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五十九章 冰释前嫌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6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这天的天气很好,恩心和赛飞在竹林里练剑,云帆则在一旁充当保姆,最辛苦的要数紫玉了。主子今年打算回贞恩城过年,这在宫里都传开了,不过,要收拾的东西太多,真是忙的够呛啊。

当晚,喝的醉醺醺的皇甫轩来了,还是何总管亲自送来的。看着有些狼狈的何总管,恩心有些不悦的问:

“何总管,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回皇后娘娘,皇上今天宴请群臣,喝多了。”

“本宫的湖心小筑地势偏僻,怎么不送到皇上寝宫或者其她娘娘那去?”

“是皇上自己坚持的,奴才也没办法。”

等众人都撤下了,恩心看着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醉汉,有些无奈的拿起毛巾,边给他擦脸边轻声的说:

“你在想什么呢?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正说着,手就被握住了,皇甫轩睁开清明的眼,喃喃的说:

“恩心,我们休战吧,好不好?”

恩心看这人明显是装醉,没好气的说:

“我们什么时候冷战过吗?”

“从你执意要去御南的时侯,四个月了,你连半封信也没写过。”

“你就为这个耿耿于怀?情况不是都由当地的城主向你汇报过了吗?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在那么忙碌的时侯给你写一封情意绵绵的家书?”

“你就不能好好的和我说几句话吗?”

看着皇甫轩又有了恼怒的前兆,恩心只好放软口气,轻声的说:

“好吧,皇上今天装醉,来我这里有事吗?”

“恩心今年打算回贞恩城过年?”

“是啊,这是很久前都计划好的,你不是也同意了吗?”

“我陪你一起吧。”

“我要待很久。”

“那我就陪你多久。”

看着有些脉脉含情的皇甫轩,恩心有些不适应的把自己的手拿开,起身说:

“几位妃子的预产期是什么时侯?”

“明年开春。”

“所以你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我。”

望着恩心在灯下过于高挑的背影,皇甫轩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说:

“你不是我,又怎么知道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呢?不是所有妃子生产,我都要陪伴左右的,那是你才有的特例。”

“是吗,那真是我的荣幸。天不早了,皇上早点歇息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走去。如此冷淡的语气着实让皇甫轩恼火,腾的一声起身,快速上前,一把拉住恩心的胳膊咬牙切齿的说:

“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也是我要问皇上的。”

“我们之间有矛盾,你从来没有试着去缓解吗?”

“有啊,时间不是最好的缓解方式吗?让彼此可以彻底的冷静下来好好的思考。”

“态度冷淡,这就是你思考后的结论?”

“难不成你想要热情的?恐怕你吃不消呢。”

看着刚才还面无表情的人,这会儿立马换回了挑逗戏弄的语气,皇甫轩有些摸不着头绪的问:

“有什么吃不消的?”

听到这句有些傻不拉唧的话,恩心挑了一下眉毛,一把拽过皇甫轩,稍一使力,就把人给推到了床上。既然两人简直就像鸡同鸭讲,那就用爷爷的损招——床上交谈。

当皇甫轩意识到自己被人压倒在床上的时侯,有些不知所措的问:

“恩心,你在干什么?”

“干什么?你这皇上很闲那,没事就在那胡思乱想。既然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那来点特别的好不好?”

说完,就很粗鲁的去扯对方的衣服,当皇甫轩终于意识到她在干什么的时侯,索性大方的迎合起来。反正是闺房zhile,有什么关系。不过,自己的老婆真是强悍,那些前戏和手法,简直就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在两人几个回合后,气喘吁吁的停下来的时侯,皇甫轩忍不住的问:

“恩心,你以前经常做这种事情吗?”

“嗯。”

接着一阵安静。恩心知道,自己这回又打击到某人的自尊了,不过并不打算和他去讨论这些,而是转过身准备睡觉。皇甫轩看着恩心后背上那惹火的蔷薇,有些心酸起来。

当第二天一早,紫玉端着洗浴用品来到主子的卧房时,看到满地破烂的衣服,惊讶过后,又悄悄退了出去。然后神秘兮兮的对赛飞耳语起来,听的小伙子面红耳赤的。

恩心醒来的时侯,看见旁边的皇甫轩正望着自己,想来昨天的问题让他很是困扰呢。不过,自己不打算解释,若他愿意钻牛角尖,那就钻好了。默不作声的起身,也不避讳自己光溜溜的身子,拿起一旁的袍子随意裹在身上,就去隔间沐浴去了。看着恩心从头到尾都没搭理自己,皇甫轩有些郁闷的想,她真是一点都不在乎呢。

没多久,何总管送来了衣服,顺便对院子里正在练剑的皇后娘娘偷偷瞄了两眼,心想,皇后真是强悍,难怪皇上欲罢不能。

早朝过后,皇甫轩开始思考起来,自己对恩心真是知道的太少了。看她昨天的床上功夫,想来比自己还有经验,以前有过很多爱慕者吗?再想想,这也很正常,三个君王不都意图明显吗?自己这段时间在各个嫔妃那里过夜,半年了,想她总该有些醋意吧,没想到,她根本没放在心上,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啊。

不管怎么想,到了晚上,还是不由自主的往湖心小筑走去。看到皇甫轩还敢来,恩心倒是有些意外了。经过昨晚的事,是个皇上都会愤然离去,然后把自己打入冷宫吧。见恩心有些不解的望着自己,皇甫轩有些不自然的问: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什么时侯启程?”

“还差一些,我和爷爷商量过了,准备给下月中旬就启程。”

“那有什么需要我安排的吗?”

“不用了,我都安排好了。皇上用过晚饭没?”

“还没呢。”

听完,恩心转过身对紫玉说:

“晚上加几个菜。”

“是。”

说完就和赛飞忙呼去了,屋里又剩下独处的两人。恩心和往常一样,来到棋盘前,说:

“晚饭还有一会儿,要不来一局?”

“好啊,我好久没和恩心下棋了。”

棋来棋往,恩心发现皇甫轩的棋艺中多了些新鲜的东西,就不着痕迹的问:

“最近皇上的棋艺有所进步呢,找到好棋手了吧?”

“嗯,姚贵妃的棋艺不错,最近一直和她对弈。”

“听说姚贵妃琴棋书画样样都很厉害呢。”

“是啊,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

看着皇甫轩状似惋惜的语气,恩心乘机打趣说:

“可惜,不够漂亮,是吗?”

“呃。这个世上才貌双全的女子毕竟少数。”

“我看过姚贵妃写的诗词,是个清高的人。”

“嗯,她也从来不会主动。”

“那皇上喜欢主动的还是喜欢被动的呢?”

“这个。。。。。”

正在他犹豫的空档,恩心一棋定输赢。看着棋盘上的布局,皇甫轩有些懊恼的说:

“恩心是故意的。”

“是啊,攻心是对弈的上策,心乱则棋乱。”

看着一脸胜券在握的女人,皇甫轩彻底无语,暗想,真是个无时无刻转动脑筋的人啊。

晚饭后,又下了一局,天有些晚了,恩心以明日还要早朝为由,婉言赶某人走。不过,效果甚微,看着还赖着不走的某人,恩心也不管,径直走回自己的卧房,准备歇息。不过,她前脚刚踏进卧房的门,皇甫轩后脚就跟来了。

“皇上今晚留宿湖心小筑?”

“不行吗?”

“不怕昨晚的事情再次发生吗?”

“有什么关系,这在夫妻之间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是吗?你还真是想得开啊,我还以为你会留下阴影呢。”

“我有那么脆弱吗?”

“既然这样,我们再来一次吧。”

说完,有些不怀好意的向皇甫轩走来,某人看着这样的笑,有些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当恩心走到他的面前的时侯,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指,从腰带开始,一件一件的替他脱着衣服,动作意外的温柔之极。冬天的衣服穿的多,里三层,外三层,脱的皇甫轩心里直痒痒。恨不得恩心像昨晚一样,粗鲁一点,干脆利落。

就剩下最后一套里衣的时侯,看着皇甫轩不断滚动的喉结,恩心磨人似的从衣领开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拉开,手指还不忘有意无意的撩拨一下。最后,实在忍不住的某人,自己扯下了自己最后的遮体布,赤身裸体的站在恩心的面前。

借着烛光,恩心像观赏工艺品似的,从头到尾,慢慢的的欣赏着,目光所到之处,无不透露着啧啧的赞赏声。老实说,皇甫轩的身材很有看头,特别是在这样暧mei的烛光下,真是撩人心弦呐。

为了罗曼蒂克的氛围不要影响到某人的身体健康,欣赏完毕的恩心快速的把他拉到了床上,用被子将他盖上。所谓一会生二回熟,有了第一次的经历,这次也脸皮厚起来,皇甫轩嘻笑的问:

“我的身材怎么样,恩心还满意吗?”

看着很不正经的某人,恩心有心的打击道:

“还不错,不知道会不会像昨晚一样,中看不中用。”

这句话实在有效,某人的脸此时已经成了猪肝色,甚至有些恼怒成羞起来。对于这样关乎男人颜面的话,恩心知道说的有些过了,为了道歉,温柔的吻住了那张将要喋喋不休的嘴。接下来的流程和昨晚相差甚远,因为恩心竭尽所能的将温柔进行到底,皇甫轩也很享受这种被人服侍的感觉,两人像融化了的糖果一样黏在一起。

等到第二天,何总管再带着衣服来接皇上的时侯,发现皇上春风满面,而皇后呢,竟然破天荒的为皇上更衣,那样和谐的画面,让老总管泪流满面,心想,冷战结束,两人总算冰释前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