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二十九章 愤怒的凤凰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7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刚从贼窝里逃生的恩心几人,路上不敢有丝毫耽搁,一路往东,一口气直达玄鸣国的京都——玄鸣城。马车停在玄鸣城的大门外,恩心眯着眼看了那一眼城门,一丝冷笑浮现在嘴角。对于这样诡异的主子,众人都知道,主子这次是找某人算账来了。

几人进了城,翰笙拿着贞恩商号的印章在钱庄里提取了一大笔银子,然后住进了京都最奢华的客栈。重新换回自己衣衫的恩心,对着镜子,看着那里面自己的脸上有些沧桑的眸子,暗叹,人真的要真正经历了生和死的考验才能蜕变成长,就像涅磐的凤凰,浴火重生。

这日,修生养息了几日的众人,聚集在主子的房间,听从吩咐。恩心望了眼自己饱受摧残的玉手终于恢复了往日的光洁,但想到那白净光洁的背上那深深的疤痕,自己的内心就很不平静。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悠悠的说:

“在我们被围困,身疲力竭的时侯,我曾经发誓,若我能活着出来,一定要铲平山寨,否则誓不为人。”

紫玉听着主子慢悠悠的说出这句狠话,心里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这样的有仇必报真的和阁主有的一拼。翰笙明白主子的深层含义,所以直接问道:

“主子打算如何铲平?借谁的手?”

“当然是借郝连纳极的手,堂堂的天女在他的国度游历,却差点命丧黄泉,这样的罪名足以让他胆战心惊、惟命是从了。”

“主子也许可以再施加些压力。”

“云帆,此话怎讲?”

“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仅仅铲平他的山寨不足以泄我心头只恨。”

“云帆原来比我还睚眦必报啊,那你打算怎么报复呢?”

“我有一条妙招,不知主子有没有兴趣?”

“既然是妙招,我当然是洗耳恭听喽,别吊大家胃口了,赶紧说吧。”

“我们被困没人知道,这样贸然跟郝连纳极说,顶多是私了。若我们利用大家的舆论来施压,然后主子再名正言顺的向他施压,双重压力下,我看他还怎么狡辩,到时候一定会给主子一个满意的交代。”

恩心听了云帆的分析,赞赏的望了他一眼,没想到此次的劫后余生,成长的不仅仅是自己啊,连云帆的某些未知智力都被开发出来了。

“云帆,你的策略好极了,不过主子再锦上添花一番。要说制造舆论最便捷的方式就是说书先生了,你们谁有兴趣来客串一下啊?”

听了主子的话,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该如何应答。恩心看着大家为难犹豫的样子,有些无奈的说:

“你们不是打算让主子我亲自出马吧?”

这话说的有些威胁性,翰笙连忙接腔道:

“主子,稍安毋躁。其实也不需要这么劳师动众,去外面的丐帮找一个嘴巴利索的,给点银子,很快就可以传遍整个京都了。”

恩心一听,对啊,丐帮,这可是一个最好用的群体了。他们不但分布广,还人多势众,最主要的是,他们有钱好办事。但为了最快的达到预期效果,恩心沉思了一会儿,说:

“翰笙说的有理,不过为了加速我们办事的效率,还是双管齐下的好,先让丐帮传舆论,然后再让茶楼、酒肆的说书先生给整合一下,一定要精彩、动人心悬,这样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达官贵人都可以知道事情的原委,当然除了情节要足够精彩外,还要不忘给我们自己宣扬一下。至于怎么编排,你们大伙商量一下吧。”

说完,就摆手让大家散去了。等众人离去,恩心习惯性的起身来到窗前,望着楼下人来车往的繁华京都,喃喃的说道:

“郝连纳极,这次你该怎么接招呢?可不要让天下人和我失望才好。”

接下来,事情和意料之中的一样轰动,一时间震惊整个京都,这样的流言蜚语流传了大概六天后,恩心和紫玉乔装去了京都久负盛名的茶楼喝茶,刚一落座,就听旁边的几人有滋有味的在那里议论纷纷。

“你听说没?这几天整个京都都在流传天女被困、劫后余生的事情呢。”

“是啊,现在京都的街头巷尾都在流传此事,想不知道都难。”

“听说那个山寨里面有近千号山匪呢,在那一片是出了名的凶神恶煞,跑商的都不敢从那里经过,连附近的县城都不敢发兵围剿,天女此次来我国游历,可能不知道其中凶险,误入险境的,那样的险地,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也很惊讶啊,不过听说我们国君已派人着重调查此事了,那伙山贼确实在两个月前劫持了一辆疑似天女的马车,当时几人死命抵抗,杀了不少山匪,后来无奈寡不敌众,只剩下一口气的几人被恼怒的山匪头目丢进了密封的石洞,让其自生自灭,但很奇怪的是,等山匪一个月后打开石洞的门准备收尸的时侯,里面竟然空无一人。”

“那么玄?天女不会真是天神下凡吧?”

“这也很难说啊,自从天女出现以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匪夷所思的很。在去年的中秋盛会,我去贞恩城跑商,有幸目睹了从凤凰台上走下来的天女,虽隔的有些远,但那气势,真是凡人不可比拟的。”

“真是可惜,我还没去过贞恩城呢,听说那里不知道比我们京都繁华多少倍,真想去看看呐。”

“是啊,那里真的很繁华,有很多东西我这辈子都没见过也没听过。可惜里面的消费稍微高了些,不然真想在那多逗留一段时间。”

“这转眼又到一年一度的中秋盛会了,可惜赶不上了,只能等到明年了。”

大致听完茶楼里面的议论,紫玉望了一眼对面的主子,轻声的问:

“主子觉得时机成熟了没?”

“还差两天呢,既然皇帝已经派人去调查了,那就再等等吧,我想看郝连纳极的反应如何。”

茶楼谈话的第三天,除了先前的调查,再不见郝连纳极有所动作,恩心原本不爽的心情,彪到极点,愤怒之下,以天女之名向玄鸣国主修书一封,言语中对于玄鸣国的地方治安很不满意,更对自己向国主讨个公道。

当信放到郝连纳极书桌的第二天,天女高调临驾玄鸣国的朝堂,这是玄鸣国的众臣第一次目睹天颜,震惊于高不可攀和雍容华贵的气势。恩心无视群臣或探索或仰慕的目光,目不斜视一路走到群臣的最前面,然后抬头直视宝座上郝连纳极的眼睛,清冷毫无波动的声音脱口而出:

“韵书城一别,差点成为和国君的永别,千山万水,今日能站在朝堂之上真是我的荣幸。”

这么挑衅明了的话一出,整个朝堂像炸开的锅,沸腾起来。郝连纳极知道来者不善,这回自己恐怕要遭殃了。恩心没有去过多关注别人的反应,只是不卑不亢的望着郝连纳极,寓意非常明了,对于此次的事情,你该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天女别来无恙,对于围困一事,我深感抱歉。好在天女吉人自由天相,虎口脱险,真是万幸。”

“是啊,不然我怎么能来找国君你讨个公道呢?”

“不知天女有何要求?”

“要求?很简单,我要君主发兵,铲平山寨。”

“发兵?天女严重了,只是山贼,何须劳师动众,我已派人让地方出兵围剿了。”

“是吗?我想君王也调查过了,那里的山匪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一千个。那样的凶神恶煞,整的民不聊生,连县太爷都知道明哲保生的置之不理,你认为他会出兵围剿吗?当山匪大摇大摆的闯进县城,老百姓哭天喊地时。请问,这时候你所信任的地方官兵在哪里呢?”

“此话当真?”

“何必反问呢?阴奉阳为的事情,君王见得还少吗?今天我来,就想让君王给我一个交代,给你统治下的老百姓一个交代。”

“天女放心,我会尽快处理此事的。”

“但愿君王不是在敷衍我。”

“这怎么可能?”

“但愿如此,作为君王,若不为百姓分忧解难,心不为苍生所系,是该为此感到愧疚的,那身皇袍穿在这样的人身上,简直就是一种浪费。”

这样的话,郝连纳极大概这辈子都没听过吧?不为别的,实在是因为没人敢说。但这样放肆的话,从恩心嘴里说出来那就另当别论了,这个女人的言论有时侯会成为现实,因为大家都相信天女预言的传说。

在民间的舆论和天女的施压下,被逼无奈的郝连纳极,只好发兵讨伐山寨,将原本逍遥自在的山匪窝一举端平,找出天女被劫的马车和相关物质,更是在最后铲平了山寨,将那个山头彻底的夷为平地,恩心小施伎俩,摧毁掩埋了几人曾经的藏身之所。就这样,关于天女如何逃脱的问题最后成为一个谜,被后世的人争先猜测。而当地的老百姓更是直接的塑起了天女的雕像,感谢她的仗义直言,还修了一个和贞恩城一摸一样的凤凰台,对此,恩心一笑了之,因为此时的她已经踏上了回家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