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六十一章 钓鱼者说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不管你是逐渐繁华,还是即将枯萎,此时此刻才是你的人生。

难得在自己的地盘消遥自在,恩心把小睿谦交给紫玉和云帆,自己一身风度翩翩的出门了。走在大街上,恩心看着自己一手缔造的城池,若说不骄傲那是假的。

今天早春的太阳特别好,可以去碧霄公园去转转,这是在自己离开的时候,让逸冰着手建的,可至今自己还一次没有光顾过。听说里面风景别具匠心,自建成后,就成为贞恩城人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因为三面临着富人别院、贞恩村和李叔开发的果蔬园,所以那里时常可以见到不同等级的人。秉着城主的一视同仁,这里的人相处的还算融洽。

因为路途有些远,恩心不得不雇了一辆马车前往。赶马车的是个很和蔼的大叔,也是千里迢迢来贞恩城讨生活的,好在贞恩村提供住宿,所以只要自己勤劳一些,一家就不愁没有饭吃了。听着大叔乐呵呵的说起城里的新闻,很快就到了碧霄公园的门口,付了银子,恩心抬头看着这个入口的大门,竟然是心形的大拱门。微笑着摇了摇头,摔了一下袖子就徒步走了进去。

走近里面的第一映象就是豁然开朗,一个圆形广场呈现在眼前,然后是六条不同名字不知通向何处的路。恩心随便扫了一眼,然后朝一条竖了‘魁’字路口走去。进了一扇小拱门,恩心来到一条林荫道。虽然树上的叶子还很少,但新蕊的气息还是很让人舒服的。不过沿途竟然有不少和自己擦肩而过的人,看来此路颇有人缘啊。除了人不少,地摊也颇多。路两边的凉亭旁边经常可见卜卦看相的小摊子,还有很多货郎,更有心者,搭了一个别致的小竹楼开起了茶馆,一看就是贞恩村来讨生计的人。因为前来观光的富家小姐和公子也不少,生意还挺红火。

走了很久,恩心准备停下来歇一歇,正好前面有条小河,索性靠在河边的树干上,迎着微风很是享受的闭目养神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进入沉思状态。

薛竹找了半天,终于觅得一处幽静之地,却被眼前的景象给呆住了。那是一个白衣公子,宽松得白袍虽朴实无华,裹在那清瘦的身躯上却很飘逸。他抬起头来,微风拂过他的轮廓,真是俊秀白净的一张脸,却表情淡淡的,似乎不会为任何东西而心动,他的淡然深入骨髓,却变不成冷漠,但他眼里又浮现惊喜,迷茫,错愕,还有一丝难寻的无奈,或者还有别的……仅是那双眼睛,就已胜过千言万语,包含了太多的沧桑和故事,是的,他无疑仅仅是二十岁左右的公子,他的眸子却比江水还要滔滔不绝。这一刻,薛竹以为自己遇见仙人了。

此处无他人,仅仅有那年轻公子,而自己这样莽撞的闯进来,为何他似乎没发现似的,仍然旁若无人的靠在树干上想着什么。当薛竹想退出的时候,肩上的货架松了,砰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有些慌乱的薛竹忍不住的朝那位公子望去。发现那位公子离开树干,半转过身也望了过来,表情云淡风轻的。当自己手忙脚乱的收拾好东西的时候,他已经不知去向了。若不是他刚才站着的地方有双脚印,薛竹真的以为自己眼花了。

被人打扰的恩心,越过小河,往深处走去。刚才的人是货郎吧,看他担着小货架。不过有些奇怪,货郎不都是往人多的地方走吗?他怎么往人稀少的地方来呢,真是奇怪的一个人呐。

返回的时候,恩心不期然的又和那个小货郎遇上了,不过是在人多热闹的地方。看来他的货品很讨小姑娘们喜欢,身边围了不少小姐丫鬟。有些好奇的恩心,路过的时候忍不住的瞄了一眼。占着身高的优势,货架上的东西一览无余。都是些女儿家的首饰和织品,问题是这些东西都不常见,很是新颖。若是摆在铺子里,应该可以卖个好价钱。

突然,一样东西引起了恩心的注意。那是一个血红的玉镯,虽然在一堆首饰里不显眼,但却让恩心一眼相中。等姑娘们都散去了,恩心走了过去。

薛竹很满意今天的收益,看了看天也不早了,就准备收摊走人。这时,一个阴影遮住了自己的去路,抬头一看,竟然是自己在小河边遇上的那位白衣公子。此刻,他正拿着自己货架上的一个镯子问:

“这个镯子多少银子?”

回过神来的薛竹有些结巴的说:

“公子好眼力,这是玄鸣国特产的稀少红玉,市面上很少见的,若公子喜欢,那就给十两银子吧。”

恩心见刚才还口齿伶俐的小伙子这会儿却结结巴巴起来,有些奇怪,还有这镯子,起码时值几百两银子,他就这么十两银子卖给自己了,是不是弄错了?就好心的问:

“小货郎,你这货是从那里弄来的?”

“回公子,这是一位先生委托我帮他卖的,只要每天给他三十两银子,剩下的全归我。”

“哦?那位先生的货很多吗?”

“我也不知道,今天是第四天卖。”

“那你能带我见见他吗?我对你的货品很感兴趣,想全买了。”

薛竹一听,有些惊讶的望着面前这位公子。但想到,若是这样自己也省了不少事,那位先生也会很高兴的。怎么想都是自己划算,就高兴的挑起货架带着恩心去了交银子的地点。

恩心望着眼前的茶楼,有些疑惑的望着薛竹。

“公子,我是贞恩村的孤儿,平时都是找些零活养活自己的。这个先生也是前几天我在茶楼帮忙碰到的,他只让我来这里交银子,别的都没说。”

恩心玩味的想着,然后跟着小货郎去了茶楼的一个雅间。入眼的是一个儒生,此时他正坐在临窗的位置看向自己,眼神很有内容。

“先生,这是今天给你的银子。这位公子是薛竹在碧霄公园碰到的,他想买下先生所有的货品。”

听完薛竹简单的汇报,儒生有礼的站了起来,对恩心深深的施了一礼。见过大风大浪的恩心,此时好似明白了些什么。试探的问:

“公子这个赌注下的有些过大了。”

儒生一听,有些微愣,然后释然的说:

“最终还是让我赌赢了。”

“不惜散尽家财?”

“钱财乃身外之物。”

“那我就不客气的笑纳了。”

“城主请便。”

当儒生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薛竹恍然大悟的望着恩心,满脸星星崇拜的望着恩心。对此,恩心叹了口气,说: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去碧霄公园?”

“因为贞恩城里只有这个新建的碧霄公园城主没来过,年前城主很忙没空前来。现在御新国的皇帝回京,城主也该忙自己城内的事了。”

“所以,你就让薛竹在碧霄公园守株待兔?”

“薛竹对此一无所知,如您所说,我只是在赌。”

“那你费尽心思把我引到这里来所谓何事?”

“我想追随城主。”

“毛遂自荐?可是我的眼光很高。”

“这个早就有所耳闻。”

“那你自报下家门吧。”

“在下薛乾,御新国人氏,家住御南栖凤城。”

“哦?千里迢迢来此,你的目标是什么?”

“栖凤城主之位。”

“你有能力胜任吗?那个城已经由里至外的腐败不堪了。进去的下场有两个,一个是同流合污;另一个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需要大换血。”

“那你自信自己的血液就是干净的吗?”

“我不敢保证,官场上太过干净是不可能的,但我有以民为先的心。”

“这些都没有说服力。若想当城主,那先要参加科举,等你有幸获得头名再说吧。”

说完,准备起身走人。这时薛乾也站了起来,有些急切的说:

“城主难道不需要自己的力量吗?”

“若是没有自己强势的力量,你认为我能安稳的走到现在吗?不过,我的眼光很高,你达不到我的要求。”

“为什么?”

“你的权利yu望太重。”

“没有权如何给民办事?城主以为一个手无寸铁的贫民能和一个城主抗衡吗?”

“你是否想的过于极端了?”

“薛乾只是就事论事,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城主这般有惊天之才的。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只能无力的观望。”

“你很悲伤呢,说说你的故事吧。”

说完,又重新坐了下来,随手端起了面前的茶杯,望着窗外,等着听故事。薛乾看着面前这个人,认真的说了起来。

“薛家在栖凤城虽是书香门第,但也世代经商。本着民不和官斗的原则,小心谨慎也算过的安稳,但是祸躲不过,再小心翼翼还是遭了鱼池之殃,除了这贞恩城的铺子,我算是一无所有了。”

“前一段时间皇上在这里,你为什么不申冤?”

“申冤是需要证据的,况且官场官官相护,怕是自己无命出来了。”

“为什么不参加科举?”

“掌管科举的是这栖凤城主的大舅,我根本无望参加。”

“所以躲在了我的城里。”

“因为这里不属于任何国家的管辖。”

“你以为自己来找我就可以了吗?要知道,我是不插手过问朝堂之事的,至于原因你应该也明白。若你愿意放下仇恨,我愿意收留你,你考虑一下吧。”

说完,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当把自己融入到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恩心再一次的叹了一口气。一向给别人设局的自己,今天被人摆了一道,好在这个薛乾没什么恶意。他的话,其实自己是听进去了,但仇恨让他过于急躁。这样的性情,自己是不能收的。若他能放下仇恨,从长计议,自己不吝给他一个安身之所。这一切,就要看他的取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