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四十六章 伉俪归来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286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经历了那么多事件之后,回家途中的恩心,内心一片宁静。此时,正有些慵懒的半躺在车厢里,望着车窗外初冬时节有些灰蒙蒙的天。同车厢的皇甫轩看着这样的恩心,忍不住地上前小心翼翼的搂住了她。看着从后伸出来的手臂,恩心没有拒绝,而是安心的躺在这个宽阔的怀抱里,眯着眼,像只慵懒的猫。这样祥和的气氛是两人不曾有过的,这一刻,两人心中都有着名叫幸福的种子在悄悄的萌芽。因为这样的温馨,这个旅途显得格外的短暂。

当一对人马经过长途跋涉终于回到阔别近一年的贞恩城的时候,刚进城门的恩心就受到了自己城民前所未有的热烈欢迎。望着如此热情的城民,想来,自己的辉煌事迹一定是传遍了全城,关于自己这个天女头上的神秘面纱又多了一层。不过,这种犹如王者归来的场面让恩心倍感荣耀。而对于城主挑选的如意夫婿,城民当然也是毫不吝啬给与热情一大片。望着街道上沿途夹道欢迎的城民,皇甫轩轻笑着说:

“你的贞恩城我来了很多次了,这次是最隆重的一次,看来是沾了你不少的光啊。”

“这里的人们是不管什么帝王将相的,如今他们把你当作自己的家人,所以这样是可以理解的。”

当马车停在碧落居的门前,望着门口来迎接自己,很久不见的大家,轻声地说:

“大家,我回来了。”

林雅瑟和诸葛玄机都感慨万千的望着眼前经历了生和死的孙女,异口同声地说:

“欢迎回来,乖孙女。”

恩心望着两位爷爷慈爱的眼神,和林雅瑟又多出的白发,忍不住地扑了上去,搂住了两位老人家。看着主子平安归来的众人,都激动的热泪盈眶,一时场面有些失控。

因为舟车劳顿,没怎么和大家打招呼,恩心就去后面沐浴更衣了。梳洗过后,恩心披着长袍在自己的青云阁浏览了一下,一切都和自己走之前一模一样。坐在自己习惯的书桌后面,随手拿起了一边自己看了无数遍的大陆地图,摊开在桌面上,手指轻轻地在自己走过的轨迹之上慢慢地游走,最后把自己的手指定在了一个地方,那是御新国的京都——轩辕城。

来伺候主子更衣的紫玉,进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随意披着长袍的主子正望着面前地图发呆,就轻轻的在门板上敲了一下以示提醒。听到敲门声,恩心抬起头来,见站在门口的紫玉,就摆手示意让她进来。然后自行走到对面的卧室,坐在梳妆台前等着。

紫玉和往常一样,替主子梳理好已经干了的长发,然后用珍珠头饰盘成发髻。恩心望着这个动作,脑子里浮现出了那个已经逝去的男人的脸,心里有些许的落寞。将主子的表情尽收眼底的紫玉,轻声地说:

“主子,这次旅途你变了很多呢。”

“是吗,那你说,这是好还是坏呢?”

“不好说。以前的你虽然潇洒,但总感觉少了些什么;现在虽然有些轻微的忧愁,却更像一个女人了。”

“听起来,好像是好处多一些。”

等到紫玉给恩心穿戴好完毕,恩心自己在额头点画了一朵银色的兰花,然后才满意的来到前厅。此时大家已经等候多时了,恩心环视了一下大家,刚回来的时候没能一个个仔细的看,现在才发现,大家的变化不小呢。李奉贤长高了个子,而站在一旁的李叔满脸的慈爱;素素和刘巧怀里各抱着一个胖娃娃,两人自己也丰满了不少;而小荷和云峰也是一脸幸福的表情,看着小荷有些凸起的肚子,恩心心中了然;最后目光落在了逸冰和牧崖身上,两人在这近一年里承担了太多,现在都内敛了不少,最明显的是牧崖,原本吊儿郎当的模样不见了,现在严谨的和逸冰不相上下。想着站在身后的皇甫轩,恩心对二人有着万分的惭愧。

此时诸葛玄机适宜的插了一句话:

“我说孙女啊,这次游历之后,你不会再有什么远行计划了吧?”

对于诸葛爷爷的提问,恩心报以微笑,然后说:

“暂时不会有了,我准备修身养性一段时间。”

“那你和这小子的婚事什么时候办啊?”

见诸葛老爷子问出大家都好奇的不得了的问题,大家竖起了自己的耳朵,两眼还在自家主子和皇甫轩身上来回的扫来扫去的。看着八卦不改的大家,恩心和皇甫轩很有默契的对望了一眼,然后恩心悠闲的坐了下来,端起了茶杯,很明显的把问题踢给了皇甫轩。

皇甫轩稍微清了一下喉咙后,走到自己的老师面前,恭敬的说:

“老师觉得何时比较合适呢?”

见学生把球传到了自己这里,林雅瑟也不再推辞了,捋了捋自己的胡子,有条不紊的说:

“这毕竟是御新国,乃至整个大陆的头等大事,所以还是要从长计议。现在已是年尾了,年前准备婚礼已经来不及了,所以还是在把日子定在明年春天吧,至于具体的黄道吉日,那要由国师来决定。不过,现在也该是准备的时候了。”

“既然林爷爷这么说,那就将婚期暂定在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吧,算算还有近四个月的时间,准备婚事绰绰有余了。”

听到主子很是肯定的语气,众人望着皇甫轩,等着他来表态。

“恩心和我的想法差不多,那就定在明年的春天吧,我会尽早回京准备,等国师选好日子后,就昭告天下。”

看着毫无疑义的皇甫轩,众人都在内心嘀咕道:这还没结婚呢,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妻管严了。当然了,他的对象是自己的主子,那就睁只眼闭只眼吧。看着表情各异的众人,恩心用自己的脚趾头随便猜,都能猜到他们在想什么。不过,刚才皇甫轩确实是表现的太过明显了。

当晚,在青云阁的书房,恩心和皇甫轩在对弈。两局过后,恩心放下手中的棋子,对皇甫轩说:

“一年不见,你的棋艺进步不少,中间下了不少苦功吧?”

“是啊,我可是很用心的向老师和夏文书学习了一年呢。老实说,我不想和恩心的差距太大。别的天赋也就算了,这些靠后天努力可以提高的,我一定是不会放过的。”

“你其实不需要那么辛苦,把自己的事件放在政事上,一定会收获更大,不管我怎么的出色,但就论做皇帝的本事,你一定比我强。”

“我会做一个好皇帝的,也会做一个好夫君。”

“两者兼而有之?这可能有点困难。历史证明,一个好的皇帝未必会是一个好夫君;而一个恶名昭著的皇帝未必不是一个好夫君。又是好皇帝又是好夫君的男人,历史上貌似还没有呢。”

“那我就开这个先例吧。”

“嗯,理想不错。那你就慢慢的努力吧,我会拭目以待的。”

“你不相信?”

“我说了,我会拭目以待。”

“以前娶的妃子那就算了,不过从今往后,除了你,我的不再纳妃了。”

恩心望着对面皇甫轩一脸认真地表情,轻笑着说:

“皇甫轩,不要给我这样的承诺,我不介意你娶妻纳妾,所以,你不用那么委屈自己。”

“委屈?你以为我是随意说说的吗?”

“我知道你是认真的,但我不需要。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回赠你同样的情深意切。”

听完恩心这句话,皇甫轩有些被噎住了的感觉。但是想到来日方长,也就不那么介意了。两人接下来又下了一局,最终以恩心取胜告捷。恩心好笑的看着皇甫轩有些丧气的模样,暗忖,这人真是好强的很呐。从刚才的棋艺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花了很大功夫的,可惜自己很不给面子的把他打回了深渊,自己有着这样的恶劣性子,以后不知道他能不能忍受。

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茶,恩心接着说:

“天已经不早了,今天也刚回来,你不回去休息吗?”

“哦,是啊。那我先下去了,好梦。”

看着皇甫轩有些郁闷的起身走人,恩心好心的将其送到门口。正准备道声‘晚安’,某人突然一个转身,把恩心紧紧地抱在怀里,轻声地说:

“如果可以,那就用接下来的几十年慢慢磨合吧。总有一天,你会接纳并喜欢上我的。”

听这有些似曾相识的话语,恩心轻抚着皇甫轩的头发,很是温柔的说:

“好,那我们一起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