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六十二章 无声的邂逅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09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当恩心回到碧落居时已是晚饭时分,热热闹闹的饭厅正在等着自己。简单的说了自己今天去碧霄公园的心得,但省略了薛乾的那一段。饭后,在自己的书房,恩心和爷爷下棋。

“恩心今天有奇遇吗?”

“爷爷为何有此一说?”

“今天在饭桌上你的言语有所隐瞒,喜忧参半。”

“因为还没到说的时候。”

第二天一早,下起了小雨,雨确实不大,滴滴答答的,不像是在下雨,倒像是在下雾,眼前的世界被封锁在密如珠网的雨丝中。往远处看去,整个碧落居只剩下了一个有些模糊的轮廊,让恩心感觉很不真实。恍惚间,想起了霓虹闪烁的都市,原来隔了一个时空,人、情、事都可以淡去了。

早饭后,无事的恩心又一次出了门。对于主子的早出晚归,紫玉虽有些疑惑,但也不好说什么。因为她明白,主子不说,就说明不想让自己知道,而自己坚守本分也不该去问。

淅淅啦啦的雨还没有停,但街上的行人照样很多,恩心撑着油纸伞随意的走着。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自己心里颇不平静,在书房里怎么也坐不住,好像有什么事情牵引着自己似的。可是具体是什么,自己也想不明白。正想的出身,突然和一个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一下,条件反射的忙向对方道歉,不过当恩心看到这个人的时候,无来由的异样感油然而生。

这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挽着髻,因为没有打伞,发间有着小小的水珠,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一身黑衣,衬得肌肤胜雪,恩心从未见过能把黑色穿的那么有韵味的女子。看着她神情有些淡漠,想来自己的视线有些唐突了,忙施礼。但对方一副不怎么搭理自己的样子,只微微点头后,与自己擦肩而过。

恩心呆呆的站在原地,望着那个黑色身影融入到烟雨朦朦之中。待回过神来时,不觉有些好笑,自己竟然看着一个女人出神,还真是头一回呢。不过直觉告诉自己,她们还会再见面的。自己认识的人里面,有两个人喜好黑衣,一个是司徒酝谋,一个是邵孜寒,这两人的性格虽差距颇多,但都是把黑衣穿的相得益彰的人,不知道这个女子又是什么样的身份。从她的年龄和发髻来看,她是已婚女子。虽然是黑衣,布料却是上乘,想必家庭条件不错。因为是擦肩而过,恩心只得出这粗略的信息,不禁有些可惜。

恩心漫无目的的走着,看了一眼周围,现在正站在自家茶楼门口。收起伞,就走了进去。掌柜的眼尖,一下认出了大当家,赶紧上来迎接,还没准备热情两句,就被恩心的眼色给制止了。识相的闭了嘴,把恩心带到了老位置。

今天茶楼的生意比较清淡,恩心这个雅间的三张桌子都是空的,看样子今天没有什么八卦可以听了。在临窗的位置坐下,不需多说,一会儿小二就端上了恩心最喜欢的茶和点心。喝着茶,望着窗外,各色的油纸伞把烟雨朦胧的街道点缀的缤纷而有诗意。

不过,没多久,这种诗意被一个略有失意的黑色人影给换了味道。那是和恩心擦肩而过的女子,没想到不到一个时辰内能再一次见到。仍然没有打伞,和刚才的表情略有不同,淡漠的表情变得冷漠,嘴角竟然有着讽刺。这样看透世事的表情,让恩心很想一探究竟,到底短短一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发生了些什么呢?

当黑衣女子经过茶楼的时候,恩心丢下银子,拿起纸伞,随后跟了出去。当走过了长长的主街后,恩心确定她不是去自杀寻短见什么得,而是在漫无目的的游走。现在雨是停了,不过这女子也浑身湿透了。早春的天气还是很阴冷的,这样下去非得风寒不可。不过,自己就这样陪着她漫无目的的走,也不是办法。

看了一下周围,这附近好像有一个护卫队的定点,不过自己去交代完了,这人恐怕又不知道游走到哪里去了。无奈,只好边走边想办法。这时,不远处一个护卫向这边走来,恩心叫住了他,当疑惑的护卫见到公子手里的城主令牌的时候,吓得腿哆嗦了一下。恩心一见,想来这个家伙是在偷懒,因为心虚,吓得跟魂飞魄散似的。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指了指前面的黑子女子对他简单得交代了一下,然后自己在附近的酒楼用餐顺便等消息。

雨天茶楼的生意清淡,没想到酒楼的生意倒是红火。找了个僻静的位置,要了几个简单的小菜,开始吃了起来。

“听说自从朱家老爷病逝后,朱家的生意和大权都落在了朱家大夫人的手里。”

“是啊,那个朱家大夫人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那你说,朱家老爷也是个多情种子,他这一撒手人寰,那些美妾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少不了要被大夫人欺负,或者赶出家门,或者送人。”

“那女人真做的出来啊。同样是女人,我们城主就是博爱天下,她怎么就寡情到那个份上呢?”

“要知道,朱家能有这样的家业,这个大夫人可是帮了很大的忙,要不然,凭朱老爷那个的软性子,还不把家给败个精光啊。”

“真是难说谁对谁错啊,不过,那些女子的下场惨了点。”

“你心疼?那也是爱莫能助。”

恩心听完几人的话,不禁联想起来。这时,惊云来到酒楼,引起了一阵轰动。对此他毫不理会,而是眼睛在四处寻找,然后锁定,来到恩心面前:

“主子。”

顿时,酒楼沸腾了,纷纷把目光投向恩心所在的角落。恩心好似没看见似的,放下筷子,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付了银子,径直走出酒楼,而惊云则拿起一旁的纸伞赶紧跟上。

“哎呀,城主什么时候进来了,我们怎么没瞧见啊?”

“这叫神龙见首不见尾,若什么都让你看到,城主就没那么神秘了。”

“明明是个女子,却喜欢穿男装,而且还那么传神。”

酒楼的掌柜听着沸腾的酒楼,有些哀怨的想,也不知道今天厨子有没有偷懒,若是口味不对,自己少不了被大总管骂。想着赶紧走到恩心坐的那张桌子看了一下,四个小菜吃的还剩下小半,看来还是很对主子胃口的,想到这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走出酒楼的恩心,问身边的惊云:

“你怎么在这里?”

“刚才巡城的时候,看见一个偷懒的护卫,一问才知道是主子派了任务。”

“那女子怎么样了?”

“挺落魄的,现在好像要出城。”

“底细调查清楚没?”

“她叫席灵,是朱家的妾室,朱老爷病逝后,被大夫人赶了出来。”

“她有孩子没?”

“有过一男孩,夭折了。”

“她嫁进朱家之前是干什么的?”

“是家绣庄老板的女儿,后来绣庄被朱老板收购,顺便把她也娶进了门。”

“她还有家人吗?”

“原来是母女相依为命的,在绣庄被收购之前就去世了。”

“看来朱老板对她还是很用心的。”

“朱老板虽在生意上没有什么天赋,但倒是个多情之人,特别疼爱女子。”

“哦。你给我继续盯着,不要让她寻短见。”

“是。”

看着惊云快步离去,恩心原路折回。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也不能说那个朱家大夫人到底是错是对,丈夫风liu多情,做妻子的在他死去的时候报复一番也是常有的事情,自己无权去过问。不过,那个席灵自己看着很顺眼,决定自己招来用。但看她心如死灰的模样,还真是有些难办啊。

当恩心第三次见到席灵的时候,她正躺在医馆的病床上。听惊云说,她还没走出城,就晕倒在了路上。望着床上的这个女子,恩心很难给她定义。绣庄老板的女儿,因为和母亲相依为命,应该看透了很多,所以性子淡漠,这样的女子一般是很难交出自己的感情的,能甘愿嫁给朱老板,想来那位多情的人花了不少心思和感情。经过富家宅院里的明争暗斗,也是见的太多了吧,不过,今天早上重回朱家的时候,那位大夫人一定是给了她最致命的打击,否则不会那个样子走在大街上。这样的人,若是能重现站起来,那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助手。

华灯初上的时候,恩心才有些疲惫的回到碧落居,对着饭桌上众人有些勉强的笑了笑后,就回房沐浴去了。待沐浴出来,见逸冰和牧涯站在自己的卧室里面,恩心边擦着自己的头发边有些不解的问:

“有事吗?”

两人都没说话,牧涯拿过恩心手里的毛巾给主子擦拭着头发,而逸冰则拿起一边的外袍轻轻披在恩心的身上。看着两个细心的下属,恩心轻笑的说:

“你们在为我担心吗?”

“主子,为何不让我们分担一二呢?”

“我喜欢自己挑选自己要用的人,这样才会更合适更贴心。”

“主子很看好今天的那位席灵?”

“嗯,经过世态炎凉洗礼的人会更坚强。这样的人若能重新站起来,值得我给她一个好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