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十五章 各自的旅途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最近的恩心一如既往的延续自己两年来的生活,如果不是因为李伯的突然的去世,这种生活大概还会继续下去,直到十四岁或者更久。

李伯的身体一向很好,没病没灾,整天乐呵呵的,让恩心和周围的人忽略了他的年龄。

那一天,和往常一样,一家三口围着饭桌吃晚饭。席间,恩心还讲了一个笑话,逗得李伯哈哈大笑。饭后,帮忙收拾完饭厅,恩心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刚进房门,就听厨房传来一声噼里啪啦碗筷落地的声音。急忙跑过去,发现李伯躺在地上,没有了呼吸,已经驾鹤西去。恩心突然觉得晴天霹雳,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等夏文书赶过来的的时侯,就见恩心像个木桩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办殇事,李伯虽是夏家的仆人,可风风雨雨这么多年,早已融入的像是一家人一样。按照长辈的葬礼入土为安,葬在了竹林的祖坟里,紧挨着夏文书的父亲夏沉毅。

忙完了殇事,恩心陡然发现临溯居好安静啊,没有李伯来来回回的身影,没有了唠叨,只有院子里李伯养的几只鸡还在那徘徊着。

算算还有三个月就是秋试,文书哥也要进京赶考。尽管他才高八斗,皇上也很赏识,但要入官场走仕途,考场还是一定要进的。京城离这那么远,要提前走。虽然文书哥嘴上不说,但恩心知道,他在为自己操心。既然他不愿开口,那就由自己来说吧。

晚饭的时侯,恩心简单的做了点饭菜,虽不比李伯的手艺,但入口还是没问题的。原本,文书哥要请个丫鬟什么的,被自己以各种理由拒绝。见夏文书已经吃的差不多,把想了好久的话假装轻松的说了出来:

“文书哥,再过三个月就是秋试了吧?你打算什么时侯启程啊?”

“若我离开,临溯居就你一个人,可以吗?”

“这还不简单,篮雪傲那么有钱,不在乎多我一双筷子。我和他说好了,等你上了京,我就搬去他的别院,反正我以前也是有一半的世间在他篮府度过的。”

见恩心似乎一切都打理妥当的样子,夏文书也就放心了。嘱咐了篮雪傲,就打算五天后动身。

因为路途遥远,夏文书又是一文人。怕他吃不消,恩心就强烈建议雇个车夫。后来还是篮雪傲帮了大忙,说正好自己别院有东西要带回京城的家里,就让夏文书一起,好路上照应着,还给配了一个书童,这下恩心总算放了心。

采办完物品,恩心就央求文书哥给自己买匹马。自从一年前学会骑马后,恩心一直明里暗里的要求了很多次,都给夏文书强硬的拒绝。不是舍不得银子,而是怕她摔着。现在他要进京,有篮雪傲照顾着,自己也放心些。就当最后一次宠她吧,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匹油光黑亮的骏马,高大威猛。好在恩心的个子不算矮,骑上去也有点飒爽英姿的感觉。看她在马背上神气的样子,夏文书和篮雪傲都只摇头。看样子,此女将两人自恋的本事道是学了个十分。

这两天,恩心没事就去遛遛马,培养培养感情。一个人到镇外,望着那蜿蜒不到边的路,恩心有些激动,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

这是恩心和夏文书共处的最后一个晚上。不知情的夏文书还不忘念叨,自己走后要乖,好好听篮雪傲的话。没事的时侯,找人打扫一下临溯居,等自己回来·······

恩心专心的在一旁听着,没有像往常一样找各种理由唐塞。而是细细的看着这位照顾了自己两年的人,把他刻在自己的脑海里。

夜深了,看夏文书的房间的熄了灯,恩心才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包袱,躺着静等天亮。

想着,篮雪傲前两天跑商,临走时,让自己忙完临溯居的事情后,就去他的别院。先住在他的院子,等他回来再帮自己新辟个单独的院子。想到这样一个为自己掏心掏肺的人,自己不知该如何是好。如果不是注定要当皇后,自己会回应他的感情吧。虽然年龄有些差距,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就像篮雪傲自己说得‘他可以和任何一个人抢,但是除了皇上’,自己终究和他无缘。既然这样,那就长痛不如短痛,断的干脆点。虽然这样想开了,可心里还是难免有点酸酸的。一滴泪,落下。悼念那即将逝去的还没来得及萌芽的爱情。

天还蒙蒙亮,夏文书就要启程。临行的时侯,恩心交给他一个包裹,千叮咛万嘱咐,不到珉赫城,不许打开。望着小丫头一副神秘的样子,夏文书虽然好奇,还是接过包裹上了马车,临行时不忘挥手告别。

估摸着马车出了镇子南边的关口,恩心赶紧回屋收拾一番,换了男装。拿起提前准备好的行礼,带上贞恩剑、竹笛,关上临溯居的柴门,留恋的望了眼自己生活了两年的的地方后,翻身上马,一路狂奔。跟随着早起跑商的队伍出了镇子的北边关口。从此踏上了贞恩心的江湖之旅。

到了珉赫后,夏文书依约打开了恩心给自己的包裹。一封信、临溯居的房契、还有两万两的银票。

文书哥:

见信好!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侯,我已经离开了很久。不要刻意的来找我,也不要对我放心不下。相信我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坚强。

既然,我终要走进那道宫墙,今天就让我潇洒一回,享受一下策马红尘、仗剑天涯的感觉吧。

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人生聚散两依依,不管怎样这一天总会到来,只是我让它提前罢了。于我来说,你亦师亦友。以后的日子,不会有人能取代记忆中的你的位置,和那段临溯居的岁月。

文书哥才高八斗,定会独占鳌头,将来朝堂之上也会是群臣楷模。而我贞恩心就陪伴你到此吧,江湖之远祝福你早日心如所愿,伉俪情深。

有一天朝堂上再见,我是皇后,你是臣下。从此,君臣有别。

贞恩心留书

从头到尾看完信,夏文书眼前飘过很多与恩心在一起的影像。原来她拥有一个不安定的灵魂,随时准备着展翅高飞。既然如此,那自己又能怎样呢?理解的放手?可她何曾在自己手里停留过呢?有一天她会是高高在上的凤后,而自己是她的臣子,上与下之间隔了不知多少的鸿沟。

恩心离开了一个多月后,跑商回来的篮雪傲回到单文镇,见到的是紧闭的柴门和自己书桌上一封孤零零的信。

看完内容,篮雪傲彻底的怒了,将信撕个稀巴烂。心想,好你一个贞恩心,你够绝。我一直心如止水,觉得这一辈子就这样过着了,可你偏偏跑过来招惹我,搅乱了一池春水又拍拍屁股走人。原本以为你还是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自己也没打算让你知道。如今才发现,你什么都明白却装糊涂,在信里说这些话,是为什么?断了我的念头?我一定要找到你,不管天涯海角,也要让你解释清楚。

就这样,两个男人。他们都知道这个女孩不属于自己,可一个选择理解的放手,一个选择更紧紧的抓住。

多年后,夏文书位极人臣,娶了御新国美丽无双的公主,才子佳人一时传为美谈。而篮雪傲不停的拓宽自己的王国,成为整个大陆的首富。可不管怎样,心空了,再多的财富也填不满。

第二卷结束语

第二卷终于结束,女主将要踏上另一段未知的旅程。

本人很喜欢这卷的两个男主角,一个腹黑一个狡诈。也是本书中除了皇帝外两个最优秀的人。夏文书说是理解的放手,倒不如说他是个彻底的理智者,他永远知道什么该拥有什么该放弃什么。这样的人注定是生活在朝堂之上,也注定会走得很远。篮雪傲,他是真正爱着的,也一直觉得他更适合贞恩心。他比夏文书陷的深,也注定了让自己更痛苦。当然,另外一点就是,篮雪傲三十岁,恩心只有十岁。两人的年龄相差太大,注定不会有什么结局的。

在第三卷《一叶浮萍归大海》中,将陆续出现很多新的人物。他们离庙堂很远,是真正的小人物。但情节会更精彩,请大家敬请关注。最后以我喜欢的《红豆》,作为本卷的结尾。

还没好好地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还没跟你牵着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有时候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还没为你把红豆

熬成缠绵的伤口

然后一起分享

会更明白相思的哀愁

还没好好地感受

醒著亲吻的温柔

可能在我左右

你才追求孤独的自由

有时候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