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一箭三雕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310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如果说,生命要浪费在美丽的事物上,那么,没有人比贞恩心更能把这句话发挥的淋漓尽致了。此刻,她把自己的儿子像放羊似的仍在一边,自己却惬意的在水榭边的躺椅上逍遥自在的懒醉春guang。

薛竹是被一阵孩子的笑声吸引到这里的,嫩绿的草地上,几个小孩正撅着屁股在那玩着小球,个个脏兮兮的像个小泥猴似的,怎么看都不是大家出生的孩子该干的事情,左右张望了一下,没有半个大人的影子,真是够放心的啊。

没一会儿,里面最小的孩子手里拿着一样小东西独自离开了,薛竹不放心就跟了过去,见孩子朝附近的水榭走去。当薛竹也来到水榭的时侯,有些呆住了。碧波盈盈的水榭旁的一个树荫下,一个白衣人很闲散的躺在那里,而小孩子就站在她的面前,用有些吐字不清的奶声奶气的叫着:

“娘亲,娘亲。”

“睿谦,你又成了泥猴子,小脸都花了。”

“娘亲,这个。”

“这是什么啊?呦,一朵小花啊,是给娘亲的吗?睿谦真乖。”

说完,便亲了小孩一口,还宠腻的摸了摸小孩的头。接着她站了起来,薛竹才看清她的容貌,那是贞恩城家喻户晓的人物,御新国的皇后,也是贞恩城的城主。换了装束和那天小河边相差甚远,但还是会有惊为天人的感觉。

她走到水边,沾湿了帕子给小家伙擦脸,不一会儿一个粉雕玉凿的小娃就出现在了薛竹眼前,大概是娘亲很温柔,孩子笑的一脸灿烂。这就是城主的孩子啊,感觉很亲切呢。

把孩子收拾妥当,城主拿起躺椅边的书,拉着孩子沿着一条小路走了。不过孩子走的不是很稳,总是磕磕畔畔的,但是刚才还很温柔的娘亲并没有抱他,而是任其自己这样辛苦的走着。一个高挑的白衣和一个小小的蓝衣,在春guang下竟然显得很和谐。

薛竹是前几天刚进府的,听薛乾先生说,这是城主的意思。自己是孤儿,能进这里那是天大的恩惠了,走的前一天,贞恩村的小伙子们都很羡慕自己的运气。不过,自己等级比较低,来了府里这几天也没见到城主的尊容,若不是今天无意的闯入,大概也不会有见面的机会。不过薛竹有些不明白,城里都在传言,御新国的皇帝又有妃子生了皇子,那主子怎么一点都不急呢?还一副享受的模样。正想着,薛乾过来了,说:

“薛竹,你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刚才见到主子了吧?”

“先生怎么知道?”

“我来的时侯迎面碰到了。”

“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

“没事的,碧落居的人都很随意,你也不要太拘禁。”

“主子对自己的孩子很严格呢。”

“嗯,这个孩子的未来不会那么平坦的,主子这是在锻炼他。”

“不过,刚才也很温柔呢。”

“虽然她是名扬天下的天女,但她也是一个母亲。这两者并不矛盾。”

“先生最近很忙吗?”

“还好,这里要做的事情很多。”

“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暂时不用,不过,不久你就有得忙了。”

“那真是太好了,突然闲下来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呢。”

薛乾听薛竹这么一说,拍了拍他的头,有些好笑的说:

“你真是劳碌命啊。”

午饭的时侯,恩心看着明显小了一号的饭桌,有些无语。因为府上的人越来越多,不可能再坐在一起吃饭了,只好分开。现在饭桌上也只有两个爷爷、青云、逸冰、翰笙、牧涯、云帆和自己了。都是偏严肃的人,饭桌上真是没什么气氛啊。

“恩心还有些不适应呢?”

“是有点。”

“你也别瞎操心了,其余的几个小两口自己开灶说不定还很乐意呢。”

“爷爷说的是,我倒是忽略了这点。”

天气渐渐有些热了,恩心往水榭跑的也更勤了。这天,还没到水榭就听到谈话的声音,恩心过去一瞧,真是有些意外呢,是席灵和薛竹。自认没有什么偷窥的嗜好,但薛竹的声音那么大,自己想不听都很难。

“大姐,这鱼每天都要喂吗?”

“也不是,不过这里很清净,我喜欢来这里而已。”

“主子好像也常来这里。”

“嗯。”

“大姐见过主子的次数多吗?”

“不常见的,不过她人真的很好。”

“嗯,不过总感觉在府里的时侯和外面差很远呐。”

“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呢?”

“我第一次见主子是在碧霄公园的一个小河边,当时主子正靠在树干上想事情,那时侯的表情很淡漠,眼神也很沧桑。”

“那是经历了大风大雨的人才有的表情。不过她是府里的主心骨,因为不想让大家担心太多,才会云淡风情,才会一副什么事情都难不倒的样子。”

“是这样吗?”

恩心听完两人的对话,有些释然,没想到这两人还挺了解自己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禁一家门’呐。没过去打扰他们,恩心原路返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傍晚的的时侯,恩心在后花园又见到了那个叫薛竹的孩子,此时正帮席灵搬盆栽,很是卖力。见自己走过来,两人停下手中的活,上前准备行礼。

“免了,继续你们手上的事情吧。”

说完,准备离去。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过身来问薛竹:

“薛竹,你今年多大了?”

“回主子,薛竹今年十三岁。”

“那么小,就那么能干了呢。”

“已经不小了,主子十岁的时侯就名扬天下了呢。”

“呵呵,小小年纪倒是很有志气,长大了能做一番事业。”

“薛竹长大了就能帮主子了。”

“真是个乖孩子。薛竹喜欢席灵吗?”

“喜欢。”

“那让她做你娘亲怎么样?”

“啊?”

看着两人惊讶到不行的表情,恩心坏心的想,挺好的一对母子啊,虽然母亲过于年轻漂亮了点,但这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因为女子十四岁成年礼后,就可以结婚生小孩了,有这么大的孩子一点也不为过。况且席灵十四岁就嫁给朱老板了,要不是孩子夭折,也该不小了呢。

等两人从惊讶中回过神来,席灵说:

“主子,这合适吗?”

“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问题,只有你们愿不愿意的问题。不久,你们就要跟着我回京了,我希望大家能有个照应。薛竹是孤儿,席灵的孩子不幸夭折,难得你们相处的不错,也许是上天眷顾你们呢。你看,李叔的儿子李奉贤也是我半路带回来的,现在不也相处的很好。有时侯,血缘关系固然重要,但亲情不一定要血缘才能维系的。这也只是我的建义,你们好好想想吧。”

说完,就摆摆手走人了。看着主子离去了,薛竹望着旁边的席灵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席灵拍了拍他的脑袋说:

“继续干活吧。”

当薛竹把主子的意思向薛乾说了之后,人家倒没怎么惊讶,只是轻声的说:

“这倒像主子的一贯作风。”

没多久,薛竹正式拜席灵为娘,确定了二人的母子关系。对此,林雅瑟有些好笑的对孙女说:

“你这算是一箭双雕吗?”

“只是随兴的建义,哪有想那么多。”

“是吗?这个世上的事情对你来说,没有偶然只有必然。”

“爷爷没必要把话说的那么透拉,这样就没有意思了。”

“呵呵,我现在不是很闲嘛,唯一的乐趣也就是揣摩你这脑袋瓜子里的东西了。”

“其实,进了我的碧落居,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我要的是互相牵绊而不是一盘散沙。”

“所以,你让薛竹认席灵为娘亲,并跟随薛乾?”

“这叫投其所好。薛竹这孩子挺聪明,也很讨人喜欢,要不然薛乾也不会挑上他。当然现在三人都有了归宿感不是很好吗?”

“一箭三雕,高明!很符合你感恩天下的哲学。”

“哪里哪里,爷爷过奖了。”

“现在快到夏初了,你是不是打算启程了?”

“嗯,青云不打算和我回京了,爷爷你们呢?”

“我和诸葛老头还会回去的,因为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

接下来的日子,因为主子要回京了,府里上下都在张罗事情,忙忙碌碌的唯独恩心一个闲人,躺在水榭的躺椅上打盹。幽兰看着这样的主子还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走过去,轻轻的坐在一旁。

“幽兰有心事?”

“主子没睡?”

“谁说闭着眼睛就是睡觉来着?”

“那主子也是在想事情喽?”

“是啊,你呢?很少见你这样心事重重的样子。”

“幽兰这次能随主子进京原本是件很开心的事情,不过有一事放心不下。”

“什么事?”

“我身边有个丫头,是我进云霄阁的时侯,老鸨给我的。”

“那个叫小樱的丫头是吧?你想带着她就带着吧,多一张嘴主子我还是养的起的。”

“幽兰谢过主子。”

“不用,以后我京都的别院就有劳幽兰打理了。”

“这是幽兰分内的事情。”

“过几天就要启程了,你也回去好好收拾一番吧。”

说完闭上了眼,这回可真是睡着了。幽兰轻轻的给主子披了件外袍,就轻声的离去了。

不远处的林雅瑟和狄青云两人见到此景,都不无感慨的说:

“真是有求必应的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