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三章 彷徨的心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48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黄毯悄然换绿坪,古原无语释秋声。马蹄踏得夕阳碎,卧唱敖包待月明。”草原美好的生活实在是让人陶醉,但想着远在碧落居的家人们,恩心主仆几人还是在参加完族长女儿的盛大婚礼后,告别了大叔等人,又开始了游历之旅。

一路上,草原一马平川,又是秋高气爽,几人的心情也是好到极点。真是“无边绿翠凭羊牧,一马飞歌醉碧宵。”望着窗外的景色,恩心知道,若无万一,此生不会再有什么机会踏进这里了,真是有些可惜。摊开朝阳国的地图,越过那片绿色地带之后,大家接下来将要进入的是一个叫云阳的城池。

云阳城池在朝阳国的地位说不上有多高,但却也是相当有名的一个地方,它的有名不是因为经贸,不是因为娱乐,也不是因为人文,它的有名在于它是大陆上出了名的混乱城池。这个城池的四面,一边临着大草原,一边临着三国交界的荒漠地带,一边临着大海,另一边却与另一城池相隔着一个崇山峻岭,因为占尽地理优势,可谓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城池了,比自己的贞恩城还自在,所以这里的城主就相当于一个小国王,司徒酝谋的权利在这里的威信很小,几乎是一个虚设。这样的一个地方,让恩心十分好奇,尽管来时族长再三告诫不要走这条危险的捷径,但自己和同伴还是一如既往的来了,但愿这次是一个顺利而有收获之旅,而不是大家的一意孤行。

走出大草原后,经过零零散散的小村落,慢慢的接近了那个云阳城。为了避免上次的大意再次发生,这次为了有更充分的准备和了解,一路上,几人没少打听关于云阳城的点点滴滴。这一路上,恩心知道了现在的云阳城主是一个很嗜血的家伙,他是杀了前任城主强硬坐上那个位置的,关于这点,周边的人都知道,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不过这城主是个狂妄之徒,根本不把这些放在眼里,他喜欢做的就是不断的用暴力和酷刑来巩固自己的地位,不过这个方法真的很有效,从他夺位至今,已经六个年头了,尽管残暴不仁,却没有人想过去推翻他,取而代之。对于这一点,恩心的看法是,这个人太恐怖了,老百姓实在是怕了。若说刚开始还有那个念头的话,经过那个城主血腥的镇压和不断的杀戮,现在已经是只求苟且偷生罢了,哪里还有那个胆子啊。

恩心暗忖,对于这样的一个人,若是被自己遇上,自己会有什么对策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那个人不会给你讲道理的时间,除去这,以蛮力,凭着自己几人之力,能奈他如何?你要说恩心退缩了,恩心也不否认,经过上次的事件后,自己真正的体会到,以前的自己太过于自大了,真把自己当作神女了。惨招滑铁卢之后,自己更要明白,适时明哲保身,保存实力,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人自己都可以招惹的。况且,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却是不变的事实。

望着有些愁眉不展的主子,蓝羽有些担忧的说:

“主子,你怎么拉?自从走出草原后,你的脸色就有些不好。”

“没什么,有些疲倦而已。你去问问翰笙他们,我们现在到哪里了。”

“好的,主子你先休息一下,我出去问问。”

望着有些不寻常的主子,紫玉虽然嘴上没问,但心里还是非常担忧的。和初遇时满目春风、潇洒自如不同,最近的主子越来越看不出表情了,就连和大家一起说笑的时候,紫玉也看不到她真实的表情,这和阁主越来越像的深沉,让紫玉有些难过,因为这说明,主子开始领会到了真正的现实,并背负了一些东西,通常这个时候,人就离幸福越来越远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担忧,紫玉掀开了窗帘,外面已经夜幕降临。这时蓝羽回到车厢里,说:

“主子,我们已经到了云阳城外,现在还没到城门关闭的时候,我们要乘现在进去吗?”

恩心透过紫玉掀开的窗帘,喃喃的说:

“天黑了,这么快。”

不远处,云阳城的城墙在夜色下的轮廓,让恩心很不好的想起了前世吸血鬼居住的,蝙蝠满天飞的古怪城堡。按了按有些隐隐发疼的太阳穴,掀开车帘,朗声的对车外的三人说:

“翰笙,掉转车头,今晚先在城外的农家借宿一晚,明天再进城。”

对于主子的突然改变主意,几人虽觉得有些奇怪,但都很有默契的没有开口问。当晚,几人住进了离城门很近的一个农家,刚开始农家大婶很不情愿留宿的,但后来翰笙掏出了不少的银子,才痛痛快快的给几人收拾房间,并热情的招待。望着来回忙碌张罗住宿和饭菜的胖大婶,恩心在想,难怪世人拼命的往钱眼里钻,这么现实的一个社会,不这样能行吗?什么人情冷暖,在这样一个被那恐怖的男人统治的城池里,早就消磨殆尽了吧。

看在丰厚的住宿费上,胖大婶把自己一直舍不得杀的老母鸡和老公鸭都给下锅了。望着桌上还算丰盛的农家饭菜,几人毫不客气的秋风扫落叶,很快,连残羹都不留下一点,望着大家满意的脸色,恩心不着痕迹的笑了笑,然后温和的说:

“一会儿大家来我的房间一趟吧,我有些事情要安排。”

说完,就擦了一下嘴角,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望着主子离去的背影,几人互望了一眼后,都有些忧心忡忡起来。一向自信,好似全世界都踩在脚下的主子,这回却满腹的忧虑起来,难道那个城池真是大家不可掌握的未知吗?

待几人来到主子住的小房间,意外的是主子并不在房间里,刚有些不解,就见主子单手负背的站在了几人的后面,对突然毫无声息出现在身后的主子,蓝羽吓了一大跳,还惊叫了出来,本来几人心里就有些担忧和害怕,被蓝羽这么一叫,其余几人也有些毛骨悚然起来。恩心望着眼前几个,虽还没进城,就一副草木皆兵的模样,摇了摇头后,坐在床边,然后,指了床前的几张小木凳说:

“都坐下来吧,我们来讨论一下接下来的安排。”

待大家都坐定,恩心温和的说:

“我刚才去向胖大婶打听了一些云阳城的事情,和我们来时途中听到的差不多。对此,大家有什么看法吗?一个一个来,先从翰笙开始吧。”

“主子,我们这次只有穿过这云阳城,才能去三国交界的地方,所以,不管愿不愿意,这都是必经之路,已经没有后路了。除非撤回草原,找另一个入口,那我们就不能在年前赶回去了。”

恩心听完翰笙的话,微笑的问:

“那翰笙觉得我们此次进城,凶多少?吉又多少呢?”

“很难说。”

“尽管这样,你还想前往?主子我不介意退回草原重新找出口,对我来说大家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那样主子不能兑现三王之约,会失信于天下。”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若无命回去,那些都是虚谈。”

“主子。。。。。”

望着翰笙等人有些诧异和不敢相信的表情,恩心悠悠的说:

“很失望,是吗?原来万能的主子也会退缩呢。”

听主子这么一说,最激动的莫过于云帆了,他猛的站了起来,握紧了拳头说:

“不,主子担心我们不能自保,而拖后腿吗?因为之前都是主子在善后,而我们都没帮到什么忙。”

说完有些泄气的坐下来,悠悠的说:

“之前听过很多主子一人游历的事情,一路无不是精彩纷层,这次带上了我们大家,却顾虑太多,耗尽了你的心力,我很难过,恨不得多张两只手,恨不得自己更有用一些,那样主子也就不用一个人承受那么多了。你时常不忘给大家安排后路,却把自己一步步的逼向了绝境。原来风度翩翩的鹤舞公子不见了,剩下的是忧郁深沉的城主,这样的你不是我们大家乐意见到的。”

望着面前哽咽的云帆和痛苦的大家,恩心觉得自己真是很欠扁啊,原本只想看看大家的决心,没想到撮到伤心处,要是原来的自己,一定无痛无痒的开个玩笑,然后再安慰两句,这就皆大欢喜了。可今天的自己怎么也做不到,怎么也笑不起来。难受的没办法,只好起身来到小屋的窗前,用力的推来了那个小的可怜的木窗,外面秋风乍起,一轮明月,宛如玉盘。原来已经快到中秋了,那贞恩城现在也该是开始张灯结彩了吧。

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对有些丧气的下属说:

“这是云帆一个人的想法,还是你们大家的呢?”

见大家都低头不语,恩心又转过身,对着窗外,说:

“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吗?对此,我是否该反省一番呢。让你们那么闲,闲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既然这样,你们也就不配留在我身边了,赶紧卷卷铺盖走人吧。”

没想到,从来好言相劝的主子会说出这样毫无感情的话,而且不是在开玩笑,几人开始急了,一向不爱说话的项天裕立马走到恩心面前,有些接受不了,气愤的说:

“难道大家在主子的眼里只是这样毫无轻重的存在吗?那当初所有美好的规划和未来呢,只是说着玩的吗?”

“不是说着完的,但是踏过尸体的你也该明白,这样的一条路,不是那么好走的,前面除了欢歌笑语还有荆棘丛林。一直以来,你们崇拜我的天女之荣,但却忘了我不是神侃走下来的神,我只是一个人,一个会死的人。我给你们的不仅仅是风光体面的生活,还有可能是无尽的黑暗。这样的觉悟你们有吗?”

这样的话,就像一把锤子,把大家彻底敲醒了。是啊,别人也许不知道,但跟随主子的大家是明白的,主子不是神,她只是比别人聪明一些的人而已。大家怎么忘了呢,就这样心安理得的躲在其羽翼下,忘了外面的风雨本该是自己这个属下该为主子遮挡的。

此时,一屋子的静默,除了窗外一两只晚归鸟儿的鸣叫声,就剩下窗外的明月和窗前独立之人的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