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四十三章 癫狂的疯子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从小院回来的邵孜寒有些怒火中烧的狂躁,刚才的自己失控了,这还是六年来的头一次呢,算那个家伙有些能耐。不过他真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可别忘了,这是自己的地盘。你越是这样假装高洁,我越是加速摧毁你的步伐。

自从邵孜寒来过后的第二天,恩心就被有些粗鲁的赶到了一个破旧的院落,看着那些蜘蛛网、半人高的野草还有那斑驳铁门上的大锁,恩心头一次唾弃起男人的肚量来。只不过说了几句,至于把自己赶到这个没有一丝人气的破屋里来吗?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穿过杂草丛生的小院,恩心来到那个在秋风中有些勉强的屋子。破桌子、破椅子还有一张破床,真是难为那位总管大人了,找了这么一个破烂不堪的地方也是很不容易的啊。好在,还有一床看起来像样的被子,否则真是太过于惨不忍睹了。

恩心无意去收拾这里,因为自己没打算在这里住多久。将那张破床随便的整理了一下后,就半躺在上面思考起问题来。只要自己再忍受个几天,大概就万事大吉了。所以这破屋子也就将就一下吧,就算不给饭吃,自己还是能挺的过去的。

第一天就这样安稳的过去了,对于没人前来打扰,恩心很是庆幸,虽然人有些饥肠辘辘的。第二天的时侯,恩心就不这么想了。对于一日三餐均衡的自己来说,已经有些头晕眼花了,但是还能坚持下来。第三天的时侯,恩心决定不起床了,就这样躺着,省点体力。

然后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再睁开眼的时侯,眼前的情形让恩心有些恍如隔世。破屋子不见了,小院子也没了,现在眼前的是奢华的卧房,旁边还有一个正在打盹的丫鬟,那正是前几天监视自己的两个丫鬟中的一人,半掀开被子,自己身上有些脏兮兮的衣服已经被换了下来,裹胸没有了,看来身份已经被拆穿了,不然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待遇?

转过头看向窗外,现在好似下午时分,看来自己昏睡了半天,离援兵到来的日子还有四天呢,感觉真是有些漫长啊。也许是自己的叹息声引起了丫鬟的注意,刚刚还小鸡啄米的姑娘这会儿立马恢复了精神,忙走到恩心的床边问:

“小姐有什么需要吗?”

“你去给我准备点清粥和一些梳洗的用品。”

“好,我马上去准备。”

看着丫鬟恭敬的有些过份的态度,恩心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来到后面的沐浴的地方,恩心目惊口呆,有谁来告诉自己这个浴池而不是游泳池啊?连自己的碧落居都没那么奢侈呢,他一个小小的云阳城主竟然这么浪费人力物力的建造这样的池子。和人家相比,自己这个天女真是朴实节俭的可以做楷模了。温热的水中按摩,还有满池芬芳的花瓣,彻底的让恩心享受了一回。

沐浴过后,恩心穿上了早已准备好的女装,那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款式,白衣红带、珍珠红玉,在额头上点上朱砂印记,待恩心缓缓的站了起来,服侍穿衣的两个丫鬟,立马跪了下来,此时,恩心感觉自己似乎又回到了神龛上。

走出了门,抬眼一望,才发现这是城主府的正院,应该是邵孜寒居住的地方。只不过此时这人不知道去哪里了。想到这里,就问身后的两个丫鬟:

“你们的城主呢?”

“城主外出了。”

“周礼和魏平生都不在吗?”

“是的,他们陪着城主一起外出的。”

“这是什么时侯的事情?”

“在城主把天女送回这里没多久,也就是两个时辰前。”

“噢,这样啊。你们能陪我去府里走走吗?”

两人微微一愣后,就点头答应了。恩心走在府里花园的小路上,午后的阳光暖暖的,园子里树枝开始趋于骨干了,冬天不远了呢,不知道翰笙在外面进行的怎么样了。

正在想着此事,只听身后的有人下跪的声音,转过身来,看见外出归来的邵孜寒三人正站在自己身后。他们无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两个姑娘,而是紧紧的盯着自己,恩心波澜不兴的回视,此时的情景,在外人看来一定是暗淘汹涌。三人的表情,魏平生的最为明显,那有些类似于见了鬼似的表情,让恩心很是不解。而其余两人倒是和平时没什么两样,想来第一时间已经惊讶过了。

“我一直觉得你很熟悉,原来是这样。”

“很惊讶吗?”

“有点。不过我不是那三个皇帝,也不打算贡着你。”

“关于这一点,我很清楚。”

“所以始终不愿意透露自己的身份?”

“我只是来游历的,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没必要弄得天下皆知。”

“世间都传言,得天女者的天下。”

“那是谬论,你也信?”

“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世间还有一个传言,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触怒天女的下场,便是毁灭。”

“哈哈,我才不管什么国家的灭亡与否。”

“那你自己呢?”

“我?有那么多的人陪葬,那真是太好不过了。”

“你真是一个疯子。”

“过奖,这倒是一个很新鲜的称呼。”

望着面前这个有些癫狂的家伙,恩心真是有些无语。对这样的人是没什么好说的,叹了一口气,在转身离开前,轻轻的说:

“那随你的便吧。”

说完,就款款的离开了。望着远去的那个白色高挑的身影,周礼有些迟疑的问身边的主子:

“主子打算怎么办?”

邵孜寒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魏平生说了:

“能怎么办?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主子得到了她就等于等到了全天下。难怪一开始我就觉得这人不简单呢,原来有这么大的来头,这回真是交大运了。”

听着魏平生的说词,周礼望向自己的主子。邵孜寒扯起嘴角,冷笑道:

“平生说的很对,这样好的机会我怎么能轻易放弃?若是毁灭,那就让全天下来陪葬吧。”

望着眼前可怕的主子和一起附和不要命的平生,周礼不着痕迹的皱起了眉头。

当恩心回到那间超大豪华的卧房,心里郁闷之极。原本还想重回那个雅致的小院,却被人给拦着了,还恭敬的送回了这里。恩心可不认为邵孜寒会好心的让出自己的卧房,自己去睡偏房,他的意思很明了,不是吗?

当晚,恩心站在卧房的窗前,看着邵孜寒朝自己的方向走来,心没来由的揪了起来。当他本人站在自己面前的时侯,轻轻的挑起自己的下巴,恩心很悲哀的发现,作为女人的自己是那么的弱势。特别是在这个不要命,外加疯狂的人面前。

“老实说,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该干什么。不过临到头能遇上你,真是我此生的最大收获。”

“你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杀了很多的人,让其余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和提心吊胆中。”

“你害怕吗?这样的我。”

“不那么喜欢。”

“那真是我的荣幸,这是对我最好的评价了。”

恩心还想说什么,忽然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被抱在了邵孜寒的怀里,望着离自己不到两指宽距离的邵孜寒的脸,恩心轻声的问:

“你想干什么?”

“聪明如你,这不是再清楚不过的事吗?”

“你今天的心情好似很不错。”

“是啊,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那个皇位,现在遇上了你,我决定去取走本该属于我的东西。因为只有凤后的头衔才配的上你啊,城主夫人的头衔对你来说太小了。”

“你开始行动了吗?”

“是啊,而且一定会成功,今晚我们就提前庆祝吧。”

看着面前这个有些悲情的角色,恩心竟然有些心酸。原来他一直没有行动啊,可是现在才开始,已经太晚了。在自己部署了那么久后,他已经没有了胜算。

“你真的不介意自己的生死吗?”

“生死?现在可是我们的良辰吉日呢,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是很扫兴的,你知道吗?”

“可以和我说说你吗?”

“你不是早先就放弃对一个路人的了解吗?”

“也许现在了解还来得及。”

邵孜寒望着这个有些温柔的女人,不知道该怎么去拒绝。但恩心最终没能如愿,因为自己此刻被狠狠的仍在了床上。为了掩饰自己的内心,邵孜寒的动作越来越粗鲁。望着在拼命撕扯着自己衣服的人,恩心没有遭人强暴的恐惧感,因为她在刚才的一瞬,看到了此人悲伤的眼睛。

自己虽然不是救世主,只是打着天女的旗号在世间招摇撞骗穿越而来的外人而已,但在遇上这样的灵魂,也是很想救赎的。这样极端的行为是在保护自己还是在自残呢?他说那个皇位本该属于他的,那说明他是朝阳国皇室之人吗?一个和司徒酝谋年龄相仿的皇室之人,自己怎么没有听说过呢?难道这又是什么皇家机密?难怪别人常说,皇宫是悲剧的制造厂,真是一点也没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