他,我损失了多少难道他不明白吗?”

“这笔生意做不得。”

“为什么?”

“你用那么大的一个恩惠换玉树的自由之身,怎么想都不划算啊。”

“可是除了这个,我没有别的筹码了。”

“先别急着和寥城主谈条件,先探谈口风再作打算吧。”

“说得也是。锵锵,哈哈,青云你输了。”

狄青云有些傻眼的看了一眼棋盘,刚才只顾着和恩心探讨了,没想到让这丫头钻了个空子,真是失策。不过同时不得不赞叹这丫头真是鬼精啊。

自从昨晚和青云聊过之后,恩心就打定主意去找寥城主了。向青云问了城主府的具体位置,恩心就大摇大摆的登堂入室了。可惜不巧的很,这会儿城主还没回来,倒是府里的管家一脸热情的把恩心引进了老爷的书房。这让敏感的恩心有些纳闷,不是该将自己引进客厅的吗,怎么反而带到书房里了呢?但既来之则安之,环视了一下书房,藏书真是多啊,难怪那个寥城主那么有本事,想来也是灌了不少墨水,真可谓学富五车啊。三国时,诸葛亮帷幄中就断定三分天下,这寥城主能帮郝连纳极取得皇位,想来也不差。

环视了一下后,恩心突然被一样东西吸引了注意力,那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一个躺椅,但特别之处在于那是水云间限量独一无二的款式,恩心知道这个高昂的躺椅后来被人贡献给了玄鸣国的君主,没想到会在这里,难道是郝连纳极转送的?除了这个,还有一样东西,那是放在一个精巧支架上的一把匕首,是穆原人打造的,因为精美品质又好,在上次的中秋盛会卖了不俗的价格,没想到最后也被人上贡给了寥城主,真是稀奇啊。

“天女是不是看着这两样东西很熟悉?”

正在感叹的恩心,突然听到一人说话的声音,转过身来,逆着光看到了打道回府的寥城主,可惜看不见表情,这种敌暗我明让恩心感觉很不舒服,有种被人下套的感觉。但自乱阵脚也是大忌,恩心快速调整好心态,完美的微微一笑说:

“没想到寥城主也有收藏这些小玩意的爱好。”

“这些可不是什么小玩意啊,在这大陆可算的上是难得一求的精品。”

“哦?既然这样,那这次的中秋盛会,我给寥城主留着几样精品,你看怎么样?”

“那真是寥某的荣幸啊,这里先谢过天女了。”

“寥城主客气了,倒是恩心今天没有拜帖就直接贸然上门拜访,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平时我都是足不出户的,今天只是因为事发突然才离开了片刻。”

恩心听完,知道该说正题了,就佯装随意的说:

“听说郝连君主要来韵书城,不知具体是什么时间?”

“很快,就明天。”

恩心一听,茶水差点都喷了出来。明天?有没有搞错啊?瞄了一眼书桌后面的寥城主,心想这人绝对是故意的,想看我笑话?很抱歉,有这样殊荣的人还没出生呢。

“哦?挺快的嘛,那我可要见见这位故人,不知道方便与否?”

“若是别人寥某不敢打包票,但若是天女,就绝对没问题。”

“那就有劳了。”

“不敢。”

恩心见寥城主有意和自己打太极,那今天的目的看样子不会那么顺利,况且今天从进了这书房就感觉不舒服,既然时机不对,还是改日吧,逗留太久反而对自己不好,连三十六计的最后一计都是走为上策,很多的时候,以退为进也不失为一种良策。

“那就这么说定了,既然明天寥城主还有接驾的任务,我也不便打扰,这就先行告辞了。”

说完,起身整理一下衣衫,准备告辞走人。寥城主望着这个无意找自己谈条件的天女,暗想,难道她这次不想插手玉树的事情?那自己的算盘不就落空了吗?明天皇上就来了,自己的时间可不多了。

“天女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我今天只是来确认一下郝连君主的临驾日期,别的就没什么了。”

说完又好似想到什么似的,说:

“明天见过郝连君主后,我就要离开韵书城了,这段时间有劳寥城主多加照顾了。”

“哪里,照顾不周的地方还请天女不要太在意。不过还请天女稍留片刻,寥某有话要说。”

恩心望了寥城主一眼,知道自己刚才以进为退的策略走对了,现在该是转机的时候了。就佯装疑问的说:

“不知寥城主还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不知天女对玉郎雅斋的玉树公子还有印象没?”

“玉树公子?那么一个出尘的人物,怎么不会记得呢?不知寥城主为何提起此人啊?”

“实不相瞒,他和我们君主有些纠缠,这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还请天女带此人离开。”

恩心一听,立马知道了这寥城主的算盘,那玉树毕竟是男子,一旦传开,关乎国家的颜面,他这是想借自己之手把玉树带走,好断了郝连纳极的念头。虽然这正中下怀,但恩心还是不想就这样替别人做嫁衣。

“我知道,你是郝连君王的心腹,你不怕君王到时候怪罪下来,但我却不想无故沾了一身腥,这事还请寥城主斟酌后再作打算。”

寥城主一听这话,脸都绿了,原本万事具备的事情,没想到关键时候竟然被人倒打一耙,真是憋屈。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想退回去谈何容易?只好硬着头皮说道:

“关于这事的后果,我已做了万全的准备,还请天女放心。”

“口说无凭,寥城主让我怎么信你呢?”

“那天女有何更好的办法?”

“还是让郝连纳极亲口跟我说吧。”

寥城主一听,更郁闷了,这本来就是背着他做的事情,如何让他开口放人?恩心知道寥城主做不到,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将他一军。不过做人要厚道,还是给彼此留点余地的比较好,毕竟以后还是要来往的。

“我知道这要求多少让寥城主有些为难,要不这样吧,我把玉树明目张胆的带离韵书城,至于理由呢就劳烦寥城主去说了,你看怎么样?”

寥城主一听,脸色总算缓和了不少,点头答应了。恩心见事情谈妥也不多留,就说道:

“既然我们双方已经达成协议,那我这就去玉郎雅斋找玉树,好安排几日后的行程。”

“那寥某就多谢天女此次的仗义相助了。”

“寥城主不要客气,你也是为玄鸣国排忧解难,郝连纳极有你这样的谋臣真是三生有幸。”

说完就施礼告辞,出了大门,径直去了玉郎雅斋。进了大厅,叫来一个小倌,说自己有事找玉树公子,对方有些惊讶的望着恩心,随后才有些犹豫的带着恩心去了后院的那个凉亭。

恩心望着凉亭上那个临水独立的人,心中万分释然。像是感应到身后有人似的,玉树半侧着身子朝这边望过来,见是恩心微微一愣,恩心微微一笑道:

“你的警觉性真的很高,我来是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终于自由了。”

这句话说得轻描淡写,但听的人热泪盈眶。恩心就这样不进不退,原地遥遥的看着,这是一只大鹏,本该鹏程万里的,那庞大的理想怎么适合一个小小的鸟笼,就算是纯金打造的,那终归是一个鸟笼啊,怎能和九霄云天相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