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二十七章 死里逃生(中)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4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依靠着黑暗中敏感的触觉和嗅觉,恩心慢慢靠进了那个新鲜空气来源的地方。这不是什么洞口,而是一条弯弯曲曲手指窄一尺长的细缝,透过细缝看不到外面的光线,要么现在就是晚上,要么就是被什么给遮住了。这么小的缝隙,自己怎么出去呢?虽然之前摸索到了石门的位置,但那是众人把守的毫无生机的通道,剩下的唯一希望就是这条缝隙了。

恩心拔出自己的剑,用薄如纸的剑捅进了那个缝隙,直到剑身捅进了一半,才隐约见到外面的光线,原来遮挡住石缝的是一些密密麻麻的灌木。接着恩心毫不犹豫的将剑使劲的捅了出去,然后伸手不见五指的山洞有了一米阳光,就像黑夜里的一盏烛光。透过缝隙向外望去,外面天很蓝,看样子这是在半山腰上啊。

回头望了一眼洞里的情形,大家横七竖八,都是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唯一醒着的云帆望着外面的一线天,那张血污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表情,看的恩心眼睛酸酸的。

“主子,外面的灌木长得什么样?”

被云帆这么一问,恩心有些疑惑,后来想到他的腿现在不能动,就顺手用剑割下一些递到他的面前,问道:

“这可以入药吗?”

云帆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

“不能,但也没有毒,关键的时侯可以用来充饥。”

恩心虽然有些失望,但想到这草多少有些用处,就好好的放在了一边,然后来到缝口再接再厉。有了光线,不用一点点摸索,一切都好办起来。恩心沿着石壁慢慢的浏览着。小时候自己看武侠小说,里面的主人公总会在神秘的山洞里找到武功秘籍什么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也不要什么秘籍了,但愿老天能让自己找到出去的机关。可惜,天不随人愿,一圈下来,恩心没有发现任何奇特的地方。这是个四面光突突的山洞,除了那条缝隙,真是连鸟都插翅难飞,难怪那些山匪那么放心的把几人给扔了进来。

云帆看到主子失望的表情,安慰的说:

“别急,慢慢来,也许还有别的出路。”

恩心知道现在绝对不是放弃的时侯,宽慰的对云帆笑了笑又继续查看一遍。这次不仅仅是靠眼睛,连手也用上了,墙壁上连一毫米的地方都没有放过,失望之后不放弃,又开始了地毯似的收索。从每个角落到几人躺的下面都一一排查了一遍,最后还是毫无结果,虚脱的恩心眼前有些发黑,不远处云帆的身影开始在自己面前打晃,恩心只好扶着墙壁慢慢的蹲了下来。

此刻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况让恩心低下了头,想着大家要在这里活活的等死,眼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晶莹剔透,一滴一滴的落在满是灰尘的石面上,溅起了不知积攒了多少岁月的尘土。突然想到云帆还在不远处,恩心无声的收起了眼泪,将头埋进了臂弯。权当休息的同时还不忘运转自己一向自傲的大脑。

这个山洞那么光洁,看样子形成的年月已经很久了。这里不可能就关了自己几人,曾经一定也关过别人,难道都是无望的等死,没有留下一丁点儿的线索?偷偷的擦了一下眼泪准备站起来继续找,刚起身,一阵晕眩让恩心不得不重新蹲了下来。自己的体力也快不行了,再找不出办法,包括自己在内,大家就要在沉睡中死去。

低头望着地面,好让自己模糊的眼睛恢复清明,突然一道划痕引起了恩心的注意力,那是自己刚才眼泪落下的地方,打湿了铺满尘土的石面,让其显现了出来。恩心像抓住了救命稻草,顾不上什么仪表,也顾不上什么衣服,拼命的用自己已经褴褛的衣袖去擦拭那块地面,终于显现出了图文的全貌,这是一个有些类似于地图的划痕,但痕迹凌乱,想来也是一个无望的人在这个阴暗的角落凭着直觉用利器刻下的。

不管怎么样,这多少都是一种提示吧。恩心坐了下来,借着不太亮的光线,有些艰难的识别起来。这划痕除了几条线外,就是几个类似于箭头的符号,熟悉洞里边边角角的恩心,对号入座的找到了符号上所表示的位置,一个是自己坐的这个角落,一个是缝隙下面的位置,一个是翰笙所躺的那个位置,还有一个就是洞中心的那个位置,明白了四个位置的所在地,恩心在脑子里用图线重新勾勒了一遍,竟然是一个锥体的俯视图,难道玄机就在这锥体的顶端吗?

下意识的抬头望了一下山洞的顶端,太高,看不清。又看了一眼那缝隙的一米阳光,恩心拿着自己的剑,用镜子反光的原理,将光线移到洞顶的位置,果然是藏有玄机,那里隐隐约约有一个黑色的挂钩,很小,大概只有自己的食指那么长,这样的位置,又没有可以踩踏的工具,自己怎么才能够的着呢?正在苦思冥想的时候,昏迷了很久的翰笙略含痛苦的呻吟声把恩心拉回了现实,灵机一动,一个主意暗上心头。

还没来得及行动,昏迷中的大家,或是自然醒或是被云帆摇醒,个个挣扎着爬了起来,听了云帆的讲述,都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自己的主子。恩心看着这样的大家,半开玩笑的说:

“你们看,我们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呢。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从现在开始主子我要为大家开启一条生路。”

说完,拿起一旁翰笙的软鞭,撑开足有两三米长,这样的长度勾住那个挂钩绰绰有余了。然后忍着自己伤口撕裂的疼痛,一鼓作气的将软鞭的一头仍向了挂钩,这次老天睡醒了呢,一次搞定,望着牢牢缠住的软鞭,恩心猛一施力,原本毫无缝隙的地面开始下陷,恩心望着慢慢下沉的地面,听着隐约的流水声,信心开始浮出了水面,和那生命的曙光一起。

等到地面下陷大约有一米的时候,恩心怕动静太大引起山匪注意,让大家快速跳到下面的地上,然后自己再一施力,将软鞭收回,望着那个虽关了几个时辰却像关了几个世纪的山洞说了声撒有那拉。

暗松一口气的恩心这才开始打量起这个山洞,心想,千万别刚出虎穴又入了狼窝,那还真是得不偿失。自己刚才好像听到了水声,这半山腰,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那应该是山泉水。这个洞很深也很长,朝着前面的亮光走了一段距离,看到前面有一个洞口,很小,勉强能钻出去一个人,外面挂着一个小瀑布,恩心小心的伸出头一看,这出口竟然是一处悬崖,立马打消了从此处逃生的念头。不过这另一边不知道是通向何处的,一会儿一定也要去瞧个究竟。借着洞口的光亮,恩心看到刚才回收的鞭子上有很多铁锈的痕迹,这个通道应该是很多年没有开启过了,不过这也说明大家暂时是安全的。

回头看了一下大家,原本都是伤痕累累,刚才被自己逼得那么一跳,大概又严重了一些。想到这里不由得放软了语气说:

“我们暂时是安全了,大家先歇息一会儿吧,让我看看你们的伤势如何。”

等到大家聚到了恩心的身边,恩心和云帆开始仔细检查大家的伤口,受伤最重的是项天裕和翰笙,紫玉稍微好一些,云帆除了腿折了外,别的地方还好,受伤最轻的就是蓝羽了,因为身手太差,大家都潜意识里去保护她,反而是最无碍的。检查了一遍后,恩心对蓝羽说:

“还好,你没什么大碍,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要辛苦你了。”

蓝羽知道自己的这条命是大家护出来的,坚定的点了点头说:

“主子,你放心,蓝羽一定为好好照顾大家的。”

“那好,你现在跟我去外面给大家找些吃的和干草回来。”

说完就准备转身就走,可是这时衣角却被人给拽住了,回头一看,竟然是云帆:

“主子,你从醒过来开始就马不停蹄的找出口,现在好不容易暂时安全了,你也休息一会儿吧,不然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啊。”

这话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响应,恩心看了眼大家,还是轻轻的拉开了云帆的手,说:

“做主子的就应该在关键的时候让你们有所依靠,你们那么誓死的保护我,我不能让你们有丁点儿的差错,否则我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说完,就带着蓝羽往洞口的另一个方向走去,这个弯弯曲曲的山洞像个下坡,两人就这样磕磕绊绊的走了大概二十分钟,恩心才在拐弯处看到那隐隐约约的洞口,不禁和蓝羽加快了脚步,朝光亮处走去。等兴匆匆的二人赶到洞口的时候,洞口依然很小,但让恩心意外的是,这条山洞竟然是通向山脚下的,因为此刻她看到在不到一里的地方那条来时走过的熟悉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