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四十七章 都是一家人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48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皇甫轩并没有在贞恩城待多久,就被恩心和老师赶回京都筹备婚礼等事宜了。自从他走后,恩心感觉神清气爽多了。没办法啊,两人现在的相处模式真地有些累人,分开一段时间也许会更好。对于孙女的谬论,两位老太爷都不置可否,当然,多少有些开始同情起皇甫轩那个小子了。唠叨最多的不是那人的老师,而是一开始就对皇甫轩不顺眼的诸葛爷爷。

话说这天,三人围着火炉,开始闲聊起了这一年内的事情。

“我说孙女啊,你这次在朝阳国,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跟我们说啊?”

“爷爷,你到底是想问什么啊?”

“你的眼里有些忧伤,这是为什么呢?就算当年你和蓝雪傲分手的时候也没有这么伤感啊。不是跟那个魔王似的邵孜寒有关吧?”

“多少有些。”

“你们俩发生了什么吗?”

“看着那样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只是感慨而已。”

望着不愿多说的孙女,两位老人家也不再问了,林雅瑟有些轻叹的说:

“恩心啊,你知道吗?你把自己的爱给了蓝雪傲,又把别的情愫给了逸冰和牧崖,轮到皇甫轩的时候,就不剩下什么了。”

“爷爷,我知道你是在担心什么,但我不会停滞不前的,未来我会慢慢的把自己引回到自己该走的轨迹上。我也答应了皇甫轩,用接下来的几十年慢慢磨合。”

“孙女啊,这样再好不过了。不过,那逸冰和牧崖你准备怎么办啊?好像不止他们俩个哦,貌似那个翰笙和云帆也是一副对你有意的样子,在你大婚之前,一定要把这些理清楚喽,否则我不会饶你。”

“爷爷,你怎么突然那么关心这些啊,你老人家以前不是最看不顺眼皇甫轩的吗?怎么现在处处为他考虑啊?”

“日久见真情,这点你不清楚吗?”

“翰笙和云帆倒是没什么,可是逸冰和牧崖,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两个都是死脑筋的人,认准了一样,大概是一辈子都不会改了。中间我也提了很多次,每次都被他们给挡了回来,老实说,我也不想这么拖拖拉拉的,可是又不想太伤他们心。就因为这样,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你也不要那么自责了,他们是可以理解的,在他们爱上你的时候就该有这种觉悟了,谁让你是那么特别的一个存在呢?你别太把诸葛老头的话太当真了,这种事情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我相信你能拿捏好分寸的。”

“谢谢林爷爷,我以为你也会为你的学生叫屈呢。”

“我喜欢就事论事,至于你们两个人的感情问题,还是你们自己去解决吧。不过,不管你曾经爱的如何,以后就把它埋在心里吧。”

“嗯,爷爷你是这样珍藏自己爱情的啊?”

“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爱来爱去的了,貌似你这次游历的时候还多了一个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是啊,是啊。我也很纳闷呢,你怎么处处留情啊?”

“爷爷,你们想到哪里去了,这是两码子事。不过,你们见过他吗?”

“没,只是听蓝羽随口说的。你什么时候引见一下啊。”

“可是他对二位可是相当的了解哦。”

“能被你当做杀手锏,又被你甘愿认为父亲,想来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嗯,他曾是暗阁的阁主,现在是我逍遥斋的老板。”

“那你给翰笙的那支暗卫就是他给你的见面礼吧?”

“也可以这么说吧。”

“他倒是挺大方的。”

看着诸葛爷爷有些不屑的表情,恩心有些好笑的说:

“爷爷,你们一定会喜欢他的,因为不论是观点还是看法,我们都是一类人。更主要的是,他是我的父亲,不就是你们的儿子了吗?”

“儿子?想做我们的儿子,那要看他有没有那个资格呢。”

“我回来也有段时间了,还没有去看望他老人家呢。那我们折日不如撞日,就明天吧。”

“你明天去拜访,然后邀请他过来吧。总不会叫我们两个老人家去看望他吧?”

“诸葛爷爷说的是,都怪恩心忽略了。”

第二天,望着快要下雪的天,恩心还是雷打不动的带着翰笙和逸冰去了城里的逍遥斋,看着那熟悉而奢华的门面,恩心微笑着进了门,正在打理店面的几个小二见城主大人亲临贵店,一时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了。还好,逸冰适时的说明了来意,只见一个小二一溜烟的跑进了内堂,剩下的几人虽手上的工作没有停下来,但眼睛却是时不时的望恩心的身上瞟,对此,恩心倒不怎么介意,而是在店里随意的看着。这里的奢侈品比韵书城的那家店的档次还要高一些,看来狄青云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当环顾了一个来回后,小二恭敬的出来迎接了。因为对方是自己的长辈,这样的怠慢恩心觉得理所当然。撇开小二,三人径直去了内堂。掀开门帘,里面暖烘烘的,而狄青云正悠闲的坐在那里,看着恩心朝自己走过来。

“恩心,拜见父亲大人。”

“翰笙/逸冰,拜见狄先生。”

“行了,不要那么拘礼了,坐下来喝茶吧。”

“青云,贞恩城的环境还喜欢吗?”

“嗯,这里的氛围很好,比较有人情味。你这一趟两国的游历真是惊心动魄啊,这么大的动静,也就你能做的出来。”

“好在有惊无险。”

“以身试险,让你得到了享之不尽的荣耀。听说现在三国都有了你的雕像,那玄鸣国的香火还很旺呢,这下,你真的成了名副其实的神女了。”

“香火?给一个还活着的人?”

“有时候拜活人比死人更有用啊。”

“可你刚才说三国都有我的雕像,那御新国也有吗?”

“是啊,你快要成为他们的凤后了,老百姓倍感荣耀,就在玄武城给你立了一座雕像,模样和你这贞恩城凤凰台上的一模一样。”

“那我的水云间呢?没被怎么样吧?”

“还好,现在是玄武城重点保护的地方。”

听着狄青云的话,恩心真是满头黑线啊。这什么跟什么嘛,跟风也不是这样跟的啊?

“这样的女装很适合你。”

“是吗?比之男装怎么样?”

“有过之而不及,和雕像的造型很像。恩心明年要大婚了呢,不知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

“青云高兴吗?”

“刚认没多久的女儿就要嫁人了,能高兴得起来吗?”

“青云晚上去我的碧落居做客吧,我的两个爷爷想见见你呢。”

“见我?”

“是啊,他们现在是碧落居的两个最高长辈,你虽然是我的父亲,但还是排在他们下面的,所以免不了要经过他们那一关。对此,你没问题吧?”

“能有什么问题?女儿都认了,他们想不承认也已经晚了吧?不过,看在他们做了泰斗很多年的份上,我会去的。”

望着面前一样拽的人,想着三人的相处方式,恩心开始有些头疼起来。

当天,恩心一直留在逍遥斋和青云对弈,直到逸冰派车来接主子父女二人的时候,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放下手中的棋子,回到了碧落居。当马车停在府门口的时候,除了两位老爷子不在外,碧落居的全部人员都齐刷刷的站在门口等着了。而且好奇的盯着马车,在猜想主子的父亲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当恩心扶着狄青云下车的时候,两个颇为相似的人让众人有些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要不是大家知道主子的父母在多年前就去世了,还真以为眼前这位是主子的亲生父亲呢。见过了来迎接的各位,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大家跟着主子一齐去了主厅,此时两位老人家已经很拽的坐在那里喝茶了。恩心简单的给三人介绍一下后,就立马闪到一边喝茶凉快去了。牧崖看着一幅等着看好戏的主子,有些受不了的说:

“主子,你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呢。”

“没办法啊,这三个都是人精啊,根本没我插嘴的份。”

牧崖还想再挖苦两句,就被诸葛老爷子的大嗓门给吓了回去。

“我说狄青云,几年不见,没想到一见面就是这样的场面啊。”

“是啊,我也没想到呢,不过你老还是一样的精神啊。”

“哼,你倒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说,是不是你一开始就给恩心下了套?”

“你这话怎么说的,恩心又不是小孩子,连是真是假都分不出来吗?”

诸葛老头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却被这句话给噎住了,只好转头向林雅瑟求救。

“狄青云,你的背景太过于特殊了,虽然我们不介意你那些血腥的过去,但想到恩心的身份,人前我还是不会承认你的身份的。”

“有什么所谓,我只是认了一个女儿而已,没必要弄得人人皆知。况且只要恩心没有意见,别人的认可与否我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若你真是这么想的,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抛开这些不说,在你的众师兄弟中,我还是最看好你的。”

恩心看着面无表情的狄青云,想着未来都要隐身过日子,突然有些不忍心,便站起来说:

“爷爷,抛开青云曾是暗阁主人这一层,其实他是很够资格做恩心父亲的,是吗?”

“是啊,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在今年大年夜的时候,在全城的人的面前正式认青云为父。”

“什么?为何要这么隆重啊。当年认爷爷的时候可没有这么一个环节啊?”

“诸葛爷爷,你很介意啊?”

“是啊,很明显的不公平待遇啊。”

“那大家一齐好了,今年的大年夜我要在凤凰台举行焰火晚会,到时候碧落居的大家都去参加吧,也好借此机会向城民介绍一下我的家人。”

“你不介意吗?他的身份。”

“在认他为父的时候,恩心就有这个觉悟了。况且人要懂得感恩,青云为我做了那么多,这是一定要的。身份是不能改变的事实,我不奢求被全天下的人理解,只要我的城民、家人不介意就好了。”

听到恩心的话,两个老爷子都是很赞许的点了点头,而狄青云呢,虽然没有看向恩心,但大家都知道,现在的他是感动的。其实不管你是谁,都有渴望被人承认的一面。最高兴的,莫过于李叔等人了,他们还没有参加过这样大的活动呢,不觉就对不久的大年夜万分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