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家事和国事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52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转眼热闹的夏天来了,湖心小筑的前面长出了田田的叶子和小小的荷花骨朵。这让恩心想起了十二年前,自己就是从这‘小荷才露尖尖角’开始了自己不平凡的路。不过,此时的水云间也该是‘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了。’真想回去小住一段时间呢。

竹席上,小睿谦在无人搭理的情况下,无所事事的哼哼唧唧,听的恩心很是无奈。紫玉和赛飞去整理那片菜地去了,这会儿还真找不到人来哄他,看样子又要自己上阵了。索性拿起旁边的鸣凤琴,放在窗前,开始弹唱起来: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斛浊酒尽余欢

今宵别梦寒

长亭外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一曲唱罢,看着小家伙明显高兴了不少,两手还忍不住的在那挥着。恩心捏了捏他的小脸蛋,轻声的问:

“睿谦,娘亲的歌好听吗?”

“恩心的歌好听极了。”

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恩心忍不住的回过头来,看见皇甫轩站在门口。直起身子问:

“今天的奏折很少?现在还不到傍晚十分呢。”

“嗯,最近国事没那么繁忙,总算可以清闲一段时间了。”

“夏文书和林尚书已经可以为你分担解忧了呢。”

“可不是嘛,自从夏文书当了爹,整个人感觉都不一样了。”

“好久没见玉恬公主了呢,她怎么样啊?”

“在家相夫教子呢。”

“她的儿子好像叫夏仁杰吧?”

“是啊,三岁了。”

“感觉如何?”

“以后官拜朝堂是没什么问题。”

“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恩心这是为睿谦找伴读吗?”

“也不是,以我和夏家的关系,睿谦和仁杰以后免不了会有交集,有一个好的伙伴比什么都重要。就像你和夏文书、蓝雪傲、苏睿一样。对了,林尚书有儿子吗?”

“有,而且挺多,听说有四个。”

“还真是人丁兴旺啊,所以,皇上还是给皇家多添点人口吧。”

“我也在考虑。”

“在考虑到底谁最合适吗?”

“是啊。”

“其实皇上比较偏向林贵妃和雪妃吧?”

“很明显吗?”

“也不是,我只是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来猜的。”

“恩心觉得我这种想法如何?”

“要让我说,皇上还是一碗水端平比较好。”

“为何?”

“当然是为了平衡朝堂上的势力,切勿让某一方过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那些嫔妃考虑。除了淑妃和萧妃外稍显年长外,其余的嫔妃都正当年轻,给她们一个孩子,也好下半辈子有个寄托。”

“恩心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还是有欠考虑了。”

“现在明白也不晚,皇上也不还没开始吗?”

“恩心,为何你对帝王之术了解的那么透彻?”

“算不上透彻,也只是皮毛而已。要知道,这些年我去了不少地方,听的、见得也不少,多多少少也总结了一些东西。”

皇甫轩望着眼前这个一边逗弄着小孩,一边云淡风情的和自己交谈的女子,这就是自己的皇后啊,一个万民敬仰的女子。

日子又开始了如流水般的淌着,夏天的蝉鸣敌不过宫里接二连三的喜讯,宫里的娘娘们有喜了,皇室开始了真正的开枝散叶。紫玉望着窗前一脸平静的主子,真是有些不明白,主子为什么给自己制造出那么多的敌手,难道是嫌的生活太过无聊了?

在皇上喜笑颜开的时侯,南方又出现了涝灾。看着接二连三承上来的折子,皇甫轩眉头深锁。这天晚上,恩心对他说:

“皇上,根本问题不解决,涝灾会永远持续下去,就算国库有再多的银子,也杯水车薪。”

“皇后有更好的办法吗?”

“有没有办法,亲自去了才知道。”

“恩心要去御南考察灾情?”

“有何不可?老百姓贡着我们可不是为了好看的,那是指望我们为他们分忧解难的。”

“你坚持?”

“我坚持。”

“那睿谦怎么办?”

“有爷爷们呢。”

“呢?”

“这不有皇上吗?”

看着两眼炯炯有神的恩心,皇甫轩看到了自己的无力和无能。可是自己是左右不了她的想法的。以前是,现在也是,那未来将更是。

将睿谦托付给爷爷们,恩心带着云帆、紫玉和赛飞简车出行了。对于深入简出的皇后出宫,除了少许的人,根本没有人留意到。在大家的意识里,皇后还在湖心小筑修身养性呢。

待在深宫一年半,这次出来,总算让恩心找回了曾经的感觉,一路上的心情可以用高昂来形容。但看到沿途流连失所的灾民时,心情又跌倒谷底了。想到此次出行的目的,恩心吩咐赛飞快马加鞭。当马车越往御南的方向靠近,灾民就越多,甚至出现了沿途乞讨的人群。

御南是御新国的鱼米之乡,也是御新国地势最低的地带,因为富饶,所以人们舍不得离开。就这样,一场洪水将一切化为乌有时,来年再一切从头来过。

当几人马不停蹄的赶到御南最大的城池栖凤城的时侯,已是二十天以后了。恩心望着这个据说是御新国最古老的城池之一的栖凤城,传说这里是天女建造的城池,已经有一千多年了。不过,此时恩心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有些疑惑的是,这御南灾情那么严重,怎么这城池还那么光鲜亮丽呢?

当马车进了城,恩心才明白。原来是城主怕那些灾民影响市容,连带影响城里的生意,就强制把人给赶出去了,甚至在城门上明文规定。听了客栈小二的答案,恩心等人真是气的想扁人。但当务之急是洪水的问题,恩心不想节外生枝,在停留一天后就去了灾情最为严重的蓬莱城。

洪水现在把近半个御南都给淹了,好在这里的大的城池并不多,否则经济损失将更严重。蓬莱城内已经人满为患了,大批无家可归的人都聚集在里面,见此,恩心对这里的城主稍微有些好感。

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赶到了洪水泛滥的地方。恩心望着脚下的汪洋大海似的地方,若不是上面漂浮着一些畜生的尸体,还真有些蓬莱仙境的味道。现在问题是,要把这些水引导什么地方去,还有那年年崩溃的大坝,又要怎么修复呢?

毫无办法的恩心沿着水边一直往上走,直到看到一尊汉白玉塑像,才停住了脚步。那是自己的塑像,是去年开仓放粮的时侯,百姓为了感谢自己而建的。此时,那个台子上还有袅袅的香火,看样子,不久前有人来求过自己。此时此景,恩心竟然有些哽咽。

大水淹了那么多的地方,唯独自己的雕像还站在这里,因为它建在半山腰处。想到这里,恩心赶紧往山上走去,云帆看着刚才还心情低落的主子,现在眼睛里又有了光彩,立马跟了上去。

站在山顶,恩心俯视着下面,那是一个空旷的山谷,下面好像还有一个水潭。望着那个水潭让恩心想起了湖泊,这样低的山坳不就是一个天然的蓄水池吗?若是把水引到这里,就可以形成一个湖了。可是要开凿一个多功能水道谈何容易?那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这时候就要去找那位蓬莱城的城主了。

城主府内的大厅里,当恩心第一眼看到这位仁兄的时侯,有些意外。因为他实在太年轻了,应该不到二十五岁吧。

“蓬莱城主俞子墨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俞城主不必多礼,起来说话。”

“谢娘娘。”

“我们见过吗?”

“皇上大婚的时侯,远远的见过一面。”

“你是轩辕十二年的状元?”

“皇后好记性。”

“轩辕十四年中,能让我记住的状元只有两个,一个是夏文书,一个就是你了。我看过你的文章,掷地有声,非常好。”

“多谢皇后夸奖。”

“我来此的目的你应该也明白了吧?长话短说,为什么大坝年年拨银子年年修?我希望你能和我说实话。”

“因为这个长坝连了好几个城池,一旦有一处没修好,照样会引起涝灾。因为我蓬莱地段最凹,所以年年受损也最严重。”

“那就是说,有人贪污银子。对吗?”

“请皇后名察。”

“若是我现在凿修水道,你能给我提供多少人力物力?”

“人力倒是没问题,我这城里有大量的无家可归的人,至于物力嘛,可能有些紧缺。”

“那就有多少用多少吧,你把城里工部人员调过来,我要部署一下关于修建水道的问题。”

“是。”

当众人来到城主府见到高高在上的皇后的时侯,个个震惊外加不可思议。对此,恩心早就见怪不怪了。简单的说明了自己考察的结果和后续的安排,就开始了详细的部署。等一切安排妥当,恩心对俞子墨说:

“你放出消息,就说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娘娘,这样的话,您的人身安全?”

“这个是次要的,我希望百姓能有信心有动力来开凿这个水道,也希望借此全面修复水坝,以我天女之名。”

俞子墨望着眼前的皇后,觉得自己蓬莱城的未来真是一片光明啊。

在皇后驾到的消息传开的时侯,全城轰动,当恩心站在城楼上向大家招手致意的时侯,老百姓觉得自己有盼头了。没过多久,大批的外流群众又调转了头回到了自己的家园,加入到凿修水道的行列里。

看到热火朝天的场面,恩心一道旨意,毫不客气的把栖凤城的粮食草药等物质,强行运往蓬莱城,来救济灾区的老百姓。

听到皇后的大动作,长坝沿边的城主们,纷纷自掏银子大修水坝。让困扰了老百姓多年的问题给彻底解决了。恩心对此很是满意,将功补过,也不定他们的罪了。

经过了一个月的奋战,在水道最后的一块岩石搬开的时侯,大水哗啦啦的往山谷里流去,看着慢慢露出的家园,老百姓站在山头上又是喊又是笑,场面热闹的让恩心也会心的笑了起来。几天后,一个碧波荡漾的湖泊出现在众人面前,为了纪念皇后的功德,人们称其为‘天女湖’,正好和那半山腰的天女塑像遥相呼应。

当经过两个月的辛苦,大家重建家园,安居乐业后,恩心心满意足的踏上了回京之路。可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在外面短短的四个月,已经变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