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四十五章 雨过天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翰笙和项天裕默默的站在主子身后,看着主子那张少见的面无表情的脸,心里都是说不出的悲伤。虽然主子没说,想来这几天也不好过,刚才两人若是再来晚一点,主子大概就真的没命了吧。

恩心听着府外面杀声震天的声音,有些疑惑的问:

“司徒酝谋调集了多少人马?”

“也不少,地方军和正规军加起来也有好几万,不过邵孜寒这么多年来聚集了很多的实力,要是早些时候谋反,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可惜,他被自己的犹豫不决给害了。”

“因为他还在顾虑那浅薄的血缘关系。不过,这也是一种解脱吧,就算坐上皇位,他也不会幸福的,因为黑暗在他的心里已经生根发芽了。不过这么几万的人马就把邵孜寒十几年的心血给破了?”

“仅仅这些当然是不够的,因为皇甫轩把御新国边关的将士都给调过来了。”

“皇甫轩?”

“是啊,这次多亏了他,否则我们行动没那么方便。刚才也是他的人马拼死杀了一条血路,我和天裕才能去救主子。”

“他把边关的人马都调集到这里,那万一有人偷袭怎么办?”

“可能事态危机,他没有顾虑那么多。”

“他人呢?”

“还在外面呢。”

恩心听完,赶紧加快脚步朝府门外走去。站在府门口,有些怔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外面比里面还惨烈,简直可以用尸横遍野来形容,府前的整条街已经被铺满了。不远处,皇甫轩领着人马还在那里和邵孜寒垂死挣扎的余党进行周旋。这样的场景让恩心很是不能理解,他是一个帝王啊,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而抛下自己的子民,让自己深陷险境呢?

带着这样的不明白,恩心拿着翰笙带过来的贞恩剑朝他走去。生怕扰了死者的安宁,恩心小心翼翼的走在一具具的尸体之间。

皇甫轩这会儿有些心急如焚,但是余党太多,自己的人马一时半会消除不尽,也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了。正想着,旁边又一个人向自己冲了过来,还没来得及阻挡,就见一道剑光把那人挡了回去,一回头,看见手中拿着剑,满身是血的贞恩心,面无表情的站在自己面前。此时此景,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皇甫轩欢喜的一把抱住眼前的人,口中喃喃道:

“恩心,你没事,真好。”

恩心看着眼前这个抱住自己的傻男人,什么也没说,只是轻仰了嘴角。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转了一大圈,自己还是回到了最初的原点。既然这样,那就是这个男人了,看在他千里迢迢赶过来营救自己的份上,自己就全力辅佐他吧,让全天下人都觉得,他今天的举动是多么的值得。当司徒酝谋从府里走出来,看着不远处相拥的两个人,清楚地知道,自己最终还是赢得了天下却输了她。

在两队大军的努力下,清场的工作进行的十分顺利。因为经济命脉一直掌握在周礼的手中,云阳城在此次的浩劫中倒没多大的经济损失。不久前还弥漫着死亡气息的府邸,这会儿因为两个帝王的驾临而蓬荜生辉。换洗一新的恩心和皇甫轩、司徒酝谋坐在后花园的亭子里悠闲的喝着茶,好似不久前的血流成河根本没有发生过似的。还是和以前一样,司徒酝谋打破了几人的沉默,率先开口道:

“这次多亏了二位,解了酝谋多年的心头大患。”

“酝谋兄客气了,乱臣贼子是永远都不会消失的。不过经过这次大的清洗,你算是可以高枕无忧了。”

望着两人官场的对白,恩心很没兴趣的把目光转向了别处。老实说,经过这么一件事之后,恩心有些明白了,这个世界上不仅仅只有黑与白,还有那被人忽视的灰色地带。所有的事情都有其两面性,没有纯粹的坏人,也没有纯粹的好人,都是或多或少有些挣扎的凡人。经历了这么多,恩心觉得自己彻底的沧桑了。

“酝谋恭贺皇甫兄抱得美人归。”

当听到这句话的时侯,恩心有些不解的望向司徒酝谋,而皇甫轩则有些不太确定的望着恩心,一时间,三人的气氛有些奇怪。看着恩心望着自己,司徒酝谋毫不避讳的说:

“恩心经过此次的游历以后,我和纳极已经被你淘汰了吧,那剩下的就只有皇甫兄了,我说的对吗?”

恩心望着坦然的司徒酝谋,微微一笑的说道:

“是啊,这个世上总是这样的,谁付出的多,谁就得到的多。”

言下之意就是,既然你把利益看的那么重要,也就没资格娶我了。这么毫不客气的话说的司徒酝谋有些狼狈,但还是接道:

“是啊,皇甫兄为你做到如此地步,让我很是汗颜,也心服口服。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次恩心以身试险,为我稳固了江山,两位的恩情,我会铭记在心的。”

“好说,其实江山稳固,最受惠的是老百姓。他们的要求也不是很多,只不过求一个太平安稳罢了。况且,曾经我也许诺过你们,不管我选了谁,对于其他两人都不会袖手旁观的。当然,在我有生之年,还是希望天下太平,各国友好往来。”

听完恩心的话,两个帝王都沉默了。

短暂的修整以后,恩心和皇甫轩打算启程了。在走之前,当然少不了一顿豪门夜宴。这时,原来的周大总管摇身一变成了这云阳城的新主人,看着坐上周礼谦和的表情,恩心很是佩服他的隐忍。怎么说那个男人都是自己服侍了十几年的主子,在倒戈之后,竟然能如此快的调整好心态,不得不让自己佩服。这时竟让恩心想起了魏平生的那张年轻秀气的脸,也许那会让邵孜寒内心多少宽慰一些。

宴会之后,恩心有些急切的踏上回乡之路。临行前,司徒酝谋高调的为两位隆重欢送。外面人马已经准备齐了,恩心刚来到马车前面,就见皇甫轩向自己伸出了手,恩心没有拒绝,将自己的纤纤玉手放在了他的大掌上,然后两人共乘一辆马车向城外驶去,而翰笙和天裕也翻身上马左右护驾。

城里今天分外热闹,本来嘛,能一次见到两个帝王就很不容易可,此次还外加一个天女,这恐怕是千年难遇的奇事,爱看热闹的老百姓怎能错过?这会儿已经把整个街道围的水泄不通。恩心望着恢复生气的城池和百姓,心中有些安慰,随和的向大家挥手致意,此举引起人群的一阵阵尖叫,不停的有人喊着天女的名字,这感觉很像走星光大道的红地毯。

就这样,一队人马走了近一个时辰才走出云阳城,出了城门,恩心回望了一眼,初来时的阴森已经没有了,现在是阳关普照,一片和谐。新的城主出现,而那个有着鹰钩鼻子的男人将会成为这里永久禁忌的话题。不过,这个世界上野心勃勃的人物很多,逝去一个还会有更多的人物爬上来,那个皇位终究是要易主的,不管怎么样,那将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已经不在自己操心的范畴。

望着恩心有些释然的表情,皇甫轩轻声的问:

“你真的很得老百姓的心,已经成了他们的信仰。说不定不久这里也会出现你的雕像,以此来纪念你让他们脱离苦海。”

“若说天女是从神龛上走下来的天神的话,那老百姓就是那个供奉她的神龛。你不知道,他们的威力有多大。”

“这样类似的话,恩心说了很多次。刚开始我是不太了解其深层含义的,后来在恩心出来游历的时侯,我也在民间暗访了一段时间,那时我才真正的理解其中的道理。”

“是啊,人都说,得天女者的天下。其实,这句话是错的。应该改成,得百姓者得天下。可惜,深谙此道的帝王太少,所以,天女成了帝王争夺的目标。”

“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要娶你,不是以帝王的名义,而是以一个爱慕你的,一个男人的名义。”

恩心听完皇甫轩的这句话,有些惊讶的望着他,可能是不太擅长对女人说出这样的话,这会儿脸上有些微红,这样的反应让恩心觉得他有些可爱,虽然,男人都不愿意被女人说成可爱。可是自己不一样,两辈子加起来,自己已经有四十岁的高寿呢,对这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说可爱,也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当然这种理由是不能说出口的,恩心只是伸出手来,在他的鼻尖点了一下,说:

“谢谢,不过你要做好娶我的后果。我不可能和别的女人一样温柔贤惠,也不可能对你小鸟依人、百依百顺。也许还会对你冷嘲热讽,出言不逊。这样,你也可以忍受吗?”

“对于未来,我不太能给你确切的答案,不过我会试着和你好好相处的,就像普通人家的夫妻一样。”

恩心有些意外的听到从皇甫轩嘴里说出的话,这一年,不仅是自己,他也在不断的成长,看样子,林爷爷已经彻底放手了。想着两人的未来,望着外面深秋湛蓝色的天,微笑着说:

“既然这样,那我们结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