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四十一章 孤注一掷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0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没让恩心等太久,在某人注视了她一下后,就有些粗鲁的赶走了小二,飕的一下来到了恩心的桌前,然后轻轻的坐下。恩心看着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人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不得不感叹此人的诡异。

感慨归感慨,恩心还是拿起茶壶,给对面这位危险人物斟了一杯茶,放下茶壶的时侯,客套的说了一句:

“请用。”

然后端起自己的茶杯,望着窗外不再说话。两人就这样面对着面,但一句话都没有,除了偶尔的倒茶的声音,还真是静谧的很。

“公子不是本城的人吧?”

正在苦想对策的恩心突然被这么一句话打断了思路,回过神来望着对面,此时他正盯着自己,想来刚才是在和自己说话,看样子,事情有些进展了。忙接过话题说:

“何以见得?”

“觉得面生。”

“这云阳城内的人如此多,这位公子如何能面面俱到的每个人都认识呢?就是城主也不可能呢。”

“你有着这个城里人不该有的惬意和洒脱。”

“‘不该有’是什么意思?”

“你这样刺眼的笑让人很不舒服。”

“真是奇怪,这样的话会让这里的城主很是愧疚的,没想到他的子民竟然这样的悲观。”

“这和城主有什么关系?”

“作为一个城主,他的子民该是幸福快乐的,可你刚才的言论却很灰暗。难道是因为在黑暗的环境里待的太久了,所以才觉得阳光很刺眼吗?”

“如果是呢?”

“那现在主动走到阳光下,去适应去理解,也许还不算太晚。否则在黑暗的环境里待的太久了,人就会容易失明。”

“我对你有种熟悉感。”

“可是你对于我来说却很陌生呢。”

说完,又端起茶杯悠闲的喝了起来,等着对面人的话。老实说,和这样的人聊天真是一种刑罚,声音和表情阴冷而毫无温度,那双眼恨不得把自己穿出无数个小洞。在这样的超低气压下,自己还能喝的下去茶,连恩心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也许现在开始了解还不算太晚。”

“你会花精力在一个路人身上吗?”

“当然不会。”

“那就是喽,你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路人。喝完这壶茶后,谁还会记得谁呢?”

“若是你想离开,可没有那么容易呢。”

“是啊,要不是拿不到城主的放行印章,我早就离开了。”

“那么迫不及待?”

“是啊,这里让人压抑,还有些许的恐惧感。”

“你的感觉很灵敏。”

“不是我的,是这里所有人的。你看楼下的街道,人影稀少,就算是偶尔有几个路人,也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所以你就想逃离?”

“用逃离可能有些夸张了,不过想离开倒是真的。已经是秋末了呢,再不回去,就要下大雪了。”

“那就留在这里过年好了。”

“过年?那要和家人在一起才热闹。好了,我该走了。既然你喜欢这个雅间那就让给你吧。”

说完,起身离开。可是刚走了一步,就被人给拉住了。恩心有些意外的看着拉着自己的那个人,心想,你不会这么快就想把我抓起来吧?

“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的情,既然你请我喝茶,那基于礼尚往来,我也该回请你一次。”

“呃,没关系的。只是一壶茶,请别放在心上。”

“我坚持。”

恩心看自己争不过,心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说不定能了解更多呢。

“那我就不客气喽。”

“请便。”

“现在正好也中午了,要不你请我去这南街最好的酒楼吃顿饭吧。”

“好说。”

“不可以有外人。”

“好,只有我们两个。”

“那我们走吧。”

两人来到前天几人摆宴洗尘的酒楼,恩心毫不客气的选了一个豪华雅间,也不看菜牌,随口要了酒楼里最贵的十道菜,心想,既然最终你不会对我怎么礼遇,那在大家正面交锋之前,让你大出血一回吧。

见恩心这么大手笔的样子,对面的鹰钩鼻子倒也没说什么。接着菜一道道的上来了,恩心一样不落的都尝了一个遍。老实说,这里的厨子水准不怎么样,这里的菜式达不到自己挑剔的味觉。

“不好吃?”

“不要以为最贵的就是最好的。老实说这里的厨子已经很用心了,只是这里的口味不太适合我。”

“花了那么多的银子,点的却不是自己喜欢的,你到底在想什么?”

“反正又不是花我的钱,有什么好想的?”

见对面人的脸有些抽搐,恩心赶紧岔开话题说:

“虽然不好吃,但这些都是大补的东西,对身体很好的。”

说完,开始斯文的吃了起来,中间不忘给对面的人夹了一些菜,虽然知道他不一定会领情。以后自己落到他的手里,不知道他会怎么折磨自己呢,所以一定要在现在攒够本。

一餐饭吃完,基本上都是恩心在吃,对面的人只是看着。对此,恩心的理解是,这人太过于小心了,怕自己给他夹的菜有毒。

酒足饭饱,恩心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若再耗下去,对自己可不好呢。

“好了,我吃饱了,谢谢公子的奢华午宴,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起身走人,这回鹰钩鼻子没有拦自己,恩心畅通无阻的回到了自己的客栈。恩心走后,某人还坐在原位,透过窗子,看着恩心宝蓝色的身影在阳光下的街道显得越发光彩夺目,有丝玩味出现在嘴角,这样干净明朗和自己格格不入的人,真是让人有种想破坏的冲动呢。

见主子平安归来,几人提了半天的心终于安全着陆了。蓝羽第一个跑到主子的面前,好奇的问:

“主子,你今天见到他没?”

“见到了。我请他喝了茶,作为礼尚往来,他请我吃了午饭。”

听完主子的话,几人面面相觑,有些摸不着头绪了,那么危险的一个人物,怎么和主子那么友好的相处呢?好似知道大家的疑问似的,恩心有些感慨的说:

“就算彼此有些还算愉快的记忆,那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因为再见面,大家就是敌我的立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很快就会来找我的,所以你们先撤。”

“为什么?”

“他虽然没有怀疑我的身份,但以今天他的口气,是不打算放我出城了。若是你们和我在一起,会有些危险。除了翰笙,你们都撤回商号,明日离开云阳城。”

“主子,你要独自面对?”

“云帆,不要说什么了,本着那个城主对天女的热爱,商号的出城手续已经办了下来,你们乔装一下跟着出城吧。”

“主子。”

“不要婆婆妈妈的了,出了城就跟着商队回贞恩城,半路上会有人接应你们的。你们安全,我就放心了,这样才能更专注的做自己的事。”

看着主子决然的样子,蓝羽几人都哭了。他们其实很害怕,害怕主子有个什么万一。一时,半月前的伤感又回到了大家身上。

第二天一早,几人就被主子强硬的赶出了客栈,在门口的时侯,恩心对这项天裕和紫玉说:

“虽然路上有了安排,但不排除有意外发生,你们两个一定要保护商队和大家的安全。”

“主子放心,无论出现怎样的状况,我们一定不会放弃的。”

“那就好,一定要安全地到达贞恩城,然后乖乖的在家等主子我回来。”

“是,我们碧落居再见。”

“好,碧落居见。”

等几人好不容易的依依不舍的走了,听到大家在中午的时侯顺利出了城门的时侯,恩心暗松了一口气,对身旁的翰笙说:

“接下来就剩下我们两个了,还是好好计划一下接下来的事情吧。”

“好,刚接到消息,两个老爷子已经在半个月前到了贞恩城,现在已经开始着手这云阳城的事情了。”

“有两个爷爷帮忙坐镇,我就放心了。”

“渗透人员已将全部到齐了,我把他们分部在商号的各个店铺里,听主子统一调配。”

“噢,这些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动用,否则也是无畏的牺牲罢了。”

“翰笙明白。”

“若我没猜错的话,那个人很快就要登门拜访了,到时候我离开了,这城里的事情就由你来调配处理。”

“离开?”

“这是最坏的打算。为了保存实力,我们两个还是分开的比较好,你现就去联络黑虎,搬回西街去。”

“主子一个人没问题吗?”

“你放心好了,我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到了晚上,客栈里就剩下恩心一个人了。望着有些冷清的屋子,想着前两天这里还赖着几个人呢,现在就剩下自己了。这样也好,没有后顾之忧的自己,才会有勇气去孤注一掷。

窗外死一般的寂静,真是一个让人没有好感的夜晚。这时有小二敲门的声音,恩心前去开门,门外站着几个护卫,领头的正是魏平生,见到开门的恩心,他不怀好意的笑着说:

“金星,我们又见面了。我们城主有请,和我走一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