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十岁皇后 共171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不爱就不怕

  • 书名:十岁皇后
  • 作者:訾相
  • 本章字数:298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49

终于返程了,相比于薛竹等人的欣喜,恩心倒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懒散模样。把睿谦扔到前面爷爷的车厢,自己只留下少言的席灵和手脚麻利的紫玉。

看着一路少言寡语的主子,紫玉有些忍不住的问:

“主子,这一路上你的话都好少。”

“天气热了,人变得懒得说话了。”

“回京都后主子准备怎么安排?”

“直接回宫。”

“啊?不需要提前打听一下宫里的情况吗?”

“该知道的早就知道了,若真有什么的话,等到回京都才打听不会太迟了吗?”

“主子有十足的把握呢。”

恩心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又闭上了眼。看着主子这样无精打采的模样,紫玉也很没精神的靠在车窗旁,望着外面的风景发呆。席灵一如既往的沉默,车厢里很安静。

当车队进了京都,夏文书受命前来迎接。恩心命人把幽兰和薛乾等人送到自己的别院,自己乘着凤鸾,带着紫玉、席灵和小睿谦回到了久别了五个月的。

皇后回宫的阵势还是那么的热闹,但是群臣见过了,嫔妃见过了,唯独不见皇甫轩。忙完了一天,恩心来到自己鸣凤宫的书房,一个人对弈起来。

“主子,夜深了,还不歇息吗?”

恩心从自己的思绪里走出来,看见席灵站在自己面前,随口问道:

“睿谦睡了?”

“紫玉在哄着呢。”

“席灵会下棋吧?”

“会一些。”

“那陪我走一局吧。”

说完,把自己辛苦摆的局给打乱,黑子白子分开,等着席灵。看着主子没有松口的意思,席灵走到主子对面坐下,拿起一旁棋盒里的棋子,在棋盘上摆了第一个子。

“主子对毫无感情呢。”

“何以见得?”

“从主子置身事外的处事态度。”

“席灵觉得这是好还是不好呢?”

“对主子来说是好事。一日不爱,一日不怕。”

“你的感情很细腻。富贵人家庭院深深的领悟吗?”

“是啊,女人太过于依赖男人是很可悲的,特别是那个男人不在的时候。”

“其实,很爱很爱的感觉,是要在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才会发现的。这种情感很多时候是无法避免和逃避的,那就试着去享受然后怀念。”

“席灵现在看开多了。”

“你比我想象的要坚强,还有,你的棋艺不错,以后我不会那么无聊了。”

“主子过奖了,要说棋艺我连母亲的一半都不如。”

“令尊是个才女呢。”

“是啊,若不是身为女子,为生活所迫,也是个光鲜亮丽的人。”

“因为过不了‘情’关吗”

“是啊,我们母女是如此的相象,很傻,是不是?”

“怎么会,只要自己甘之若醴就好。”

“能说出这样的话,主子也爱过吧?”

“这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时至今日我都不曾后悔过呢。”

“能被主子这么惦念着,真是那位的荣幸。”

“也是我的荣幸呢。”

席灵望着眼前的主子,真是够坦白潇洒的,因为彻底的走出来了吗?若是这样,这位皇帝和那些嫔妃就怎么也伤不了主子了,因为不曾真正被放在心上呢。

接下来的日子,恩心并没有去各个妃子那里探望出世不久的小公子和小皇子,既然冷淡,那就冷淡个彻底吧,要不然,自己突然热情起来,那还不让人怀疑啊。

夏日炎炎了,恩心还是忍不住的搬进了湖心小筑,紫玉和赛飞也重新捣鼓起了那片荒废了的菜地。而这天来蹭饭的云帆从朝堂上带来了一个消息,三朝元老林雅瑟今天向皇上请辞,要告老还乡了,在朝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对此,恩心没有多大的反应,但是朝堂要更新换代倒是真的。

睿谦会说的话越来越多了,三岁看到老,恩心开始慢慢潜移默化的给小家伙培养一些爱好。最常做的事情是练剑、琴棋书画一件不落下,恩心在自己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一定会把小家伙放在身边。所以有了这么一幕,娘亲舞剑的时候,小家伙不知从哪里捡来一竹棍,有模有样的乱舞一通;娘亲弹琴的时候,小家伙也好奇的用自己的小指头点拨一两下;娘亲作画的时候,小家伙也忍不住的拿起一旁的毛笔涂鸦着。每当这个时候,恩心这个娘亲就会恶趣味的在儿子的小脸上画个大脸猫,紫玉和席灵看着主子这么糟蹋自己的儿子,别提有多心疼了。不过,对于小家伙的‘互动’,恩心很高兴,经常把小家伙抛的高高的,朗声的说:

“睿谦很聪明哦,再过一段时间就和曾爷爷们去外面见见世面吧,策马江湖、快意恩仇。”

每当这个时候,小睿谦就会露出那还没长齐的牙齿,咯咯的笑着,顺便再滴两滴口水在娘亲的衣袖上。

在湖心小筑待的久了,恩心也会一个人去御花园等地方去转转。这天和往常一样,沿着湖边石径散步的恩心和迎面而来的国师狭路相逢。若不是那身代表国师的特色长袍,恩心还真记不起这个人来。没办法,那么一张过目即忘的脸和神出鬼没的行踪,是谁都会有这样的想法的。这不,又是毫无波澜的声音:

“见过皇后。”

“国师好久不见,最近安好?”

“还好,皇后深居简出真是让人敬佩呢。”

“哪里,国师不也是同道中人吗?”

“这是国师的本分。”

“也没有人规定皇后一定要天天在大家面前招摇啊。”

“皇后有统领的职责。”

“现在风平浪静不好吗?”

“皇后觉得这样任其发展真的好吗?”

“不管我怎么制止,这的心机永远没有停止的一天。这一点国师该很明白吧?”

“四年一度的秀女选秀又要开始了,皇后有何打算?”

“当然是按照往年的规矩办事喽。”

“继续充盈?”

“有何不可?皇上也没有拒绝吧?”

“若皇后稍微肯说一句,今年的选秀就可以免了。”

“可是我不喜欢强人所难。”

“就算那会给自己带来无数的麻烦也不介意?”

“该来总会来的。我阻止的了这一次,能够阻止接下来的第二次、第三次吗?况且,江山和美人谁能拒绝呢?”

“皇后是否把皇上看的太肤浅了?”

“没有,这不是肤浅,这是人之常情。”

“听上去好似光明正大的成全,其实是在逃避自己的责任吧?皇后恨不得早点离开皇宫呢。”

“国师还是斟酌一下你的用词,你的话很大逆不道。”

“难道不是真的吗?皇上曾经为你,不顾个人安危远赴异国,皇后忘了吗?”

“怎敢忘?因为如此我才选了他。”

“可是皇后最终还是没把心放在皇上身上呢。”

“皇上的妃子太多,不缺我这颗心。”

“以为自己的天女之名就够御新国光宗耀祖了吗?”

“呵呵,我们两个都是皇权之外的人,可是却火yao十足。是因为相克吗?”

“皇后跑题了。”

“国师也该见好就收了吧。老实说,我很没耐性和你在这里探讨什么儿女情长的事情。若国师那么为君王担忧,就该在朝堂上多为君王分忧解难才是。关于女人的心思你还是少揣摩为妙。”

说完,挥了一下衣袖转身离去。国师望着皇后的背影,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当年的一句真言真的错了吗?皇宫就那么让你厌恶吗?甚至都不肯花点心思在某人身上,皇后知道皇上真正的想法吗?

恩心有些生气的回到自己的湖心小筑。当来到书房,把头仰靠上椅背,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后,微微一笑的喃喃道:

“这个温吐性子的国师还真有些能耐呢,对自己毫不客气不说,还咄咄逼人。不过他倒是对皇甫轩很尽忠。”

席灵进来的时候,就见主子一个人靠在椅背上喃喃自语。有些不解的问:

“主子今天不是去御花园了吗?”

“半路遇见一个人,让我败兴而归。”

“那一定是个不简单的人物。”

“是啊,他是御新国的国师,和我一样,是皇权之外的人物。”

“看样子,就算主子想清净也有些难呢。”

“为何这么说?”

“紫玉说,快到选秀的时候了。”

“那又怎样?”

“这是该皇后亲自主持的事宜啊。”

“在我未进宫的时候不是照样举行吗?”

“主子打算让贵妃去主持?”

“有何不可?若事事亲历亲为,那我的清闲日子就没有了。”

“若想要清闲,主子为何不向皇上谏言,免去今年的选秀呢?”

“我不会这么做的,主子我自有打算。”

席灵望着主子不愿多说的样子,知道自己若想知道主子的真正想法只能等事情发生那一天了。给主子重新添上新茶,就掩门出去了。恩心见席灵走了,习惯性的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怡人景色,喃喃的说:

“皇甫轩,你这次又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为何每次都要我去猜?若是这次我置之不理,你又如何呢?”