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五十一章 偷的半日闲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在宴请了几位贵宾后,恩心开始适应这的生活,也渐渐习惯了何总管每天向自己汇报的事宜。而从大婚的那晚开始,皇甫轩基本上天天留宿鸣凤宫,这让恩心多少有些不舒服,中间忍不住地暗示他几次,要雨露均匀的话题,但收效不甚理想。后来恩心也懒得说了,每天待在自己的鸣凤宫里看书、练剑、养花,要不就是和进宫溜达的爷爷下棋聊天,日子过得就像隐士。

对于皇后的低调,宫里的众人都不甚理解。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皇后是天女啊,她的那些辉煌传奇故事,让大家对她抱着很大的期待。对于紫玉传回的大家心声,恩心很是不以为然,懒懒的说:

“若我每天都过得那么惊心动魄,就算我有九条命也不够折腾的。”

然后该干嘛继续干嘛,心态平和的让紫玉以为主子是来这里养老的。这天,封官加爵的云帆很狗腿的进宫拜见主子,一见面就是一段乱吹,把恩心和紫玉都给吹晕了。恩心按了按有些晕乎的头说:

“云帆,说了这么多的废话,你的正题到底是什么啊?”

“呵呵,有段日子没见主子了,一激动就说了那么多。”

“听说你分了官邸,还在太医院大放厥词,这会儿你可成了御新国的名人了。”

“我只是来这里陪主子的,况且太医院的俸禄那么低,没必要为此把自己累死累活的。”

“这样你岂不是很闲?那就顺便接手一下商号里的医药铺子吧,权当赚外块了。”

“主子,你真是会有效利用。”

“我这是为你考虑,怕你太闲,手又开始不老实了。”

听着主子很是明显的取笑,云帆忍不住地翻了个白眼。看着云帆穿着正统的太医院服饰,却做出那么没形象的表情,真是和太医的古板相差甚远。

玩笑过后,云帆恢复正经模样,开始向主子汇报贞恩城的一些事宜,大都和恩心想的差不多,不过也有让恩心和紫玉感兴趣的事,比如说:蓝羽要当妈妈了,美虹要嫁人了,狄青云要来京探望女儿了。

这天,心情很好的恩心终于肯踏出鸣凤宫的大门了,带上紫玉,主仆一起去了御花园。对于这样简单的出行阵势,紫玉颇有微辞,有些不明白的问:

“主子,你好歹是之首啊,后面怎么说也要跟几个宫女才合适。”

“干嘛要那么多虚的,自己自在不就好了。况且后面跟着那么多的人,我连一点欣赏美景的心情都没有了。”

说完,就径直往前面的湖边走去,紫玉只好无奈的跟上。

这御花园很大,珍花异草不在少数,整个花园虽然人工雕琢的迹象很明显,但好在空旷怡人,还是比待在鸣凤宫舒服很多。

今天恩心没有穿宫服,可能是自己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还是被沿途的宫女太监一眼认了出来,恩心走一路,两边地上就跪一地。恩心看着这些拘禁的人,真是扫兴的很,这就是为什么自己不轻易踏出自己鸣凤宫的原因。老实说,自己不喜欢这种见面就跪的阵势,但身为的掌权者,自己也不能随便改了规矩,就算自己是天女,那也不代表,自己的权利是无止境的。

看着主子兴致缺缺的样子,紫玉安慰的说:

“主子,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算你不穿宫服还是很显眼的存在。老实说,身为女子,有你这样身高的还真是少见,况且还有这身标志性的衣服,稍微听过一点关于你光荣事迹的人都能认出您来,我还以为主子早就习惯这样了呢。”

“我是习惯了被人注视,但这样拘禁的环境,真是少了很多快乐啊。也不知道青云什么时侯来,这样我就可以出宫去自己的别院小住几日了。”

“主子想出宫?”

“紫玉不想吗?这京都很热闹噢。”

“主子现在是皇后,不可以做出太出格的事吧?”

“这话是林爷爷教你说的?”

“老太爷只是有些担心,才让紫玉时不时提醒得意忘形的主子一下。”

“那我进宫都两个月了,也算是安分守己,出一趟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况且之前也和皇甫轩说好了,他也没限制我的自由。”

“主子,你们都大婚那么久了,你怎么还是直呼皇上姓名啊?”

“那我该叫什么呢?”

“好歹要比较亲昵的称呼,你看,皇上都叫你‘恩心’了。”

“噢。”

见主子没多大反应,紫玉知道,这次又是白费口舌了。两人继续往前走,恩心看着有些熟悉的林荫道,想起了自己在这里和林爷爷讨论女人心计的话题,当时还在这里遇上了云妃。想着自己这两个月安分守己,其余的嫔妃也是按兵不动,那就这样耗着吧,看看谁的耐性好。

主仆二人就这样沿着湖边走着,渐渐的,周围的人稀少了起来,到最后,就一个人也没有了,这让恩心的耳根子彻底清净了。主子是很享受这难得的静谧时光,但暗阁出身的紫玉却警惕起来,竖直了耳朵倾听身边的动静。看着紧绷着神经的紫玉,恩心有些好笑的说:

“你不用那么太小心,就算有个什么,也用不着你出手。”

“为什么?”

“皇甫轩好不容易娶了我,怎么可能让我有事呢?”

“主子是说,有人在暗中保护着。”

“嗯,你没感觉到吗?我们出了鸣凤宫,就已经有人尾随。”

“紫玉失职。”

“没什么,其实我事先也是不知道的,若不是皇上跟我说的话。”

“若是这样,主子想出宫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以为主子会做那种偷偷摸摸的事情吗?既然要出宫,当然是名正言顺的出去,至于那么憋屈自己吗?”

听着主子的话,紫玉又开始头疼了,到时候林老爷子一定会责怪自己护主不利。没办法啊,现在碧落居里林老太爷最大。主子是个出了名的孝女,长辈的话对她来说是很有分量的,所以碧落居里就是老太爷和老爷最大了,目前主子排在第四位。皇上更可怜,都排在第五名了。

恩心加快了步伐,不再搭理后面又开始唠叨不休的紫玉。心下真是纳闷,当时刚收下紫玉的时侯,这个姑娘的话很少的,简直就是惜字如金。怎么跟了自己不到一年就变得那么爱唠叨了?不光是她,碧落居的每位都有这样的嫌疑,难道是自己这位主子太让他们操心了?若真是这样,那自己该好好反省一下。

主仆二人各怀心事、漫无目的的走着,等到恩心反应过来的时侯,两人已经走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环境很偏僻,大概是宫里被人忽视的所在,恩心第一个想法就是,这里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冷宫吧?看着旁边紫玉疑惑的眼神,恩心知道,两人想到一块儿去了。

“主子,这里看起来蛮冷清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

“先进去看看再说吧。”

说完两人绕过一片杂草,走过一片烂板木桥,来到一个竹林深处,接着豁然开朗的让二人眼前一亮。

“主子,没想到宫里还有这么一个和我们水云间类似的地方呢?”

“是啊,亭台楼阁样样俱全,前面也是一大片的湖,可惜没有我那百里荷塘壮观。”

说完,带头走了过去。这是一个独立的院落,门外的匾额已经不知去向了。但看这建造所用的石材和木料可都是上好的原材料,看样子,曾经住在这里的主人身份是很特别的一个人。这里的格局不像是贵妃和普通嫔妃的宫院,倒像是静养所用的别院。恩心站在阁楼上,可以一眼看到湖对面自己鸣凤宫屋顶上那只腾飞的凤凰,真是用心良苦而又别具匠心。

“主子,这里以前住的是谁呢?”

“我大概猜到是谁了。若是没猜错的话,住在这里的大概就是皇甫轩的娘亲,也就是林爷爷一生爱慕的女子,御新国的前皇后。”

“听说这个女子是真正的才貌双全呢。”

“可惜红颜薄命。有时侯,太优秀,被太多人爱慕也不见得是好事啊。”

“主子是有感而发吗?”

“也不算是,只是就事论事。我和前皇后不一样,我看的比较开,既来之则安之。”

“不过紫玉有些好奇,既然这是皇太后身前住过的地方,应该被很好的看管才对,为何这么的萧条啊,连个人影都见不到。”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很好奇呢。不过,想知道答案还是自己去找吧,有空问问爷爷不就什么都知道了。我们出来大半天,也该回去了,不然宫里要乱套了。”

说完,拍了拍有些灰尘的衣服,就出了门。待两人出了竹林,恩心还是忍不住的回头望了一眼,虽然这里挺冷清的,但环境很清幽,自己还真的蛮喜欢。也许可以考虑修整一下,自己搬进来住。

等恩心回到鸣凤宫,那些宫女们有着明显的焦急,但碍于身份又不敢多问,看着她们挺难受的,恩心就袖子一挥,让她们全部退下了。然后自己半躺在窗前的软塌上,想着那个别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