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五十三章 储君的诞生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8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孕事不久之后,恩心搬进了整修一番的湖心小筑。至于这个‘湖心小筑’的名字是恩心自己加上去的,因为既简单又有诗意,很适合自己静养。

对于皇后这一类似于隐居的举动,宫中也是引起了轩然大波,但是女主角却两耳不闻窗外事,任它风吹浪打。就这样流言蜚语各种传言在宫里弥漫,直到一个月后才渐渐平静下来。而此时,恩心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在夏装下看的很是分明。

这天,为了良好的胎教,恩心正站在阁楼的窗前望着外面的湖光山色怡然自得,就见紫玉很是神秘的走了过来,随口问道:

“什么事情让你这么神神秘秘的?”

“主子你猜?”

“不会是爷爷又整出什么花样了吧?”

“呵呵,主子真聪明。”

恩心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这和聪明有关吗?爷爷三天两头的送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过来,都成了这里的惯例了。刚搬进来的第一天,来蹭饭的同时,送了一个超大的摇篮;第三天的时侯,送来一个大活人,还是个男的。名义上是来给自己打杂的,其实就是一个护卫,还是个一品带刀护卫。恩心真的觉得这是大材小用,也不知道那位仁兄会不会觉得委屈。接下来的日子,形形色色的婴儿服饰和玩具不停的往自己这里送,恩心很是纳闷,这孩子离出生还有六个月,至于这么积极吗?不过看着他老人家送的那么开心,恩心也不好打击他,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果就是,自己的湖心小筑的仓库爆满。

“今天送的是什么啊?”

“这次送的啊,保准主子满意。”

“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

“老太爷已经在前厅喝茶了,主子要不要过去看看?”

“反正没事,那就过去看看吧。”

说完一阵风的下了楼,看的后面的紫玉一阵紧张,不停地在后面嚷嚷:

“主子,你慢点,你是孕妇哎。”

当恩心来到前厅,除了两位爷爷,她还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狄青云,惊喜过后,忍不住的跑过去抱住了他,高兴的说:

“青云什么时侯来的,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呵呵,想给你一个惊喜啊,不过我的乖女儿精神很好嘛。”

“能吃能睡的,当然好了。”

说完,还不忘在青云身上磨蹭几下。突然,一个旋转,自己就来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怀里,抬头一看,竟然是皇甫轩。有些不解的问:

“你什么时侯来的?”

“刚到。”

“噢,来见过我的父亲。”

皇甫轩看着眼前这个和恩心几分相像,却不到四十的男子,憋了半天,那声父亲还是没喊出口。狄青云看着皇上的窘样,状似理解的说:

“碧落居的人都称呼我狄先生,皇上也可以这么称呼我。”

“狄先生,梓轩这里有礼了。”

对于这样的一句话,林雅瑟等人都是有些惊讶的。皇甫轩,字梓轩。这个名字除了先皇和皇太后外,外人还没喊过。今天在狄青云面前这样称呼自己,也算是间接承认这个父亲了。在座的都是聪明人,怎不明白其中的玄机?

等一番热烙后,紫玉和赛飞(此人为老太爷送给恩心的礼物之一,也就是那位恩心有些叫屈的一品带刀护卫。)去厨房张罗饭菜了,后来云帆也晃了进来。

“云帆,你进来干什么?”

“帮忙张罗啊,顺便准备一些药膳点心。”

“是给阁主的吗?”

“是啊,主子说狄先生的肠胃不好,不可以空腹喝茶。”

“阁主这回真算是找了一个贴心的女儿,也不枉前几十年受的那些苦了。”

“也算他们有缘,不过貌似那位皇帝有些吃味呢。”

“呵呵,我也看出来了。”

看着云帆和紫玉肆无忌殆的拿皇上打趣,赛飞有些不高兴的说:

“皇上贵为天子,怎么可以被你们这么说来说去呢。”

紫玉和云帆对视了一会儿后,看向那位颇为憨厚老实的赛飞护卫,有些好笑的说:

“赛飞,儿女情长乃是人之常情,就算皇上也不例外啊。我们说的是事实,况且就算皇上听到了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你们这是沾了皇后的光,老实说,我还没见过哪个主子像皇后那样纵容自己下人的。但是你们也不要得意忘形了,这宫里不比你们的贞恩城,凡事还是小心点的好。”

“这些我们都明白,因为湖心小筑只有我们几个,大家才那么放松的,出了这里,我们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

“那是赛飞瞎操心了。”

“也许,你还不太能适应我们处理事情的模式,不过来日方长,慢慢你会理解并接纳的。”

赛飞看着又重新说笑的两人,心里还是很不明白,这些大陆上鼎鼎有名的人物怎么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呢?赛飞小朋友是武夫出生,有些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所以这里就不多说他的诸多疑问了,还是将镜头切换到客厅吧。

“青云准备在京都待多久啊?”

“那要看恩心留我多久了。”

“呵呵,那好说。要不你等到我生完孩子吧,这段时间你可以住在林爷爷那里,这样你们三个可以做个伴,当然了,青云也可以住在我在京城的别院或者云帆的家里。”

“看样子,我的选择性还挺多的嘛。”

“那是,虽然这京都不是女儿的地盘,但也算的上是我半个家了。”

“你不怕逍遥斋亏本啊?”

“我知道青云遥控的本事了得。”

“你这丫头还真是吃定我了,算了,反正人已经来了,那就多住些日子吧。你都不知道,我来的时侯,碧落居的那些家伙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非求着让我带上他们,好不容易才脱身来的。”

“大家还好吗?”

“还不错,除了太想念你这个主子外。”

“呵呵,我也挺想他们的。等我生了孩子,就回去一趟。”

话刚说完,皇甫轩就凑了进来,说:

“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回娘家吧?”

“你的贤臣都培养好了吗?现在爷爷慢慢的退出朝堂了,你一走,谁帮你料理朝政啊?”

“早就培养好了,是不是,老师?”

林雅瑟一看学生又是习惯性的把球传给了自己,有些无奈的说:

“是啊,文书很能干。”

“除了文书哥呢?”

“林尚书也不错。”

“这两人确实不错,算是安邦定国的良才,可惜不够老辣,和林爷爷没法比。”

“林老师是泰斗,大陆也出不了几个的人物,他们当然是没法比了。要不,皇后给我甄选几个?”

恩心一听,眉头邹了起来,心想,这皇甫轩传球的本事渐长啊。

几人和乐融融的用了晚饭,青云就和两个老太爷去了林雅瑟的府上,开始了六个月的长住。而云帆也以自己府上过于冷清为由搬了进去,不过前提是,每天得向几位提供主子的情报。

就这样,恩心足不出户的在湖心小筑过了夏天和秋天,窗前的景色也从绿转为红了。紫玉给窗前挺着大肚子的主子披了一件外衫,有些感慨的说:

“真快啊,转眼有要到冬天了呢。”

“是啊,正好可以生个雪娃娃。”

“云帆说,还有一个多月就到生产期了,主子紧张吗?”

“听说生孩子很痛。”

“嗯,所以人家都说,孩子是父母身上掉下的一块肉。”

“呵呵,其实要说紧张,大概不仅仅我一个人吧,总觉得大家都挺紧张的。”

“这个孩子对大家来说太重要了,不紧张才奇怪呢。”

“皇后窝在湖心小筑长达半年,现在外面是什么光景啊?”

“宫里刚开始流言蜚语还挺多,后来皇上也开始在各个嫔妃那里留宿,又让林贵妃代理,大家对这里的关注也就少了很多。”

“这样正好,既省心又省事。”

“主子不怕自己后位不保?”

“你以为我稀罕这些吗?”

“说的也是,主子你是人在宫里,心却在宫外。不过外面关于主子的传闻却很多呢。”

“都是些什么传闻啊,说来听听,顺便打发一下时间。”

“因为开仓放粮和提供草药的善举,救济了御南的很多百姓,为了感恩,大家都纷纷千里迢迢的去玄武城给主子的雕像上香。还有很多地方干脆自己集资,塑了一个雕像,听说香火很旺。”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云帆说茶楼里说的可玄乎了。”

“是吗?老百姓是很容易满足的,一点的帮助就会让他们记住很久。”

“主子这可不是一点的帮助,你可是损失了八千万两的银子呢。”

“那些银子算什么,老百姓的口碑才是最重要的。”

“主子永远都不做亏本的买卖啊。”

“最主要的是良心。能老老实实的在这湖心小筑代待上半年,也算是破了我的记录了,真想去外面看看。”

“可怜天下父母心,就连主子也不例外呢。主子打算把未来的小主子栽培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会给他(她)提供一个平台任其发展,当然,前提是他(她)要找对自己的路。”

随着最后一片叶子的飘落,湖心小筑迎来了冬天。因为这里环境过于阴冷,在云帆和大家的强烈建义下,恩心秘密的搬回了鸣凤宫。

不久,恩心终于在痛的死去活来的阵痛中,在一个彩霞满天的早上产下了一名男婴,取名皇甫睿谦,字仁心,立为御新国的储君。当皇甫轩在朝堂上将此事召告天下的时侯,举国欢庆。而此时,的各位嫔妃才恍然大悟,阴谋也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