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五十五章 深谋远虑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406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春暖花开的时侯,恩心又重新搬回了湖心小筑,鸣凤宫成了一个客栈式的宫殿。在小睿谦五个月大的时侯,恩心就不再给他喂奶了。渐渐的将自己从全职妈妈中解脱出来,开始了的管理工作。

这天,恩心和紫玉将小睿谦的摇篮搬到竹林里,而自己就着竹林里沙沙的风声舞起了剑,如风起鹤舞般的美妙看的小家伙呵呵直笑,顺便流了满嘴的口水。收起剑,恩心走到儿子面前,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宠腻的问:

“睿谦,娘亲的剑舞的好看吗?”

一旁的紫玉仍不住接过来说:

“主子,自从小主子两个多月的时侯,你就在面前舞来舞去的了,他怎么还那么新鲜?”

“小孩子都是这样啊,思维很简单。一样的东西,换了个地方,他就会新奇的不得了。得益于每天在他面前舞剑,再加上我经常拿商号的印章和贞恩剑的剑穗逗他玩,时间一久,他就有感情了,所以百天抓阄的时侯才会对有些熟悉的两样东西爱不释手。”

“原来是主子的有意培养,我就说嘛,小主子怎么会对那两样东西那么热衷呢。”

看着逗小主子玩的不亦乐乎的主子,紫玉真是佩服她的高瞻远瞩啊。

没逗弄一会儿,小家伙就有些困了,恩心就让紫玉把小家伙抱回屋去,而自己又拿起剑练了起来。刚生完孩子的第二个月,恩心曾经试着舞过一次,没想到身体的协调性和灵敏性大打折扣。为了重新练好差不多荒废了一年的剑法,恩心没日没夜的练着,这在外人看来,好像只是她为了逗小家伙开心而已,其中的辛苦又有谁知道呢?每个人都以为她的光环是天生的,只有恩心自己明白那是自己一点一滴慢慢积累的,只是那个过程被别人忽略了而已。

练了近三个多月,感觉自己的剑术已经恢复到以前的水平了,只是不知道实战的效果怎么样,看样子还是得找个人对练才行。正想着,就见赛飞拿着铁锹进了竹林,想来是挖竹笋的。恩心灵机一动,对着他说:

“赛飞,你的剑术怎么样?”

“还行,是我比较擅长的兵器。”

“那最擅长的呢?”

“长枪。”

“一会儿你去把你的兵器拿过来,和我比划一下。”

赛飞一听,傻眼了,但看主子的表情那么认真,也不再说什么。挖了几棵笋之后,就乖乖的回去拿兵器了。

当恩心看着赛飞手里的长枪时,不由的想起了《水浒传》里林冲来,不知道赛飞使出来会是什么样的画面,想着,就抽出自己的剑,对他说:

“赛飞,使出你的看家本事,让主子我见识一下你这个一品护卫的水平。”

赛飞看着主子过于犀利的眼神,不敢怠慢,摆了一下架式准备接招。恩心看着那个挥舞有力的枪杆,毫不犹豫的刺了过去,然后枪与剑的争锋开始了。前两个回合,恩心明显感觉到赛飞的枪势强劲有力,虎虎生风。而且占尽一寸长的优势,自己根本无法近身。不过,有一利必有一弊,就灵活性来说,他不如自己。自己的剑削铁如泥,再加上融合了翰笙的鞭法,自己使出来绝对是游刃有余。当赛飞意识到自己的劣势时,主子一个后空翻,把剑抵在了自己的喉咙,刺眼的剑光让赛飞惊了一身的冷汗。

这时,一阵掌声打断了两人的沉默。恩心收起剑回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几位长辈和夫君,忍不住的抬头看了一下天空,正午十分,正是吃完饭的时侯呢。

“没想到荒废了一年,恩心的剑法不但没有退步,还有明显的突飞猛进啊。竟然能把我们千里挑一的赛飞打得如此狼狈。”

“爷爷过奖了。刚才只是切磋,若是实战,我早就没命了,哪还会给我机会找出破绽呢?”

“那就是说,赛飞的实战能力很强?”

“嗯,同样是样样兵器都精通,但他和翰笙不同的是,招招有力、惊险,随时可以致人于死地,很有战斗力,但不适合一对一的持久战。”

“没想到短短的二十几个回合,你就把赛飞的优缺点给指出来了。恩心的眼力真是很毒辣。”

“我只是就事论事,不过我还没有谢爷爷给我找了这么一个好帮手呢。”

“想谢我还不简单,中午请我们吃饭吧?”

“这没问题,正好有鲜嫩的春笋和蔬菜,可以给大家做一餐美味的家常小菜。”

“那我们是有口福了。”

回到院子里,几人惯例的去逗了一会儿小睿谦,然后回到饭厅等着开饭。菜没等上来,却等到了来蹭饭的云帆,还很狗腿的带来了清酒,那是很明显从别院里偷渡出来的。不过,对于这种无伤大雅的行径,恩心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午饭,鲜嫩可口的六菜一汤,加上小酌几杯的清酒,诸葛玄机一边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皮,一边对身后的紫玉说:

“你的主子真会调教人啊,把你们的手艺都给调教的那么好。”

紫玉看着老太爷的模样,有些好笑的说:

“老太爷若喜欢,可以常来。我和赛飞在院落后面僻了一块菜地,种了很多的瓜果蔬菜。”

“是吗?没想到李老头的习惯被你们给学去了。不过,这也不错,有田园生活的感觉。”

恩心看着几位很中意自己湖心小筑的生活,也是很满意。就对诸葛玄机说:

“若爷爷那么喜欢吃美味的东西,孙女可以给你一个小建议。”

“什么建义?说来听听。”

“等到睿谦三岁的时侯,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们了。以后你们的游历过程一定少不了一个厨子,我就让李奉贤跟着你们吧,他的手艺你们也尝过,绝不输与李叔,甚至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架式,这样不算亏待你们吧?”

几位一听,都是大喜,可是林雅瑟最先提出了疑问:

“李奉贤不是要立志当御厨吗?你舍得把他给我们?”

“一个好的御厨也是需要历练的,让他跟着你们也好长长见识。”

“那你打算给我们用多久呢?”

“在他成年之前。他今年十二岁,离十八岁还有六年。”

“才六年啊?”

“爷爷,你不可以得寸进尺噢,人家也要前程的,总不能一直给你们当厨子吧?”

“其实那孩子很聪慧的,当厨师太屈才了。”

“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且还很享受。”

“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浪费了自己的天赋。”

“人各有志,不是吗?”

几人正在聊着厨师的问题,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骚乱。这让众人有些惊讶。这湖心小筑是宫里生人勿进的地方,怎么会有争吵声呢?恩心朝紫玉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出去看看。没多久,赛飞满头大汗的进来了。

“赛飞,外面怎么回事?”

“回皇上和主子,是淑妃。”

“淑妃?她来这里干什么?”

“淑妃娘娘说,小公主病重,御医也来了很多个,可是都没办法,走投无路才来这里找皇后娘娘的。”

“找我?”

“她恳请皇后让云帆太医给小公主诊治。”

此话一处,大家开始面面相觑起来,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啊?平静了一年多,没想到一阵风波就是关乎人命的事情。恩心沉思了一会儿,放下茶杯,和皇甫轩一起走了出去。

此时,淑妃正跪在地上,而紫玉正在一旁好言相劝,见到主子出来,暗松了一口气后走到主子旁边。

恩心望着面前的淑妃,自己和她也只不过见了几次面,因为她一向安分守己,自己倒没怎么留意过她,只知道,她今年二十六岁,有个小公主。没想到一向以端庄贤淑著称的娘娘今天会做出这样的惊人之举,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皇甫轩邹着眉头,不悦的说:

“淑妃,公主生病该让御医想办法,来叨扰皇后干什么?你看看你,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恩心看了一眼皇甫轩,这样不近人情的话,真是符合他九五之尊的身份啊。可是,那个生病的不是他的女儿吗?为什么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呢?有些看不下去的恩心,走上前去,轻声的说:

“淑妃,你还是起来说话吧,地上还是有些凉的。”

“谢皇后。”

说完,淑妃战战兢兢的起来了,看样子,她还是很怕皇上的。

“太医有没有说小公主得的是什么病?”

“都检查不出来,已经三天了,若是有一丁点的办法,淑妃都不敢来打扰皇后的。”

“云太医就在这里,你就把小公主生病前后的事情详细的说一遍吧。”

等到淑妃把病情前后说了一遍后,恩心和云帆对望了一眼,然后心中有数的说:

“云帆,你就随淑妃走一趟,替小公主看看。若医好了,本宫重重有赏。”

听了主子的话,云帆领命跟着淑妃去了她的宫殿。当院落又恢复安静后,几个长辈乘机溜之大吉了,留下恩心和皇甫轩站在那里。看了一眼怒意未消的皇上,恩心安慰道:

“小公主不会有事的。”

“恩心知道公主得的是什么病吗?”

“大概能猜到一些。”

“可为什么那些太医却个个速手无策?”

“他们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敢。”

“什么意思?”

“要医好小公主的病,有一定的风险。医好了,万事大吉;医不好,那就是人头一颗。他们担不起那个风险,索性装作不知道。”

“岂有此理,一帮庸医。”

“他们也只是明哲保身而已,谁也不想因为一时的道义,而毁了自己一家人的性命。”

“这样的他们,是不配进我的太医院。”

“所以,皇上可以对太医院的一些规定稍微放宽一些,给他们一些发挥自己的余地。他们当中,一定也有良才的。”

“恩心,你知道吗?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活在一个谎言里,特别是在皇宫里,我甚至感觉不到一颗真心。”

“不要这么想,你的身份显赫,大家对你有所图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你是他们的倚靠,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但总体还是爱你的,因为在意所以才会欺骗。”

“是这样吗?虽然在他们面前,自己是九五之尊,却很不开心;在你的面前,虽然没有生为王者的优势,我却感觉很放松,很开心。”

“那是因为,你觉得我对你无所图,所以很安心。”

“好像是吧。原来,就算生为帝王的我,也会去倚靠别人。”

“人都有脆弱的时侯,这个时侯有个肩膀来靠一下,没什么不好。”

“那我们互相倚靠吧?”

“好。”

紫玉和赛飞看着院中相依的两个人,识趣的悄悄离开了。赛飞有些不解的问身旁的紫玉:

“主子比皇上还强吗?”

“谁知道呢,若是主子愿意,她可以是整个大陆最强的。”

“刚开始,我一直很疑惑,怎么主子和外面传说的不一样呢?现在我明白了,真正的高手是会隐藏的。”

“今天才知道,是因为主子的剑法让你信服了?”

“嗯。”

“你真是个木头脑袋。我跟你说,除了这些,主子把奉贤给老太爷当厨子,其实是收买人心,一个是李叔的,一个是老爷子的。还有刚才淑妃的事情,主子不会就此结束的,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主子为什么要收买人心?李叔和老太爷不是自己人吗?”

“是没错。你知道为什么碧落居的人对主子那么忠心耿耿吗?那是因为主子的恩情,还有平时的体贴。李奉贤的事情,一方面给了李奉贤锻炼的机会,另一方面也照顾到了老太爷们的起居,一举两得是主子最喜欢做的事情。”

“这么深奥啊。那刚才淑妃的事情呢?”

“主子会顺藤摸瓜来个大扫除,也许会重新洗牌。”

“紫玉的口气和主子越来越像了。”

“这叫近朱着赤。”

“不过你还差的远呢。”

“总比你强,一点也不开窍。”

赛飞望着神气的紫玉,有些纳闷的想,这哪点像杀手啊,一点冷酷的范儿都没有。不过,主子真的很强啊,自己一定要加紧练习,不然自己这个护卫岂不是成了摆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