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三十九章 神秘人物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第二天的下午,黑虎带来消息,云阳城主已经回城了。当恩心把搬家的理由简单的在饭桌上说了一下后,大家心领神会,好在之前已经搬了两次,现在简直就是轻车熟路。

不过这次没有搬离南街,只是换了一家而已,同样是城主的产业,只不过档次稍微低了那么一点,最主要的是,这里的视觉比较好,站在恩心现在客房的窗前,可以将那个客栈和其旁边的酒楼尽收眼底。

等几人安顿好,已是晚上了。吃过晚饭的几人都不愿意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赖在主子的房间不走。恩心也不恼,只是由着他们,而自己则走到窗前观望着。见主子在窗前站了半天,蓝羽终于忍不住的问:

“主子,你看到什么了吗?是不是那群家伙已经来啦?”

“没有,不过从客栈和酒楼的动静来看,他们也快了,最晚明天。”

“这样啊。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因为不了解所以才觉得可怕,但不管怎么样,他终究只是一个人,还是有弱点可寻的。”

“那主子打算深入虎穴?”

“也不用那么冒险,我的命还是很宝贵的。其实了解一个人,从他的行为举止就可以看出一二。而这个窗口,就是我初步了解他的地方。”

“原来主子一早就有所安排拉,感觉又像以前一样神采飞扬了呢。”

“这只是常年累积的习惯而已,习惯了思考和缜密的分析。现在我们也很闲,大家就各抒己见的来说说最近的心得和看法吧。这次,项天裕先说。”

“我对这迷雾里的人物不甚了解,唯一见过面的也就是那个魏平生了。以我江湖上的眼光来看,他是个内力强劲的练家子。不过行事又那么诡异,可能曾经在某个组织待过。”

“被你这么一说,我道是想起一些片段来。虽然我没有充沛的内力,但我的警觉性一向很高,可是上次在海边的船上,我竟然一点也没感觉到他走路的声音。而且他的臂力出奇的大,我只比他矮了一点点,而且地盘还算稳固,他却毫不费力的将我半吊在窗外。若真如天裕设想的那样,这城主背后的力量还真是让人摸不到头绪般的复杂呢。”

“是啊,最近我在收集情报的时侯,真的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不过那个魏平生的资料我道是收集到一些,他是一个孤儿,从小一个人乞讨生活,后来十岁的时侯被人收养,接下来的资料就找不到了。”

“虽有些笼统,倒也有一些参考价值。那个周总管呢?”

“关于他的资料,大部分是从商号那里收集出来的。此人是地地道道的云阳人,祖上曾经做过城主,也算是名门望族,后来在三十年前没落了。到了他这一代,已经是有些穷困潦倒,好在这人也是颇有才气的,凭着自己的聪明慢慢的挣了些家业。”

“他具体是在什么时侯发迹的?”

“大概是在十八岁的时侯,根据自己积攒的银子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酒楼,当时这件事在云阳城还挺轰动。”

“十八岁?之前他的才学已经小有名气了吗?”

“是的,他十四岁中了秀才,琴棋书画也算是样样精通。”

“后来呢?”

“后来就一直从事经商了,直到这个城主上位,他就捐出自己的产业投靠了城主。”

“投靠?但我怎么感觉这是早有预谋呢?假设他十八岁的时侯就被这现任城主收买了,那么,今年这个大总管三十多岁,很可能这一切是已经计划了十几年的阴谋。”

“主子,若真是这样,那一切岂不是很棘手?原本我们和外界认知的一样,以为只不过是六年的光景,若是将近二十年的谋划,这个骨头有些不好啃呐。”

“什么叫不好啃,根本就是啃不动。那么坚实的基础,除非动用国家的军队和好的策划,否则,司徒酝谋的皇位就有些不保了,但愿此时他能和我一样认识到事件的严重性。”

“难道这是一场浩劫?”

“嗯,若事实成立,那就是朝阳国的一场浩劫。”

听到主子这句话,屋里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此次的游历真是惊心动魄,刚逃出贼窝,现在又要陷入内乱,真是生与死的历练啊。

第二天终于到来了,早起的恩心有些紧张和莫名的兴奋。吃过早饭,几个人又聚到了主子的房间,为了防止被人怀疑,让天裕守着门口,别到时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就太得不偿失了。

恩心将窗子半开,自己侧着身子,正好可以看到那边的情形,好在这个窗子是客栈的侧面,不容易被人发现。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大概是上午九点了,酒楼里比往日忙碌了很多。掌柜的还不停的在催促,看来大家都是很担心自己的饿项上人头啊。

大概十点钟左右的时侯,恩心看到了那位周大总管,想来是来安排给城主接风洗尘事宜的。不过,大约一刻钟不到,就匆忙离开了。一上午就这样,没什么新意的就结束了。恩心也不着急,想着这酒宴是摆在晚上了。

下午,大概是三点左右,恩心见魏平生出现在了酒楼门口,还带了几个护卫。不过离开的时侯却是独自一人离开的,这让恩心和大家疑惑,后来见到酒楼门口换了小二,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乔装保安啊,这个城主真是够小心的,他越是这样,恩心越是可以肯定,他是阴谋的主宰。

四五点的时侯,陆陆续续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开始来到酒楼了,其中有两个商人和一个文生打扮的人是恩心在船上见过的,剩下的就是城里各大商号的掌柜,在其中,还让恩心看到了贞恩商号分店的掌故,这让恩心有些高兴起来,这样就不用担心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了。

接下来,恩心全神贯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酒楼门口的动向,希望能看到那位城主的庐山真面目。自己看到了魏平生,也看到了周总管,但都是稀稀拉拉出现的,没有见到前呼后拥的景象,更无从分辨这里的人到底哪个才是城主。这就是考验恩心看人的眼光了,在每个人的脸上巡视,根据自己的分心判断,觉得哪个比较接近自己的推理。

等到人物都到齐,天色暗下来,想着不再有人进酒楼的时侯,恩心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问站在自己身后的翰笙:

“翰笙,你看这些进去的人中,哪个可能性比较大?”

“我看没有一个可能的。”

“为什么?”

“这些进去的人都太老了些,大都在四十岁以上。这个年岁的人,有那么大的野心,有些不可能啊。”

“会不会是易容啊?除了他们,剩下的也就是下午时魏平生带进去的那些护卫了,难道是?”

“有可能。”

“这样的行为怎么看都不像是做大事的人啊。”

“也许另有隐情。”

“是吗?刚有的眉目这会儿又模糊不清了。还以为今天多少能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呢。”

正在有些惋惜的两人,突然被项天裕的声音打断了。

“主子,你看。”

随着天裕手指的方向,两人看到夜幕降临的酒楼门口来了一辆马车,接着从车上下来一个人,然后一个黑色高大身影一闪就进了酒楼,恩心和翰笙对视了一眼,说:

“他有可能就是城主。”

“从他和门的瞬间对比来看,身高大约比我还高一些,体格矫健,但不像是有内力的样子,从背影可以看出年龄在三十岁到三十五岁之间,这个人比较符合主子的推测。”

“若是这样,我们就可以掌握更多的资料了。”

“主子打算怎么办?”

“我想接近他。”

“怎么接近?搬回原来的客栈?”

“这虽是最快的方法,但我不打算采用。知道当时我守株待兔的事情吗?你先去调查他比较爱去的地点,然后我再出马。最好能越过魏平生和周总管,否则就会比较麻烦。”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动作一定要快,若是再不快点掌握他的动机,到时候恐怕要被弄的措手不及。”

“今晚我就去商号等着。”

等两人密谋的差不多了,外面大概都九点左右了,想来那群人酒也喝的差不多了。恩心来到窗前,抬头望了一下夜空,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然后让蓝羽熄了房间的灯,自己把窗子敞开,示意大家一起围在窗前观望,这样可能会扑捉的更多。

陆陆续续有人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个看起来还挺清醒,看这样子是要去街尾的青楼继续了。待魏平生和周总管先后出来的时侯,恩心知道终于可以看见那位尊驾的正脸了。

没错,就是之前看到的那个高大的黑影,虽然酒楼门前挂着灯笼,但在这样的夜色里,还真是看的不是很清楚。不过在他侧身和魏平生交谈的那会儿,恩心看到了那张刀刻的犹如剪影的脸,而最明显的就是那只鹰勾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