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四十章 幸会阴谋家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2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至今为止,恩心总算和那位神秘的城主有了半面之缘,望着一群前往青楼的人,恩心甚至有随其前往的冲动,好在还算理智,没有做出什么让下属跌破眼睛的事情。

夜,渐渐的深了,恩心很困,但想着那个城主还要回这里的客栈休息,就强打着精神,坐在窗边等着。此时,外面已是黑灯瞎火的,除了那个等着主子回来休息的客栈还留着灯外,其余的店铺都熄灯关门了,让原本就不热闹的街道显得更加冷冷清清。恩心望着客栈那在夜风中摆动的灯笼,很是奇怪的想,这个城主真的很诡异,明明已经到了老巢,为什么好好的城主府不住,偏偏要住客栈呢?难道他回城的行踪在这里还是个秘密?若是这样,他真是万事有够小心的。

正在和周公做斗争的恩心,突然被翰笙的提醒给唤醒了。睁开眼睛望着窗外,一辆马车缓缓的在这安静的夜里行驶着,然后停在客栈的门口,接着那个黑色的有些鬼魅的身影跳下车来,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客栈的门口,恩心眨了眨眼,若不是之前见过这人矫健的身影,还真以为是自己的眼花了呢。

好了,既然这家伙回来了,自己也可以休息了,接下来的明天就老调重弹的制造一个偶遇好了。想完就倒在了床上,一睡不醒了。翰笙看着主子入睡的速度,只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走过去给主子盖上被子,顺便向紫玉交代了一声,就一个人出门去了贞恩商号。

第二天当恩心醒来的时侯,已是日上三竿了。好在天裕一直在窗边守着,否则自己一定会错过最佳良机的。此时,恩心正一边吃着不早不晚的饭,一边听着翰笙的汇报:

“昨晚宴会结束后,我去了商号,那个掌柜的把整个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这个城主自从三年前宴请过城里的大商家们,这是第二次。因为贞恩商号两年前才在这里做生意,所以这是掌柜的第一次见城主。听说此人身材高大魁梧,面相有些阴冷,话不多,但没句都能说到核心的点子上。而且此人对贞恩城的天女很是赞赏,言语间还颇有仰慕的意思。”

说到这一句话,翰笙还有些忌讳的看了主子一眼,恩心很不在意,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得到准许后,翰笙也不迟疑,继续说道:

“掌柜在宴会上的总结是,这人一年不会在城里待两个月,大部分的时侯都是外出的。另外,这人有些残暴,昨天在青楼,还随手杀了一个有意讨好他,却不知轻重的女子,当时手段之狠,令旁观的数人胆战心惊。那个女子的死状真的非常惨不忍睹。”

“看样子,这一点跟传闻很相像呢。这个城主既然对我那么感兴趣,那席间有没有问掌柜和我相关的事宜呢?”

“有问,但是掌柜的以自己不清楚为由挡了回去。”

“那他言语间有没有说过见过我的话呢?”

“掌柜的说,他在中秋盛会上有过惊鸿一瞥,自今记忆深刻。”

“是吗?那翰笙,你觉得我的男女扮相差别多少?”

“其实若是对你不了解的话,很难将其归为同一人。”

“那我这样贸然见他,不知道会不会被他怀疑。”

“若他对主子非常感兴趣的话,一定会收集不少主子的资料。当年主子只凭单文镇的一面就能在多年后认出郝连纳极和司徒酝谋来,想必此人也有可能。”

“真是扫兴。若是一开始就被认出来,那我不但套不出什么消息,说不定还会很危险。”

“是啊,所以还请主子三思。”

“到现在为止,那人还没有出客栈的门吗?”

“是的,项天裕一直在盯着。”

“那我还有时间准备。你去给我买一套宝蓝色的长袍,一定要让我显得既贵气又有气质,最主要的是要让人感觉很舒服。”

听完主子一长串的要求后,蓝羽有些疑问的说:

“主子,有这么神奇的衣服吗?”

“当然没有,但穿在主子我的身上,我就会呈现出这样的风格。”

“人家都是衣服陪衬人,你倒好,反其道,来个人陪衬衣服。”

“不自信的人才会用衣服来陪衬自己,而自信的人却可以陪衬衣服。”

恩心原本还想就衣服的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长篇大论,就被窗边天裕的手势打断了。领会的走到窗前,看见客栈门口停了一辆马车,接着那个诡异的家伙闪了进去。见此情景,翰笙和天裕一同很有默契的望向主子。恩心看着马车行驶的方向半晌后,慢腾腾的对翰笙说:

“今天主子我不打算和他制造偶遇了,你先去调查一下,他今天都去了哪些地方。”

“是。”

在翰笙等人去密切关注某人行踪的时候,恩心这近一个月来,难得好心情的半靠在窗前修着自己并不长的指甲,嘴里还若有若无的哼着小调。这样怪异的情形让蓝羽和紫玉都有些毛骨悚然,总觉得主子今天哪里有些不对劲。

到了喝下午茶的时间,翰笙回来了,顺便买回了主子上午交代的那件宝蓝色的长袍。恩心随手摸了一下,说:

“嗯,不错,很对我的口味,也很配我那根白玉簪子。”

翰笙见主子一点也不关心今天那个城主的行踪,反而一门心思的放在那件没怎么有特色的衣服上,就有些忍不住的问:

“主子今天的心情很好?”

“还不错,接下来好戏就要上演了。不管是喜剧还是悲剧,在上场之前总要给自己找件像样点的戏服吧。现在,你可以汇报一下今天的成果了。”

“他今天没有走出南街半步,一直都在茶楼靠窗的位置喝茶,直到刚才回到客栈。”

“这个嗜好真是和我有的拼呢,中间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没有,不过他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茶楼下面的街道上。”

“街道?”

“但当时街上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

“那有可能和我一样,只是在思考而已。好了,你今天也辛苦了,下去好好休息一晚上吧。”

“不继续关注了吗?”

“嗯,接下来就该我出场了。那些渗透人员快到齐了吧?到时候你要统一好好的调配,一定要人不知鬼不觉的不露半点痕迹。”

“属下明白。”

“好吧,剩下的就要你多忙一些了,记住当初我和你交代过的话,一旦有状况,不能犹豫,立马按照我的方案撤退。”

“翰笙牢记,也请主子注意安全。”

“我会的,就算是用爬的我也要活着回来。”

翰笙看着主子一脸灿烂的笑容,眼睛有些刺痛,施了礼有些狼狈的退出了房间。恩心拿起床上的那套衣服,在自己的面前比划了一下,对着镜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大约早上九点的时候,恩心在蓝羽和紫玉的精心装扮下出了门。临出门的时候,蓝羽有些不放心的说:

“真的能见到吗?”

“既然是守株待兔,当然是要靠运气了。”

说完,甩开手中在这秋末有些多余的折扇,神情悠闲的晃到了那个茶楼,还专门挑了一个一摸一样的位置。要了一壶茶,静静的坐着消磨时光。模拟着昨天那人的神情看向楼下的街道,真是没什么好看的呢,看来自己猜得没错。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了半个时辰,恩心听到帘外小二有些抱歉的声音:

“客官,今天这个雅间已经有人了,要不您换别的间吧。”

话还没说完,恩心所在雅间的帘子唰的一声被人掀开了,恩心假装不经意的望了过去。高大的身材,冷竣的眼神,还有那只鹰一般的鼻子。心里暗忖,真是幸会了。这样的一个人,非常适合演电影里那长盛不衰的阴谋家的角色。这样的长相,也没让恩心失望,真的很有野心的一张脸呢。可惜,自己是不会让这样的人上位的,不管他多么的卧薪尝胆,不管他曾经付出了多少,他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失败。当然,若是他懂得悬崖勒马那就另当别论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大概为零。

其实这只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恩心却觉得这个开头真是有些漫长,特别是被一双鹰眼猛盯的时候。好在,自己的表面功夫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了,现在的自己只是云淡风轻外加一点疑惑的望着门口的两个人。

这个店小二很难做呢,不过他竟然不认识自己面前这位大名鼎鼎的城主大人外加他的大老板,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呐。不过这也多少让恩心有些意外。也许这个城里的人都知道魏平生和周大总管,但城主对他们来说却是神秘般的存在。这样的掩盖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不过现在好像有些跑题了,这会儿还是正事要紧。定了一下心神,展开自认为完美的笑容,对门口的人说:

“一个人喝茶确实有些无聊呢,若公子不介意的话,可愿意和我共用一张桌、一间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