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二章 草原竞技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38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第二天一早,刚梳洗完毕,就听大叔的女儿在外面轻声的敲着牧包的边框,问道:

“客人们起床没?”

听到声音的云帆,率先起身掀起了厚厚的门帘,看见兄妹四人每人捧着衣服站在牧包前面,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是?”

“这是昨晚客人买下的衣服,你们看还合身吗?若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我再修改一下。”

“哦,那就有劳姑娘了。”

当云帆叫来翰笙几人帮忙把衣服靴子拿进来,蓝羽就一下子扑了上去,和紫玉各拿了一件就跑到隔壁换衣服去了,望着两人的背影,恩心不禁摇头,喃喃的说道:

“真是爱美的一个人啊。”

“主子,这是女子的天性,你不挑一件吗?”

恩心望着剩下的四件男装,随手挑了一件款式简单偏小的白色衣服,就回到了自己的牧包,走进去,里面的两人已经换好了衣服,在那美美的自我欣赏,见主子进来了,迫不及待的问:

“主子,怎么样,漂亮吗?”

恩心看了一眼牧女打扮的蓝羽,本想点点头,转念一想,就说:

“这话你应该去问项天裕,他才是那个懂得欣赏你的人。”

话刚说完,蓝羽就一溜烟的消失了,望着还在晃动的门帘,恩心和紫玉对望一眼,很是无语。见紫玉一身粉紫,赞叹的说:

“这身衣服很配你,要是这草原举行选美大会,你和蓝羽一定能独占前两名。好了,既然你们都换上了衣服,那我也入乡随俗的换上好了。”

听到主子由衷的赞赏,紫玉浅浅一笑,然后上前帮主子更衣。恩心看了一眼自己的服饰,虽然也是腰带、长袍和靴子,但和蒙古族的衣服还是相差很远的,起码这里的男装没有那个‘行可当衣,卧可作被’的宽大蒙古袍。和女袍紧身以显示出女子身材的苗条和健美不同,这男袍真的很宽大,还好这是一件偏小的衣服,又有腰带,否则这里面也太空旷了。穿上靴子,戴上帽子,恩心对一旁的紫玉说:

“怎么样?”

“还好,不过不像是牧民,倒像是族长的小公子。”

虽然紫玉没有明说,但恩心知道,这样的自己在彪悍的草原小伙子里显的太过于纤细了,是姑娘们最不喜欢的类型。这样也好,自己才不需要被姑娘爱慕咧。

穿戴完毕,恩心决定去草原上驰骋一番,向大叔借了几匹马,这种大马真体面,一看就令人想起“龙马精神”这类的话儿,并且想骑上它,驰骋万里。在大叔儿子的带领下,几人向草原深处策马而去。初秋的草原,到处如翠色欲流,轻轻流入云际。天空是那么明朗,远处走动的羊群像是无边的绿毯绣移动的白色大花。这时候,有风从牧群中间送过来银铃似的叮当声,那是牧女们坠满衣角的银饰在风中击响。她们欢笑着跟着嬉逐的马群驰骋,而每当停下来,就倚马轻轻地挥动着牧鞭歌唱她们的爱情。这种情景让恩心总想高歌一曲,索性挥动着马鞭尽兴的唱了起来: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风吹绿草遍地花

彩蝶纷飞百鸟儿唱

一弯碧水映晚霞

骏马好似彩云朵

牛羊好似珍珠撒

啊,牧羊姑娘放声唱

愉快的歌声满天涯

牧羊姑娘放声唱

愉快的歌声满天涯

。。。

美丽的草原我的家

水青草肥我爱她

草原就象绿色的海

毡房就像白莲花

牧民描绘幸福景

春guang万里美如画

啊,牧羊姑娘放声唱

愉快的歌声满天涯

牧羊姑娘放声唱

愉快的歌声满天涯

这种美景,这样的歌声,让附近的牧民驻足观望。牧女们一听这位小哥在唱她们,就伴随着叮当声策马来到恩心几人的面前说:

“你的歌真好听,你们不是我们草原的人吧?”

“是啊,我是远道来朝阳国经商的跑商之人。”

“这样啊,那你们会来参加我们的草原大会吗?”

“当然会,有幸遇上这样的盛世,也是我们的荣幸呢。”

姑娘们见几人文质彬彬,又一副很有涵养的样子,就又聊了一会儿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望着远去的姑娘们,恩心真是感叹她们的落落大方,这样豪爽的女子在别处可不多见,大多会顾忌女儿家的矜持而不敢上前搭讪。

待了三天,草原盛会终于到来了。大叔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准女婿都报名参加了职位角逐,作为他们家借宿的外来客人,当仁不让的前去打气助威,这样的举止让大叔很是感动。

随着大叔来到盛会的地点,远远望去,男女老少穿着各色的衣裳,马疾驰,襟飘带舞,象一条彩虹在那飘来票去。在走近一些的时候,欢呼声,马蹄声,响成一片。一个大大的围栏场地周围已是水泄不通,围栏场前面是一个大的遮阳棚,想必是贵客观看的地方。恩心几人随着大叔好不容易的挤了进去,望着黑压压的人群,恩心不知道是到底是多少人来角逐,又有多少人想来抱得美人归的。

随着一阵号角和击鼓声,今天的嘉宾正式出场,恩心朝看台上望去,一个貌似族长的人牵着今天的彩头,他的小女儿隆重登场了,人群立马沸腾起来。恩心评估了一下,族长还算慈祥,至于那位小女儿嘛,长得确实不错,但比不过自己家的蓝羽和素素。但好在人家身份显贵,这里的族长就相当于前世一个大省的省长了,这么一个金枝玉叶能不引起大家的垂诞嘛?族长一摆手,又是一阵号角和击鼓声,比赛算是那正式开始了。

首先角逐的是护卫长和巡逻队长的职务,这是大叔家的那一场啊,若是胜利了,就可以进入族里的兵部,算是拿饷银的官差了。若一个牧民家出现这么一个当官差的儿子,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当然,这也是草原年轻男子最好的出路。难怪一早,大叔就一副很紧张的模样。

撇开那些虾兵蟹将,直到大叔的大儿子出场的时候,恩心才开始比较专心的看比赛。老实说,这里面的人在恩心眼里都太弱了,自己一个也看不上,但还是有几个被录入护卫队了。一场下来,大叔的三个儿子都轮番败下阵来,因为他们遇上了一个对手,一个在恩心眼里有两把刷子的对手。这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年龄不过二十岁,但身手相当灵活,在一群只懂得使用蛮力的人里面非常讨巧,看来是个练家子。接下来陆陆续续的有人上去挑战,都以失败而告终。原本恩心以为这个年轻小伙子成为护卫队长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是忽略了世上有阴招这么一回事,原来腐败无孔不入。望着地上一躺不起的年轻人,看了一眼那个优胜者一脸得逞和族长欣慰的笑脸后,恩心觉得真是恶心。名义上给大家公平竞争的机会,其实不过是愚弄百姓而已,因为候选人早就是预定好的。既然这样,那就让我破坏了你的规矩,如何?

望着地上一脸痛苦的年轻人,恩心叫来云帆,把他拉出人群,带到附近治疗。然后叫来翰笙,说:

“这么无耻的行径,我有点看不下去呢。”

“那主子准备怎么去拆台?”

“这次,要不你去好了。”

“我?”

“对啊,你很符合族长的选婿标准啊。”

“万一弄假成真呢?”

“那我们就拐走他的小女儿好了。”

“主子到时候怎么处理那个烫手的山芋呢?”

“到时候再说吧。你放心,我不会把她硬塞给你的。”

“既然这样,那翰笙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看着重新走回人群的翰笙,恩心朝看台上的族长望了一眼后,也重新回到了围观人群中。这时,护卫长和巡逻队长的职务已经敲定人选了,众人虽然有些失望,但接下来还有机会,毕竟族长的乘龙快婿比什么队长要有诱惑的多。

期间,不停的有人趴下,不停的有人走上去,直到又出现了一个有两把刷子的年轻人,恩心开始特别关注起来。这个年轻人,看衣着,应该也是草原里比较富贵的人家,长相也很不错,但族长明显对他不满意,不过他的小女儿倒是一脸紧张的望着他,难不成这两个人私定终生了?真是有意思。

事情到此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这时上来一个破坏者,他的衣着更富贵,从他走上前的步伐来看,身手也是不错的,但错就错在不该横刀夺爱。这两人的对决还算公平,起码这后来人没有使用什么阴招,可能是过于自信,不屑于那种雕虫小技,也许是因为彩头已经他的囊中之物。反正现在两人正在激烈的角逐,看的围观人目惊口呆,恩心懒得形容这种野蛮游戏,最后有人趴下,看台上的小姐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巴布”,然后说:

“赫尔,请手下留情。”

原来小姐的心上人叫巴布啊,此时那个叫做赫尔的家伙,很不屑的望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巴布,还很恶劣的在其身上踹了一脚。然后高举双手,一副胜利者不可一世的样子,对此恩心很不爽鄙意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手一招,示意翰笙上场。

当翰笙走上前去,用低沉的声音说:

“比赛还没有结束,现在由我来挑战你。”

赫尔望着眼前这个半路杀出来的黑马,有些郁闷,而周围看热闹的人则是吹起口哨,一副看热闹的模样。对此,翰笙充耳不闻,只是默默的抽出腰间的软鞭,准备出招。这时,恩心很闲情逸致的望了眼看台上的小姐,此时她已经没有了观战的兴趣,一双眼在到处寻找她的巴布。而自己身边的云帆和蓝羽等人扯着嗓子在那里给翰笙加油,恩心一句话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

比赛开始,赫尔攻势很猛,想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场比赛,但翰笙就是不给他机会,像猫抓老鼠似的在那半真半假的迎合着,把赫尔气的暴跳起来,把自己的大刀挥的招招致命。看着效果已经不错了,恩心临空打了一个响指,示意翰笙玩够了,就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听到主子示意的翰笙毫不含糊,软鞭瞬间凌厉起来,把赫尔吓得只知道躲的份了。看着忽然情势一边倒的众人,都不得不惊讶起来。很快,翰笙一个凌空翻,把赫尔彻底的打败了,望着趴在地上的气急败坏的赫尔,恩心大方的向翰笙竖起了大拇指。

最后的最后,再无一人挑战成功,翰笙顺利的过关,望着面前这个既不是自己满意也不是女儿满意的勇士,族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到这个情景的恩心,知道该自己出马了。

慢悠悠的走出人群,翰笙上前失礼。对于这个陡转的状况,大家陡很是惊讶。恩心走到族长面前,彬彬有礼的说道:

“我的属下获得此次的选婿大赛,作为主子,我深感荣幸。不过我是异国的贵族,此次前来朝阳国只是为了拜访一个老朋友,不知族长可愿意将爱女远嫁他国呢?”

族长一听,内心更痛苦了,可是现在这样的情景,你让他怎么回答呢?若答应,就太对不起女儿了,若不答应,又会失信于人,这叫自己如何是好呢。不仅是族长,连那位小姐也是脸色苍白,一副快晕倒的模样,见此,恩心多少有些不忍心,就接着说:

“看来这种方法不是很行的通呢,要不这样吧,由我来给族长再推荐一个草原女婿人选,族长意下如何啊?”

一听事情有了转机,族长连忙问道:

“不知阁下推荐何人啊?”

“也不是陌生人,族长和小姐也都认识,他就是这次比赛中表现还不错的巴布。”

退而求其次的族长这会儿也觉得巴布还不错,好歹也算是女儿心仪的人,总比把女儿嫁给外人好。想了一会儿后,也就点头同意了,此时最高兴的莫过于两位有情人了,巴布还忍不住的给恩心磕了一个响头,对此,恩心也不拦他,心安理得的受了这个大礼。乘着族长高兴,大家满意的空挡,恩心对族长说:

“族长好福气,门下有不少好勇士呢。不过除了今天护卫长和巡逻队长两人外,那个人也不错呢。”说完,用手指了一下被云帆治疗后,在一旁休息的那个年轻人。族长知道这个人今天表现的确实不错,为了鼓舞人心,也就顺着恩心的意说:

“是啊,我们草原上男儿个个都是勇士,今天既然是盛会,那我就厚脸的多录取一名了,不知道各位有没有意见啊?”

这么冠冕堂皇的话,牧民当然是高兴喽,况且这年轻人还是贫民出生,对于他们也是一种鼓舞啊。这样皆大欢喜的场面,让恩心等人一下子成了草原上人尽皆知的人物,又因为中间不小心透露,此去京都是为了找某位大人物的时候,族长更是见风使舵的热情起来,接下来,几人在草原上过着神仙般的生活,有点乐不思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