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章 初入朝阳国度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0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回程的马车里,半躺着闭目养神的恩心,脑子里浮现出临行时,郝连纳极和自己简短的对话:

“这次多谢天女协助我拔了那颗毒瘤,教会我透过现象看本质。”

“这没什么,君王之道是很深奥的,那张宝座固然坐着舒服,但头上可以看到的不过巴掌一块大的天空,对于一个要君临天下的人物,还是多出去走动走动比较好。那样你会看的更远,更宽。”

“说的也是,不过通过这件事情,我大概是被天女最先淘汰出局的人吧?”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其实对于我个人来说,你是一个很适合做帝王的人选,假以时日,你会在玄鸣国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前提是你要坚守自己的勤奋和广纳良言。此时一别,大概又是多年再见了,希望到时候,国泰民安,我们都能以一种博大的胸怀来看待彼此。”

恩心想着,经过这么一件尴尬的事情之后,民众的眼里,郝连纳极已经不再可能成为天女眷顾的夫婿人选了,而自己也就顺理成章的少了一个选择。至于那个司徒酝谋,自己又该如何呢?是否就这样置之不理?可是左思右想之后,觉得还是不妥,就拿起大陆的地图研究起来。最后终于让恩心找出一条捷径,没想到这韵书城往北的方向竟然是和朝阳国交界之处,若是沿着那个地带走,不但可以了解一些朝阳国的风土人情,还可以顺便回自己那三国交界的贞恩城,真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恩心将这个想法向大家一透露,立马得到大家的响应,看样子,这群家伙还没玩够啊。

几人紧赶慢赶的回到了阔别两个多月的韵书城,此时已经到秋初了,笑书居的果树硕果累累的画面把蓝羽几人给乐坏了。折腾了那么久,现在总算有了家的感觉,主仆几人围着饭桌,吃着蓝羽和紫玉准备的饭菜,其乐融融。席间大家不经意的谈起了上次暗恋云帆的果农的小女儿,听来时看护院落的小伙计说,那姑娘已经嫁人了,中间还送了喜帖过来,可惜大家都不在。恩心有些意外的望了一副无所谓的云帆一眼,心里在想,世事变得可真快啊,短短两三个月之间,小姑娘已为人妻。

夜深人静的时侯,毫无睡意的恩心一个人倚靠在窗前,望着外面一弯新月如勾,想着此时的狄青云和玉树都该在自己的贞恩城休息了吧。而一向安静的碧落居,会不会因为婴儿的啼哭声而乱了宁静?初当妈妈的素素和刘巧是否会手忙脚乱?想着想着,时光不知道又倒退到了什么时侯,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是个被蓝雪傲的红苹果逗弄的小女孩呢,转眼间自己就在这里拼杀、冷漠和老成了。

回到韵书城已经有五天了,又到了该出发的时侯,现在是秋初,离过年还有近六个月,自己不管怎么说都要在年前两个月到达贞恩城,否则自己无法兑现当初三王会谈时的诺言。这样算来,自己路上能够消耗的也不过将近四个月而已,这么短的时间里,自己到底能做多少的改变呢?

在笑书居心满意足的待了几天后,一行人开始着手准备接下来游历之旅的物质,天越来越凉了,要准备的东西也多了起来,里里外外的把蓝羽和紫玉忙的晕头转向。终于等到出发的那一天,两人有些疲惫的靠在车厢里,都忘了替主子端茶倒水,恩心倒也不介意,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马车一路往北,穿过几个不大的城镇后,终于来到了两国交界的地方。恩心透过窗帘,看着外面的景色,大漠孤雁的粗狂感立马油然而生。后头望了一眼逐渐缩小的玄鸣国的边城,自己算是彻底结束了玄鸣国之旅,接下来就是朝阳国的时光了。

马车走在朝阳国的边境,望着那漫天的黄沙,有些疑惑的问身边将门出生的蓝羽:

“蓝羽,你是地地道道的朝阳人,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里的为什么是黄沙满天吗?”

“主子,其实关于这些我也是从父亲那里听来的。父亲说,这边关地带,就是默认的战场,一有战事,这里就会荒芜一片,所以老百姓都不愿意在这里待了。长年累月下来,这里就显得很荒凉。”

“照你这么一说,我的贞恩城岂不是成了沙漠绿洲?”

“可以这么说。不过好在我们的贞恩城靠近御新国附近,环境还不算糟糕。”

“为什么蓝羽这么认为呢?”

“因为御新国是三国天气条件最好的一个国家,鱼米之乡。玄鸣国呢,稍微好一些,但不比轩辕国。最糟糕的就是我们朝阳国了,这里不但寒冷,还特别的干燥。”

恩心听了蓝羽有些混乱的阐述,大概也明白了一些。若按中国版图来区分的话,朝阳国有些类似于东北一代,气候寒冷,所以这里的人喜欢烈酒。玄鸣国类似于中原地带,环境适中,比较讲究养生。而御新国则就有些类似于江南水乡了,空气温润、物产丰富,还出美人。真是风土各异的三个国家。

等马车好不容易过了那个不毛之地,算是正式进了朝阳国的边境,望着一望无垠的大草原,恩心有着前所未有的空旷感,回头望了一眼蓝羽,说:

“既然到了家门口,蓝羽就充当一下我们的向导吧,顺便给我们解释一下这草原是怎么一回事啊?”

“主子,这可是朝阳国的一大特色。这草原也只有这个地方有,它几乎占了朝阳国四分之一的国土。”

“那么大?那等我们走过去岂不是要半年?”

“理论上是这样的,不过还是有捷径的,大概半个月就可以了。不过具体怎么走,就不知道了,这要得问牧民。”

“既然有捷径,那就不怕了,我们就心安理得的在草原过半个月吧,顺便欣赏一下这里的风景,这可是机会难得,下次想见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

主子的话一出,云帆忍不住的对天长啸,自从腿脚好了以后,他像只猴子似的上窜下跳,恨不得把那段不能走路的日子都给补回来似的,恩心一看他那高兴劲,也就由着他了。

当马车挺进草原,恩心才发现,可能是因为这里接近边境,所以很少有人来放牧,这里的牧草和杂草争相长得漫过人的膝盖,还有更甚的地方,已经到了人的腰部,连条小路都没有,这样的地方乘坐马车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

接下来真是和恩心想像的一样,马车行使的越来越困难,突然一个晃荡,车轮下陷,无奈,几人只好纷纷下来推车,接着小水坑接二连三的出现,这时恩心才意识到,看来几人一不小心的误入了沼泽地,这下可好,磕磕绊绊的走到了天黑,几人已是浑身泥泞不堪。好不容易找了个大一点的水坑,大家才算安顿下来。

恩心望着面前这个直径不到三米、深度不到一米的水坑,真是有些无语。不过想着有些狼狈的自己,就啥也说不出来了。稍微收拾了一下的几人开始架火做饭,恩心有些闲散的坐在一边看着,入秋的风在晚上吹起来格外的凉,特别是在朝阳国度。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靠近火堆一点,望着头上的一弯冷月。暗叹,现在真不是欣赏这草原夜色的好时侯。

喝了热汤,吃了喷香的烤肉,恢复体力的几人割来牧草,铺在地上,然后歪歪斜斜的躺在水坑旁边,仰头看着天上的月朗星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主子,这剩下的将近三个月,想好怎么在朝阳国度过了吗?”

“还没具体的想法,云帆有什么好的建义吗?”

“老实说,我也没有,其实我更喜欢随意而安的感觉。”

“那我们就毫无目的的周游吧。”

“啊?我是说着玩的,主子还是正事要紧。”

“我是认真的。本来我们就对这朝阳国不是很熟,那就顺其自然吧。万事都要安排,那会少了很多的乐趣。”

见主子的话不是在开玩笑,大家都在沉默中想像着未来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第二天起来,简单的吃了早饭后,一行人又开始了旅途,不过这次吸取了教训,先让项天裕骑着马在前面探探路,然后马车再开始行驶,就这样走走停停,终于在晌午的时侯走出了沼泽地,松了一口气后,快马加鞭的奔跑起来,随着马车的不断提速,几人的心情也好了起来。翻过一个小山包,只听到翰笙和项天裕的惊呼声,恩心赶紧的掀开窗帘,入目的是那点点白色的帐篷,隐约还有羊的咩咩和马蹄奔跑的声音,难道大家到了牧民区?一阵风吹过,大家看到了羊群和牧羊人,恩心看着远处的画面,暗想,难道这就是风吹草底现牛羊的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