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四章 黑暗之城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8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沉默之后,翰笙站了起来,缓缓而坚定的对窗边的主子说:

“自始自终,主子一直是我们心中神一般的存在,但没想到的是,这种想法无意中给主子添加了无形的压力,也成了自己偷懒的借口。对此,真的很抱歉,但不管怎么样,还请不要在此抛弃大家,让我们跟随主子进城吧,哪怕那是一个黑暗之城。”

恩心听了翰笙的话,仍然无动于衷。直到大家都争先附和起来的时候,恩心叹了一口气,对身后的众人说:

“这次,你们不走,以后不管是生是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好了,天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吧,明天大家低调进城。”

此话一出,身后一片欢呼,而背对他们的恩心嘴角也泛起了一丝微笑。

第二天一早,几人向农家大婶借了几件老土的衣服换上,连恩心也换上了平时不常穿,仍在车厢里当垫铺的浅灰色长袍,还好让蓝羽熨烫了一下,否则皱皱巴巴的像个穷酸秀才。丢下华丽的衣服,给蓝羽和紫玉涂了易容的膏药,几人乔装成了普通的商户,驱车进了城。

进城门的时候,几个很没素养的守卫前来把车厢彻底的收查了一遍,看着几人明目张胆的拿走了车厢里比较名贵的香炉和棋盘,恩心暗叹,好在几人没有随身携带大量银子和首饰的习惯,自己的那把剑外观也很是普通,否则还不被这看门的几个混蛋给私吞了。嘈嘈嚷嚷的几人总算盘查完毕了,这才很粗鲁的放几人进城。恩心看着进城的人个个低头,忍气吞声的样子,无奈的向几个混蛋道了谢,拉着已经暴怒极点的项天裕等人进了城。

为了怕成为别人的目标,几人头一回住进了一个普通的客栈,看着简陋的房间和桌椅,给主子打理房间的蓝羽一脸的嫌弃,恩心见了,就温和的说:

“奢华的生活享受惯了,也体验一下中层人家的生活方式吧。非常时期,还是小心为妙。”

“主子,蓝羽明白。”

“明白就好,非常时期,人要忍常人所不能忍,你把这句话带给项天裕。今天进城的时候,他差点暴走,若是真惹出什么事情,就算他有再好的身手,也敌不过这满城护卫。”

看着蓝羽出了房门,恩心难免有些担忧。这云阳城有四个出入口,外来人进城要盘查,出城还要去城主府拿放行印章,能拿到还好,若拿不到,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这么变态的想法,真亏得那个城主想的出来。看样子,大家要在此多停留一段时间了。几人都还年轻,难免有些经不起别人的挑衅。反观这云阳城,是个小官就不可一世的样,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晚饭的时候,恩心和大家说了这些事,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给自己忍着。待大家表完态才略略有些放心的对翰笙说:

“翰笙,明天一早,你就去城主府办理出城印章的事情,就以贞恩商号的名义。不过这里的分店有些小,可能会有些棘手,到时候你就临场发挥吧。能不能出城,就看你的了。”

“是,一定不辜负主子所托。”

恩心刚还想说些什么,突然被一阵嘈杂声打断了。几人回头一看,只见六名护卫追着一个女子进了客栈,那个女子长相清秀,大约十五六岁的模样,看衣着也算是一个小家碧玉。而那护卫边追嘴上还不断的喊道:

“你这小贱人,我们队长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还敢逃跑,看兄弟们今天抓住你,不扒了你的皮。”

那个女孩边跑还不忘向几人求饶:

“几位大哥,你们就好心饶了我吧。”

“饶了你?做梦。得罪我们队长,你就是有十条命都不够丢的。”

几人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在客栈的一楼大厅跑来跑去,客栈老板见了也不敢上前阻拦,而是和两个伙计躲在了柜台的后面。见此,厅里吃饭的人一瞬间消失了大半,眼看就要剩下恩心这一桌了,恩心一使眼,示意大家也赶紧撤。

待几人以最快的速度撤回楼上的客房,楼下传来了惨烈的叫声,接下来是头撞柱子的沉闷声。背靠在门上的恩心,忍不住的闭上了眼睛。现在的自己真是一个很没用的人啊,连一个小丫头都救不了。可能是感觉到主子的无奈,紫玉走了过来,双手搂住了主子,轻轻的靠在其肩膀上,轻声的说:

“天下不平事实在是太多了,主子不可能每件都能管的了的。今天实在是无奈,请不要为此感到有什么愧疚。万事量力而行吧,你看,主子不是救了贞恩城的很多人吗?已经做的够多了,若真是看不过去,等我们出了这里,再想办法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吧。”

恩心没有言语,真是透过紫玉的头顶看向那不知名的远方。等到大家心情平静下来,恩心来到二楼的围栏时,那里多了一些人,都是和自己一样明哲保身的外来旅人。恩心看向一楼,大厅的桌椅凌乱、破烂不堪的躺在那里,地上还有零星的血迹。此时掌柜的和伙计正在那里收拾着,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

“唉,一个月来两回,还让不让我们这些老百姓活拉?”

言语间有着太多的无奈,看不下去的恩心准备回房,转身的时候,不经意间,在一个柱子上看到了斑驳的血迹。可以想象,那样一个娇小瘦弱的女孩子,用了多么大的勇气和决心撞向这根柱子的,这该是怎样的绝望和无奈。

这天晚上,恩心满脑子里都是女孩头破血流的惨状,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难道真被翰笙说中了?这是一个黑暗之城。短短不到的几个时辰,让自己看见了很多负面的黑暗。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恩心看到大家或深或浅的黑眼圈,看来昨天的一幕在大家的心上都留下了很不愉快的印记。默默的吃完早饭后,翰笙就去了城主府,而恩心则在城里买了一件普通的白色袍子,换下了影响自己情绪的灰色长袍,然后徒步开始了云阳一日游。

虽说恶名彰著外加铁血政策,但这里却很繁华,可能是很少向朝廷上缴税银,连着海运,又与三国交界的贞恩城相隔不到一个月的路程,这样的优势让这里的商贸相当的繁荣。商人有时候是不可理喻的,尽管这里的城主多么的冷血,这里的守卫多么的贪得无厌,只要还有利可图,他们都会来这里。不说别人了,自己不也是在这里设了一个贞恩商号的分店吗?

若自己真是一个普通的跑商之人,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出城印章顶多拖延一段时间,最后还是可以出去的,但就怕自己的身份被拆穿,以这个城主的野心和胆大妄为,那个时候,自己就是插翅难逃了。这个男人可不比那些头脑简单的山匪,他有的是手段和头脑,不然也不会在短短的六年把这里的人治理的那么服服帖帖的。

虽是朝阳国的气候,中秋的太阳还是很强烈的,走了半天,又累又渴的恩心进了一家茶楼,找了一个二楼靠窗的位置,要了一壶上好的茶,休息起来。

刚才自己转了半天,才发现这个云阳城和自己的贞恩城很像,这里有着明显的抄袭自己的嫌疑。现在自己走的这条街就是云阳城的主街,听贞恩商号分店的掌柜说,这里的产业全是城主一个人的。这里也有很多给外来商号提供的别院,可惜只抄袭了自己的外表,精髓却一点也没有学去。自己的贞恩城会让人有家的感觉,里面的人可以快乐的工作生活着;反观这里,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躲躲闪闪。这个城主明显很不会用人,那样垃圾的护卫,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用的,一个让人没有安全感的城池,只会让人停留片刻,而不是甘愿常住。

不过最让恩心忌讳的是,这也从另一方面说明了这个云阳城主是去过自己的贞恩城的,若是正巧在去年中秋盛会上见过自己,那么这次又是敌暗我明了。自己在玄鸣国的动静太大,若他稍微有心的去查看一番,就能很快掌握自己的动向,自己在这里除了一间贞恩商号就没有别的势利了,这次对弈胜算的几率可不多啊。以防万一,还是早些飞鸽传书,安排一下比较好。

一壶茶刚喝了一半,楼下又传来了嘈杂的声音。这样的状况,恩心在闲逛的半天时间里见了不下于四次,这么混乱的地方,真是难为那些老百姓了。依着楼上有利的位置,恩心将下面的情况尽收眼底。事情很简单,一个和父母进城卖水果的小孩,因为笨拙,不小心把水果摊上的刀子碰到刚刚经过的一个护卫队长脚上,那位队长倒是没说什么,跟在他后面的几个狗腿不依不饶起来,抓过小孩就是一阵暴打,眼看小孩子都奄奄一息了,孩子的父母拼命的求饶,还把一天的辛苦钱全部奉上,这群人才扬长而去。望着几人嚣张的背影,恩心很肯定他们是故意的,不齿的冷笑一声。

突然,那个自始自终没有吭声的护卫队长一个转身抬头,对着恩心所在的茶楼望了过来,正好和自己的视线碰了个正着,恩心一惊,望着那个毫无表情的脸,心里很是疑惑,这样一个无动于衷的人,他是怎么做到的呢?其实刚才他可以稍稍制止的,但却什么也没做,而是冷眼旁观,收刮到的钱也是无所谓的赏给了自己的下属。昨天那个小姑娘的事情,应该也是这样的吧。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他看似什么都没做,却比任何人还残忍万倍,因为他是没有心的。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片刻,那个队长才挑了一下眉走人。这时,还端着茶杯的恩心,整颗心都凉了。让这样的一个人感兴趣了,那是否意味着自己在这里安生的日子到头了呢?没想到,喝个茶都能让自己深陷险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