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四章 春风得意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3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十二岁的贞恩心已经长到一米六五,少女豆蔻年华的灵动在她身上已经体现了出来。

今天难得偷得浮生半日闲,恩心兴致很高,一路上哼着小调去镇里闲逛,顺便帮李伯买点家用。走到单文当铺的时侯,看到铺里的小儿正在把一个穿粗布短衫的年轻人往外赶,嘴里还嚷嚷:“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拿包破石头来这里当,我看你是穷疯了。”

年轻人一脸的委屈:“这不是普通的石头,我也不要当很多钱,给点路费就成,你就行行好吧!”店小二当他是来找事的,没再理他。

看年轻人一脸老实样,恩心对他怀里的那包石头好奇起来,随即就走过去问:

“这位大哥,能让我看看这石头吗?”

年轻人也没藏着掖着就打开了布包,里面有几块鸡蛋大类似于鹅卵石的圆形石头,石头表面虽有人工打磨的痕迹,但也很光滑。恩心暗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一样,但又一时想不起是什么。就索性对年轻人说:

“大哥这石头怎么卖?”

“这也是关外捡来的,你给个价吧。够我回去的路费就成。”

“大哥打算走水路还是旱路啊?”

“水路。姑娘问着干什么啊?”

看年轻人一脸的傻样,就说:

“你这石头我看着形状挺有趣,如果水路的话,一两银子足够,说不定还有节余,你觉得呢?”

“姑娘怎么说就怎么办吧,老实说,我身上实在是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要不也不会闹笑话的卖石头了。”

恩心掏出银子,从年轻人那里抱过石头,也不管他千恩万谢的样子就回了临溯居。

回到家,没来得及和李伯打声招呼,就一头钻进了书房。东翻西翻的,终于在一本名为《三国物产》的书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果真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紫水晶特有的矿石。紫水晶是玄鸣国的特产,在这个大陆上是只有皇族和一些大贵族才用的起的稀有宝石。

石头上有点点红色的斑迹,像是血。看样子,尽管外观被人打磨成了不起眼的石头,还是引起了别人不要命的争抢。但河蚌相争,渔翁得利。没想到被一个不起眼的年轻人得了便宜,不,应该是被自己得了便宜,毕竟那个傻傻的家伙不知道这些石头的真正价值。

拿来小锤子,轻轻地敲打,直至石头有些裂缝。再放在水盆里,不意外的,石头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紫光,里面果然另有乾坤啊。继续努力,轻轻小心的敲着,直到石缝裂开,里面出现一颗璀璨夺目龙眼大小的紫水晶。这真是巨额财富啊!目惊口呆的某女一时忘了呼吸。

接下来一颗颗紫水晶在恩心的小锤子下新鲜出炉,共计九颗。原本包石头的大布包换成了一个小袋子,被恩心藏在了自己的内衣柜里。收拾完现场,把那些容易引起别人怀疑的石头偷偷包了起来,再悄悄的来到溯河边,一股脑的仍进了河里,销声匿迹。

恩心在回去的途中,仍掩不住自己雀跃的心情,决定去找蓝狐狸切磋切磋剑法和笛意,顺便蹭顿晚饭。买了水果和糕点,一如既往畅通无阻的来到篮雪傲所住的院落。只见篮大老板好兴致的正在舞剑。神情特别投入,都没见到自己进来。

恩心转念一想,抽出随身携带的竹笛,说这竹笛还是大有来历的哦。

话说当年和篮雪傲学吹笛子,恩心在夏文书面前抱怨过,说是嫌狐狸原来赠送的笛子太过于华丽,不敢随身携带,怕人偷。没想到不久文书哥就精雕细凿给她做了一把竹笛,翠绿的,恩心喜欢的不行,自己编了一个吊坠,第二天就拿到篮雪傲显摆。当时给老狐狸气的吹胡子瞪眼的,虽然他没有胡子,下巴也很光洁,可那表情还是让恩心今天记忆犹新。

赶紧收回思绪,对着舞剑的篮雪傲吹起了前世《花好月圆》曲调,一曲完毕,篮雪傲也收起了剑,一边擦剑一边问:

“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通报一声。”

“来了好一会了,见你很投入,没好意思打断。”

“刚才的曲子叫什么?”

“啊?没名字。只是听别人唱过。觉得旋律还可以,就学了。好听吗?”

“不错,唱一遍来听听。”

说完,坐在一旁喝着茶,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恩心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唱了起来: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醉

轻浅池塘鸳鸯戏水

红裳翠盖并蒂莲开

双双对对恩恩爱爱

这暖风儿好花催

柔情蜜意伴人间

——来自《花好月圆》

“嗯,听起来很缠绵,让人有种想爱一场的冲动。”

“呵呵。你都不知道爱了多少场了,还有冲动啊?”

不理会恩心的讽刺,蓝雪傲认真的说:

“那都是逢场作戏,刻骨铭心的一次还没有过。”

“感情也可以假装吗?你真是个演戏高手。”

“不是假装,只是没遇上。有些人是可遇不可求的。”

“为什么?你在御新国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什么样的女子让你有这样的挫败感啊?”

“是啊,挫败感。这个世界,我可以和任何人抢东西,但除了一个人。”

“皇上?”

“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聪明啊?什么事情都一猜一个准。”

“只是瞎猜的,结果瞎猫碰上死耗子。”

“那你这只瞎猫还真是走运,每次出门都能碰上耗子,而且还是死的。”

“嘿嘿!人走运的时侯,天也嫉妒的。”

“今天怎么舍得大出血又是买水果又是糕点的?不会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话不能这么说哦,单纯的徒弟来孝敬师傅不行吗?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丫头,你的口才又见长喽。我说不过你,总成了吧?”

“这还差不多。你也不要想太多哦。一入宫门深似海,还是忘了那位女子吧。不管是她愿意还是不愿意的,你们已经不会再有可能。皇家就算让她在宫里老死,也不会放她出来的。既然嫁给了皇上,就生是皇家人,死是皇家鬼。”

篮雪傲深深的望着眼前这个虽然长了个子,还是一脸稚气未脱的女孩,没想到她比自己看的透彻。

恩心在篮家用了饭后,很晚才坐着马车回了临溯居。进了门向李伯打声招呼,就去了夏文书的书房。果然,夏公子还在挑灯夜读。见自己进来就放下了书,问:

“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又去篮家蹭饭了?”

“呵呵!你怎么那么晚了还没休息啊?”

“家里的猫还没回来,我怎么好意思睡。最近功课怎么样?”

“还好。我明天可以跟你去学堂吗?”

“去学堂干什么?有什么不懂可以在家里问我。”

“只是来了那么久,我还没见过你教书的样子呢。”

“女孩子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待着,去什么学堂?你不给我捣乱就行了。”

“捣乱?”

“如果是普通家的女孩子也就算了,我不会迂腐的限制你。可你的身份不比常人,我怕到时候会引起学堂的骚乱。”

“我女伴男装不就可以了吗?悄悄的混在课堂里,没人注意多了一个人。文书哥,我求你了。”

实在拗不过恩心的软磨硬泡,夏文书最终答应了恩心的肯求,让某女高兴的都快上天了。

第二天一早,恩心一副公子哥的打扮随夏文书去了单文镇的学堂。说是学堂还不如说是小型的书院,因为来这里就读的都是些家庭条件不错的主,学堂的设施也相应好的很。

今天轮到夏文书教《文书》,类似于现代的《语文》。和平时的夏文书不同,上课的他,看起来儒雅沉稳,就像一个学者。没有摇头晃脑也没有尖酸刻薄,和古时候先生的模样相差甚远。他讲的是林雅瑟十五岁作的《御新赋》,文风华丽张扬堪比司马相如的《子虚赋》。

听刚刚夏文书的简介,林雅瑟简直就是御新国国宝级的人物。十岁,盛名就传遍整个大陆。十五岁任鸿雅书院最年轻的先生,二十岁就当了院长,成为御新国的文学泰斗,现今可谓是桃李满天下,其中包括我们如今的皇帝陛下。听到这里,恩心感叹,千古奇才啊!当然也可以理解旁边那些学生们仰慕的眼神了。

回去的路上,夏文书问恩心今天的感想,恩心不自觉哼出了一首歌:

少年郎上学堂背诗文头摇脑晃

松烟墨蒙恬笔算盘珠敲得劈啪响

读破万卷书谁能比我强

背不出慢慢想想不出就打手掌

学古人头悬梁锥刺股萤火虫借亮

梦想路很长不怕少年狂轻舞飞扬

十年寒窗宝剑锋梅花香碧罗天未雨绸缪

苦做舟学海无涯高山流水知音在等候

且看这光阴似水流哗啦啦一去不回头

都说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啊

上考场可别发抖与人争辩也要文绉绉

且看这光阴似水流莫等闲我要占鳌头

——改自《梅花香》

夏文书听着恩心的歌,会心一笑道:

“好一个‘莫等闲,我要占鳌头’啊!恩心,你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了。”

“是吗?未来还很远,惊喜会越来越多。文书哥可要好好睁大双眼,不要错过才好。”

“好,夏文书就拭目以待。”

恩心嫣然一笑,然后伸开双臂旋转,白衣似雪,轻舞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