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二十六章 死里逃生(上)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8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出门的时候主仆四人,现在陡然变成了六人行,恩心觉得自己的队伍真是扩张的相当快啊。没办法,马车是不够坐了,只好又买了匹马给项天裕代步,车夫还是由翰笙和云帆充当,而蓝羽和紫玉则陪着主子坐在车里。

半卧在车厢里的恩心一手拿着刚收到的家信,一手握着茶杯,表情好不惬意。前几天真是把自己忙的晕头转向,怪只怪自己没有提前安排好,临时改变主意让大家都有些措手不及。好在青云和玉树的店铺问题算是解决了,等自己回到贞恩城时大家就能聚在一起了。至于对自己带走玉树一事,寥城主到底是怎么对郝连纳极交代的,恩心一点也没有兴趣知道,想来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说词。不过还有两件让恩心欣慰的事情,素素和刘巧都当妈妈了,等着自己这个主子回去赐名呢;自己路上收留的那个小孩李奉贤也已经到了碧落居,和李叔投缘的很,现在已经开始学习做菜的手艺了,在这信里还夸下海口,说等到年末就可以吃到他做的大餐。对此,恩心不置可否,反正一个孩子,说出什么样的豪言壮语都是有可能的,童言无忌嘛,不过以他的聪明,恩心多少还是有些期待的。

看完了絮絮叨叨的家信,恩心小心的折叠起来,放回信封。舒心的躺在车厢里,想着年底大家回到碧落居时,多了孩子多了朋友,真是美事一桩啊。

就这样,几人顺顺当当的走了八天,一路上虽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到也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倒也过的自在。可是恩心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人在得意的时侯最容易发生状况,比如说现在。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几人又一次的遇上了山贼。隔着窗帘,望了眼旁边陡峭的山势和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人群,恩心知道这次算是真的遇上了货真价实的山贼,他们可没有惊云当初的素质,看那领头的就知道了,这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此刻,几人被团团围住,翰笙和项天裕警备的守护在马车旁边,恩心也抓紧了手边的贞恩剑。没多久外面传来了厮杀声,恩心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心不由的沉了下去,从未有过的绝望浮出了水面。

正在此时,车帘被掀开了,恩心看到了一张狰狞的脸。

“哈哈,这次运气不错啊,车里竟然还有一个小白脸和两个漂亮的姑娘,兄弟们有福了。”

说完就伸手向蓝羽的脸上摸去,却在半途被恩心一脸厌恶的用剑鞘给挡了回去。有些气急败坏的土匪,毫不客气的对身后大喊:

“他奶奶的,还敢反抗,兄弟们给我把这小白脸剁了。”

话音刚落,一群人蜂拥而上,远处还在拼杀的翰笙和项天裕远水解不了近渴,恩心和紫玉牙一咬,跳出车子,和来人拼杀了起来。恩心的剑术相当了得,前面几个被削铁如泥的贞恩剑轻而易举的解决了,紫玉也是毫不留情的招招送命,土匪们看到他们兄弟一个个倒下,个个都杀红了眼,终究挡不住他们人多和野蛮,恩心几人慢慢有些体力不支,而云帆和蓝羽更是自身难保,这个时侯望着满地的鲜血和尸体,恩心开始有些晕眩了。

人说小鬼难缠,这话一点不假,他们才不管你是不是天女呢,国家的灭亡与否和他们无关,只要看对眼的抢了再说,若是惹恼了他们就是死路一条。这次算是阴沟里翻船,望着怎么杀都杀不完的山匪,恩心无望的想,难道自己要葬身于此地吗?可是自己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怎么能容忍这样的下场?伸手拉过脸色苍白快要虚脱的蓝羽,慢慢的向翰笙他们靠近,等到几人靠拢在一起,恩心望了一眼同样满身是血的几人,稳了一下一下心神,对一旁的翰笙说:

“这次我们突围的胜算有多大?”

“没有胜算。”

恩心一听,刚想反问,就见前面的山坳里又出现了一批人马,这才知道翰笙的话没有错。望着闻风赶来的一队人马,恩心强逼着让自己冷静,哪怕有一丝一毫的生机,自己也不能放弃。若真的命丧于此那自己也就认了,但要是自己有命回去,一定要铲平这座山。

越来越多的人围了上来,这个时侯,恩心的心反而平静了下来,拿着剑毫不畏惧的望着慢慢靠近的人群。蓝羽也拔下了头上的簪子,一支对着山匪,一支对着自己的喉咙,大概就是死也要死的有尊严吧。恩心赞许的望了她一眼,轻声的说:

“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若黄泉下相遇,我们再携手。”

这话说的很壮烈,也很悲凉。被感染了的其余五人都一脸视死如归的神情,恩心无限感动,有这样的人陪着,就是上黄泉也是一件幸福地事情。所以当第一个土匪靠近的时侯,恩心毫不犹豫的一剑刺去,就算战斗也要战斗到只剩下半口气的时侯,剩下的那半口气用来自刎足够了。接下来就是拼命的厮杀,恩心的眼里除了鲜血已经没有了别的,这种很像自己十岁时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感觉。。。。。

这是无边的黑暗,恩心有些无力的抬起了手,伸手不见五指,浑身像撕裂般的疼痛,难道自己已经来到了传说中的黄泉路上?可是怎么不见鬼差?怎么不见奈何桥?怎么不见孟婆汤?怎么不见翰笙他们呢?恩心记得自己被黑压压的山匪袭击了,几人拼命厮杀,浑身是血,视死如归。然后就是眼前这漆黑的一片,不禁喃喃道:

“翰笙,你们怎么样了呢?”

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惊呼:

“主子?”

恩心一听,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忙回应道:

“是云帆吗?”

“是我。”

“你现在哪里?我怎么看不见你呢?”

“你等一下,我马上到你身边。”

恩心静静的等着,黑暗让人的听觉异常的灵敏,听到人腿拖地的声音,没一会儿,恩心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拽住了,忙伸手去摸。她摸到了一张脸,一张有温度云帆的脸,忍不住惊喜的说:

“云帆,真的是你,真好,你还活着。你的腿怎么啦?”

“我的腿折了,不过没关系,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主子你呢?有没有受伤?”

“有,不过都不是什么致命的伤,你找到翰笙他们了吗?”

“找到了,都被关在这里,已经昏迷了。”

“那蓝羽和紫玉呢?”

“紫玉和蓝羽自杀未遂,现在还昏迷不醒。”

“太好了,都无性命之忧,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云帆,知道这是哪里吗?”

“可能是土匪窝的地牢。”

听了云帆的话,恩心虽然庆幸大家捡了一条命,可是也疑惑,为何那些山匪没有将几人灭口,而是丢在这里自生自灭呢?伸手摸了摸地面,很有岩石的触感,想来是一个密封的山洞。这样的地方,若没有干粮和水,就算那些山匪不杀几人,几人也会被活活的饿死。想起厮杀时那个山匪头目对自己咬牙切齿的恨意,难道也就是对几人杀死他们兄弟的另一种折磨和惩罚?

恩心有些虚弱的靠在山壁上,有些无力的想,这回算是真枪实弹的考验了,此次游历能否过关就看这一回了。摸了摸自己的衣衫,还好没被人搜过身,否则自己一定更惨。不过想到自己现在满身是血,蓬头垢面,又杀人不眨眼,谁还有兴趣翻自己的身啊。

感觉旁边的云帆动了一下,想来伤口一定很疼。恩心摸索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的说:

“别怕,有我呢。他们不杀我,我就一定要活着出去,让他们后悔这样对待我。“

云帆不再动了,轻声的抽泣起来:

“主子,你没死,真好。”

“放心,我不会死的,你也不会,大家都会好好的活着。你好好的躺在这里,我来看看周围的情形。”

说完,将云帆轻轻的放到了一边,然后挪动着酸痛的身体,一点点摸索起来。这是个山洞没错,地面和墙壁都是坑坑洼洼的岩石手感,但这里面竟然没有窒息的感觉,这是不是说明有空气流通的洞孔呢?

正在摸索的恩心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伸手一摸,是翰笙。连忙轻唤了两声,没见反应。就凭着直觉在其周身摸索起来,翰笙浑身粘粘的,应该也是满身是血,衣服有很多处破口子,已经褴褛不堪,看样子伤口很多,可以想象当时他是多么拼命的在保护自己这个主子,要不是有呼吸,身体是热的,恩心真的以为这是具尸体。不过还好,贴身的衣服里面贞恩商号的印章还在,看来那些山匪都是意气用事、头脑简单的人,否则就算几人活着出去了,以大家现在的身体状况,连生计都有问题。从头到脚的摸索了一遍,恩心有些欣慰,伤口虽多,但都不致命,现在是失血过多造成的昏迷。不过自己还是要赶紧找出逃出去的方法,不然等大家伤口感染,那就晚了。想到这里,恩心不敢耽搁,继续的往前摸索着。接下来被自己找到了紧紧相拥的项天裕和蓝羽,然后是重伤的紫玉。但恩心没有时间痛苦或者难过,现在时间对于自己和大家来说就是生命,一刻都不能浪费。

不断的在地面和墙壁上摸索,手破皮了,出血了,也麻木了,但也让恩心看到了希望。因为她找到了自己的贞恩剑,也找到了翰笙的软鞭,还有紫玉和项天裕的佩剑,恩心冷笑,这些山匪真是大意加白痴啊,给别人留一线生机,这不是明摆着自掘坟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