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二十八章 死里逃生(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18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恩心望着不远处的那条通向远方的路,脸上有着无以言表的巨大喜悦。用剑拨开洞口前的灌木,恩心率先钻了出去,随后,蓝羽也跟着钻了出去。

站在阳光下的恩心看了自己衣衫褴褛的模样,再回头看向蓝羽,她也好不到哪里去,哪里还有一点美女的样子,两人蓬头垢面的像从原始森林里走出来的野人,相互打量的两人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心情稍微舒展的恩心对旁边的蓝羽说:

“我们不能耽误了,赶紧给大家找点吃的。这附近都是山匪的地盘,为了小心起见,你还是跟着我吧。”

见蓝羽听话的点了点头,恩心就用剑一边拨开前面的灌木,一边小心的观察周围的情况。两人此刻所在的地方是在这山的背面,还算隐蔽,开挖那条通道的人想的真是周到,这暗道用来逃生再合适不过了。

绕过山的侧面,紧贴着山壁,恩心看到了海拔两百米处山匪的哨卡,那个哨卡只针对进山口的位置,对这山后面到是毫无防备,想来是自认为这山已是他们囊中之物,有些掉以轻心了。既然这样,那自己就可以在这山里放心的寻找食物和草药了。

心情愉悦的恩心用手招来不远处放哨的蓝羽,两人沿着来时开拓的小路,往山里走去。好在这是夏季,山里的果子和小动物都很多,曾经带着下属在山里历练一段时间的恩心,对识别简单的草药和无毒的野果很有一手,很快两人就摘了满满的野果和山菇,还有一种叫白及的止血草药,有了这些就可以暂时缓解大家身上的伤口了。可惜找了半天都是些素的,这样很不利于大家的身体恢复。抬头看了一下,这是正中午的时分,抓野味有些不合时宜,况且现在自己怀里还抱着那么多的野果和草药。

有些虚脱的两人来到一棵树下乘凉,蓝羽险些被垂下来的枝条绊倒了,恩心放下手中的东西,有些恼火的用剑把那枝条给斩断,想随手给仍得远远的,忽然一个想法浮出了脑海。望着笑的有些奇怪的主子,蓝羽有些担忧的问:

“主子,你没事吧?是不是伤口又开裂拉?“

恩心安抚的拍了拍蓝羽乱糟糟的头,摇了摇手中的树枝,说:

“我们何须这样辛苦的搂着东西呢?我们可以编个小篮子。”

说完就拔剑一挥,那些细细而又有韧性的枝条纷纷的落了下来,恩心盘地而坐,动手编织起来。蓝羽也不含糊,跟着主子的步骤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很快一个类似于篓子的东西新鲜出炉了,蓝羽有些好奇的问:

“主子,你确定这是篮子吗?”

恩心望着手中的杰作,讪笑道:

“这大概是篓子,算了,管它是篓子还是篮子,能装东西就好。”

说完,就把野果和草药一股脑的塞进了自己编织的篓子,然后往肩上一背,活脱脱的一个猎户形象。蓝羽虽觉得形象有些怪异,但为了省事也毫不客气的往肩上一背,两人沿着来时的小路往回走。

走到半途的时侯,恩心还不忘给云帆的腿做个固定的夹板,蓝羽望着好似什么都会的主子,有些羡慕的说:

“主子,你怎么什么都会啊?”

“这些算什么,早些年我独自出来闯荡的时侯就被逼无奈的学会了野外生活的能力,没想到现在这些到成了我保命的本事。虽然现在我们困于此地,但一定也能学到不少东西。”

说完,就把削好的木板,放进后面的篓子里,继续前行,蓝羽马上跟上。突然主子刹住了脚,自己一不小心撞上了后背,可能是撞到伤口上了,蓝羽听到前面的主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不停地道歉说对不起。但半天了也不见主子有所反应,蓝羽有些好奇的走到前面去看个究竟,不看还好,一看真是把自己吓了一跳。因为她看到在两人不远的树荫下,正有一头山猪在呼呼大睡呢。和主子很有默契的对望一眼,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美事,可是怎么抓呢?这是恩心现在重点考虑的问题,这样的机会可不多见,若是能抓住这头肥猪,接下来的日子就不用愁了。

人常用懒猪来形容睡死了的人,这话一点儿也没错,现在这头猪睡的那叫一个香甜,那猪嘴下面的一滩水渍就能充分的说明。恩心看了眼手中的剑和腰间翰笙的软鞭,想着该如何一次性击毙,否则以自己和蓝羽现在的体力,非被这野猪吞下肚子不可。

权衡再三,恩心解下背上的编篓递给身边的蓝羽,然后拔出手中的剑,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和剑式向野猪最致命的脖子刺去,顿时鲜血如柱的喷了出来,为了以防野猪挣扎逃跑,恩心狠心的在其两只眼睛上各刺了一剑,望着地上蠕动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的肥猪,恩心暗松了一口气。这才把剑收回剑鞘,顺便解下腰间的软鞭,有些费力的困住四只猪脚,然后顺地拖了一会儿,觉得够结实,就对身后还处于震惊状态的蓝羽招了招手,示意可以回去了。

等到两人来到洞口,把野猪推了进去,然后两人再钻进去,最后走上近三十分钟,终于回到了大家的身边。看着满载而归的两人,云帆等人都目惊口呆,恩心满意的看了一下已经清洗完伤口和血污的大家,放下手中的剑,然后顺势坐在地上,可能是紧张的心放松了,也可能是太累了,也可能是伤口太痛了,恩心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再次醒来,恩心闻着空气中弥漫着肉汤的香味,这让很久没有进食的肠胃恢复了饥饿的功能。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恩心看到自己不远的地方在架火熬汤,恩心望着那个铁锅,有些疑惑的想,在这里怎么会有铁锅呢?想起身过去看看究竟,但身体酸软无力,支撑到一半,又无奈的躺了回去,这样的身体竟然还在不久前杀了一头野猪,别说是别人,就连恩心自己都觉得难以想象,难道这就是人求生本能里的潜力和爆发力吗?

可能是自己刚才试图起身的动静惊动了正在熬汤的蓝羽,只听惊喜的一声:

“主子,你总算醒了。”

恩心看着洗干净后蓝羽那清爽的脸,笑着问道:

“我睡了多久?”

“主子自从打完野猪回来就处于高烧昏迷状态了,你已经睡了三天了,好在这里有山泉水和云帆大夫,总算把主子的烧给退了。”

“蓝羽,大家都去哪里了?”

“云帆在不远处熬药呢,至于紫玉、翰笙和天裕刚才喝完药就睡下了。不过主子放心,云帆说他们静养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云帆的腿怎么样拉?”

“已经用主子做的夹板固定住了,现在也正在恢复中。”

“那就好,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两个了,看,你都瘦了一圈。”

“没什么的,这段时间我也只是煮点东西,喂喂药而已,偶尔偷偷出去采些野果和草药。”

“你一个人不害怕吗?”

“不瞒主子,刚开始我真的怕死了。可是大家伤得伤,昏迷的昏迷,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第一次,只敢沿着主子带我的那条路去采东西,慢慢的胆子大了,也敢去别的地方了,我还按照云帆的说法采了很多草药呢。”

“这样啊,蓝羽真是越来越能干了。不过,你是从哪里找来的锅啊?”

“这个呀,是云帆在洞里找到的,那里不仅有锅,还有盐巴和米面,可惜米面都已经坏掉了。云帆说,这里是逃生的通道,所以里面储备了一些食物。”

“那我们还真是幸运,绝处逢生。你的汤熬好了没?主子我好饿啊。”

“快好了,这还是主子杀的那头野猪呢。我和云帆将其开膛破腹的洗净后,用盐处理了一下,挂在通风的地方晾着,够我们吃好久呢。”

“你们还真想的出来,这招是云帆教你的吧?”

“主子真是一猜就中,没想到云帆不仅医术好,别的懂得也很多。”

“跟着我的人,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那是主子的眼光好。”

“行了,别灌我迷汤了,我现在比较想喝肉汤。”

蓝羽见主子没事了,就去锅边盛了一碗多肉的汤,里面还有菌菇什么的,恩心接过这个大海碗和那粗糙的木筷,迫不及待的吃了起来,等一碗东西下肚,总算有些力气了。自己的身子在昏迷的时侯已经被蓝羽擦拭干净了,虽然衣衫还很破烂,但心里舒服多了。事情发展到现在,恩心还算满意,接下来就是慢慢的调养和想办法,现在终于可以偷得浮生半日闲的靠在石壁上闭目养神。

就这样,恩心每天醒来就见蓝羽像只小蜜蜂似的跑来跑去的张罗,云帆单腿跳来跳去的为大家熬药,清洗伤口,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将近半个月。后来恩心可以出去走动了,紫玉、翰笙他们也可以自理,蓝羽和云帆的担子一下子轻了不少。

这天,外出打猎的主子很晚还没回来,担惊受怕的大家有些按捺不住的想出去找人,正在这时,看见一身短衫打扮的主子大包小包的从外面回来了,然后把东西往地上一仍,里面有衣服、鞋子还有银子。大家都不可思议的望着满头大汗的主子。恩心擦了擦额头的汗,解惑道:

“自从大家受伤,就一直穿着那身血衣,我看这很不舒服,就顺手牵羊的拿了一些山寨里的东西,虽都是些粗布衣衫,倒也干净,大家就先将就穿一下吧。”

听了主子的话,翰笙半天才反应过来,有些不确定的问:

“主子,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去了山匪的寨子?”

“是啊,我们终是要离开的,你们不是打算就穿着这身野人衣服出山吧?”

“可你一个人,万一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危险?还有比半个月前的死里逃生更危险吗?你们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再过个半个月就可以动身了,我不得不提前做些打算,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乔装。这是山寨土匪的衣服,他们每半个月就会出去抢东西,到时候我们混进去离开。”

众人望着主子轻描淡写的说着逃生计划,要不是那满脸的疲惫,大家还真不敢相信,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月,大家穿戴整齐的等候主子安排。恩心望着面前的大家,除了云帆的腿还有些不适应外,其余的看起来都还好。让大家在自己的脸上涂些云帆熬的药膏,把头发稍微弄乱一些,然后带着大家离开了这个生活了一个月的山洞。

几人等在山寨土匪们预期汇合的地方,没多久,稀稀拉拉没什么正形的人陆陆续续的聚集了过来,平时恩心也许不屑于这么懒散的作风,但今天却无限的感激,因为如此才让自己有空子可钻。

恩心一招手,几人也拖拖拉拉的往人群走去,翰笙和云帆还很没形象的勾肩搭背,其实是因为云帆腿不方便,恩心也是一脸懒散的表情,后面还貌似跟了两个蓝羽和紫玉这样胆小的小弟,项天裕嘴上叼了根稻草,面部表情很是阴狠,怎么看几人都是欠扁的模样。等人员差不多到齐了,头目也不清点人数,就大刀一挥,豪气的说:

“兄弟们,今天我们来点大的买卖,咱们去离这三十里地的县城去抢,看不把那个县太爷给吓得尿裤子。”

这句话得到大家一致的响应,一阵嚎叫声震耳欲聋,把蓝羽吓得直往项天裕的身上靠。等到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往县城开进时,恩心小声的对一旁的翰笙说:

“一会儿抢东西的时侯,我们第一个就去抢衣店,然后是马车铺子和路上用的食物,最后乘着混乱,换下衣服,乘车逃出县城。”

翰笙明了的点了点头,把这句话小声的说给了其余的几个人,然后大家静等那一刻的到来。等到一窝山贼明目张胆的闯进县城,恩心和翰笙等人就乘乱开始抢自己所需的东西,一时间,一个偌大的县城乱成了一锅粥,老百姓哭天喊地的,而他们的县太爷不知道此刻在干什吃的。

等几人乘乱逃出县城的大门时,恩心回头望了一眼那个还是混乱不堪的县城,对天发誓,若不铲平山寨,自己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