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六十三章 洗尽前尘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9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春雨洗去了冬日的残迹,万物在春风的吹抚下醒来了,在春雨的滋润下生长了。早起的恩心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心中有一种清爽愉快的感觉。

看着主子的好心情,紫玉觉得自己也跟着开心起来。朗声的问:

“主子今天还出门吗?”

“不了,给我拿套女装。”

当梳妆完毕,恩心对着镜子左右看了一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去了饭厅。饭桌上,恩心夸完李奉贤的手艺,夸李叔的手艺,见主子吃的开心,饭厅的氛围也活跃起来。这时,诸葛玄机问道:

“恩心,你打算何时回京啊?”

“还没定,爷爷很急吗?”

“我有什么好急的。倒是你,听说雪妃生了一个皇子,你不打算回去看看吗?”

“哦,什么时候的消息?”

“昨晚飞鸽传书过来的。”

“翰笙,是京都暗阁传来的吗?”

“是的,主子。”

“生了皇子是好事,为何你们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啊?”

看着孙女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林雅瑟忍不住的问:

“你不觉得这对你是种威胁吗?”

“我不认为。雪妃固然美,也很受皇上宠爱,但不管她用什么手段,都坐不上皇后的宝座。当然,若她能让我脱离,那就更好了。”

听完恩心这句大逆不道的话,众人都被噎住了。见大家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恩心又问:

“除了雪妃,其余的呢?”

“梅妃生了一个小公主。剩下的还没到产期。”

“这样啊。云帆,按产期来算,其余的妃子最迟什么时候生产?”

“大概是姚贵妃,夏初生产。”

“那我们夏初过后回京好了。”

饭后,恩心站在后花园李晒太阳,狄青云走过来轻笑着问:

“恩心这么做,是坐山观虎斗还是想图耳根子清净?”

“后者的成分比较大。”

“你把一锅粥的就这样扔给皇上和何总管?”

“有何不可?他们要习惯没有皇后的,因为将来我会经常出门游历。”

“你看的可真开。”

“本来就不是什么复杂的事情。”

“你是不是在想,睿谦的将来不一定非要是那个皇位,更适合接管你的产业?”

“接管我的产业也是需要雄才大略的,那要看他的本事了。”

“若是那些嫔妃知道你的想法,她们就不会如惊弓之鸟般的怕你怕成那个样子了。”

“她们为何怕我呢?我就没有把她们怎么样。”

“就因为你一直不行动,她们才害怕。”

“等待的恐惧?”

“嗯。”

在两人静站的时候,逸冰来找恩心,说是外面有一名叫薛乾的人求见。听了逸冰的话,恩心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然后对身旁的狄青云说:

“青云要不要随我一起?”

“有何不可?”

三人来到前厅,发现诸葛玄机和林雅瑟已经在那了,还带着审视的眼神在薛乾的身上来回游走。见恩心进来了,两人才收回自己的视线。恩心看了眼站在那的薛乾,和那天相同的儒生装束,不过,略有不同的是,眉宇间多了些淡然。

“薛乾见过城主和各位前辈。”

恩心走到主位上坐下,轻声的问:

“想通了?”

“是,城主。”

“我那天相中的红玉镯子时值多少?”

“因人而异。”

“那是一套吗?”

“是的,除了镯子,还有一支金丝红玉簪子和一个红玉指环,就是城主手上带的这枚指环。”

说完,从身上拿出一个木盒。恩心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那个红玉镯子盒金丝红玉簪子。一样的血红,和自己手上的指环相映成辉。盖上盒盖,说:

“这是你的见面礼吗?”

“请城主笑纳。”

“拿人手短,说吧,你擅长什么?”

“才学稍浅,经商稍好些。”

“口说无凭,从现在开始你就跟着大总管出去历练一下,让我看看薛乾的水到底有多深。”

“谢主子。”

当薛乾随逸冰出去后,林雅瑟若有所思后问:

“这个孩子有些面善啊。”

“爷爷此话怎讲?”

“他是不是栖凤城的薛家?”

“对,爷爷认识?”

“这薛家和我林家原是世交,这孩子相貌和他父亲有些相似。”

“那爷爷可知薛家现在已经家破人亡?”

“这样么?还真难以想象,几年前我还和薛家老爷喝过酒。当时薛家虽已经没那么繁盛,但也算是富甲一方。”

“听薛乾的意思,好似和栖凤城的城主结怨了。”

“那就可以理解了。这栖凤城的城主姓姚,是姚贵妃的叔叔。”

“原来如此。爷爷觉得此人如何?”

“薛家的人经商是有一套,不过要说‘才学稍浅’那是自谦了。”

“哦?那他为何有意隐瞒?”

“不知道,你可以先观察一段时间嘛。要说这薛家有段时间也是很风光的,曾经出过一位很受宠的贵妃。”

“不管怎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人总不能老活在过去的荣光里,希望薛乾能明白。”

当报春的燕子往来梭巡,空中充满了它们呢喃的繁音时候,那个身体康复的席灵,在惊云的带领下,来到了碧落居。

恩心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黑衣女子,脸颊有些消瘦,但还算精神,想来身体康复的不错。

“席灵,你还记得我吗?”

当席灵抬起头望向恩心的时候,眼神有些迷惑,但当恩心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的时候,脑子里掠过一个油纸伞的影子。

恩心没有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接着说:

“在你昏倒的那天,我们见过三次面。第一次,我们擦肩而过;第二次,你落魄的走在大街上的时候,我跟着你走了一整条街;第三次,你晕倒了,我去医馆看你的时候。这样一说,你大概明白自己为何来到我的碧落居了吧?”

被恩心这么一提醒,席灵恍然大悟,含着泪给恩心狠狠的磕了一个头。见此景的恩心,叹了一口气说:

“人都有落魄的时候,就算还剩下一线生机,老天都不会弃你不顾的。人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你还年轻,希望你能洗尽前尘,有勇气从新来过。”

席灵话很少,恩心也没打算一开始就让她能说会道。蓝羽和紫玉开始都是这样的,后来熟了,还不是唠叨个没完?把她交给紫玉,恩心就回到房间,逗弄小睿谦去了。

对于碧落居新来的两个人,众人给予极大的热情,整的两个人有些无所适从。对此,恩心再三强调,让大家适可而止。

日子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春天彻底开放了,日子暖洋洋的让人很嗜睡。逸冰和翰笙来到主子书房,对躺在软榻上看书的主子说;

“主子找我们?”

“嗯,京城那边的消息怎么样拉?”

“除了未生的姚贵妃外,其余的嫔妃都生产了,玉妃生了皇子,剩下的都是公主。”

“不错,这回宫里该热闹了。逸冰,薛乾怎么样?”

“能力不错,但我总感觉他有所保留。”

“他这是自保。不想太过于锋芒毕露,因为他知道这碧落居的人没有一个是傻瓜。”

“这样好吗?”

“先随他吧。等他和大家熟了,就自然而然的放开自己了。席灵呢?”

“她很会察言观色,做事情也很不错。主子很会看人。”

“这就好。这两人,我想栽培一下,带回京都。”

“主子,最近怎么不见京都来信啊?”

“皇上大概太忙了。”

“主子会不会太过于替他考虑了?”

“要不然怎么样,休了他?”

听主子的玩笑,两人都笑了起来。恩心见两人不再想西想东的了,站了起来,把书放在书桌上,然后就近靠在桌边说:

“其实,主子这次也算是有所获,况且这贞恩城的生活可比舒服多了。那暂时是不会有什么大波浪的,初为人母,她们会安分一段时间。”

这天,从后花园回来的恩心,在途中遇到了一个多月未见的薛乾。

“薛乾见过主子。”

“既然进了碧落居,规矩能免则免吧。薛竹好吗?”

没想到主子一见面就问薛竹的问题,薛乾只能如实相告道:

“自从与主子在茶楼一面后,我就给了他银子,把他打发了。”

“他的名字是你起的吧?”

“是的。”

“我看他是个机灵的孩子,你也挺喜欢,就把他收了给你当助手吧。”

“薛乾谢过主子。”

恩心点了点头,就走了,独留下薛乾一人站在那里。紫玉说的没错,自己是个很会收买人心的人。和每个刚来这里的人一样,这个薛乾对自己还有一些戒备,给他配一个熟识的人,也许会自在很多。

很巧不巧,刚见过薛乾,恩心又在水榭的地方,看到正在喂鱼的席灵,还是黑衣,不过脸上有生气多了,自己的地盘真的很适合养人呢。

没有上前打扰,而是找了一个石凳坐了下来。等到席灵喂完鱼,转过身看到身后不远的主子时,有些惊讶。但还是上前施礼道:

“席灵见过主子。”

“这里还适应吗?”

“很好。”

“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主子请说。”

“你一直喜欢穿黑衣吗?”

席灵微愣,还是如实相告道:

“因为在席灵十四岁的时候,有人说我穿黑色的衣服很好看。”

“朱老板吗?”

“是的。”

“你很幸运,他爱了你很多年,至死方休。”

听完这句话,席灵转过身去,但还是让恩心看到了那脸颊滑落的眼泪。不禁暗叹道,又是一个和紫玉一样痴情的女子。

不再打搅她了,恩心一个人散着步回到自己的青云阁。自己二十三岁了,这在很多女人眼里已是到头的年龄,可在自己眼里还只是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