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七章 东躲西藏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5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船舱窗子边的两人,一个半身悬在窗外,一个却心情很好的站在窗里。恩心不求饶,魏平生也不松手,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其余在座的几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恩心这会儿脑子有些缺氧的感觉,自己的头离海面越来越近了,随着船体轻微的摇晃,人有着瞬间的眩晕。这时从自己下方的海面里露出一个人头,是翰笙。恩心的大脑立马清明起来,一颗心放下了,然后身子主动的往下一挣扎,就一头扎进了海里,溅起了白色的浪花。

窗内的魏平生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当他有所反应,朝窗下的海面望去的时侯,只剩下阵阵涟漪,哪有半个人影。靠在窗边的魏平生,望着外面沉思起来,然后嘴角含笑的对座位上的某一人说:

“怎么样,是不是一个很有趣的人呢?”

“是很有趣,不过,你刚才有些过了。再有趣的人,若是死了那就不好玩了。”

“呵呵,你放心好了,他没那么容易死的,好戏才正式开始。”

“城主快回来了,你不要玩的太得意忘形了。”

“知道,你这个大总管就是太罗嗦。”

“因为我不想到时候你把自己都玩进去了,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周礼,和你说话,真是没劲透了。”

掉进海里的恩心,很快被翰笙拖到了离画舫较远岸边,然后给了渔民一些银子,编了一个谎言,跟着渔船进了港口,浑水摸鱼的回到了客栈。等恩心换下身上的渔民短衫,身上冰凉的感觉立马袭来,那是泡在海里的后遗症,中秋的海水已经冰凉了,当初急于脱险,没怎么顾及那么多,现在泡在温水里,才浑身打颤起来。望着主子有些苍白的脸,紫玉什么也不敢说,只是一遍一遍的给主子擦身添加热水,直到主子的身子微微泛红才找来衣衫给主子披上。

沐浴过后的恩心,舒了一口气,感觉知觉又慢慢回到了自己身上。然后对身后的紫玉说:

“你去告诉大家,赶紧离开这个客栈,搬到云阳城偏僻的西街去,那里有一家小客栈,接下来我们就住在那里。”

“好,我这就去叫大家准备一下。”

恩心看着紫玉出了门,转身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喃喃的说:

“游戏算是正式开始了吗?”

那个西街的小客栈是自己前一段时间闲逛的时侯,挑中的另一个容身之所,那是穷人聚集的地方,可以说是云阳城最乱的所在之地,因为没有什么油水可捞,那里基本上不见护卫队的人,可以说是个三不管的地带,但愿那里可以让自己拖延几日。

等主仆几人匆匆忙忙的来到西街的小客栈,已是掌灯时分,街上还算太平。几人安顿好就开始聚集在主子的房间里。

“你们一定对昨天发生的事情很好奇吧?和你们猜想的一样,我们是遇到麻烦了,而且这个麻烦还有继续扩大的可能。这个西街是我不久前挑选的暂时避难的地方,这里既安全又危险。安全是因为,护卫队的人暂时不会发现我们,危险是因为这个西街的人都是流氓混混,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发生事端,所以,大家没事的话,不要轻易出客栈的门。另外,翰笙明天去商号,找一个靠得住的,在这西街又有些地位的人来照应一下我们,省得那些小角色有事没事的来找茬。”

“若对方狮子大开口呢?”

“你先掂量一下,只要不是太过,就没关系。若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对于我来说就不是什么问题。”

“主子认为我们能拖延多长时间?”

“不会太久,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只要花点心思,不出三天就能找到我们。目前的情况,我们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东躲西藏虽然有些窝囊,但若不损一兵一卒,一直拖延到援助的人来,也不失为一种好办法。”

“那我现在就去商号,若等到明天,我怕会有什么变故。”

“也好,接下来就由你去安排吧。”

“是。”

等到翰笙出了门,剩下的几人都很默契的没有离开,而是原地不动的坐着。恩心有些不解的问:

“怎么拉?还有什么疑问吗?”

“主子,云帆有一事不明。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那么狼狈的回来?”

“哦,今天我去赴宴。你主子我被人当作玩具耍了呢,所以我跳海了。”

听着主子轻描淡写的话,几人都处于无法形容的震惊中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好半天后,云帆才喃喃的说:

“主子说的是真的吗?”

“嗯,不过这是早就想好的对策,若是让他对我还有新鲜感,不那么早把我解决了,我只能反其道而行之。这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你主子我就是那只东窜西跳的老鼠。”

“那就是说,只要他对主子还有新鲜感,那大家暂时就是安全的?”

“可以这么说。”

“这次是跳海,主子下次准备做什么呢?你这是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只有这样,才会有真实性,才会让他感觉刺激。既然要冒险,当然是要置死地而后生。”

“可是我们很怕啊,主子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回去向大家交代啊?”

“没事的,我自有分寸。”

“既然是玩游戏,我们不可以吗?”

“你们不够格成为他的对手,况且从一开始我就是他的目标。”

“那我们就这样干等着,眼睁睁的看主子去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冒险吗?”

“这样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你们一定不要感情用事的参合进来,否则,到时候我就无法左右顾及,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一定要低调的让别人忽略你们的存在,这点你们能做到吗?”

大家虽心情低落之极,但看到主子逼视的眼睛,个个无奈的点了点头。得到满意答复的恩心接着说:

“很好,若是你们能做到这一点,你们就安全了。若是我有个万一,你们就去投奔商号,让他们想办法送你们出城。你们不要有什么纠结,这是命令,若有违抗,从此不准再踏进我贞恩城半步。好了,其余的就没什么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说完转身来到窗前,不再看任何人。看着好似交代后事的主子,大家悲伤而又无力的走出了房门。然后一室的平静,站在窗前的恩心听到门外好似有蓝羽压抑的哭泣声,但还是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仰天压下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暗忖道,就这样吧,这是最好的安排。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有山穷水进的时侯。关于这一点,自己想的很明白,也很透彻。接下来,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当晚,翰笙找来了一个很贪财但很有信用,叫黑虎的混混,恩心看着他胳膊上几道狰狞的伤疤,知道这是个不怕死的主,只要有足够的银子,他是什么都肯干的。这样的人,正是自己现在所需要的。接下来的两天,恩心一直站在小客栈最有利的位置来观望这条街的动向,黑虎也会时常来向他报告一些小道消息。就这样,几人安安稳稳的待了三天。第四天的一早,黑虎来找恩心,见面也不客套,直奔主题:

“街尾今天早上有人来打探消息,后来无功而返。”

“云阳城其他地方还有类似的情况吗?”

“都是今早同时进行的,撒网式的打听。”

“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听说城主快回来了,想必那魏平生有些忌讳他,所以想在他回来之前,快速解决此事。”

“很有道理,那我原来住的那家客栈搜查没?”

“我看你还是不要回去了,那里的老板已被威胁过了,回去等于自投罗网。”

“是吗?那你知不知道,这云阳城还有什么其他安全的所在吗?”

“去南街吧。”

“理由?”

“那里是云阳城最有钱人居住的地方,那里的客栈也是很富丽堂皇,护卫队一般不敢招惹那里的人。”

“你在那里有靠得住的朋友吗?”

“那里都是有钱人的地盘,我怎么会有那里的朋友,不过现在别无它法,可以冒险一试。”

“既然这样,就这么办吧,那这段时间有劳黑虎的照顾了。”

“哪里,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应该的,不过,看在你这人还不错,又很大方的份上,以后我可以帮你收集一些消息。”

“那真是太感谢了,不过既然大家是金钱交易,我也不会亏待你的。”

“好说。”

等几人按照主子的吩咐,华服高调的出现在南街的时侯,已是临近中午时分了。交了价格不菲的房费后,几人来到大厅用饭。

恩心拍了拍不慎舒服的锦服,随着小二的招呼坐了下来。乘翰笙点菜的空档,恩心扫了一眼大厅的布置。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才知道自己住进了这云阳城主名下的客栈。暗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是自己的疏忽,还是上天有意的安排。

人说,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最安全。不知道这句话对自己来说,是不是也真的一样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