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五章 怒放的蔷薇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30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从茶楼回来的恩心立马给贞恩城的逸冰修书一封,将自己目前的情形详细的说了一遍,并让他想尽办法以最快的速度给自己脱险。把信折叠起来放进信封,恩心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时,就看到翰笙脸色有些不好的回来了,知道事情没有办成,便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说:

“不要自责,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恐怕我们一时半会儿走不成了,我写了一封信,你吃过晚饭后亲自跑一趟贞恩商号的分店,将其飞鸽传书给逸冰。”

看着主子那么慎重的表情,翰笙有些不好预感的问:

“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嗯,我们恐怕被人盯上了。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但让大家还是小心一点。”

“是谁?”

“今天我在茶楼看到了这个城的守卫队长,一个看似无害,却很危险的家伙。他是城主的心腹,貌似对我很感兴趣的样子。”

看着主子无关痛痒的说出这句话,翰笙不无担忧的说:

“我去调查一下这个人。”

“好,不过万事小心点。”

“知道。”

晚饭之后,心情烦躁无心看书的恩心让紫玉早早的准备热水,开始沐浴。褪尽衣衫,坐在装满热水的木桶里,顿时从脚底到太阳穴都开始舒展开来,让连日来紧崩了神经彻底放松下来,靠在桶沿舒服的叹了口气。紫玉拿着布给主子擦背,透过有些朦胧的水气,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紫玉,我的后背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很狰狞?”

“怎么会?主子的背很漂亮。”

“你不用隐瞒,我能摸的到。”

“主子很在意吗?”

“还好,在背上倒不是那么介意,若是在脸上,我可能会有些接受不了。”

“不过这样的痕迹落在主子光洁玉白背上有些可惜了,况且主子以后还要大婚的。”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也许可以有别的办法呢?”

“能有什么办法?我可不认为这世上有什么去疤生肌的良药,要说淡化、遮掩的我还信一些。不过我后背的刀痕已经很浅,只是剑捅的伤痕太深,不那么容易淡化了。”

“主子刚才说得遮掩是什么?”

“哦,那是在疤痕上纹身的一种办法,根据伤痕的形状,纹出类似的花纹或者头像什么的。不过这也是需要技术的,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纹身?”

“怎么,紫玉对这个感兴趣吗?”

“不是,不过我听云帆说过类似的话。”

“云帆?”

“是啊,前段时间,他和项天裕逗嘴,说若是天裕再敢揭他的短,就用针把他绣成老鼠。”

“哈哈,云帆真逗,不过他是大夫嘛,平常经常给人扎针,会一些纹身之术也不奇怪。”

“主子要不要试一下?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云帆也挺闲的,他说自己都快发霉了。”

“不要说得那么轻巧,纹身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其过程繁琐不说,一不小心发炎的话,还会有并发症的可能。”

“这么危险吗?”

“还好,主要是主子我怕痛。”

恩心以为这些只是自己闲聊的范畴,不会怎么样。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云帆就满脸笑容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还很献宝的说:

“主子,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啊?”

“什么?”

“就是替主子纹身啊?”

“纹身?我什么时候说要纹身了?”

“紫玉今早告诉我的。”

看着云帆不怀好意的笑,恩心知道这个紫玉又一次好心并错误的转达了自己的意愿。按了按一早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有些无力的说:

“我没想过要纹身,昨天只是和紫玉闲聊,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她当真了,你怎么也参合进来拉。”

“可是这也没什么不好啊,主子放心,我的纹身技术得于师傅的真传,既不痛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我知道,不过我不打算在自己得身上扎针,你还是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吧。”

“主子最近很烦心吧?”

“是有一些,这种掌控感很弱的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那就让自己放松一下吧,纹身也是一种很好的解压方式,些许的疼痛会让人更清醒。”

恩心看着云帆很是认真的脸,有些不好拒绝,想到也是很有道理,虽然过程有些自虐,就说:

“需要帮手吗?”

“不用,我一个人就好。”

接下来,恩心叫来紫玉,让她去准备一些东西,顺便看守自己的房门。待一切准备就绪,云帆有些不好意思的对主子说:

“主子,能否让我看看你的后背,这样才能根据疤痕的形状来确定需要纹的花纹。”

恩心转过身去,褪去衣衫,露出了光洁的玉背,要不是因为上面的破坏美感的疤痕,不管是从线条还是颜色,这都是云帆见过的最漂亮的背。见云帆半天没反应,恩心披上衣衫,转过身来对云帆说:

“怎么拉?很难确认吗?”

正在神游中的云帆被主子这么一问,有些脸红起来,为了掩饰连忙咳嗽一声,说:

“不,主子背上的疤痕只有三处比较深,那是剑捅的痕迹,剩下的四道刀伤已经很淡了,这样的疤痕是最好处理的。不知道主子中意什么样的花?”

“花?”

“是啊,我决定把剑伤纹成花朵,刀伤纹成枝桠,一定是一幅很美的画。”

“云帆会绘画吗?”

“我不会,但主子会啊,你可以根据自己喜欢的花来画一副画,我再把它纹到主子背上,这不是更好吗?”

恩心听了云帆的话,低头沉思了一会儿,然后二话没说就在桌上的宣纸上挥笔画下了藤蔓中三朵怒放的蔷薇,红如滴血,带刺的蔷薇。惊讶的云帆看了主子一眼,一切了然于心。

接下来,恩心趴在床上,任凭云帆在自己的背上一针一针的绣着花,每针都是钻心的痛,额头时不时的冒着冷汗,但此刻恩心的大脑却是前所未有的清醒。想着不知道要在着云阳城待多久,不知道那个护卫队长接下来要走哪一步,不知道那位城主何时现身。太多的不知道,此刻在恩心的脑子里盘旋。以飞鸽传书的速度,最快在六天后到达贞恩城,加上部署和各地的联络,怎么说也要近大半个月的时间,这个云阳城的地理位置那么特殊,要想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在这一段时间里,一切只能靠自己了。为了尽可能的拖延时间,自己只好按兵不动,等着别人找上门来,不过在这期间还要不断的去城主府那放行印章,哪怕有一丝的可能,自己也不能轻易放弃。

云帆一边给主子纹身,一边擦拭主子额头的冷汗,看着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的主子,云帆有些心疼起来。这么好强的一个人,真是把自己身为女人的优越感统统抛弃了,像一个男人一样的活着,甚至比一个男人承受的更多。这样的人不该是受上天眷顾的吗?为何忍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残酷试炼呢?难道这次的云阳城之行又是一道考题?如果一个天女一定要在水深火热中走一遭的话,云帆倒宁愿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

纹身的过程中,翰笙和蓝羽先后来找主子,都被紫玉挡在了门外。听说主子在纹身,两人都没打扰,沉默的走开了。整个过程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恩心才从刺痛中解脱出来,云帆给主子绑上纱布以后,叫来正在门外守候的紫玉,交代了一些日常注意的事项后,就擦了擦额头出去了。

紫玉扶起有些虚脱的主子,很是担心的问:

“主子感觉还好吗?”

“还好,很刺激,当然也很折磨人。没有麻醉的药物,每一针都钻心的疼,一针过后,不知道下一针是什么时候,这种等待的痛苦真是很逼人呢。”

“没有麻醉吗?那我在外面守着,怎么一点都没有听到主子喊痛?”

“当然是咬牙忍住了,这点你以前在暗阁的时侯不是也常有的事情吗?”

“可是这样隐忍,好吗?”

“有时侯,这是必须的。我不知道未来会有些什么等着我,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让自己变得更坚韧,更强大。好了,不说这个了,你去准备点热水吧,我现在衣服都湿透了,想擦洗一下。”

“主子稍等,我现在就去准备,马上就好。”

看见紫玉出门,恩心有些难受的龇牙咧嘴起来。有的地方大概是出血了,也不知道什么时侯结痂、脱落成型。前世的那些热血青年,为了耍酷,总喜欢在自己身上纹身、刺青,他们都不觉得疼吗?自己现在整个后背火辣辣的疼,让自己坐立不安。原来美真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就这样,恩心忍着疼过了三天,待疼痛不那么明显的时侯,后背开始结痂了,紫玉说,过不了两天,就可以看到纹身的效果了。看着比自己还兴奋、激动的紫玉,恩心一笑而过。

又过了几天,云帆示意可以揭开纱布的时侯,恩心倒真的有些期待起来。由紫玉和云帆惊艳的表情来看,这次纹身是相当成功的,可惜自己看不到。在一次沐浴的时侯,恩心忍不住的问了紫玉:

“紫玉,我后背纹身的效果有多好?”

“主子,真的很漂亮,难怪阁主经常说红与白最适合你了。红色的蔷薇和白色的肌肤真是相得益彰的很。特别在水里的时侯,竟然有一丝的妖艳和魅惑。”

“妖艳和魅惑?这两个词和主子我一点也不搭调。不过漂亮就好,哎,终归是个女人,还是逃不过爱美之心。”

听着主子的自我调侃,紫玉也是抿着嘴在一旁偷笑。而这段时间恩心等人所住的客栈异常的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又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时,恩心惊讶于那个守卫队长的耐心,越是这样,越让人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