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八章 迷雾重重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1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南街的生活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除了花钱如流水以外。这时恩心总算明白,为何城主对这南街的人如此的礼遇,因为他的大半收入都是从这些有钱人身上赚来的。可以说,这里的人就是他的财神爷。老实说,他还真是个会衡量利弊的家伙呢。

在客栈里奢华的过了两天,恩心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自己,好似前段时间的落魄只是幻影。金钱和华服真的可以把一个人腐蚀,看来自己已经习惯并沉溺于优越的生活。

客栈靠窗的雅间,恩心一个人静静的喝着茶。从这里望去,这个南街真的很短,还不如西街的一半。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这个世上还是穷人占大多数的。但这里比西街安静多了,除了客栈、茶馆、酒肆、街尾的青楼、一家钱庄和一些别院,就没有别的了。恩心站在窗前半天,从眼前过往的人不到十个。而且都是衣着体面的人,看不到一个衣衫褴褛。若是按照这样的情形,除非魏平生亲自找上门来,否则两人是很难再碰上面的。

不过魏平生是暂时见不到了,却让恩心见到了另外一个人。刚喝完茶准备走出雅间的恩心不经意的朝门前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一个人,却是那天画舫上和魏平生一起喝酒的管家。见来人,恩心不着痕迹的退回了雅间,可能是恩心的衣着和这里的有钱人没什么区别,所以那人倒没怎么在意。正好,这时客栈的掌柜热情的迎了上来,还一副很是恭敬的说:

“周总管,好久没来了,知道您会来查账簿,我一早就把这个月的盈利准备好了。”

“这段时间城主出去了,所以府上要忙的事情很多,今天才算腾出空来。这个月的收益怎么样啊?”

“回大总管,这个月比上月略微好一些。”

“那就好,你去把帐目拿来我过目一下,等城主回来我也好交差啊。就送到我经常坐的那个位置吧。”

“那请总管稍等片刻。”

说完,就一溜烟的下了楼。恩心听着轻微的脚步声有远而近,心想,千万别是自己的这个雅间。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直到听到自己前面的隔间响起了掀帘子的声音,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因为两个隔间只隔着一道两米高的屏风,所以对面的声音恩心听的一清二楚。没一会儿就是一个疾走的声音,接着是小二恭敬的说道:

“大总管,这是您最爱喜欢的绿茶和糕点,请慢用。”

“哦,你下去吧。”

“是。”

等到小二离去,隔壁除了偶尔倒茶的声音外,就平静的一点声响都没有了。而恩心又拿起了还没喝完的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泯着,耐心的关注着隔壁的动静。

这人很安静,是否也是个耐性一流的人呢?大家都叫他大总管,若是和自己的大总管逸冰一样重要的话,他比那个魏平生还让自己忌讳呢。那天在船上,自己对他没怎么在意。他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样貌很随和,一副很好相处的样子,但当魏平生要把自己推下海的时侯,他并没有制止,不管怎样,他们都是一丘之貉,没什么好指望的。

这时,掌柜的进来了,接着是账簿放在桌面的声音。

“大总管,这是本店这半年的帐目,您慢慢过目。”

“好,你去忙你的吧,有什么问题我再叫你。”

“是。”

接下来是漫长的页面翻动的声音,有时一页停顿的久一些,有时侯连翻好几页。这样的动作让恩心很肯定他在很用心的查帐目,而不是敷衍了事,到目前为止,恩心对他的定论是,这是个认真而又有耐性的人。通常这样的人,是最适合管家了。

这很符合城主的用人哲学,因为是铁血管理,所以找了魏平生这么一个无心冷酷的护卫队长,因为要赚更多的银子,所以找了一个善于理财又细心的人管家。六年来,这个城主应该捞了不少银子,那些银子他都干什么了呢?若是投资,以自己贞恩城招商引资的优势和这个家伙的野心,他一定会在自己的贞恩城设立了铺面和产业。只是以什么样的商号为名,自己就不得而知了。若真是那样,自己谈判的筹码就多一些。若别有目地的想谋反,那自己就危险了。

在恩心整整坐了一个下午,快要掌灯的时侯,隔壁的家伙才满意的站了起来,期间还状似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是喃喃道:

“已经天黑了,时间过的真快呢,不知道城主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再不回来,平生就要胡闹了。”

听完这句话,恩心也有些期盼起来。没办法,自己真的不想和那个没有人性的家伙过招。消失了半天的掌柜又冒出来了,嘴上还小心的问:

“大总管,有什么指示的吗?”

“没有,你做的很好。比上任做的好多了,我没看走眼,以后继续努力。我走了,你也别送,收好这些账簿。”

接着就是掀帘下楼的声音,隔壁的掌柜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站在门口叫来楼下的帐房先生帮忙收拾账簿。

“掌柜的,今天的大总管看起来有些吓人啊。”

“是啊,我刚才真是吓得一身冷汗,他的饭可不是好吃的,一不小心就被护卫队砍了脑袋。”

“是啊,上任的掌柜真的挺冤的。”

“别说了,赶紧收拾一下。听说城主快回来了,说不定到时候大总管又要在隔壁的酒楼给城主接风洗尘。到时候不醉不归的几个大爷又要在我们客栈休息,但愿到时候不要出什么叉子和纰漏。”

“城主这一年经常外出,一出去就是一两个月,现在魏队长越来越过分了。听说最近被他逼死、打死的人都有十几个了,大总管一向纵容他,要是城主在的话说不定还能制止一下。”

“你就不要有太高的指望了,若是城主有意制止,队长会那么嚣张、毫无顾忌吗?那是他默许的,因为这样才能让大家乖乖的听他的话。”

“为什么我觉得城主好像比较讲道理一些呢?”

“我看你是脑子生锈了,一切的一切,始作俑者就是他。”

“说的也是。不过,到时候街尾青楼的姑娘该遭殃了。”

“行了,别管别人了,管好你自己吧,我们也不安全呢。”

听着两人的低声对话,恩心真是对那个城主越来越好奇了。这么一个让人生畏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或许不久,两人就会见上面了吧。待窃窃私语了半天的掌柜和帐房先生离去的时侯,恩心才缓缓的下楼,回到自己的客房。

让自己有些意外的是,翰笙此时正站在自己的门外。恩心推门进去,翰笙随后进来了。

“翰笙,有消息?”

“是的,逸冰来信了,一切已经按照主子的意思部署好了。”

“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真要是危机时分,这些部署解不了什么问题。关于人员渗透的问题怎么样了?”

“已经调配了一些身手和能力都不错的人往这边赶来,若无意外,三天后分别在港口和三国交界处进来。”

“有多少人?”

“只调进来五十人。”

“杯水车薪。”

“是太少了,属下无能。”

“这不是你的错,我明白这是最快能够调进来的人数了。不过,这里的护卫整整有八百之多,这还是明面上的,暗地里到底有多少,谁也不知道。既然这个城主敢明目张胆的夺位,一定是有充分准备的,不知道司徒酝谋的军队能不能在关键的时侯出现。对了,朝阳国京都那边现在怎么样了?”

“听那边的线报,司徒酝谋已经收到了主子的信函,也已在暗中调配中。”

“关于这个云阳城主的底细呢?”

“已经从多方查证,他不是云阳本地的人。以前也是各处游历,居无定所。云阳是他生活最久的地方。”

“除了这些,就没有别的消息了吗?动用暗阁的力量也查找不到?”

“是的,这个人很少露面,大部分事宜都是他的两个手下完成的。”

“把自己隐蔽的那么好,他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关于这一点,司徒酝谋应该也有所提防,因为最近他好像也在调查此人。”

“你说,他若现在派兵镇压,大概能多久到达这里?”

“最快要半个月,而且只是地方军。”

“若是这样,我们根本赶不上。这城主最近两天就要回来了,希望不要有什么动作。从这些情报显示,这个家伙早就有预谋了。他绝对不是只想做一个小小的城主,他的目标或许更大,但愿郝连纳极的事件不会发生在司徒酝谋的身上。”

“若是这样,主子的身份一旦曝光,就有可能成为他最有利的武器。”

“这是我一直担心的问题,也是我东躲西藏的原因。拖了大半个月,形势对我们还是一样的不利。看来,接下来有的拖了。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主动现身的。接下来,你继续收集有利信息吧,希望能让我们找到什么突破口。”

“翰笙明白。”

恩心暗叹一声,听刚才掌柜的意思,不久,那个城主有可能在这里留宿,那个时侯,毫无疑问会是自己所在的这层豪华客房。看来,自己又要搬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