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六章 无心的人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6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来到云阳城已经有十天了,除了暗中的部署外,恩心几人只能静等城主的出城批复。不过批复没等来,倒是等来一个恩心十分不想见的人。望着面前这个不久前有过一面之缘的护卫队长,虽然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情,但事到临头,还是让恩心有些头疼。经过前几天翰笙的调查和贞恩商号提供的信息,这个队长可是个很棘手的人呢,他是这云阳城主的拜把子兄弟,也是城主的谋士之一,性格怪癖、阴暗。这队长来了,城主还会远吗?

话说这天恩心没有出门,和几个下属就近在客栈的一楼吃饭聊天,当然按照习惯选在了靠窗的位置,好巧不巧,正好巡城的这个家伙从窗外经过,又是不经意间的目光碰撞,然后就成了现在的情形。既然躲不过,那只好和对方切磋一二,探探他的水到底有多深喽。

见队长挥退了自己的下属,恩心也示意大家回避一下,等客栈的人逃得逃,躲的躲,回避的回避,走的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恩心望着毫不客气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人,身高和自己差不多,但轮廓可是深硬很多,头发很长,特别是额前的头发,几乎遮住了大半个脸,这样的人,除了那个坚毅的下巴和紧抿的嘴巴,很难看清他的表情,真像漫画里的假面先生。瞬间打量过后,恩心装作有些疑惑的问:

“不知官爷有何指教?”

“不敢,在下魏生平,是这云阳城的护卫队长。”

“原来是护卫队长,失敬失敬。”

“作为礼尚往来,公子不是也该报上自己的大名吗?”

“不才,金星,一介跑商。”

“金星?很少见的名字。”

“是不多见。”

“前段时间我不经意的时候见过你一次,当时你在悠哉的喝茶,你的神情让我对你产生了兴趣。”

“神情?”

“悲天怜人的神情。”

“魏队长一定是看错了,这么神圣的表情怎么会出现在我一个商人身上呢?”

“是吗?也许吧。若不是,这样最好。”

“为什么?”

“因为我最讨厌假仁假义的人了,一个不顺眼,他们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恩心一点也不怀疑他话的真实性,但还是一脸沉静的望着他,然后轻笑一声说:

“看样子,这个云阳城的人大部分还是让你顺眼的,否则这里不会还这么繁华。”

“可以这么说喽,不过你的承受能力挺强的,一般人听了我的话起码会脸色大变。”

“若是那样,队长岂不是觉得太没意思,搞不好一个不顺眼,金星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呵呵,你真是会说话,也很对我的胃口。”

“那真是我的荣幸。”

“不知金星何时离开这云阳城啊?”

“这个嘛,不好说。我来这云阳城已经有十天了,可是城主大人业务繁忙,我一直没能拿到放行印章,现在只能在这里慢慢等了。”

“原来这样啊,既然金星不急着走,那我们改天聚一聚如何?”

“那就叨扰了。”

魏生平见这人也不推辞,反而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心里有些兴奋。上次在街上偶然看到在茶楼悠哉喝茶的他时,自己就产生了兴趣。这是个长相很干净的人,以一个男人的标准来看,太过于文弱了些,但他的神情和气质却让人过目不忘。这样的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吗?这段时间自己太忙了,没时间来找他,没想到今天又被自己碰上了。既然自己对他有着无限的兴趣,那不妨查一查他的底细,说不定有意外惊喜呢。

打好了如意算盘,魏生平站了起来,说道:

“既然这样,那到时候我再拜帖邀请,到时候金星一定要赏光哦。”

说完,就准备离开,却在与恩心擦身而过的时侯停下了,俯下身,凑到恩心的耳边说:

“没想到一个男人的身上竟然如此清香,你当男人真是太浪费了。”

热气好似还留在耳边,人已经远去了,留下怔然独坐的恩心。

见人已经离去,翰笙等人赶紧走到主子的桌前,此时恩心已经调整好了心态,又是一副云淡风情的模样。

“主子,他绝对是不安好心。”

“知道,但为了拖延时间,给我们争取到增援,这个周旋是免不了的。好在他没有确定是哪一天,我们还有时间准备。”

在第二次见面后的第三天,恩心有些意外的接到了队长的邀请。没想到这次他的速度那么快,但自己没有理由拒绝。叫来翰笙,安排好大家,两人就去赴约了。

这次的地点很特殊,是在海边的船上,这是恩心第一次见到大海,这么原始干净的海面,真的和文中写的一样的美,波澜壮阔,碧海青天。可惜还没来得及细细欣赏,就被出口不远处的魏生平打断了。

“金星真是守时呢。”

“魏队长来的好早。”

“没办法,这个大门,若没有放行印章,外地人是出不来的。所以,我只好在此恭候喽。”

虽然言语轻巧,但恩心还是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有礼的作揖谢谢。接着便随魏生平来到了码头很远的一座船上,船很大,里面来回穿梭的人也非常多,进了船舱,恩心才反应过来,这里有些类似于溯河上的画舫。想来魏生平今天是请自己喝花酒,不知道他在的打什么主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乘魏生平前去和别人打招呼的空档,跟在身后的翰笙倾身上前,小心的对主子说:

“这个画舫是城主的产业,主子小心里面有诈。”

“知道了,一会儿你小心的盯着,不要轻举妄动。”

“翰笙明白。”

和翰笙通好气,恩心打开了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临着船栏极目远眺,欣赏难得的海景。置身于这样的天地之间,好似为了陪衬这海阔天空,恩心觉得自己的心在无限的放宽扩大。白日的海面,渔船往来很是忙碌,远处的码头,身作短衫的渔民卸下来一筐筐的鱼虾,脸上的满足感让恩心想起了李叔憨厚的笑脸。

“金星在想什么?那么的投入。”

听到身音,恩心定了一下心神,缓缓的转过身来,看见魏生平上扬着嘴角,背手站在自己身后。这时恩心才发现,其实他比自己高一些的。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家人。”

“佳人?没想到金星也是个多情的种子呢。”

恩心听完这句话有些疑惑,后来转念一想,原来此“佳人”非彼“家人”。但也不多做解释,只是有些讪笑道:

“魏队长真是好雅致啊,这里风景如画,看来你是这里的常客。”

“还好,我虽不是什么风liu之人,却也是个喜欢享受的人。”

“那今天金星算是沾了队长的光了。”

“哪里,以金星的风姿,今天这里一定会成为你的主场。”

恩心还想再客套一二,这时有位护卫走了过来,恭敬的对魏平生说:

“队长,晚宴准备好了,就等您入席了。”

听完护卫的话,魏平生也不多言,对恩心示意了一下后,就先行进去了。恩心只好随其后进了包房。透过魏平生的肩膀,不经意的一扫,在座的都是生面孔,一共五人,有两个商人打扮,一个文生打扮,一个作陪的女子,还有一个像是管家模样的人。

见魏平生进来,那个管家模样的人,很是不满的问:

“平生,你怎么才来啊,罚酒。”

魏平生也不恼,很好脾气的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看来和这个人关系很好。一杯酒下肚,放下酒杯,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一下,然后侧过神来,对大家介绍:

“今天我带来一个新朋友,金星公子。”

恩心听完他的介绍,非常有礼的上前作揖道:

“金星见过各位,有缘与各位尊驾在此一会,真是金星三生有幸。”

此话说完,没人接腔,大家都在评估,评估他够不够格和自己坐在一起。看着几人毫无顾忌的打量,恩心知道这几人都是城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今天可要小心周旋了。虽是这样,输人不输阵,还是把腰杆挺的笔直。

几人见这年轻后生既不逢迎也不溜须拍马,反倒一副很有骨气的模样。文生打扮的人忍不住讽刺道:

“平生,这是什么地方,连有眼无珠的人也配进来?”

魏平生好似没听到他的话似的,一个人悠闲的坐了下来,端起酒杯开始和旁边人打招呼喝酒,恩心见此,知道自己不过是他今天带过来的玩具而已,盛情邀约是个幌子,来打发他无聊的时光倒是真的。这么一个无心之人,自己是不指望今天有什么好收场了。索性无所谓的说:

“是啊,如此不搭调的我,真是有辱大家的雅兴呢。抱歉,告辞。”

说完,冷对几位有些愤怒的表情,转身准备离去。

这时,准备好看热闹的某人不高兴了,有些用力的放下酒杯,说:

“金星那么不给我魏某的面子?”

“面子是自己给的,魏队长。”

“哦,那你博了我的面子,我自己讨回来,如何?”

“怎么个讨法呢?把我丢进海里喂鱼吗?”

“这真是个好主意。”

说完,面无表情的来到恩心的面前,一手抓过恩心的手腕,用力的一扯,把她拉到了船舱的窗边,看了一眼外面的茫茫大海,回头对恩心说:

“金星觉得这个葬身之地可好?”

恩心没有看外面,也没有惊惶,只是有些轻笑的说:

“干净明朗,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身葬水晶宫总好过乱坟岗。”

“你不怕?”

“怕能改变什么呢?”

“说的也是,我最讨厌胆小的人了,不过,我也很不喜欢忤逆我的人。”

“那上天真应该对你感到抱歉,因为它塑造的人,可能没有一个讨你喜欢的。”

“所以我要看着他们慢慢的痛苦的死去。”

“你的城主是不希望你这么做的,毕竟他还是需要这个城池的,没了人,这城池就什么也不是了。”

“你倒是很了解他嘛,不过这会儿他很忙,管不了那么多的,现在你只有死路一条。”

“那你还不快点动手?对于一个将死之人,你真是太过于仁慈了。”

“是啊,对你,我是有些废话太多了。”

说完,一使劲,就把恩心推出了窗口,让其头和上身半悬在窗外。恩心半倒立的望着下面碧绿的海水,真是有种亲近的感觉啊。自己现在干什么呢?明明劝告了属下,叫他们忍常人所不能忍,自己却在这重要关头去激怒这个没有心的家伙,这不是拿自己的命在赌博吗?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对于这样一个无心之人,自己也只能反其道而行之了。你想作弄我,我就一定要陪你玩吗?很抱歉,本姑娘天生缺少那根经。这样意外的性子,是否让他更感兴趣,而手下留情呢?

就像猫抓老鼠一样,猫总是对那些拼命逃跑挑衅的老鼠感兴趣,而这样的老鼠才活得长久,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